第76章战家传人

    铁板!

    自己这次踢到铁板了!

    不只是阿龙,另外两名悍妇也彻底被吓傻了,一只手捏碎阿龙的小臂,一条鞭腿踢飞四人,这**还是人吗?

    她们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这名看起来像是乡巴佬一般的青年会如此厉害!

    只好夹着尾巴离开。 ()

    当陈峰一行人从酒店出来之后,陈峰和黄梓欣很有默契的与常传等人分开,而后慢慢在幽静的马路闲逛起来。

    明月高悬,昏暗的路灯光芒闪闪,微风轻轻抚过,将路边的杨柳缓缓吹起,仿佛美女的秀发,零散而富有诗情画意。

    陈峰和黄梓欣手牵着手,走在这般的夜色美景之下,尤如一对相恋多年的痴男怨女,透满着柔情与缠.绵。

    “陈峰,抱着我!”

    走了一会,黄梓欣当下停了下来,而后一双美眸看着陈峰。

    陈峰一笑,当下便会意,将黄梓欣拦腰抱起。

    黄梓欣的俏脸紧紧贴在陈峰的胸膛之,这一刻,她似乎又回到了纽约格林道。

    那时的陈峰也是这般抱着她,抱着她不被人杀,抱着她去杀人!

    那一夜,她失去了父亲,那一夜,她遇到了陈峰,同样是那一夜,她破茧重生!

    想着想着,黄梓欣的美眸之滴滴清泪流下,俏脸之则是泛着一抹酡红。

    “陈峰,我喜欢你!”

    黄梓欣说完之后,羞红的俏脸抬起,一双如花的美眸紧紧看着陈峰。

    陈峰心神震动,低下头来看着黄梓欣,说道:“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爱情,其实不适合我!”

    这一刻的陈峰有些郑重,若是萍水相逢,只是玩玩便算了的女人,他不会拒绝,但是黄梓欣不一样。

    她痴恋了自己三年,自己不能伤害她,尤其是陈峰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专一的人,他无法带给黄梓欣一个人的幸福!

    “我知道啊!许多女人都和你有关系!”

    黄梓欣此刻紧紧看着陈峰,如数家珍,而其说完之后,绽颜一笑:

    “但是,那又怎样!我是你的,永远是你的……”

    当第一缕阳光照透过落地窗照进总统套房时,陈峰已经静静躺在床抽着烟。

    烟雾缭绕,陈峰的目光有些深邃和暗淡!

    黄梓欣走了,陈峰没有去送,他不喜欢离别的阴霾,更不喜欢看到对方不舍的眼泪!

    “陈峰,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这是黄梓欣走的时候给他说的话,黄梓欣说话之时脸的柔情让陈峰心神颤动。

    “枫叶纹身……”

    陈峰的眉头紧皱,他不知黄梓欣看到自己的枫叶纹身为何会那般惊骇,陈峰同样问过她,但是她并没有说,只是交代自己不要再回米国或者欧洲!

    “莫非这纹身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陈峰想了片刻,依旧想不起世界有和自己纹身一样标志的势力,当下只能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看了看时间,陈峰当下便掐灭烟头,径直起床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后,这才走出了酒店。

    当陈峰回到602宿舍,常传等人已经去课了,陈峰便径直走去。

    与此同时,盐湖市国际航空机场,一架小型客机已经嗡嗡的起飞了。

    在这客机之,经济舱内空旷一片,不见一道身影,只有那头等舱的六个座位已经坐满!

    其,黄梓欣静静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一双美眸透过窗户看着下方越来越远的盐湖市,俏脸之满是不舍。

    “小姐,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回来的!”黄梓欣身边坐着一名三四十岁的年妇女,此刻她看着黄梓欣叹息一声,说道。

    除了这名妇女之外,在另外的四个座椅坐着的则是四名面容冷漠的黑衣少女,她们尽皆戴着一副墨镜,浑身散发着丝丝阴寒气息。

    若是陈峰感受到这股气息,定会知道,这是煞气!杀过人后所残留的煞气!

    “小姐,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年妇女有些宠溺的看了一眼黄梓欣,说道。

    “楚姨,有什么话,你说吧!”黄梓欣的声音之听不出丝毫情绪,她的美眸依旧看着下方盐湖市的景致,不肯移开。

    “那陈峰虽然救过你的命,但是他不适合你,你以后是我们恶魔天使的女王,不该为了他而分心!”

    名叫楚姨的年妇女暗叹一声,似乎在为黄梓欣感觉不值。

    听到这话,黄梓欣方才转过头来,只是她的那一双俏脸渐渐变得冰寒。

    “对不起,小姐!我错了!”

    看着黄梓欣的面色,名叫楚姨的年妇女立刻心一跳,当下赶紧认错。

    “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黄梓欣此刻的面色变得冷漠,身的阴冷气息让人发颤。

    “是!”楚姨赶紧回道。

    “通知全球所有的恶魔天使,让她们去查战家,所有战家第十八代家族子弟的信息尽皆查清楚,回报给我!”

    黄梓欣当下靠在座椅,玉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淡淡的吩咐道。

    而听到战家这两个字后,楚姨的面皮一跳,骇然的说道:

    “小姐,为什么要查战家?战家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族,你应该知道!若是出了事情,后果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即便是夫人出面,也会很麻烦!”

    黄梓欣似乎心情颇为烦闷,此刻摆了摆手:“我知道分寸,你们去做好了!”

    看到黄梓欣态度坚决,楚姨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而后对着身旁的一名黑衣少女吩咐了一声,那黑衣少女拿出一件笔记本电脑,而后一连敲下一连串的数字后,将讯息发了出去。

    “战家,战枫……”

    黄梓欣的双目微微眯着,其内光芒闪烁,任何人也无法猜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

    走进了教室,因为尚未正式课,教室之内的众多学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聊着。

    对于这些大学生来说,他们的生活轻松又透着极度的无聊,而他们之间的话题始终脱不开学校的校花校草,以及华夏各个明星的花边新闻。

    当陈峰走进教室之后,此地嘈杂的气氛瞬息平静下来,仿佛陈峰是一个消音器,所过之处鸦雀无声。

    陈峰对于这些家伙这般模样早习惯了,压根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最后排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不过在其看到身旁原本属于黄梓欣的位置空空如也之后,心莫名的泛出一丝酸楚和思念!

    叮叮叮!

    在陈峰对着黄梓欣座位所残留的香气缅怀之时,课铃声响了起来,而后只见夏荷扭.动着她那魔鬼身材走了进来。

    夏荷进门之后,第一眼便是习惯性的看向最后排,而当其看到陈峰的身影出现在那里之后,美眸之瞬间闪过一丝异彩。

    “这节课自习!”

    夏荷话语冷漠,而在其说完之后,便径直走下讲台向着陈峰走去。

    夏荷今天穿着一件雪白色的职业ol套装,和白色短裙,她的秀发盘起,扎成一个发髻系于脑后。

    当众多的学生看着夏荷向着最后排走去之后,没有一个人敢回头观望,显然陈峰在他们心几乎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而陈峰看着夏荷之后,眼眸一亮,小心肝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当下在夏荷走到近前之后,陈峰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掌缓缓的向着夏荷的短裙伸去。

    “你……”

    夏荷同样没有想到陈峰竟敢在教室之内对自己动手动脚,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学生。

    陈峰看到这幕,嘴角泛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而后径直从夏荷短裙之捏起了一根白线:

    “夏老师不要误会,我只是要帮你把裙子的线头拿掉罢了!”

    看到陈峰手指间的白色线头,又看了眼这货的玩味笑脸,夏荷一阵气闷,当下冷着脸说道:

    “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说罢,夏荷转身便向着教室门口走去,而陈峰跟着她的身后,嗅着那一股股淡淡的芬芳,嘴角的笑意更加邪异起来。

    哒哒哒……

    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清脆响亮,夏荷一步步向着办公室走去,只是她身躯有些僵硬,心乱如麻,甚至有些神情恍惚。

    啊……

    在刚刚拐过楼梯口时,紧张的夏荷一个不慎,身体一歪顿时将脚腕扭了,紧接着她的娇躯顺势向着楼梯之下跌去。

    “完了!”

    这时的夏荷一阵惊慌,二十多个阶梯,自己若是这般跌下去,非要摔的头破血流不可。

    “夏老师,小心!”

    陈峰反应最快,此刻连忙一个侧身,将夏荷一把抓住,这让让她没有掉落下去。

    夏荷这时也长长松了口气,幸好陈峰眼疾手快,不然自己真的会被摔的伤筋动骨不可。

    “夏老师,你没事吧?”

    陈峰面色看起来平静,但是看向夏荷的目光却是泛着浓浓的火热。

    连陈峰也不得不承认,夏荷的身材,是他所遇到过女人最好的一个,那种魔鬼火辣的程度,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没……没事!”夏荷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猛然又感觉到脚腕一阵阵的剧痛,当下俏脸有些苍白的说道:

    “我……我的脚似乎扭到了……”

    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