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金牌打手

    陈峰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紧接着像夏荷的脚腕看去。只见仅仅没多长时间,夏荷的脚腕已经有些肿胀,显然扭得还不轻。

    “我背你下去吧!”陈峰知道夏荷已经这样了,肯定无法独自行走,尤其是下阶梯,一个不小心更是会伤加伤。

    夏荷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此刻没有再发对,看到陈峰微微躬下身,便缓缓的趴在了他的后背之。

    夏荷虽然身材火爆,但是她的体重很轻,陈峰将她背起的瞬间,二人身体尽数一颤。

    夏荷俏脸之羞红一片,这时她也没有去想太多,反而一双玉手一搭,径直搂住陈峰的脖颈,俏脸也贴在了他的后背之。

    二人这般慢慢的下着楼梯,现在正是课时分,楼梯之内安静至极,二人难得体会这份独有的宁静。

    “陈峰,你怨我吗?”

    夏荷嗅着陈峰身的那股淡淡的男人气息,神色有些迷醉,此刻开口轻声对着陈峰问道;

    “你次救了我一命,我们还有了关系,你怨我为了老师的名声,而疏远冷落你吗?”

    说到这里,夏荷的美眸之泛出一丝丝水雾,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怕自己老师的名声受到影响,而是怕影响陈峰,不想让这个自己为之心动的男人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这几天,夏荷的脑海之几乎全是陈峰,想要去接近,但是又不敢接近,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痛苦不堪。

    夏荷的话语,让陈峰心神一颤,紧接着他摇头苦笑一声:

    “我不怨你,只怨我自己!怨自己想要接近你,却不敢亲近你;怨自己想要保护你,却无法照顾你!”

    陈峰的话语挚诚,这确实也是他的心里话,自从他来到盐湖市,他发现他已经无法再做回以前的那个情场浪子了,因为他已经开始动心了!

    为叶筱雨动心,为黄梓欣动心,那一夜之后,又为了夏荷动心!

    听到陈峰的话语,夏荷眼的水雾再也抑制不住,哗哗的流淌下来。

    这是她听过最美的情话,也是她要一辈子铭记的情话!

    这句话语让她心醉,让她有一种想要放弃一切,不顾一切去和陈峰在一起的冲动!

    摇了摇头,夏荷将自己心的这个荒唐的冲动打消,她只是一个寡.妇,有了陈峰的这一句话,她便足够了!

    想到这里,夏荷又笑了,俏脸之梨花带雨,又哭又笑,这一刻的她,是那般的幸福。

    之后二人一路沉默,陈峰静静的背着夏荷进入了教职工办公室。

    因为现在正是课时分,办公室内空无一人,陈峰将夏荷背进来后,关了办公室的房门。

    而夏荷同样看到了陈峰的这个动作,却并未开口阻止。

    将夏荷轻轻放在她所在办公桌前的座椅后,陈峰便将她的那双高跟鞋脱下。

    此刻夏荷的脚腕已经红肿一片,轻轻一碰,便疼的夏荷俏脸惨白,冷汗直冒。

    陈峰看到这幕,不由有些心疼,当下说道:“你忍忍,我帮你按摩一下没事了!”

    “嗯!”夏荷已经体会过陈峰按摩手法的妙,此刻像个小媳妇,紧咬着红唇乖乖的点了点头。

    陈峰看着夏荷的模样,微微一笑,而后手掌轻轻按在夏荷的脚腕,便欲帮她活血化瘀。

    随后陈峰回到教室之后,众多的学生依旧在自习,而陈峰则径直回到自己位置呼呼大睡起来。

    大学的生活很自由,即便是课也是如此。

    一连又了两节课,但是课的老师根本没有把陈峰叫醒的意思。学不学全在于学生自愿,最后能不能毕业也全在于他们自己,这些老师几乎都是放羊式管理。

    而且陈峰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所盐湖大学,很多老师对于学校对其的处罚结果也都心了然,更不会去管他。

    不过当第二节课刚刚完之后,陈峰还是被人叫醒了。

    这次叫醒他的不是老师,也不是学生,而是一名流里流气的青年。

    “小子,别**睡了!快起来,跟老子走一趟!”

    这名青年留着板寸头,将发丝尽数染成红色,而其鼻子嘴巴尽皆带着鼻环嘴环,看起来有些像是街头的混混。

    不过他很强壮,全身肌肉凸起,棱角分明,显然是经常锻炼。

    陈峰抬起头来,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这才满脸疑惑的看向这名青年:

    “你是谁?”

    “我是谁?”这青年嘴角泛出一丝冷笑,而后瞪着眼凶狠的喝道:

    “你**管我是谁!走!跟老子走一趟,我们炎哥要见你!”

    这青年说完之后,便伸手抓住陈峰的衣服往外拽。

    教室之内的其余学生早尽数躲开了,他们知道陈峰的凶狠,同样看这青年的模样,也不是好惹的角色,自然不会趟这浑水。

    陈峰眉头一皱,感觉自己的t恤都要被这青年拽破了,当下手臂一挥之间,将这青年甩出三四步之远。

    “吆喝!还**挺横!”这青年显然没有想到陈峰随手一甩,便有这么大的力道,当下对着陈峰怒目而视:

    “我告诉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去见炎哥,不然的话,等炎哥自己来,你**等着死吧!”

    这青年的话语异常嚣张,而陈峰眉头越皱越深,他压根不知道那炎哥是谁:“说清楚点,到底是谁要见我?”

    这青年此刻也不敢用强了,嘴角泛着嘲讽鄙夷,凶狠的对陈峰说道:“炎哥!我们青帮的金牌打手,静安区的扛把子!你**竟然没有听说过!艹!”

    听到这话,教室之内的其余学生瞬间喧哗起来,显然青帮和静安区扛把子两个词将他们彻底震撼了。

    “卧槽!青帮可是盐湖市三大帮派之一,陈峰竟然惹到了他们,这次怕是要倒霉了!”

    “肯定是!次我可是听说陈峰把青帮大小姐夜轻舞得罪了,这次有可能是夜轻舞找人来的吧!”

    “你们都错了!那静安区的扛把子名叫付炎,是有名的狠角色,青帮的八大金刚之一,听说这人一直在追求夜轻舞。而次在学校里,夜轻舞要让陈峰做她的男友却被拒绝了,这次肯定是付炎想要找陈峰麻烦,让他以后不要招惹夜轻舞!”

    “陈峰拒绝做夜轻舞的男友?啥时候的事?你听谁说的!”

    众多学生嘈杂一片,尤其是很多人在听到陈峰竟然拒绝了夜轻舞之后,尽皆大骂这家伙有眼无珠,竟然连校花都敢拒绝。

    而那名青年在听到这里的学生竟然知道自己炎哥的大名之后,面泛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双目不善的看着陈峰:

    “小子,听到了吗?虽然你拒绝了我们大小姐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但是我们炎哥还是要让你知道,你根本没有让大小姐喜欢的资格!”

    众人的话语自然也落到了陈峰的耳,他的面色微微有些阴沉,没有想到无缘无故又被人惦记了。

    当下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径直向着教室门口走去。

    看到陈峰识趣的前去,这青年也是狞笑一声,连忙跟。

    与此同时,在楼下的一片小树林里,或站或蹲着十多名青年。

    这些青年的发型各异,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浑身精壮,看起来孔武有力,而且目光流转之间放射着凶光,显然都是打架的好手。

    尤其是在这些人最前面,有一名青年最为显眼。

    这人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以,身穿着一件黑色两道筋背心,身的腱子肉高.耸,古铜色的皮肤蕴满了爆炸性的力道。

    而其手臂和后背露出来的皮肤之,一道道狰狞的疤痕依旧清晰可见,让人看一眼便感觉浑身直冒凉气,这是一个十足的狠角色。

    在小树林旁边,此刻有着很多学生尽数聚在一起,向着树林的那名青年看去,一个个目光炙热而又崇拜。

    “看到了吗?那可是这片的扛把子,冷面金刚付炎,青帮有名的金牌打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