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格斗王

    “是啊!我见过他一次,那次他和忠义门的人火并,一个人单挑对方二十多个,还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牛叉的一笔!”

    “不知道这付炎和曼陀罗手下的龙哥谁更厉害?龙哥可是咱们这有名的战神!”

    “得了吧!我可是听说龙哥和八大金刚尽数交过手,没有胜过一场,最后要不是曼陀罗出面,老虎都已经被人家青帮的人砍死了!”

    ……

    众多学生议论纷纷,很多都对这付炎崇拜至极,恨不得立刻前,让对方收自己做小弟。

    而付炎此刻抽着闷烟,看到那些学生之后,眼眸之立刻爆闪出道道寒芒:“都滚!谁敢再看,老子砍死他!”

    付炎对着众多学生一声大喝,立刻将这些人吓得一哆嗦,而后纷纷仓皇离开此地,再也不敢看付炎一眼。

    在将这些烦人的苍蝇赶走之后,付炎看了看手腕的劳力士,而后骂咧咧的说道:

    “红毛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把那小子搞下来!”

    说完,付炎显然已经等不及了,当下将手的烟头扔掉,从怀掏出砍刀,便向着教学楼走去:

    “走!我们去看看那小子长得什么熊样!能让大小姐这么喜欢他!”

    付炎一行十几名青帮成员此刻一个个拿着砍刀,气势汹汹的向着教学楼走去。

    而看到这幕的学生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连学校的门卫因为阻拦付炎等人已经被他们砍伤,这些学生哪里敢阻拦,当下瞬间便做鸟兽散去。

    “炎哥,这次打算怎么弄那小子?是废掉,还是教训一顿算了?”其一名青年对着付炎问道。

    而付炎听到之后,眼狠芒闪动,阴声说道:“那小子若是识相,便毁了他的容,若是不识相,直接废了!”

    听到这话,其余青年也心有数了,一个个目光闪烁着兴奋的凶芒。

    然而当他们刚刚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口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让他们的身形尽数一顿。

    “怎么回事?像是红毛的声音?”这些青帮成员面色皆是一变,而后目光尽数看向付炎。

    付炎同样微微一愣,紧接着双目死死盯着楼梯的方,寒芒闪烁不断。

    哒哒哒……

    一道清脆的脚步声自二楼慢慢走了下来,随着这脚步声响起,还有那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一名衣衫破烂的青年走了下来,他一只手抓住红毛的脚腕,仿佛死狗一般拖着下楼。

    而红毛满嘴是血,其内的牙齿几乎掉光,胸前凹陷一片,显然肋骨已经断了数根。

    “炎……炎哥救我,砍……砍死他!快砍死他!”红毛眼睛看到付炎等人之后,仿佛见到自己亲爹一般狂喜至极,嘴满是血沫的含混不清的喊道。

    而付炎看着自己手下的惨状,面色冰寒至极,双目死死盯着陈峰阴狠问道:

    “他是你打伤的?”

    付炎有些惊疑不定,这陈峰衣衫破烂不堪,身材消瘦,怎么会将红毛打成这样。

    红毛在他们之虽然算不得厉害,但绝对是身经百战的打架好手,现在仅仅一会不到,便被打的像狗一般狼狈。

    陈峰面色淡漠,冷声说道:“他不该骂我,更不该骂育养我的人!”

    原本陈峰并未在意这红毛,但是下楼之时,这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甚至连养育陈峰的叶若谷也被一块骂了进去,他这才出手给红毛一个难忘的教训。

    然而听到陈峰的话语之后,青帮的众多成员顿时大怒,一个个指着陈峰破口大骂:

    “艹尼玛的!骂你又怎样!你敢打红毛,老子今天砍死你这小b!”

    “你特玛的一个乡下崽子,竟然这么嚣张,是在不给我们青帮面子,你小子是在找死!”

    “砍死他!为红毛报仇!”

    ……

    这些青帮成员平日里便嚣张惯了,作为盐湖市三大帮派之一,青帮的势力极为恐怖,放在平时,只有他们欺负人,哪里有人敢动他们青帮的人。

    而陈峰此刻在他们眼,是太岁头动土,找死!

    不只是青帮的成员,连付炎同样这般认为,出来混最重要的便是有自己的兄弟,而若是有人敢打自己的人,便是在打自己的脸,他焉能放过陈峰。

    “看你这熊样的,真不知道大小姐喜欢你哪一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今天别想站着走出校门!”

    付炎看着陈峰阴狠的说了一句,而后挥了挥手:

    “砍他!”

    在其话语落下,青帮的十数名成员瞬间拔出身的砍刀,便欲向着陈峰窜去。

    然而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娇喝蓦然响彻,数道身影向着这里快步走来。

    这几人为首的是一名女生,她的面容妖艳娇媚至极,眼角有着一颗美人痣,浑身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魅惑气息。

    此刻这女生的面色阴寒,尤其是盯着付炎等人,几乎喷出火来。

    “付炎!谁让你们来学校的!门口的保安是不是你们打伤的!”

    夜轻舞很愤怒,她虽然贵为青帮大小姐,但是却极为不喜欢青帮成员进入自己的学校。尤其是付炎,经常像个苍蝇一般跟着自己,更是让她异常反感。

    而付炎看到夜轻舞之后,眼眸之闪烁出一抹炙热,而后说道:

    “那些保安敢不让我们青帮进来,便是瞧不起我们,打伤了又算什么!这次我来,便是为了给你出气,这个乡巴佬敢拒绝你,便是打我们青帮的脸,更不可能饶过他!”

    夜轻舞俏眉紧皱,虽然对付炎极为不满,但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父亲的得力助手,青帮的八大金刚之一,她却也不好太过责备,当下目光便看向陈峰。

    只是当她看到陈峰抓住红毛的脚腕,而红毛满嘴是血,胸前肋骨凹陷之后,微微一愣:

    “陈峰,红毛是你打伤的?”

    陈峰对这夜轻舞同样没有一丝好感,此刻只是淡漠的点了点头。

    “看到了吧?大小姐,这小子太特玛嚣张了!我们青帮除了和其他帮派火并,什么时候被人打过,现在一定要彻底废了这小子,不然人人都以为我们青帮好欺负不成!”付炎当下阴声对着夜轻舞说道。

    夜轻舞秀眉皱的越来越深,这陈峰确实太过嚣张了一些,次不但拒绝了自己,更是说自己给叶筱雨提鞋都不配,现在又打伤青帮成员,理应好好惩戒一番,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夜轻舞面色冰冷的对着陈峰说道:

    “陈峰,你现在向红毛还有我们青帮的成员道歉,这件事情便算了!不然,你今天只能听天由命了!”

    夜轻舞知道陈峰能打,但是那只是对于寻常的学生而言,像自己的青帮成员众人,哪一个不是能打善斗的好手,根本不是金太义那种花拳绣腿能够拟的。

    更何况还有冷面金刚付炎在这里,陈峰除了道歉,便只有被打一途!

    “美丽!不能这样放过这家伙,一个道歉顶屁用!”

    付炎想要劝说,但是夜轻舞摆了摆手,将其阻止,而后双目冰冷的看着陈峰:

    “现在,道歉!”

    夜轻舞的话语之充满了霸道,而听到这话之后,被陈峰打伤的红毛满脸不甘,当下只能恨声瞪着陈峰喝道:

    “小b崽子,听到大小姐的话了吗?赶紧给老子道歉,再喊一声爷爷,不然砍死你这小b!”

    红毛双目死死盯着陈峰,恨不得将这家伙砍成八块。

    而陈峰此刻则转过头来,面色冰寒至极,当下抓住红毛的手掌一挥,将其整个身体仿佛木棍一般抡了出去!

    砰!

    红毛的整个身体被抡飞,仿佛一个皮球一般狠狠砸在墙壁之掉落下来,当下哼都没哼一声,便双眼一翻,痛昏了过去。

    看着从红毛身不断溢出来的鲜血,众多青帮成员一个个顿时大怒,连夜轻舞也没有想到陈峰竟敢如此。

    “你们青帮的人,都是这么嚣张吗?”

    陈峰目光冰冷的盯着这些人,自己原本和这些人八竿子打不着,没有一丝关系。

    但先是夜轻舞攀叶筱雨,要让自己做她男友,现在又有什么冷面金刚找自己麻烦,甚至连一个混混红毛都敢辱骂自己,这甚至让他心泛出了一丝杀机。

    若是换做以往,他定会直接杀门去,将整个青帮夷为平地不可!

    而听到他的话语,一个个青帮成员更是义愤填膺。

    艹尼玛的!将我们的人打伤了,现在竟然还说我们嚣张,这家伙真是找死!

    “大小姐,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们要找他麻烦,现在已经变成他在找我们青帮的麻烦!”付炎看向夜轻舞冷声说道。

    而夜轻舞俏脸气得煞白,在她眼,这陈峰简直是不知死活:

    “他交给你们了,不过别打死了,我还要留着他来打击叶筱雨!”

    说着,夜轻舞便径直转过身去,根本不再理睬陈峰的死活。

    见到这幕,付炎连同十数名青帮成员大喜,当下随着付炎手掌一挥,一名名青帮成员挥舞着砍刀嚎叫着便向陈峰冲去。

    “砍死他!让他知道我们青帮的厉害!”

    “这混蛋太猖狂了,为红毛报仇!”

    ……

    这些青帮成员面色狰狞凶厉,瞬间便窜身而,一个个挥舞手砍刀尽数向着陈峰的后背和大腿砍去,招招狠辣至极。

    而陈峰面色越来越冷,此刻身形一闪,直接窜,在一把砍刀尚未及身,便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猛然一掰,将其砍刀夺过,这才飞速冲向众人。

    铛铛铛……

    只听到一道道清脆悦耳的砍刀碰撞之音,而陈峰的身影快若闪电,在这十数名青帮成员之来回窜动,仅仅片刻便听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嚎之声。

    而当夜轻舞再次转目看去,顿时惊呆了。

    只见此刻的地,横七竖八躺满了身影,这些人的手腕或者脚腕已经被人尽数挑断,鲜血横流。

    在这鲜血之,站在一道身影,正是陈峰。

    陈峰依旧像刚才一般无二,他的身甚至连一处刀口都无法找出。

    “怎么可能!!!”

    夜轻舞不敢相信,自己青帮的每一人都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算是面对盐湖市的武警也丝毫不落下风,更何况刚才是十几人一拥而,在这般狭小的空间之内,算是特种兵也定会遭受重创。

    不只是她,连付炎也看傻了眼。

    刚才的情景他可是看的真真切切,陈峰每一次出刀又狠又准又快!刀刀狠辣,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更为诡异的是他闪躲的身法,在十几人的合击之下,他像是一条滑溜的游鱼一般,每一次的闪躲幅度不大,但是自己的手下没有一刀能够砍。

    “该死的混蛋!”

    付炎虽然惊骇,但是更加愤怒,这十几人皆是自己的心腹,现在一同被陈峰废掉,几乎像是在割他的肉一般,让他恨不得将陈峰生撕活剥。

    “你去死吧!”

    付炎双目通红,当下一摆手砍刀,向着陈峰直窜而出。

    咻!

    砍刀在付炎的手,几乎变成了一道流星划过的弧线,快若闪电,从往下对着陈峰的胸膛一劈而出。

    而陈峰看到这幕,嘴角泛出一丝不屑,此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到陈峰像是了定身术一般,等待自己劈砍,付炎大喜,当下刀势下落的更加猛了一分。

    而一旁的夜轻舞眸则泛出一丝冷意和不屑,她知道付炎赢定了,旋风斩从往下劈落的速度,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白痴!”

    夜轻舞似乎已经看到陈峰被生生开膛破肚的惨状,嘴角的不屑更加浓郁。

    咻!

    付炎的砍刀犹如闪电,眨眼之间便要砍陈峰的身体。

    只是在这时,陈峰终于动了,他没有闪避,只是将手的刀剑微微一摆,而后猛然刺出。

    刷!

    这一刺犹如毒蛇吐芯,又像是等待多时的猎豹寻觅到猎物的暴起一般,快的让人无法置信。

    这一刻,陈峰和付炎所的便是谁更快,是付炎先能劈砍到陈峰的身体,还是陈峰能够后发制人,率先命。

    答案只是在瞬间便已揭晓,只听得一道惨叫之声发出,紧接着便是铛的一声砍刀坠地之音。

    “不……不可能!”

    这一次夜轻舞看的真切,瞬间掩住自己的小嘴,俏脸之满是骇然和无法相信。

    “竟然是……付炎败了!”

    只见在那楼道之,付炎的砍刀尚未劈在陈峰身,他的一只手掌便被瞬间尽数贯穿,陈峰手的砍刀,刀尖锋利之极,差点将付炎的整个手掌刺成两半。

    付炎忍着剧痛,将手掌从那刀尖之一拔而出,抱着手掌仓皇后退,鲜血喷溅之,他满脸骇然的看向陈峰。

    付炎此刻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流淌下来,刚才幸亏陈峰只是刺的自己手掌,若是刺向自己咽喉,自己必死无疑,绝无生还之理。

    陈峰根本懒得和他多说,当下双目冰冷的扫过付炎和夜轻舞:

    “以后不要来惹我,不然,我会亲自去你们青帮走一趟!”

    陈峰话语淡漠,但是付炎和夜轻舞听到之后,只感觉通体冰寒一片,犹如坠入冰窖之。

    午吃完饭后,众多的学生尽数回到了教室,他们一个个脸亢奋至极,火热的议论着午发生的事情。

    青帮八大金刚之一的冷面金刚付炎被人所伤,这在盐湖大学已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虽然迫于青帮的压力,学校并没有出面处理此事,但是引起这件事情的关键人,却成了所有学生和老师关注的焦点。

    陈峰,这一个名字再一次响彻整个校园,很多男生都已经对陈峰崇拜至极,之前轻松战胜跆拳道协会会长金太义,现在冷面金刚也伤在他的手里,很多学生已经将陈峰封为盐湖大学最能打的格斗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