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故弄玄虚

    “放屁!我们王家没有这种丑丫头!她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王家的人!”

    这时,只见下方的座椅有着一人蹦了起来,却是王天天。

    王天天一直躲在人群之,根本没有让陈峰看到,而现在听到陈峰指责自己的老子,顿时不干了:

    “陈峰,这是我们王家的私事!你没有资格插手!还有,丑丫头在学校是一只过街老鼠,你可以问问,在座的这些人谁不讨厌她?谁不以和她在一个学校感到羞耻!”

    王天天的话语极为恶毒,却是利用了众人对于王竹外表的厌恶来做章。

    果然!

    在王天天的话语落下之后,瞬间得到了众人的响应,尤其是王晓丽,更是满脸报复的快意,当下站起来应合道:

    “王老师说的没错!我们美术系的每一名学生和老师都不欢迎她!她是有名的‘盐湖第一丑’,我们为有这样的同学感到丢脸!她没有资格在我们系,也没有资格在盐湖大学!”

    王晓丽是美术系的系花,在她身后可是不缺乏追求者,当下便有一些男生站出来支持王晓丽:

    “说的好!我们学生,同样为有王竹这样的校友感到羞耻!盐湖大学是名校,不能让‘盐湖第一丑’玷污了我们的名声!”

    “没错!我们要求学校将其开除!她外表丑陋不要紧,但是她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以及全校的师生!”

    “赶出去!赶走‘盐湖第一丑’!!!”

    ……

    众多的学生尽数叫嚣起来,不只是他们,连一些老师和董事也参与了其。

    而看到这一幕,王竹凤眼之已经全是水雾,低着头,紧紧抱着陈峰的手臂,娇躯更是因为心寒和恐惧而瑟瑟发抖。

    她是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但是面对如此多厌恶鄙视嘲讽的眼神,她还是被割得遍体鳞伤。

    “还是这种目光!这种目光,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每一个人都讨厌我,都嫌我丑,但是只有陈峰,只有他不嫌我丑,只有他还在乎我!”

    王竹俏脸之有黯然,更多的是坚定!

    有一句话说得好,当别人给你的伤害无法将你杀死的时候,伤害只会让你更加强大!

    而现在,王竹感觉自己又强大了,为了陈峰而强大!

    “赶走她!赶走‘盐湖第一丑’!”

    “我们学生会也不欢迎她,同意开除王竹!”

    “我们老师也是,不欢迎王竹同学!”

    “我们几位董事也不希望王竹继续留在学校!希望校长将她开除!”

    ……

    此刻大堂之内的绝大多数人都叫嚣起来,叫嚣声一浪高过一浪,仿佛狂风暴雨,将王竹娇弱的身躯淹没,让她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

    而陈峰此刻怒了!

    他的身不断逸散着煞气,像是一头意欲择人而噬的凶兽,让人不寒而栗!

    “都闭嘴!!!”

    陈峰一声大喝,仿佛炸雷一般在整个大堂轰响不断,将所有人的声音尽数压制了下去。

    而后他的双目死死盯着罗支援和王贯,厉声质问:

    “这些学生、老师和董事,都在羞辱王竹!那你现在告诉我!你们的校规在哪里!”

    陈峰的声音冰寒彻骨,而罗支援听到之后,不由一阵尴尬。

    他知道这些老师学生,包括董事在内,他们做的确实过了!然而法不责众,即便是有校规,他也不能将这些人怎么样!

    思虑了片刻,罗支援当下无奈的说道:

    “陈峰,王竹是一名好学生,但是她不适合继续留在学校!”

    罗支援的话语很简单,解决王竹和这些学生老师之间的矛盾,唯有将其开除。

    而陈峰听到之后,身的煞气更加浓郁,当下径直转过身来,双目死死盯着大堂,厉声喝道:

    “你们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叫唤!”

    陈峰的话语让众人面色一阵红一阵紫,很多学生感应到陈峰的凶厉,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赶紧坐回原位。

    而王天天见到这幕,面色更加难看,当下厉声喝道:“陈峰,学生们不喜欢王竹,难道还不能说出来吗?你还讲不讲道理?”

    王天天同样对陈峰恐惧至极,不过有这么多老师和董事在这,他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道理?”陈峰嘴角泛出一丝冷笑,伸出自己的拳头:

    “这是道理!谁敢再羞辱王竹,我让他感受一下被人羞辱的滋味!谁敢不服,我打到他服!”

    说完这话,陈峰的拳头猛然一挥,狠狠砸在罗支援和王贯身前的长桌子。

    砰!

    一道巨响传来,仿佛炸雷一般。整张长桌子轰然碎裂,像是被火车撞一般,碎成一块块木屑!

    猖狂!霸道!嚣张!

    眼前的一幕,将大堂之内的所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看着那满地的木屑,每一个人都感觉眼皮狂跳!

    这一拳究竟是多大的力道,能够将一张实木桌子打的稀巴烂,若是真的打在人身,将人生生打死也有可能!

    想到这里,大堂之内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头皮发麻!

    这陈峰简直已经不是人类,而是凶兽,一头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的凶兽!

    “你们这些人告诉我,你们要赶走王竹,是不是因为感觉她长的丑?”陈峰此刻双目阴寒的看着下方,问道。

    而大堂之内的众人虽然心有畏惧,但还是有人说道:

    “没……没错!她是盐湖第一丑!没有人长的她更丑了!”

    “对!她长的这么丑,根本是在影响我们学校的形象!”

    ……

    听完众人的话语,陈峰面泛出一丝讥讽,讥讽这些人的有眼无珠。

    “我只想说,你们这些人都是瞎子!都是有眼无珠的蠢物!”

    陈峰的话语让所有人异常愤怒,但是没有人敢和他顶嘴,生怕这家伙给自己来那么一拳。

    “好!既然你们都认为王竹长得难看,那么我让你们知道,你们在王竹面前究竟有多难看!”

    说罢,陈峰不再理会众人,而是径直来到王竹面前。

    “什么?我们难看?这家伙疯了吧!”

    “是!王竹那么丑,怕是这个世界也找不出她更难看的恐龙了!”

    “哼!白痴!这家伙也太重口了!难道在他眼,那王竹便是仙女?”

    ……

    大堂之内的绝大多数人面尽皆泛出一丝不屑,仿佛是在嘲弄陈峰的眼光,简直是把懒蛤蟆当成白天鹅了。

    而陈峰对于这些目光尽皆无视,他双目看着王竹,轻柔的说道:“王竹,我们今天便让他们知道,丑小鸭是如何变成白天鹅的!”

    “陈峰,我……我行吗?”王竹看着陈峰,满是担忧。她不是担忧自己被人嘲笑,而是担忧因为自己,陈峰被人嘲笑。

    “我说过,这世界,只有我能发现你的美!”陈峰笑着揉了揉王竹的小脑袋,而后亲昵的说道:

    “现在,让我来展现你的美!”

    听到这话,王竹眼的泪水哗哗流下,又哭又笑的点着自己的小脑袋。

    陈峰不是盲目的做这个决定,之前他已经帮王竹做过很多次脸部按摩,现在治疗正是时候。

    当下,陈峰从怀掏出了一把银针,这些银针有长有短,有粗有细,密密麻麻足有数十根之多。

    当下将打火机掏出,而后把毫针一一分开,这才灼烧起来。

    大堂的众人尽数看到了这一幕,每一个人都感觉异常震撼。

    而陈峰对于周围的一切毫不理会,此刻他的双手张开,放在王竹的脸按摩着。

    他的动作异常轻柔,王竹的脸每一处肌肤都被按摩到,那郑重的神情像是在雕刻一尊完美的艺术品般!

    王竹一双凤目一直在看着陈峰,这个清秀无的男人几乎像是她的生命,甚至已经她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

    守护过我的人,我愿意用生命去守护!

    王竹心对着自己不断说着,这一刻,她已经完全离不开陈峰,像是鱼永远离不开水!

    没有立刻下针,而是手指在王竹脸计算了一下尺寸,这才缓缓刺入其。

    陈峰的动作很轻很柔,王竹在毫针刺入脸颊之后,只是感觉到一丝冰凉,并没有任何疼痛。

    时间缓缓的流逝,大堂之内没有丝毫声息,他们一个个看向台,想要知道陈峰能够耍出什么把戏。

    “哼!真是白痴!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华佗了不成!”

    王天天看着台不断扎针的陈峰,嘴角之泛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作为王家人,王天天自然对王竹的事情一清二楚。

    知道这丫头从小便被全球的顶尖医学专家会诊过,结果便是无法医治,等到大胎记覆盖全身百分之八十之后,便是她香消玉殒之时。

    王贯他的双目看向王竹,有厌恶,有愧疚,还有心疼!

    不过,即便如此,他同样不相信陈峰有能力治疗王竹。在他看来,陈峰只是故弄玄虚!

    “还想治疗这头恐龙!真是可笑的白痴举动!”

    王晓丽双目满含戏虐的看着台,她对王竹充满了嫉恨,对陈峰充满了怨毒,甚至此刻希望看到王竹直接毁容,而陈峰被人嘲笑羞辱的场景。

    “只要你失败了!我会把你带给我的羞辱,尽数奉还给你!”

    王晓丽美眸怨毒的看了一眼陈峰,嘴角泛出一丝狞笑。

    而台的陈峰,对一切都视而不见,他的目现在只有王竹!

    当最后一根毫针刺入王竹面部的四白穴之后,他的动作这才停止下来。

    随后径直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小瓶,而后一打而开。

    这个小瓶通体呈现墨绿色,此刻刚刚打开,一股恶臭从扑面而来,让人作呕。

    “王竹,忍着点!”陈峰看着王竹同样直皱眉,当下轻声说道。

    “嗯!”王竹虽然不知道陈峰要做什么,但是对其有一种本能的信任,当下点了点小脑袋。

    陈峰也不再废话,径直将小瓶放在王竹的额头,而后微微倾斜,里面的墨绿色腥臭的药水缓缓流淌下来,眨眼之间便覆盖了王竹一脸。

    这绿色腥臭的药水极为异,流淌下来之后,并没有顺着脸颊流落,而后仿佛磁铁一般尽数粘附在王竹脸,仅仅片刻的功夫,王竹已经完全看不到面容,尽数被这墨绿腥臭的药水覆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