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废物就是废物

    “我不相信!”黑衣男子强行抑制住心的恐惧,而后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满是杀意:

    “你的身手很厉害,但是你依旧会死在我的枪下!”

    听到黑衣男子的话语,陈峰面的不屑之色更加浓郁:

    “不得不说,你是废物的废物!杀手的职责是杀人,而你,废话太多了!”

    “你该死!”

    陈峰每一句话都像是击黑衣男子的要害,让他又羞又怒,当下想也不想,对准陈峰,瞬间扣动了扳机。()

    砰!

    砰!

    厂房之内响起一道沉闷的声音,一颗子弹顺着装有消音器的手枪之迸溅而出,对着陈峰的脑袋直飞而去。

    咻!

    这黑衣男子距离陈峰有五米之远,这在寻常人看来,几乎是必死之局。

    而且黑衣男子对于自己的枪法极为有自信,别说这么近的距离,算是数十米之外,他同样可以一枪命目标。

    然而,在其开枪的瞬间,陈峰只是微微斜了斜脑袋,子弹瞬间贴着他的脸颊直飞了过去,命厂房地面,迸溅起一阵土屑!

    “怎……怎么可能!!!”

    黑衣男子的眼睛瞬间瞪大,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峰。

    这么近的距离,对方竟然真的躲过去了!

    “他一定是华夏的超级特种兵,或者是国际的顶尖雇佣兵!”

    黑衣男子知道,只有那种非人类一般的存在,方有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躲避子弹。

    当下他的额头已经布满汗水,不敢有丝毫犹豫,再次扣动扳机。

    噗噗噗!

    一连三道沉闷的声音传来,三颗子弹再次穿膛而出。

    然而在他刚刚开枪的瞬间,前方陈峰的身影一闪,眨眼消失原地,而后紧接着他浑身汗毛乍起,一种被凶兽盯的感觉浮心头。

    “不好!!!”

    黑衣男子心大叫一声,当下想都未想,便直接靠在厂房墙壁之,而后对着身体周围一阵乱射。

    噗噗噗……

    一颗颗飞弹迸溅,将整个地面弄得尘埃四起,漫天的灰尘几乎看不清人影。

    而在他刚刚开完这几枪之后,一阵空枪之声响起,却是子弹已经打光。

    当下黑衣男子面色泛出一丝惊恐,从口袋掏出一个弹夹,便欲装。

    而在这时,只见那灰尘之,陈峰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

    “废物是废物!即便是拥有更多的子弹也是一样!”

    陈峰一步一步向着黑衣男子走去,而在其身体周围,仿佛拥有着无形的压力,让黑衣男子手掌颤抖,哆哆嗦嗦之间,一时竟然无法将弹夹装。

    一步……

    两步……

    三步……

    当陈峰走出第三步之时,他距离黑衣男子已经仅剩下一米之近。

    黑衣男子次刻依旧没能将弹夹装,但是在陈峰第三步落下的一刻,他的嘴角却是泛出一丝狞笑:

    “死吧!!!”

    黑衣男子嘴角的狞笑越来越浓,仿佛一只已经等待猎物多时的老猎人一般,透慢了奸诈!

    只见其原本颤抖的手腕一抖,自其袖口之内,一把迷你手枪出现手,而其瞬间调转,对着陈峰猛然扣动扳机。

    砰!

    这迷你手枪可是没有消音器,枪声轰鸣,其内的子弹对着陈峰心口直直射去。

    二人此刻的距离仅有一米之近,黑衣男子不相信,这么近的距离,陈峰还能躲开。

    “这次,你总该死了吧!”

    黑衣男子脸的狞笑慢慢变得有些戏虐,仿佛在嘲笑陈峰的大意!

    然而,他的笑意只是刚刚浮现,便瞬间僵在那里。

    他所想象的血雾喷溅没有发生,陈峰的身体仿佛一条灵蛇一般,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而那颗子弹便从其腋下一穿而过,直直射在地面之。

    黑衣男子彻底傻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几乎当机,一片空白!

    一米之内,竟然还能躲过!!!

    “不……不可能……”

    黑衣男子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是好在他反应够快,当下便欲再次扣动扳机。

    然而在这时,只见一道寒芒划过,一直握着迷你手枪的手掌一飞而起。

    黑衣男子先是感觉手腕一凉,紧接着看到那熟悉的断掌之后,惊声大叫。

    啊!!!

    此刻他的一只手腕已经被生生切下,汩汩鲜血仿佛喷泉一般磅礴而出,那滔天骇浪一般的剧痛袭遍他全身每一根神经。

    “我的手!我的手!!!”

    黑衣男子看到陈峰手多了一把匕首,而那寒芒闪动的刀身之,还有滴滴猩红鲜血不断滴落。

    “我说过,你是废物的废物!袖枪,这是已经过时了的把戏!”

    陈峰此刻目寒芒涌动,手匕首再次一闪,瞬间将黑衣男子的另一只手掌生生切下。

    啊!!!

    两只手掌尽数断裂,那汹涌的血水抑制不住,眨眼之间便喷溅了一地。

    黑衣男子面色狰狞扭曲,看向陈峰犹如在看魔鬼一般。

    “疯子!你是一个疯子!!!杀了我,快杀了我!!!”

    黑衣男子心恐惧至极,这一刻在其眼,陈峰是一个十足的疯子,一个地狱之的魔鬼!

    “没错!别人都叫我……疯子!”

    陈峰面色冷漠异常,此刻又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很痛?是不是身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没关系,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帮你止痛,帮你超脱……”

    陈峰这一刻的话语轻柔,犹如微风拂柳,让人一听,便感觉浑身舒坦,犹如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彻底放松下来。

    即便是现在痛苦不堪的黑衣男子,在听到这话之后,身的痛苦也顿时感觉减轻了不少,当下不由自主的便看向陈峰的眼睛。

    陈峰的眼睛很美,很清秀,漆黑的眼眸锃亮,仿佛暗夜里的星辰,耀眼夺目。

    尤其是这黑衣男子在看到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似乎都陷入其,扭曲的面容缓缓舒展,仿佛身的疼痛真的没有了一般。

    “告诉我,谁派你来的?他想要做什么?”陈峰却是再次使用了度人经,当下对着深陷催眠状态下的黑衣男子轻声问道。

    黑衣男子一直看着陈峰的眼睛,整个人的眼眸看起来有些呆滞,不但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甚至嘴角都泛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异常诡异。

    “是……是林杰派我来的!要我在这盯着他们拍强.奸视频,然后把男的杀死,清理现场,再把女的和视频一块拿回去交给他!”

    黑衣男子此刻仿佛一只木偶,径直说道。

    而陈峰听到这话,眼眸之杀机渐盛,接着问道:“林杰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他和门屠是什么关系?”

    “他……他在帝王大厦,和方大少梁涛在一起!林杰是我们头领的侄子,我们头领名叫林门屠!”

    “林门屠!!!”

    陈峰听到这个名字,目暴溅出耀眼的寒芒,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何林杰身边有门屠的杀手,原来如此!

    “林杰为什么要抓卢佳?他和梁涛又是什么关系?”陈峰当下对着黑衣男子接着问道。

    “林杰喜欢叶筱雨,而你破坏了他的好事,让他很生气。当他知道你和这个女人有关系后,便设计找人强.奸她,然后拍下视频寄给你,再把她调。教成性.奴!”

    这黑衣男子虽然在催眠状态下,但是话语依旧极为清晰:

    “梁涛和林杰交情很深,具体什么关系,我也不清楚!”

    听到林杰竟然要把卢佳调.教成性-奴,陈峰身的煞气越来越浓,眼眸之的寒芒也越来越盛。

    不过在这时,他想到了一件事,当下径直问道:“次叶筱雨被人绑架,可是林杰做的?”

    陈峰记得,次绑架叶筱雨的幕后主使,便要求那些绑匪不能动叶筱雨一根头发,而现在想来,这林杰的嫌疑最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