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以杀止杀

    “是的!林杰好像和梁涛有什么计划,不过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不会让我们在身边!”黑衣男子当下径直说道。()

    听完这话,陈峰知道从这人口也探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当下手匕首一挥,瞬间将黑衣男子的喉咙割断。

    呃……

    黑衣男子的喉咙鲜血狂喷,他想要捂住,但是手掌已经断裂,根本无法抑制,紧紧片刻便径直摔倒在地,没了气息。

    直到这些人尽数死光之后,陈峰这才将目光转向郑部长和羊姐!

    郑部长和羊姐此刻早吓得浑身瘫软成了一团,二人的身下尽皆有着股股难闻的骚臭气,却是被吓尿了。

    当看到陈峰的目光看向自己二人后,郑部长和羊姐顿时身躯一颤,头皮仿佛要炸开一般,立刻挣扎着跪倒在地,磕头如同捣蒜。

    “陈……陈峰,饶……饶了我吧……”

    郑部长和羊姐被吓得连话语都说不出来,他们虽然平日里心思恶毒,但是哪里见过这种惊人的场面。

    尤其是厂房之内的十多具尸体,每一具尸体死状极为凄惨,这早让他们连肠子都差点呕吐出来了。

    “陈峰,你……可以打我,可……可以骂我,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只求你别杀我啊!”

    郑部长连肠子都悔青了,他一直以为陈峰只是一个会打架的乡巴佬而已,但是哪里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杀神!

    尤其是一拳轰杀一名青年,躲避子弹,催眠!这一种种惊世骇俗的能力,在寻常人眼里,几乎是超人一般的存在!

    而陈峰面色冷漠至极,现在的他感觉自己错了!

    对于一些渣碎来说,打,没有用,只能杀!!!

    杀到敌人怕,杀到敌人死!

    以杀止杀!!!

    当下陈峰看了郑部长一眼,而后蹲下身,淡淡的说道:“你怕了?”

    “怕……怕!”

    郑部长感觉到陈峰身仿佛有着万斤重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后背已经被汗水生生湿透。

    “你以为你怕了,不该死了吗?”

    陈峰嘴角泛着一丝冷酷,而后手掌一挥,啪的一声抽在郑部长脸,将其生生抽飞五六米。

    砰!!!

    郑部长肥胖的身躯,仿佛一堆烂肉生生砸落在地,而他的半张脸已经被生生扇的凹陷下去,七窍之内鲜血横流,双目睁得老大,已经没有彻底气息。

    看着郑部长竟然被陈峰一巴掌抽死,羊姐更是吓得尖叫一声,瘫软在地,双目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有恐惧,有乞求!

    而陈峰看都未看羊姐一眼,手掌匕首猛然挥出!

    咻!

    寒光划过,羊姐顿时感觉心脏一阵刺痛,低头看去,却见那把匕首已经生生刺进了她的心窝,汩汩猩红的鲜血流淌不止。

    看着羊姐也没了气息之后,陈峰便从口袋里掏出绿色的小瓶,而后在每一具尸体之滴下一滴药水。

    兹兹……

    这药水似乎具有逆天的腐蚀性能,那些尸体冒着阵阵青烟,带着一股恶臭瞬间被腐蚀下去,连里面的骨骼也飞快的消融起来。

    陈峰转目又在厂房之内扫视了片刻,在确定没有破绽留下之后,这才抱起醉醺醺的卢佳,走出了厂房,驾驶着宝马向盐湖市疾驰而去。

    当陈峰抱着卢佳回到她的住处,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房间之内异常整洁,粉红色的装修格调显得极为温馨。

    陈峰暗叹一声,而后抱着卢佳走进了她的卧室,将其放在床。

    “叶……陈峰,救……救我!”

    而在陈峰刚刚把卢佳放下,卢佳紧闭的美眸之留下两行清泪,让其正张俏脸犹如梨花带雨,美不胜收,怜惜可人!

    “放心,我在这!”

    陈峰宠溺的捋了捋卢佳的秀发,而后在其额头亲了一下。

    卢佳仿佛能够感受到陈峰的轻吻一般,原本有些慌张的俏脸安稳下来,嘴角也划出一丝甜蜜的笑意。

    见其再次睡着,陈峰便拉过被子给她盖,这才转身离去。

    当陈峰再次走下楼,明月高悬,夜色清冷,徐徐的微风散发着刺骨的凉意。

    “既然有人找死,那我今晚,便做一回屠夫吧!”

    陈峰目光冰冷至极,而后开着车便径直离开了小区。

    帝王大厦,位于盐湖市心区!

    虽然此刻已经将至深夜,但是帝王大厦依旧灯火辉煌,一名名喝的红光满面的成功人士,带着一名名妖艳女郎各去寻.欢作乐啪啪啪!

    而此刻在帝王大厦的旁边不远处,一辆宝马停了下来。

    陈峰下车之后,看了一眼仿佛巨型凶兽一般耸立在夜色之的帝王大厦,当下闪身便窜进一旁的黑暗胡同。

    这处黑暗胡同紧挨着帝王大厦,其内空无一人,陈峰当下顺着排水管道仿若猿猴一般向飞速爬去。

    帝王大厦足有二十多层,其的包厢百个,陈峰透过那些昏暗的包厢,便看到里面的一幕幕景象。

    有的顾客在自己包厢之内吸粉,有的在砍人,更有的则是在开性.爱派对,一幕幕荒。淫不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