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敌袭

    帝王大厦第18层,与其余的楼层至少数十个包厢不一样,这里只有一个包厢,而在包厢的周围则是迂回扭曲的走廊。

    走廊之内,铺着华贵柔软的地毯,每隔五米尽皆有一名黑衣男子静静站立,放眼看去,走廊之不下二十多名黑衣男子。

    他们每一人冷若冰山,仿佛木头一般,站在墙角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在走廊每一个拐角处,都有着摄像头,前后有六个之多。

    而与此同时,在第17层楼梯道的一个拐角窗户处,随着一道轻微的声响,窗户拉开,陈峰闪身窜了进来。

    陈峰的面色冷漠,此刻看了一眼通往第18层的安全门,当下手掌抓在墙壁的瓷砖之,从扣下一块瓷砖,生生掰成数十个小砖块。

    而后陈峰走到通往18层的安全门前,轻轻拉了一下,发现安全门已经被生生锁死,当即掏出一根毫针,插入门锁的洞口,轻轻一转,门锁发出一道咔的声响,一打而开。

    “什么人!!!”

    在陈峰刚刚打开安全门的瞬间,自第18层便有着一道厉喝之声传来,却是一名黑衣男子手持消音枪,双目死死看着安全门,严阵以待。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个瓷砖的碎块!

    这碎块自安全门的一个缝隙之一飞而出,黑衣男子尚未反应过来,便被生生打穿喉咙,鲜血喷溅。

    “该死!敌袭!”

    另外一些黑衣男子在看到自己的同伴立刻身死之后,一个个惊怒交加,一个个掏出手枪,向着此地快步走来。

    然而,他们尚未来到楼梯口处,只见又有几个瓷砖碎块一飞而出,将走廊之内的灯光和摄像头尽数打烂。

    啪啪啪!

    灯光骤灭,让这些黑衣男子尽数一惊,在这时,一道黑影自那楼梯口处一窜而出,仿佛幻影一般窜到他们间。

    “他来了!”

    一名黑衣男子大骇,惊叫一声,便对着那道黑影扣动扳机。

    噗噗噗!

    一道道沉闷至极的声音响起,只见走廊墙壁之石屑飞溅,但是让他惊骇的是,那道黑影快若闪电,竟然没有一枪命。

    紧接着,几道凄厉的惨叫之声响起,一名名同伴摔倒在地,再也没有一丝生机。

    “该死!”

    这名黑衣男子惊骇欲绝,这短短数秒钟的时间,自己五六名同伴竟然尽数死亡。

    而在这一刻,他也终于看清了那黑影,那是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但是他的目光仿佛凶兽一般放射着嗜血的光泽。

    “死!”

    黑衣男子大急之下,枪口一转,便对着那名青年再次扣动扳机。

    只是他的食指尚未扣下,整个手掌便被一把攥住。

    那青年的手掌犹如一把铁钳一般,黑衣男子只感觉自己手掌几乎要被攥断,食指竟然使不出一丝力道。

    “你开枪太慢了!”

    陈峰话语冰冷,而后攥住黑衣男子的手掌一转,对其心口便是噗噗几枪。

    黑衣男子眼睛瞪的滚圆,身体僵直,陈峰的话语依旧响彻耳边,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品味。

    与此同时,另一处走廊的那些黑衣男子显然也发现了此地的异状,当下一个个跑了过来,看着漆黑的走廊,惊疑不定。

    “小飞!情况如何?要不要帮忙?”

    一名黑衣男子眯着双眼似乎想要看清那处走廊的状况,但是那里漆黑至极,根本看不清。

    “情况不对,大家准备!”

    这名黑衣男子见到走廊之处没有人回答,当下面色冰寒,身体一闪,便躲到了墙角,一把消音枪伸出,严阵以待。

    不只是他,其余的各个杀手同样占据有利位置,双目死死看向前方那漆黑的走廊。

    哒哒哒……

    一道轻微的脚步声自漆黑走廊之内传来,而后只见一道模糊的黑影慢慢走了出来。

    清秀的面容,破烂的衣衫,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漆黑的眼眸绽放着嗜血的妖冶光芒。

    在看到陈峰之后,其一名黑衣男子面色大变:

    “是他!!!快,打死他!!!”

    这名黑衣男子正是林杰身边的其一名保镖,当下大惊之下,对着陈峰飞快扣动扳机。

    而其余几名黑衣男子同样没有丝毫犹豫,顿时噗噗枪响连绵不绝,子弹仿若雨点一般向着陈峰直射而去。

    而在这时,陈峰嘴角的弧度更加翘一分,而其身形一闪,直窜而出。

    咻!

    陈峰的身影,在朦胧的光线下,犹如一颗疾驰的流星,让人刚刚看清,其身影便已窜出五六米。

    噗噗噗!

    一颗颗子弹将地的华贵地毯打成稀巴烂,但是陈峰的身影像是灵蛇一般,前窜的身影不断扭.动,每一颗子弹即将打在他身的时候,尽数被其一闪而过。

    这一幕太过骇人,那些黑衣男子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走廊如此狭小的空间之内,即便是特种兵也会被打成筛子,而现在……

    “灵……灵蛇步!!!怎么可能!!!”

    而看到陈峰前窜的身影之后,一名黑衣男子再也抑制不住心的惊骇,惊叫起来。

    而听到他的话语,其余众人也是猛然一个激灵。

    灵蛇步,传说全球杀手联盟杀手尊者最为擅长的步法,据说凭借这一步法入白宫,刺杀米国政要,犹如探囊取物一般。

    “李大块头!你怎么知道的?”林杰身边的那名保镖此刻对着陈峰一阵疯狂射击,而后对着自己同伴急忙问道。

    “头领有一段杀手尊者的视频,便是这……灵蛇步的!可惜他学了好几年,依旧没有摸到皮毛!”

    那名叫李大块头的黑衣男子一直跟随林门屠,当下面色骇然对着同伴喊道:

    “大家快退!不要让他近身!”

    这李大块头可是看过那段视频,知道在这灵蛇步下,想要击陈峰犹如痴人说梦,现在唯一寄望的便是他的灵蛇步用完的那一刻,便是击杀对方的最好时机。

    当下这些黑衣男子不敢丝毫犹豫,一个个仓皇而逃。

    而陈峰见到这幕,嘴角的冷笑更加阴寒,手腕一抖,数个瓷砖碎块一飞而出。

    咻咻咻!

    每一个瓷砖碎块几乎像是流弹一般快速,几名黑衣男子尚未退出两步,便一个个血雾喷溅,喉咙尽数被瓷砖碎块生生穿透。

    李大块头彻底傻了,看着自己身边一个个死掉的同伴,身体入坠冰窖,一片冰寒。

    “你知道杀手尊者?”

    陈峰此刻慢慢走了过来,双目阴寒的看着李大块头问道。

    “你知道杀手尊者?”陈峰此刻双目冰寒的看着身前不断颤抖的李大块头,阴寒的问道。

    “知……知道!我们头领有……有一段杀手尊者的杀人视频!”李大块头看着周围同伴的尸体,只感觉身体发寒,头皮犹如要炸开一般。

    仅用瓷砖碎片便将人的喉咙生生打断,这不仅要求力道强悍无,更是要求妖孽一般的手法和精准度!

    他想不明白,这人究竟是谁,怎么可能会使用杀手尊者的灵蛇步,而且那步法的老练程度显然已经超过了视频的杀手尊者。

    “真是太不小心了!”

    陈峰听到李大块头的话语,不由摇头一叹,而后一把捏住李大块头的脖子,用力一转。

    咔擦!

    李大块头的双目一凸,瞬间断了气息。

    此刻走廊之处已经空无一人,剩余的保镖显然已经全部进入了包厢。

    陈峰慢悠悠的向着包厢走去,而在他刚刚走到近前,只听得一阵阵噗噗之声响彻不绝,整个包厢房门瞬间被打的千疮百孔!

    陈峰靠在墙,耳朵一阵抖动,包厢之内每一处枪响的位置和每一人的呼吸之声尽数印入脑海之。

    “墙角四人,窗边两人,沙发后面两人!”

    陈峰心默默计算了下里面那些人的方位,而在这时,只听包厢之内传来当啷玻璃破碎声,以及滴滴两道电子声响。

    “竟然还留有后路!”

    陈峰双目一眯,而后手腕一抖,一块瓷砖碎片将里面的灯光打掉,接着手掌抓住门框沿,仿佛猿猴一般将身体吊起,一脚把包厢房门踹开。

    噗噗噗……

    里面顿时传来道道枪声,而在那些人的注意力被房门吸引的时候,陈峰顺着房门的方墙壁,一闪便飞身钻了进去。

    “该死!他在墙壁面!”

    几名杀手显然反应过来,当下大喝一声,便欲开枪。

    只是在这时,一连数个瓷砖碎片一飞而出,这些杀手顿时身体僵直,一个个脑袋之犹如喷泉一般鲜血喷溅,栽倒在地。

    包厢之内,除了那几名死亡了的杀手之外,还有两名赤-身裸-体的女子畏畏缩缩的蹲在窗户下面,双手紧紧捂着耳朵,似乎异常恐慌。

    陈峰当下看到包厢的窗户已经被人打破,一个小型人造电梯正下着楼下飞快滑落。

    而在那电梯之,正是林杰。

    “哈哈……陈峰,你是抓不到我的!即便你再厉害又如何,下一次,我一定要把你身边的每一个女人尽数办了,让她们做我的性-奴!!!”

    林杰早撕掉了自己的虚伪面具,此刻看着窗户边缘的陈峰,狰狞的猖狂大笑。

    而陈峰双目阴沉,在其刚要闪身而下之时,两道破风之音直直袭向他的心口。

    “找死!”

    陈峰面色一寒,当下一个鞭腿飞出,伸手又一探而出。

    在其鞭腿落下,其身旁的那名赤-裸身躯的女子瞬间被直直踢飞,一把匕首自其手掉落下来。

    而另一名女子的手匕首在即将刺入陈峰身体之时,被其一把攥住。

    咔擦!

    陈峰手腕一转,将这女子的手臂生生折断,而后一拳将打在她的太阳穴。

    这名女子目的恶毒光泽瞬间定格,紧接着软绵无力的摔倒在地。

    陈峰当下又向着另一名女子走去,这名女子的肩胛骨已经被生生踢断,但是却像一头野兽一般,抓起地匕首,再次向陈峰冲来。

    陈峰摇头一叹,身躯一闪而过,抓住女子的脖颈猛然一转。

    咔擦!

    女子的面色一僵,嘴角之处却泛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这便是女-奴,被调.教成没有丝毫人类情感,只有服从和充当泄.欲工具的性-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