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摩罗瑟

    陈峰淡漠的看了一眼梁氏父子二人的尸体,而后拍了拍林霆锋的肩膀,这才慢悠悠的向着二楼走去。 ()

    “你去死!!!”

    林霆锋自然不可能让其走掉,当下对准陈峰扣动扳机。然而,子弹却正好打光,只传来数道空枪声响。

    而在陈峰的身影刚刚消失在二楼之,别墅的房门再次被人一踹而开,呼呼啦啦十数道身影闯了进来。

    “别动!举起手来!”

    这十数道身影却是警察,为首的正是黄局长,当他看到房死掉的粱氏父子后面色一变,紧接着看到林霆锋手的勃朗宁后,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林董!放下枪!举起双手,趴在地!”

    这些警察第一时间便将林霆锋当成了凶手,因为此刻房,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林霆锋在看到这些警察之后,同样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面色犹如死灰一般难看。

    他这才知道,自己被陈峰摆了一道。

    “好深的心机!”

    林霆锋这一刻几乎气炸了肺,不用说,这些警察肯定是陈峰找来的。而对方杀了那么多人,最后将枪给了自己,这样枪便沾的是自己的指纹。

    而且房间之内的这些人都是死于勃朗宁枪下,而且众多警察亲眼看到自己站在这里,这可是百口莫辩!

    “混蛋!!!”

    林霆锋面色铁青,他知道若是自己束手擒,肯定会被抓进去,到时候,这一辈子也别想出来,这让急于给自己儿子报仇的他来说,如何能够忍受。

    当下林霆锋怒极攻心之下,从地抓起一名保镖的手枪,便欲向着二楼的陈峰追去。

    而他刚刚跑出两步,道道轰鸣的枪声响彻起来。

    砰砰砰!

    众多的警察尽皆以为林霆锋要逃,毫不犹豫便开了枪。而林霆锋的身体一道道弹孔显现,鲜血喷溅而出。

    他整个人奋力的转目看了一眼众多的警察,满是怨毒的直直摔倒在地,惨死当场。

    “局长,现在怎么办?”别墅之内的众多警察,看着黄局长问道。

    黄局长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周围那些尸体之观察了一下:

    “这些枪口显然是勃朗宁子弹所洞穿的,而林霆锋拿着勃朗宁,他便是凶手!”

    说罢,黄局长对着自己众多手下说道:

    “把消息传出去,说粱氏父子设计害死林杰,林霆锋为子报仇,枪杀梁氏父子!”

    黄局长现在却是找到了一个借口,虽然这借口站不住脚,但是足可堵众人的嘴!

    “这件事情,绝对还是那个家伙干的!”

    黄局长心苦笑不已,自己还真是每次都要帮那神秘的家伙擦屁股!

    ……

    与此同时,在庄园之外的胡同里。

    陈峰坐在宝马车,也听到了那密密麻麻的枪声,当下嘴角泛出一丝冷笑,掏出手机,再次按下一连串的星号键,拨打了过去。

    华夏西南边陲,有着一座小山。

    这座小山异常偏僻,下只有一条路。而山顶之建造了一间间木屋连在一处,极为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层次感很强。

    此刻夜色深沉,小山之灯光灰暗。

    在山顶的一座石子铺垫的小广场,一名名黑衣大汉笔直如枪的站在那里,他们一个个神色庄严,仿佛万年寒冰一般渗人,散发着阵阵的杀气。

    而在他们最前方的一座高台之,一名身材高瘦的黑衣男子站在那里,目光冷冽的看着自己这些手下:

    “兄弟们!我侄子被人杀了,一同被杀的还有我们二十多名兄弟!这次,我们要去替我侄子报仇!替我们的兄弟报仇!!!”

    这人浑身下散发出的腾腾杀气直冲云霄,他的面容和林霆锋极为相似,只是略显精瘦。

    他正是门屠的头领,林门屠!

    “报仇!”

    “报仇!”

    “报仇!”

    在林门屠的话语落下之后,那些黑衣大汉整齐划一的齐齐大喝起来。他们的声音洪亮,在山涧之回声荡漾!

    “很好!”林门屠显得极为满意,此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这一次我们集体出动,一定能够将盐湖市一打尽!当然,我林门屠也不会亏待各位兄弟,事成之后,每人两百万!以后大家便再也不用回这个与世隔绝的破地方了!”

    “盐湖市有大把的钞票供我们花,有无数的女人供我们玩!大家跟我一起征服盐湖!!!”

    林门屠的话语带有极大的煽动性,而下方的那些大汉冷酷的面容之,尽数泛出浓浓兴奋和贪婪,情绪激昂。

    看到这种情况,林门屠满意至极,当下一挥手:

    “出发!目标,盐湖!”

    随着他一声令下,数十名杀手齐齐转身,便向着广场边的几辆金杯面包车行去。

    而在这时,一道冰冷的话语却在此地凭空响彻起来。

    “你们怕是永远没机会去了!”

    这道声音响起的异常突兀,而众多听到之后,脚步尽皆一顿,转目向着小山入口看去。

    蹬蹬蹬!

    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响彻,只见自小山入口之处,慢慢走来一名青年。

    这青年又高又瘦,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是一具骷髅,而其唇角之处有着一抹八字胡,四散开来,看起来犹如猫须一般。

    而他的双目明亮至极,在双手之,带着十个指套!

    这些指套全部都是金属打造而成,又尖又利,每一根都有十厘米长,像是爪子一般,极为诡异。

    随着青年手指磨动,这些利爪触碰一起,发出铮铮的金铁交鸣之音。

    林门屠看着青年手的利爪,瞳孔微缩,当下沉声问道:“你是谁?”

    而其余的杀手也察觉到了不对,当下一些人已经将枪掏了出来,随时准备把那青年毙于枪下。

    而青年似乎没有察觉,此刻嘴角泛出一丝玩味的鬼魅笑意:

    “我是摩罗瑟——肥猫!”

    摩罗瑟——肥猫!

    听到这个名字,众多的杀手只是一愣,而林门屠却是心脏狠狠一揪,瞳孔骤然紧缩。

    国内的低级杀手根本没有听说过摩罗瑟二字,但是在国际杀手组织厮混过的林门屠却知道,摩罗瑟两个字代表着华夏最顶尖的战力,国际杀手和佣兵的噩梦!

    而摩罗瑟肥猫,更是摩罗瑟之极为厉害的一个,据说全球悍匪榜有名,整整十名超级悍匪,尽数死在他的手。

    全球十大社团之一的金手党,也是被肥猫一人,生生屠杀殆尽,此除名!

    这是一个杀神!死亡戮手!

    林门屠的额头冷汗哗哗流下,整个人犹如置身冰窖一般,冰寒一片。

    “不……不知阁下来我们门屠有何贵干!”

    林门屠的喉咙一阵蠕动,这才声音沙哑的问道。

    而肥猫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手指的金属利爪一收,发出铮的一道刺耳声响,这才开口说道:

    “你们要去杀我老大,你说我来干什么?”

    肥猫的声音之透着嘲讽和不屑,淡漠的目光仿佛在看一群蝼蚁!

    而听到这话,林门屠更是心惊肉跳。

    摩罗瑟的老大,那是……疯子!

    “误……会!肯定是误会!我们是要去盐湖市,怎……怎么可能招惹疯子大人!”

    疯子!

    一个让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名字!

    若说肥猫是杀神,那么疯子是杀神之王!

    全球所有地下势力最为恐惧的梦魇!

    林门屠听到疯子这个名字,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别说是他,算是他以前所在的那个国际杀手组织,听到疯子的名字,便会直接溜之大吉,恨不得永远都不会出现!

    “肥……肥猫大人,这其肯定有误会!”林门屠已经彻底失去了刚才的头领威严,此刻小心翼翼的说道。

    “误会?”肥猫嘴角一撇,泛出一丝冰冷的笑意:“我们老大叫陈峰,人称疯子,你还认为这是误会吗?”

    陈峰?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杀手尽数吓了一跳,即便他们再傻,也看得出来自己头领的恐惧。

    而林门屠则是腿脚一软,吓得差点瘫倒在地,他要去盐湖杀的人也叫……陈峰!

    想明白了之后,林门屠对林霆锋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这**是要把自己这个弟弟往死里坑啊!

    “不得不说,你们很幸运!”肥猫此刻淡漠的目光扫了一眼场的杀手,而后说道:

    “你们是我们老大第一个想要灭掉的国内组织,你们应该为此感到光荣!所以……你们去死吧!”

    说到最后,肥猫的话语冰寒刺骨,而其整个人一窜,像是一只灵猫一般,向着众多的杀手急速而去。

    “阻……阻止他!快!快开枪!!!”

    林门屠可是知道肥猫的恐怖,此刻对着自己数十名手下大声喊道。

    这些杀手训练有素,此刻听到头领的话语,便立刻举起枪,对着肥猫身影疯狂射击。

    砰砰砰!

    枪声仿佛雨点一般落下,而肥猫身影鬼魅至极,此刻在广场之内来回闪动,而其周围的地面被打的石屑纷飞。

    “死!!!”

    肥猫一连几个窜动,避开密密麻麻的子弹,瞬间窜到杀手人群之。

    而其手掌的利爪飞快舞动,像是一头绞肉机一般,带起大片大片的血肉和内脏!

    冷风吹过,小山之死寂一片!

    整个广场之内,横横竖竖倒着数十道身影。

    这些人要么喉咙被生生撕断,要么心脏被直接揪出,一个个鲜血淋漓,恐怖至极。

    而在这修罗场内,只有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静静站立。

    他的衣衫已经彻底被猩红鲜血打湿,但是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

    肥猫看着脚下的林门屠,而后利爪一探,生生扣进林门屠的胸口,将其内的心脏一挖而出。

    咕咚!咕咚!

    被挖出的心脏也有规律的不断跳动,肥猫看到这幕,嘴角泛出一丝狞笑,而后手掌发力,将这心脏生生捏爆。

    “下辈子眼睛放亮点,有些人,你永远惹不起!”

    肥猫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而后从怀掏出一个黑色金属物体,放到地面之,这才慢悠悠的向着山下走去。

    而在其刚刚走下山,整个山顶一声轰鸣,小山的山头却是被瞬间夷为平地。

    ……

    与此同时,陈峰刚刚下车,走进卢佳所住的楼层之内,便收到了一条短信。

    打开短信一看,陈峰嘴角泛出一丝阴冷的笑意。而后不再理会,径直楼。

    此刻已经将近凌晨两点钟,楼层之内一片寂静,而在陈峰刚刚打开卢佳住所的房门之后,一道破风之音向着他的脑袋狠狠砸来。

    “我砸死你!”

    一道又惊又惧的娇喝之音响起,显示那声音的主人异常不平静。

    陈峰一呆,紧接着一把将砸来的瓶子接住,这才急忙说道:“卢佳,是我!”

    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