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咖啡密语

    卢佳躲在门后,手里还拿着一根晾衣架,刚欲向着陈峰打去,便听到了这话。

    “陈峰……”

    卢佳看清楚是陈峰之后,便扔掉晾衣架,猛然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她之前被郑部长和羊姐抓住之后,便被直接灌醉了过去,刚刚方才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家之后,惊喜交加,不过紧接着听到房外有脚步声,这才惊慌的拿着东西便欲抵抗。

    陈峰看着手的瓶子和晾衣架,一阵哭笑不得,没有想到性格怯懦的卢佳,还有如此犀利的一面。

    “好了!没事了!”

    陈峰揉了揉卢佳的小脑袋,安慰说道。

    卢佳抬起头来,俏脸之梨花带雨,她知道这次肯定又是陈峰救了自己。

    “陈峰,谢谢你……”

    卢佳将脑袋枕在陈峰的胸口之,顿时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不过紧接着,卢佳感觉到陈峰身的衣服湿湿的,当下一愣:

    “怎么有血?你和人打架了吗?受伤没有?”

    卢佳这才看到,陈峰衣和裤子都有着斑斑点点的血渍,当下担忧的问道。

    “没事,路碰到几只野狗乱咬人,被我打死了!这是狗血!”陈峰不想卢佳担心,当下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卢佳虽然疑惑,但没有多问,径直说道:“你把衣服换了,我帮你洗洗!”

    陈峰点了点头,而后径直向着浴室走去。

    看着陈峰走进浴室的身影,卢佳的俏脸羞红一片,神色有些迟疑!

    不过想了片刻之后,卢佳鼓起勇气,跟着陈峰的身后,同样走进了浴室!

    她的俏脸已经红扑扑的!

    第二天午,二人的午餐,一直拖延到下午才吃!

    他们之间已经达到如胶似漆的地步,卢佳换了一身衣服,显得更加美艳起来。

    每一次滋润之后,卢佳似乎都会更加娇媚一分,现在她身所散发的气质和魅力,已经达到惊心动魄的地步。

    不过现在的卢佳,看向陈峰的时候,神色之充满了笑意,那种笑意幸福而又温馨!

    吃完饭后,陈峰没有继续留下,他还要给杨雪把车送回去。

    与卢佳吻别之后,陈峰便下楼开着撞得不成样子的破宝马。

    当陈峰回到家已经将近傍晚。

    却蓦然接到了夏荷的电话。

    “喂!夏老师,有事吗?”陈峰有些意外。

    夏荷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此刻声音清冷的说道:“我在商业街咖啡馆等你……”

    说完之后,夏荷便径直挂断了电话。

    而陈峰挠了挠头,有些疑惑,不知这女人今天怎么了,似乎情绪有些不对。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当下径直出门,打了一辆车,便向着商业街而去。

    商业街,是盐湖区最为繁华的地带,这里有着琳琅满目的高档商店,女人的购物天堂。

    而在商业街的一角,有着一间咖啡店。

    咖啡店三楼,一个女人静静坐在角落的座位,呆呆的看着下方的人流,怔怔出神。

    在这女人身前的桌子,放着咖啡壶、咖啡粉、淡奶油、可可粉,此外还有一杯已经冷却了的卡布诺。

    女人的身材完美火辣,她的身体曲线呈现魔鬼一般的诱人线条,此刻咖啡馆内的所有男人的目光几乎都聚焦在她身,一个个炙热滚。烫,恨不得将女人融化一般。

    不仅如此,她的面容妩媚娇艳,雪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五官,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之,让其魅惑之透着一股知性美,仅仅看一眼,便会怦然心动。

    女人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午,一直在怔怔出神,甚至有时不自觉的留下两行清泪,惹人怜爱。

    而咖啡馆内的那些男人自其一进来,便已经注意到了,很多男人等了数个小时,依旧只是看到女人只是单身一人,当下便有些坐不住了。

    此刻,一名满脸富态的年人端着一杯热拿铁走了过来。

    “小姐,请你喝杯咖啡吧?”

    这名男人脸露出一丝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笑容,而后将手的热咖啡放到女人身前,而后便欲坐到女人的对面。

    “那不是你的位置!”

    在男人的屁股刚刚落下一半,那名女人开口说话了,此刻她转过头来,那双丹凤眼清冷至极:

    “为什么要请我喝咖啡?”

    呃……

    听到女人的话语,年人面色泛出一丝尴尬,不过还是有礼貌的再次站起身,笑着说道:

    “看小姐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午,咖啡已经凉了,我请你喝一杯,咱们交个朋友!”

    男人是咖啡店的常客,他看女人的眼光也很毒辣,一般一个人来咖啡馆喝咖啡的女人,绝大多数都是缺少男人,或者说,来寻求刺激!

    当下他便把这名女人也当成了寻求刺激的风-骚女人。

    此刻男人心滚。烫一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出来寻求刺激,尤其是这女人的身材火辣到爆,绝对是任何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

    这名男人心火热,不过他虽然心泛着龌龊的念头,但是脸却一直保持着谦和的笑意,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交个朋友?”听到这话,女人的嘴角泛出一丝不屑,双目直直盯着男人说道:

    “交完朋友呢?是不是想和我.床?”

    呃……

    听到女人直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年人更是尴尬。

    当下在其刚欲说什么的时候,女人将却将那杯拿铁推到一边,再次端起冷却了的卡布诺,轻轻喝了一口:

    “你懂卡布诺的密语吗?既然不懂,滚开!”

    女人毫不留情面,瞬间便让这男人脸色一僵,有些难看:

    “小姐,卡布诺是一杯普通的咖啡而已,有什么密语!那些都是哄小孩子的玩意!”

    年人确实不知道卡布诺还有什么密语,但是想要让他此退去,却很是不甘。

    毕竟这种极品的女人,日后怕是再也难以遇到了!

    而女人听到他的话语,美眸之的神色更加清冷,满是不屑。

    不过她懒得和这名猪哥理会,此刻一边喝着冷却了的卡布诺,一边怔怔的看着楼下,等着那个人。

    然而,在这时,咖啡店三楼入口,一道清朗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卡布诺,味道苦带甜,是充满希望的等待!等待是苦涩的,希望是甜蜜的,一个人苦涩之等待着那份甜蜜,一个人坐在角落,等待她的有缘人前来品尝!”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三楼之的所有人尽数向着楼梯入口看去,而当那名女人看到说话的人后,两行清泪再次忍不住的哗哗流下!

    没错!她在苦涩的等待,等待那个带给她甜蜜的他!

    听到那道声音对卡布诺的解释,三楼之的所有客人尽数向楼梯口看去。

    只见这说话之人是一名青年,身的衣衫有些破烂,但是面容异常清秀,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邪异之异常迷人。

    此刻这青年楼之后,便径直向着那名女人走去,走到近前,便一屁股坐在女人对面的座椅,笑着将女人手里那杯冷却了的卡布诺拿了过来:

    “小姐,卡布诺是等待,是希望!但,冷却的卡布诺是毒药,随时会把你送进医院!”

    陈峰笑容和煦,温尔雅,若不是他身的破烂衣服,现在的他简直是一个十足的绅士,瞬间便将咖啡店内的那些女性目光尽数吸引。

    而听到这话,夏荷满脸清泪的俏脸之泛出一丝迷人的笑容,似乎她的卡布诺已经来临,不用继续苦涩的等待。

    看着二人之间默契十足的举动,旁边的那名年人面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小伙子,你不知道先来后到吗?是我先和这位小姐搭的讪,你可以走开了!”

    男人还以为陈峰来泡自己看的女人,心怒火涌动,话语也有些不善。

    而陈峰听到之后,面色有些古怪,转目看了一眼桌的拿铁,笑着说道:

    “这位小姐喝的是卡布诺,等待的是有缘人!而你和你的拿铁,显然不是!”

    陈峰耸了耸肩,似乎也为这名年人感到惋惜。

    而听到这话,男人心头怒火更加磅礴,对陈峰更是嫉恨交加。

    自己没有坐到的座椅,被这家伙坐了!

    自己没有泡到的女人,也被这家伙泡了!

    现在男人恨不得把陈峰生生掐死!

    “我数三声,你立刻滚,不要耽误我和这位小姐谈话!”男人当下心头怒火烧,对着陈峰阴森的说道。

    而陈峰面的古怪更加浓郁,当下满脸温和的笑着说道:“你数吧,我听着!”

    “一!”年人见这家伙不识相,当下便面色冰寒的倒数了起来。

    “二!”

    见到数到二,陈峰依旧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年人面色更加难看:

    “三!!!”

    随着年人三字落下,他的拳头瞬间挥舞,向着陈峰愤恨的打去。

    砰……

    然而,那只拳头刚刚挥出,一杯热咖啡一下泼到了年人脸,紧接着杯子狠狠砸在他的头,脆声炸响。

    啊……

    年人被滚热的咖啡烫的蹦了起来,那杯子瞬间将他的脑袋砸破,猩红的鲜血哗哗流淌下来。

    “你……你**敢打我?”

    年人捂着自己的脑袋,只感觉一阵眩晕,尤其是那滚。烫的咖啡,让他几欲疯狂,此刻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