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栽赃陷害

    这二人身煞气若隐若现,那种给人危险的感觉,绝对是金牌保镖无疑。

    而陈峰看了一眼二人,知道夜轻舞不会这般轻易放自己走,当下转头对着夏荷说道:

    “你先走一步,我马来!”

    夏荷知道陈峰的本事,而且自己在这里除了添乱,也帮不什么忙,当下点了点头,率先离开。

    在夏荷走后,陈峰这才转目看向夜轻舞:“你究竟想要怎样?”

    夜轻舞一双美眸在陈峰身仔细打量一遍,而后看了一眼离开的夏荷的身影,嘴角泛出一丝玩味:

    “还是那句话!做我的男朋友,离开方清雪,离开你身边的那些女人,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夜轻舞以前让陈峰做她男朋友,主要是为了攀方清雪,而现在看着陈峰身卓尔不群的气质,她还真的有些心动了。

    而且她身为盐湖市三大帮派之一青帮的大小姐,自以为完全配得陈峰。

    只是听到她的话语,陈峰嘴角泛出一丝不屑,这个女人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若是我不愿意呢?”

    “不愿意?”听到陈峰的回答,夜轻舞的目光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夏荷离开的方向,而后说道:

    “若是你不愿意,我将你和你那美女班主任的私情捅出去!到时候你们将成为盐湖大学的笑话,我不信她夏荷还有脸见人!”

    而听到这话,陈峰面色一变,紧接着阴沉似水:“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夜轻舞点了点头,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只要是自己看眼的,无论用任何办法都会得到。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而你,这是在玩火!”

    陈峰面色阴沉,目光冰寒,身煞气萦绕,当下径直向着夜轻舞走去。

    看着陈峰不善的样子,那两名保镖顿时前一步将其阻止,而后二人四手齐齐抓去,分别抓瞎陈峰的肩胛骨和天宗穴。

    天宗穴位于肩胛骨位置,一旦被抓住,便会双臂失去所有力气,完全受制于人。

    而看这两名保镖的手法,便知道二人绝对是盐湖安保界一等一的高手!

    只是这一切在陈峰眼,却如同小孩过家家一般,幼稚不堪。

    当下他并没有躲避,径直被两名保镖抓住肩胛骨和天宗穴,而后双拳出乎预料的猛然探出,狠狠打在两名保镖的胸膛之。

    砰!咔擦!

    一连两道沉闷声音传来,这二人生生被打飞三四米,摔落地面。

    他们的胸部肋骨尽皆有断裂的地方,不过二人死死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骇然!

    天宗穴是人体极为重要的一个穴位,他们想不明白,为何抓住陈峰的天宗穴,却没有任何效果!

    而陈峰哪里在意这二人的想法,此刻已经窜至夜轻舞近前,在其惊魂未定之际,一把捏住对方脖颈,像抓小鸡一般生生提了起来。

    呃……

    夜轻舞没有想到陈峰如此轻易击败自己的保镖,当下被抓住脖颈之后,只感觉一阵窒息,双腿乱蹬想要挣脱,但是陈峰的手掌像是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我不会打女人!”陈峰双目冰寒的看着夜轻舞,森然的话语更是让其入坠冰窖:

    “但是我会杀女人!”

    “我不会打女人,但我会杀女人!”

    听到陈峰那仿佛从地狱之传来的声音,夜轻舞浑身冰寒,而其俏脸现在已经涨红如血,一股股窒息的眩晕感几乎让她昏迷过去。

    这一刻的陈峰像是一头凶兽,一头意欲择人而噬的凶兽!

    对于夜轻舞这种美女,他竟然没有丝毫怜惜之心!

    “该死!放开我家小姐!”

    那两名保镖大惊失色,顾不得身体的伤势,一窜而起,对着陈峰猛然扑去,然而尚未等到他们近身,陈峰一个鞭腿再次踢出。

    咻!

    陈峰的鞭腿快若闪电,其一名保镖惊骇之下连忙用手臂格挡,然而在被踢的刹那,他只感觉身体像是被一辆飞驰的火车撞一般,臂骨断裂,整个人被生生踢飞。

    而另一名保镖惊怒之下,便对着陈峰一拳打去。

    他这一拳几乎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虎虎生风,异常威猛。

    然而,陈峰仅仅手掌一探,便将其拳头一把抓住,而后往后一折,咔擦!这人的手腕瞬息折断。

    “该死!!!”

    这名保镖疼痛的浑身颤抖不止,哗哗冷汗流淌下来,紧紧咬着牙关,还是惨哼出声,当下看向陈峰的目光又惊又惧。

    太可怕了!

    这一刻,他感觉陈峰的可怕已经超乎了想象,灭杀自己二人也只是举手之间!

    不只是这两名保镖,夜轻舞看到这幕也是惊骇欲绝!

    这两名保镖都是盐湖安保界的老牌高手,她父亲花大价钱请来保护自己的,而现在竟然完败,甚至在陈峰面前没有丝毫反击之力!

    “怎么可能这么强!”

    夜轻舞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美眸之泛出水雾,双眼白翻,随时都会断气。

    现在她已经后悔,后悔招惹仿佛人形暴龙一般的陈峰!

    陈峰只是想给夜轻舞一个教训,让其知难而退,倒并没有杀她的想法,当下将其一把松开。

    夜轻舞立刻萎顿在地呼呼喘.息,大声的咳嗽不止!

    “以后别来惹我,不然下次没那么好运了!”

    陈峰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夜轻舞,而后转身向着夏荷离开的方向而去。

    看着陈峰离去,夜轻舞和那两名保镖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心竟然泛出一种虎口脱险的错觉!

    ……

    当陈峰追夏荷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和一男一女两个人聊天。

    其那个男的长相白净,穿的却是这处商场的职业西装,显然是在这处商场的高层领导。

    而那名女人一身名牌,打扮时髦,只是身材臃肿,已经完全变形,仿佛一个粗大的水桶一般。

    此刻这二人与夏荷交谈之时,神色也各不相同。

    其男看向夏荷的目隐现着一丝丝浓郁的炙热和爱慕,而那女人脸隐含着嫉恨和鄙夷。

    夏荷的俏脸却是有些难看,似乎不太愿意和这两人交谈,却又脱不开身。

    “陈峰,没事吧?”看到陈峰过来,夏荷俏脸一喜,连忙迎了来挽住他的手臂。

    “没事!已经搞定了!”陈峰一笑,而后目光看向那一男一女。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大学同学!这位是廖杰,现在这处商场的主要负责人!而这位是他的太太,也是我大学时候的同桌魏莉!”

    这时候,夏荷指着这一男一女,对着陈峰介绍道。

    不过怪的是,这二人看到陈峰并没有丝毫意外,反而有意无意看了一眼陈峰提的装着破衣服的袋子,面色高傲,嘴角泛着一丝不屑。

    “夏荷,这位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吗?刚才我和廖杰一直在商场监控室,你们刚进来,我便注意到了!”

    这时,那名叫魏莉的女人说话了,她的目光下扫了一眼陈峰,嘴啧啧有声:

    “夏荷,你的眼光还真不错!我从商场监控里看到他的时候,他还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我还以为是一位民工呢。现在一打扮,啧啧,原来是一位帅哥!”

    魏莉今天其实是来探班的,原本打算和她老公廖杰在监控室里亲热一会,却没想到正好看到夏荷和陈峰进入商场的监控画面。

    不过现在陈峰穿着一身范思哲,确实让她眼前一亮,心也暗骂夏荷老牛吃嫩草,这么帅的小哥也能搞定。

    而听到这女人带刺的话语,夏荷和陈峰眉头皆是一皱,并未开口说话。

    “呵呵……不知这位小兄弟在哪高啊?”看到气氛有些尴尬,那名叫廖杰的商场高层说话了。

    只是他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带着一丝丝妒意,显然对夏荷有着别的心思。

    “我在一家公司做司机!”

    陈峰摸了摸鼻子,自然不能说他是夏荷的学生,当下只能将自己的司机身份搬出来了。

    听到只是一名小司机,这二人脸的不屑之色更加浓郁起来。

    “不如这样吧!我和夏荷是老同学一场,这里的商场是我负责的,你来这里班,总你做司机好一些!”廖杰满脸高傲的看了一眼陈峰说道。

    他同样也存在自己的私心,若是陈峰来这里班,自己便可以用自己的手段将其彻底掌控,到时候不但可以经常见到夏荷,甚至有机会一亲芳泽。

    而听到这话,那魏莉却是一惊。

    自己老公学的时候便追求过夏荷,那个时候自己略施手段才让对方打消了念头,没有想到现在看到夏荷,竟然又打起了歪心思。

    “狐狸精!”

    魏莉心暗骂一声,不过心里却期盼着陈峰千万不要答应。

    “谢谢你的好意!我感觉自己现在的工作挺好!”陈峰当下和夏荷对视一笑,而后对着廖杰回绝道。

    听到这话,廖杰满脸失望,而魏莉也终于放下心来。

    “夏荷,之前的几次同学会,你都没有去!这次见到你,咱们姐妹一定要好好说说知心话!”

    魏莉脸堆满了笑容,而后径直拉着夏荷走到一旁的休息椅坐了下来。

    夏荷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不好拒绝,当下对陈峰歉意一笑,而后和魏莉说起话来。

    两名女人坐在座椅聊天,而陈峰和廖杰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只是仅仅片刻,当陈峰看到那魏莉的一个细微的动作之后,先是一愣,紧接着面色瞬间阴沉下来。

    此刻商场走廊之人来人往,而夏荷和魏莉便坐在一家店铺旁边的休息椅说着话。

    只是魏莉一边和夏荷嬉笑着说着,一边从自己包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圆形小盒,趁着夏荷不注意的时候,将这小盒放进了夏荷的口袋之。

    这一幕,魏莉的动作异常细微,不管是夏荷,还是廖杰,都没有发现。

    但是,却正被陈峰看的一清二楚!

    他看得出来,那个黑色的圆形小盒包装精美,定然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陈峰可不相信这是魏莉要赠送给夏荷的,她肯定是别有用心!

    想到这里,陈峰的面色阴沉,而后双目在魏莉身一阵扫视,而当他看到魏莉的裤子有着一小撮金黄色的毛发之后,微微一怔。

    紧接着陈峰鼻子一阵抽.动,他嗅到这魏莉身除了有一股香水味,还有着一丝丝其他的古怪气味。

    想到这股气味是什么后,陈峰的面色变得异常古怪,看向魏莉的目光之也充满了玩味。

    “好了,魏莉!我们改天再聊吧,我和陈峰还有事情!”

    这时,夏荷和魏莉聊了一会后,便径直站起身来对其告别。

    而陈峰当下也走了过来,手掌轻轻抱住夏荷的腰部。

    夏荷一怔,没有想到陈峰竟然这么大胆,敢公然抱着自己,不过她的俏脸之浮现一丝嫣红,却并未阻止。

    当下夏荷和陈峰对魏莉二人告辞后,便欲离开,只是走过魏莉身旁之时,陈峰却是微微碰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哎呀!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吗?”魏莉揉着被撞得有些疼痛的肩膀,对着陈峰怒目而视。

    而陈峰则满脸歉意的对魏莉说了一声对不起,而后便欲和夏荷离开!

    “等等!”

    在这时,魏莉愤怒的喝止声响了起来。

    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