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钻石

    夏荷一怔,紧接着转头看着魏莉,疑惑的问道:“魏莉,还有事情吗?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咱们改天再聊吧!”

    夏荷当下以为魏莉还想继续和自己闲谈,只是听到她的话语之后,魏莉俏脸之却浮现一丝冰寒的笑意。 ()

    “夏荷!真没有想到,你会是这种人!!!”

    魏莉这一刻却一改之前的亲切,对着夏荷怒目而视,仿佛对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

    而听到这话,所有人皆是一愣,尤其是廖杰。

    他对夏荷一直心生爱慕,可不希望和对方闹僵,当下眉头紧皱,对着魏莉呵斥道:

    “魏莉!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夏荷怎么了?大家以后还会再见面,想要聊天,什么时候不可以!你发什么神经!!!”

    廖杰对自己这个老婆极为不满,虽然魏莉学的时候也是一位美女,但是自从结了婚之后,整个人的身材已经完全走形,而且性格泼辣,和夏荷一,简直是天差地别!

    而夏荷现在不但学的时候面容更加惊艳,其身材也变得更加火辣,仅仅看一眼,便会让人怦然心动,这是绝顶的美女!

    甚至,廖杰现在心都有和魏莉离婚,重新追求夏荷的想法了。

    而听到自己的老公竟然如此护着夏荷,魏莉脸的嫉恨再也不加掩饰。

    “我发什么神经病?廖杰,我才是你老婆,不是她夏荷!”

    魏莉此刻对着廖杰厉喝了一声,而后转目看向夏荷,目光之满是怨毒:

    “夏荷!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好朋友,没有想到你会是这种人!我知道你穷,被周家之人赶出家门之后,没有分到半分财产,自己还有一个卧床多年的老妈,但是你也不能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魏莉的话语让夏荷浑身发颤,她满脸不可置信,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笑脸盈盈的老同学,转眼变了面目。

    “魏莉,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夏荷虽然不太喜欢魏莉的尖酸刻薄,但是她并非泼辣的女人,当下问道。

    “误会?狗屁的误会!”

    魏莉俏脸阴寒,这一刻像是一个十足的泼妇,指着夏荷的鼻子说道:

    “夏荷!我还不知道你吗?学的时候,你便为了钱嫁入周家!现在把自己老公克死了,被周家赶出家门,又勾搭一个小白脸!竟然为了养这个小白脸,干出鸡鸣狗盗的事情,你真是不要脸!!!”

    魏莉的话语异常恶毒,而且她的声音洪亮,周围的那些路人此刻也纷纷驻足,向这里看来,一个个对着夏荷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哎!怎么回事?那个熟.女真的有那个泼辣女人说的那么不堪吗?”

    “谁知道啊!这年头为了钱,什么样的事都有!越漂亮的女人越靠不住!”

    “真没想到,那个魔鬼身材的熟.女竟然还是一个寡.妇!不过看她的样子有二十五六岁了,她身边的男人要年轻不少,说不定真是她包.养的小白脸呢!”

    “可惜那位帅哥了!没想到是个吃软饭的主!”

    “……”

    周围的这些行人对于这种狗血的闹剧异常感兴趣,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唯恐天下不乱。

    而夏荷将这些声音尽数听在耳,她的俏脸泛着一丝丝灰败,像是被人生生揭开伤疤一般,疼的撕心裂肺!

    “陈峰,对不起!”

    夏荷当下没有在意尖酸刻薄的魏莉,而是对着陈峰说道。

    在她眼,无论别人怎么指责自己,都无所谓,但是她不想因为自己,连累陈峰。

    陈峰拍了拍她的手臂,将她的玉手紧紧握住,没有说话。

    “魏莉!你够了!”这时,廖杰的面色铁青,气急败坏!

    被这泼妇一闹,自己以后和夏荷的关系肯定也会疏远,这让他恨不得把自己这个婆娘掐死。

    而魏莉听着周围路人的话语之后,脸泛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狞笑,而后对着廖杰说道:

    “廖杰!我知道你以前喜欢夏荷,但是她已经不是那个纯情火辣的校花了!现在她是一个寡.妇,一个残花败柳!一个为了养小白脸而鸡鸣狗盗的小偷!!!”

    寡.妇!残花败柳!

    这两个词语让夏荷的俏脸煞白一片,但是听到小偷两个字后,她的美眸之满是不可置信。

    “小偷?”

    听到魏莉的话语之后,此地的所有人皆是一愣,而廖杰的面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

    “放屁!魏莉,你若是再敢这么无理取闹,我们现在离婚!”

    廖杰感觉极为丢脸,当初学的时候,他追求夏荷,夏荷不同意,他这才选择了魏莉,没有想到这女人现在不但形貌丑陋,还如此泼辣!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顾客闹事,若是被自己的老板知道了,自己这个负责人也要受到处罚。

    而听到自己老公竟然为了夏荷要和自己离婚,魏莉的面容更加怨毒起来,当下看着廖杰,面现委屈的说道:

    “廖杰!我说的是真的!你给我花两万块钱买的戒指不见了,我一直放在包包里,刚才还在里面,但是和夏荷聊了一会天,找不到了!不是她偷的,还能是谁?”

    嗯?

    听到这话,廖杰呼吸一滞,赶紧问道:“怎么会不见了呢?刚才我们下来的时候不是还在里面吗?”

    魏莉此刻满面委屈之色,而后径直打开包包,将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却并没有那个装戒指的盒子!

    “你看!刚才明明还在里面的,在这过程,我们只是和夏荷聊了几句,肯定是她偷得!”

    魏莉知道自己这个老公是铁公鸡,对于贵重物品看的命还重要,即便是那枚戒指,她也是磨了一年,廖杰才给她买的,现在丢了,廖杰肯定会异常焦急。

    果然!

    廖杰此刻额头已经开始冒汗,面色焦急至极,赶忙说道:“你再找找看,会不会是你放错地方了?”

    “不可能!刚才可是我们一起放进包包里的,而且刚才我一直把包包放在我和夏荷的间,绝对是她偷走的!”

    魏莉当下目光又看向陈峰,恨声说道:

    “你看看夏荷养的那个小白脸,他进商场的时候还穿的破破烂烂,现在浑身下可是价值一万多块的范思哲!而夏荷做老师一月的工资怕是也一万块钱,她若不搞点外快,拿什么养小白脸!”

    听到魏莉的话语,廖杰的面色犹疑起来。

    陈峰进入商场时像是一个民工,他肯定没钱买这么高档的衣服,而若是夏荷买的,她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呢。

    而且廖杰知道,夏荷还有一个患病的妈妈,同样也花费不小,手头肯定非常拮据。

    “月……夏荷,你若是缺钱说一声,咱们老同学一场,能帮的,我肯定帮!”

    廖杰虽然不想得罪夏荷,但是更加心疼两万块钱的戒指,当下有些尴尬的问道。

    而这时的夏荷俏脸苍白,只感觉浑身冰冷,她的手掌死死攥在一起,因为用力过大而显得泛青,对这两名老同学失望心寒至极。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同学不但揭开自己的伤疤,还不断的往里面撒盐,更是冤枉自己为小偷!

    现在的她感觉像是浑身浸泡在冰水之一般,浑身下都心寒的发抖!

    而在夏荷孤立无助的时候,陈峰一把将其紧紧揽在自己怀里,而后双目阴寒的看着廖杰二人说道:

    “你们还能更加不要脸一点吗?这是你们对待老同学的方式?”

    陈峰的话语让廖杰二人面色一变,紧接着二人满脸愤怒之色。

    “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廖杰本来对陈峰嫉妒非常,当下满脸怒色的厉声斥道。

    而魏莉同样不忘添油加火,看向陈峰的目光满是鄙夷:

    “你一个小司机敢来教训我老公,你知不知道,这个商场便是我老公说了算,只需要他一句话,便可以让保安把你打出去!”

    魏莉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拍自己老公的马屁,当下便让廖杰听得浑身舒坦。

    不管怎么说,他在那些老同学之,混的算是较好的。

    算是以前人人爱慕的夏荷,也不过是一个穷教师而已。

    “果然够不要脸!”陈峰双目冰冷的扫视了一眼二人,厌恶至极。

    “你**敢骂我!”廖杰此刻双目阴森的看了一眼陈峰,而后对着不远处的几名商场保安大声喝道:

    “你们几个快过来,把这个人赶出去!”

    “是!把他赶出去!另外给我搜搜这个女人的身,她是小偷!搜出东西后,把她送进警察局!”

    魏莉嘴角泛着一丝丝奸计得逞的狞笑,对着跑过来的保安说道。

    廖杰听得要搜夏荷的身,还要将其扭送到警察局,当下面色一阵迟疑,却并未阻拦。

    而这时,那几名身材强壮的保安已经跑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夏荷那魔鬼般的身材之后,微微一呆,紧接着对廖杰问道:

    “经理!真的要把这男的打出去,搜这女人的身吗?”

    这几名保安显然有些不愿意对这么漂亮的女人动手,当下尽皆有些犹豫。

    而廖杰面色阴沉,对着夏荷问道:“夏荷!大家老同学一场,你把东西拿出来,这件事算了,另外我给你一些钱拿去用!”

    听到自己老公竟然现在还没有死心,魏莉简直对夏荷恨之入骨。

    “我没偷任何东西!”

    夏荷此刻依偎在陈峰的怀里,那温暖的胸膛终于让她有了一丝力气,当下双手抱住陈峰,这才面色冷漠的对着廖杰说道。

    “看到了吧!直到现在,她还在嘴硬!!!”魏莉面容阴寒的尖叫了一句之后,便对着那几名保安大声喝道:

    “你们是吃干饭的吗?还不快去搜身,把我们的戒指找回来!!!”

    听到经理夫人发话了,这几名保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夏荷走去。

    “等等!”

    在这时,陈峰这次开口说话了,他的双目看着廖杰和魏莉,满是阴寒:

    “你们丢了戒指,便说在夏荷姐身!那我还说我丢了钻石,被你们偷了,现在在你们身!”

    什么!!!

    听到陈峰的话语,那几名保安停下了下来,而廖杰和魏莉则是一愣,紧接着差点哈哈大笑起来。

    这家伙进商场的时候,像是民工一样,这种人会有钻石?

    而且,即便是他有钻石,又怎么可能在自己二人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