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眼中的魔鬼

    那名女人此刻也看到了陈峰二人,当下俏脸之闪现一丝希冀,对着他们急切的呼喊起来。

    看着女人身的衣服被扒的越来越少,身被那几名青年胡乱摸着,夏荷当下便看向陈峰,焦急的说道:

    “陈峰,咱们救救她吧!不能看着这么一个女人被他们糟蹋啊!”

    陈峰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双目仔细扫视了一下胡同里的女人和那几名青年,目光又似有深意的看了路边的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当下拉着夏荷转身走。

    “你们慢慢玩,我们先走了!”

    陈峰淡淡的话语飘入胡同,让几名青年手的动作皆是一顿,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却是有些傻眼。

    特玛的,真吓走了?

    看到这幕,那名穿着花衬衫,戴着墨镜的胡渣青年,当下便从地站了起来,他的面色有些阴沉,而后对着几名手下挥了挥手,这几人立刻将那名女人松了开。

    “草!真**没有同情心!”

    那名女人在被松开之后,却并没有逃跑,反而骂咧咧的站起来,将自己衣服一件件穿了回去。

    夏荷远远看到这幕,不由目瞪口呆,直到现在还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站住!!!”

    此刻,那几名青年呼啦啦的从胡同之尽皆窜了出来,三五步之间,便追陈峰二人,将他们围拢起来。

    看到这幕,陈峰没有丝毫意外,嘴角反而挂着一丝玩味和不屑的冷笑:

    “戏演完了?不过演技太差,必须差评!”

    听到陈峰的话语,这几名青年的眼角一抽,他们想不明白,这家伙是如何看出来的。

    这时,那名穿着花衬衫的青年叼着一支烟,也慢慢走了过来,在他一侧,那名妖艳的女人揽着他的一只手臂,看向陈峰满脸怒色:

    “你**的这个小赤佬啊,看着老娘被人强-奸,你**的还不如去死咧!”

    这女人开口便是一股浓浓的明珠口音,而那名胡渣青年也是大手一捋头的板寸,看向陈峰不善的说道:

    “小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非常纳闷,自己等人明明演的挺好,这家伙是如何看出破绽来的。

    看着胡渣青年,陈峰嘴角的冷笑更加深了一些:

    “做狗要有狗的觉悟,还是先把你的主人叫出来吧,不然若是把你当成野狗打死了,你主人要伤心了!”

    陈峰的话语冷漠,而落在几名青年的耳,让他们惊怒交加。

    万万想不到这个混蛋被围了起来,还敢如此嚣张。

    “哈哈……不错!不错!有胆识!”

    在几名青年愤怒之下想要动手之际,只听一道公鸭嗓子响了起来。

    而后便见路边那辆黑色宝马车的车门打开,一名满脸阴森的年人走了出来。

    这名年人头只有几缕毛发,像是一个鸟窝一般,正是陈峰在飞机遇到的那个龌龊家伙。

    “秃子,果然是你!”陈峰看到这家伙,嘴角的冷意更加森然起来。

    “我说过了!不要叫我秃子,老子头有毛!你**看清楚了!”

    秃子大怒,低下头,指着自己脑袋的几缕毛发,对着陈峰怒吼连连。

    不过当他看了一眼夏荷之后,脸怒气消散,眼眸之迸溅出一抹炙热,当下对着陈峰说道:

    “小子,在飞机,你不但敢骂我,还破坏了我的好事,你说怎么办吧?”

    这秃子一双贼眼在夏荷身不断扫视,面的贪婪之色越发浓郁,心暗恨眼前这混蛋好性-福,竟然有如此极品的美女陪伴。

    “怎么办?”陈峰自然将秃子的神色尽数看着眼里,眼眸之隐现寒芒:

    “你说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

    秃子嘴角泛出一丝邪笑,而后肥腻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向陈峰嘿嘿阴笑出声:

    “我阎三飞在明珠,谁人不知!你小子坏了我的好事,把你的女票留下吧!”

    秃子此刻却是不怕陈峰,身边有自己的几名手下在,陈峰只有被揍的份,当下他便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以胡渣青年为首的几人同样淫-邪一笑,双目在夏荷身不断扫视,目光火辣辣的,恨不得将其生生吞下。

    “三爷好眼光,这种极品的妞可是不多见!”

    “是!还是三爷的眼光好,不过三爷哪天玩腻了,赏兄弟们两口汤喝,让咱也尝尝极品美女的滋味!”

    “对啊!您不在这几天,可把兄弟们憋坏了,这次一定好好爽爽!”

    ……

    这几名青年毫不避讳,在他们眼里,陈峰如此消瘦,像是一个面团,想怎么捏,怎么捏!

    秃子听到自己几名手下奉承的话语,嘴角微微翘,而后盯着陈峰,阴狠的说道:

    “小子!路,我已经给你摆开了!是把你那女票留下,还是让我们这些兄弟把你打成残废,再把你女票抢走!你选吧!”

    秃子的话语落下,其余几名青年一个个摩拳擦掌,若是陈峰敢说个不字,定会让他好看!

    陈峰目光越来越冷,没有想到这秃子不但龌龊,还如此嚣张。

    更让他愤怒的是,这些家伙竟敢打夏荷的主意!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把你们打成残废,再带我女朋友走吧!”

    陈峰阴狠的看了几人一眼,而后无奈的耸了耸肩,径直说道。

    什么?

    几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差点把眼屎笑出来。

    “卧槽!三爷,咱们这次遇到一个愣头青啊,连咱们狼帮都不知道!”

    “哈哈……好久没遇到这种家伙了,今天咱们好好开开荤!”

    “干!我的铁拳已经饥.渴难耐!让他知道咱们狼帮的厉害!”

    ……

    几人一边猖狂大笑,一边看向阎三飞。

    阎三飞同样没有想到陈峰如此看不清形势,当下嘴角泛出一丝狠色,猛一挥手:

    “!把这家伙打成残废,把那女人给我弄车!草特娘的,老子今天没摸到空姐的腿,好好干-他女票!”

    说完,阎三飞便向着自己宝马车走去,而其身后,那几名青年嗷嗷叫着向陈峰直冲而去。

    这几人拳肘膝腿,尽皆用出,而且他们打架的路数极为阴狠,每一招都是向着陈峰的要害而去,显然是打斗的好手。

    尤其是其那名满脸胡渣的青年,他的一条胳膊抡起来虎虎生风,若是一拳打脑袋,定会脑震荡不可!

    陈峰看到这幕,面色冰寒森然,当下一把抱住夏荷,手掌猛然一探,径直抓住胡渣青年的手臂。

    嗯?

    胡渣青年一愣,显然没有想到陈峰的出手如此之快,而其用力挣脱了几下,发现陈峰的手掌像是一把铁嘴钳死死抓住自己的手臂,纹丝不动。

    这还不止,紧接着只见陈峰猛然一拉,胡渣青年的手臂瞬间撞在袭来的一条小腿之。

    砰!

    “卧槽……”

    手臂被生生踢,胡渣青年只感觉自己手臂像是断裂一般,紧接着令他惊骇欲绝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陈峰抓住他的手臂猛然一挥,胡渣青年顿时感觉一股滔天大力传来,自己整个人像是一条木棍被生生挥出,向着他的那些手下疯狂砸去。

    砰!

    一名青年躲闪不及,被砸大腿,顿时响彻一道咔擦断裂声,他的大腿竟然被生生砸断!

    砰!

    又是一道声响传来,胡渣青年的身体再次被陈峰挥舞出去,直接砸一名青年的肋骨,顿时响起肋骨断裂的清脆声。

    砰砰砰!

    这一刻,此处的景象变得异常骇人。

    陈峰一只手抓着胡渣青年的手臂,不断挥舞,而胡渣青年像是风车一般,被不断舞来舞去,对着那几名青年疯狂砸落!

    一道道惨叫之声响起,仅仅片刻,这几名青年便一个个萎顿在地,抱着自己的小腿、大腿、胸部肋骨凄厉惨嚎起来。

    一处处断骨刺破皮肤显露出来,森白的骨芽之带着丝丝血肉,这一幕看起来凄惨至极。

    然而,他们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却是那名胡渣青年。

    他身的骨头已经断裂了十数根都不止,每一次被陈峰当成木棍砸下,像是进入阎王殿转了一圈一般,几乎疼的他差点昏死过来。

    这一刻的陈峰,简直是一个魔王,一个力大无穷的地狱之魔!

    之前的那名女子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她的下身一股股腥臊,却是已经被吓尿。

    同样在这时,阎三飞刚刚走出几步,当他听到自己手下的惨嚎声便知道不对,只是转过头一看之后,亡魂皆冒。

    “你……”

    阎三飞瞳孔骤然紧缩,死死看着陈峰,满脸不可置信。

    而陈峰面色淡然,一手抱着夏荷,一手抓着胡渣青年的手臂,将其仿佛像死狗一般拖着,向阎三飞走去。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阎三飞浑身一颤,哆哆嗦嗦向后不断倒退,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模样。

    而且,他竟然要报警……

    把黑帮的头目之一,吓得要报警,陈峰怕也是头一份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找死,我只能成全他!”

    陈峰嘴角泛出一抹阴森的弧度,而后将手的胡渣青年向着阎三飞猛然挥出。

    砰!

    胡渣青年的身体像是一颗炮弹,瞬间击阎三飞,将其砸倒在地。

    “啊……我……我的手!!!”

    阎三飞身体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欲裂,尤其是一条手臂,竟然被生生砸断。

    “疯子!你**是疯子!!!”

    阎三飞怎么也想不到,陈峰看起来清清秀秀,斯斯,竟然狂暴起来犹如暴龙,疯狂至极!

    而且自己才是黑社会,好不好!

    这家伙竟然自己这个黑社会,还**黑!

    “疯子?”

    陈峰嘴角一咧,眸光冰寒,泛出一丝仿佛魔鬼一般的笑容:

    “别人是叫我疯子!”

    说完,陈峰松开夏荷,径直走到阎三飞身前:

    “你的龌龊让我感到恶心,你最不应该的,是敢打我女人的主意!”

    话语落下之后,陈峰一把抓住阎三飞头仅剩的几缕头发,猛然一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