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告诉他我姓陈

    看到温岚那苍白的面色,陈峰径直前将其拉到身后,紧接着看向伍海的目光之充满了玩味,嘴角也浮现一丝怪异的笑容。

    此刻,他所喝下的那瓶史彼立塔斯,酒劲已经完全涌了来,让陈峰全身每一颗细胞都躁动起来,仿佛体内有着一头凶兽,想要破体而出。

    “唉!又想杀人了……”

    当下陈峰摇了摇头,将自己心的杀机缓缓压制,而后把身的范思哲休闲衣脱了下来,将自己的拳头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

    看着陈峰用衣服把拳头包裹成一个臃肿不堪,所有人尽皆有些疑惑,想不明白这家伙这个时候了,还在搞什么东东!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伍海眉头缓缓皱起,而后转目看向陈峰。

    陈峰嘴角翘,清秀的小脸之浮现一抹酒红,让他显得更加帅气迷人,当下淡漠的看着伍海说道:

    “史彼立塔斯酒劲太大,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把你们全部打死了……”

    ……

    静!

    此刻在陈峰的话语响起之后,瞬间陷入无边的死寂。

    每一个人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当机了,他们听到了什么?

    这小子害怕控制不住,把伍海百人打死了?

    卧槽!

    这牛逼也吹得太大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怪异至极,看向陈峰的眼神之充斥着古怪!

    这家伙肯定脑袋有问题,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种白痴到傻-逼的话语!

    不只是他们,连温岚和夏妞妞同样嘴角一抽,感觉陈峰这货也太能吹了。

    你打十个或许有可能,你**打一百个,这不是操-蛋吗?

    而这一刻,伍海已经气得七窍冒烟。

    他见过狂妄的,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

    他见过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装-逼的!

    他也见过傻-逼的,同样没有见过这么傻-逼的!

    伍海现在知道了,他这次遇到的是一个既狂妄,又装-逼,还傻-逼的家伙!

    当下伍海已经被陈峰彻底气乐了,双目看着他,面色怪异的问道:

    “小子,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八骏门?真的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八骏门这个名字让其余客人面色皆变,只有陈峰一脸淡然,嘴角却更显得玩味:

    “知道!八骏门不是卢八那个老东西的帮派嘛!”

    卢八那个老东西……

    陈峰的这句话算是彻底捅了马蜂窝,此刻百名八骏门众一个个又惊又怒:

    “艹尼玛的!你竟敢骂八爷,你是在找死!”

    “我靠!你特玛的也太不知道死活了,干-死他!”

    “!废了他!敢骂我们八爷,真是自寻死路!”

    ……

    这些人虽然愤怒至极,恨不得将陈峰生生撕成八半,但是他们很有纪律,在伍海尚未开口之前,没有一个人敢动陈峰。

    伍海面杀机闪烁,心却是已经起了杀心。当下手掌猛然一挥:

    “!打死他!”

    轰!

    随着这一道话语响彻,百名黑衣大汉瞬间而动,一个个身形窜起,向着陈峰直扑而去。

    而看到这些人冲来,陈峰嘴角泛出一丝快意的笑容,自从他回归都市,便一直压抑心的野兽,而现在这头野兽终于可以痛痛快快放出来了。

    “来吧!”

    陈峰兴奋的面色更加红晕,当下身形一闪,直直冲入百人的人群之。

    砰砰砰!

    拳势奔雷、腿脚翻飞!

    此刻百人乱成一团,将陈峰围拢其暴打不断!

    可是陈峰的速度快若闪电,此刻来回窜动之间,这些人竟然连衣角都无法摸到。

    不仅如此,陈峰面色兴奋的有些涨红,在一条腿踢来之际,其身形一歪,堪堪躲过,紧接着那只被包裹起来的拳头,对着这人的脑袋狠狠一拳。

    砰!

    这人甚至连反应都没有,便只感觉眼前一黑,萎顿在地。

    而陈峰依旧没有停留,微微一弓腰,躲过一只拳头,一记鞭腿猛然抽出!

    咻!

    鞭腿势若奔雷,这人刚要闪躲,便被狠狠踢脑袋,栽倒在地。

    此刻陈峰的动作干脆利落,根本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拳、肘、膝、腿,每一次出击便会打昏一人!

    而且他的速度简直快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在人群之闪转腾挪,仿佛虎入羊群,勇不可挡!

    在人群之外,伍海原本面色淡然,似乎已经看到了陈峰被生生打残的惨状。

    可是片刻之后,他脸的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紧接着凝重之色消失,再次浮现的是浓浓的骇然!

    看着密密麻麻的身影不断栽倒在地,伍海的面皮一阵狂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

    伍海对自己这些手下的打架能力异常清楚,这些都是跟随八爷南征北战的好手,哪一个没有流过血,哪一个身没有疤,打架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但是现在,八骏门的精锐帮众在陈峰手像是一个个稻草人一般,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无论他走到哪里,那一片的八骏门帮众都会一个个被打倒!

    这一幕太过骇人!

    酒吧内的所有客人几乎都看傻了,连温岚和夏妞妞也尽皆捂着自己的小嘴,俏脸之满是惊骇!

    砰砰砰!

    陈峰的一记鞭腿踢出,那仿若飓风般的力道将一连两名黑衣大汉踢昏在地,而此刻随着打斗越发激烈,他身体内的酒精尽数扩散全身,让他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道一般。

    “来吧!!!”

    陈峰目光之暴溅着野兽一般的光芒,身形一窜,再次向着一群大汉而去。

    虎入羊群!

    秋风扫落叶!

    是形容眼前的景象!

    这一刻,每一名大汉的目光之充满了惊惧,他们无法想象,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般凶悍的家伙。

    而当有一半的大汉被生生打昏之后,其余的大汉面已经浮现了一丝惶恐。

    不是他们怯懦,而是对方简直是非人类,自己一方被打倒这么多人,但是对方一点伤势都没有!

    “该死!大家抄家伙,干-死他!!!”

    其一名大汉顺手抓过一个酒瓶,而后对着周围的同伴大声呼喊了一句,而后将手的酒瓶向着陈峰猛然丢去。

    咻!

    酒瓶快若闪电,只是即将砸陈峰的瞬间,他的另一只手一伸而出,将这酒瓶稳稳抓在手。

    “真是一个好办法!”

    陈峰嘴角浮现一丝残忍的笑意,而后手掌一挥,酒瓶被一丢而回,那名大汉刚要逃走便被砸后脑勺,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混蛋!大家一起扔!不信这家伙还有三头六臂不成!”

    又有一名大汉喊了一声,而后众人尽皆将一个个酒瓶抓起,向着陈峰一挥而去。

    咻咻咻!

    那漫天的酒瓶简直像是在下流星雨一般,呼呼啦啦,让人一看之下,便感觉头皮发麻。

    而陈峰的面色阴冷,此刻手掌一抖,手掌的范思哲休闲衣瞬间被其甩出,紧接着双手仿若幻影一般舞动起来。

    或或下,或左或右!

    他的手掌越舞越快,仿佛急速转动的风车一般,而随着他的手掌转动,一个个酒瓶被稳稳接下,放在地。

    慢慢的,地的酒瓶越来越多,眨眼之间酒像是啤酒山一般堆满了一地。

    而这一刻,所有人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像是炸开一般,每一个人都在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一幕,像是杂耍,又像是魔术,让人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如此快的手!

    而随着一个个酒瓶被不断扔出,酒瓶变得越来越少,直到陈峰将最后一个酒瓶接住,所有的大汉只感觉自己的腿脚发软,恨不得夺路而逃!

    不是人!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所有大汉惊骇欲绝的看向陈峰,神色之充满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砰!

    酒瓶仿佛流星一般瞬息而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砸在一名大汉的脑门之。

    这人的脑袋瞬间爆出一阵血雾,眼睛一翻,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便看到,陈峰两只手从地一连抓起十数个酒瓶,再次挥去。

    刚刚挥完,再次抓酒瓶,接着挥出!

    此刻他的动作快速至极,而那些酒瓶在半空之呼呼作响,仿佛下起了酒瓶雨,狠狠砸向那些大汉!

    砰砰砰……

    此刻酒吧之内已经彻底乱成一团,一名名大汉惊骇之下想要躲避,但是那些密密麻麻的酒瓶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尽数砸他们的脑袋。

    玻璃碎渣四溅,一名名大汉接连栽倒!

    伍海这一刻整颗心脏几乎要蹦出来了,看着自己一方的八骏门众一个个被生生打昏,地昏死一片,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他在地下世界混迹了那么久,但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到让人不可置信的家伙!

    砰!

    在一个酒瓶扔出,将最后一名八骏门众砸昏之后,整个酒吧早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酒吧内的所有人听不到任何的声息,只有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酒吧的地面之已经密密麻麻躺满了黑衣大汉,这些人一个个双目紧闭,猩红鲜血顺着他们的脑袋汩汩流下!

    那些被酒瓶砸的帮众,竟然全部都是一瓶爆头,没有一个例外!

    这种景象已经骇人到了极致,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而陈峰这时没有理会周围众人怪异的眼光,双目看向伍海,嘴角挂着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次,可以放她们走了吧?”

    “可……可以……”

    伍海看着眼前这张清秀的面孔,喉咙一阵蠕动,面皮狂跳,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和嘶哑。

    而陈峰听到之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告诉卢八那老东西,我姓陈!”

    说完,陈峰拉着还处在发愣之的夏妞妞,向着酒吧门口走去。

    而当陈峰的身影消失在酒吧门口之后,伍海等人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心竟然泛出一丝丝劫后余生的喜悦。

    “姓陈?”

    伍海眉头紧皱,当下赶紧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