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疯狂的笑意

    陈峰对着司机说了一句,而后径直下了出租车,向着小区方向走去。

    夏妞妞看到这幕,小脸顿时难看起来。

    “大色.狼!大坏蛋!哼,肯定是舍不得刚才那个女人,回去找她了!我一定要告诉我老姐,你等着吧!”

    夏妞妞满脸愤慨,当下便认为陈峰去和温岚私会了。

    而陈峰却不知道夏妞妞的想法,他现在的一双目光直直看向那辆面包车,双目之满是杀机!

    “竟然找来了?”

    在那辆面包车副驾驶座,有着一名秃头男子,他的脑袋和身用纱布包裹了一层一层,殷红的鲜血几乎将纱布湿透。

    不过,这人的面则满是怨毒和淫-邪!

    此刻在面包车,除了这名秃头男子之外,还有着三四人,这些人的身满是纹身,面横肉迭生,手尽皆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不断擦拭着。

    “三哥,这小.妞真的知道那家伙的线索?”其一名男子将匕首插回刀鞘,而后对着秃头男子问道。

    听到这话,秃头男子一把将手的烟头扔出车窗之外,而后脸浮现浓浓的恶毒:

    “我在飞机亲眼看到这小.妞和那家伙的女朋友聊天,好像她们是同学!通过她,肯定能找到那该死的混蛋!!!”

    说着,秃头男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面愤恨之色更加浓郁。

    “阿伦的老婆真**是个废物,跟个人都能跟丢了!回去之后,那个娘们赏给你们了!干-死这个没用的臭婆娘!”

    秃头男子正是阎三飞,此刻显然对于跟踪陈峰的那名女子异常不满,此刻愤恨之极。

    听到这话之后,另外几名男子面闪过一丝丝邪-欲,紧接着有些犹豫:

    “三哥!若是我们把阿伦的老婆办了,那阿伦还不要反出我们狼帮啊?”

    “阿伦?”

    听到提起那个胡渣青年,阎三飞嘴角泛出一丝不屑的冷意:

    “阿伦身的骨头被那个混蛋摔断十多根,养好伤都不知道猴年马月!再说了,即便是他好了,身手也是废了!我们狼帮养这种废物干什么!”

    说完,阎三飞的嘴角更加翘了一分,显得异常邪恶:

    “兄弟们这段时间憋坏了,你们把阿伦的老婆轮了,然后把她和阿伦一起填海是了!一了百了!”

    听着阎三飞丧心病狂的话语,面包车内的其余几人也是浑身一颤。

    这**是一头狼,甚至狼还凶残的家伙!

    然而阎三飞根本不在意自己手下想什么,现在他满脑子里都是温岚身穿空姐制服时的那种火辣身材。

    摸了摸自己的下.体,阎三飞面淫-邪至极:

    “干-他娘咧!老子今天要好好玩玩那个空姐,在飞机装清高,老子不信,到了床,还**能装清高!

    干完这个空姐,再把那个混蛋的地址找出来,我要灭他满门,再当着那混蛋的面,干-他那女票!

    啧啧,若是把他女票和这空姐玩个双.飞,这滋味真是美妙!”

    阎三飞此刻幻想着温岚的火辣,以及姜颖的娇媚,只感觉心里像是猫抓一般,痒痒的!

    更让他兴奋的是,若是当着那个混蛋的面,干-他女票,不知道他会不会疯了!

    而在面包车的几人火热的聊天时,自前方却有着一道身影缓缓向着此地走来。

    此处地理位置偏僻,根本没有其他车辆和行人经过,也使得前方那道身影异常显眼。

    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悠悠的冷风拂面而过!

    这时,阎三飞等人也看到了那道身影!

    “三哥!前面那小子好像是冲着咱们这里走来的!”面包车的其一人,微微一愣,而后掏出匕首,静静等待。

    阎三飞同样看到了那道身影,不过此处灯光昏暗,让他有些看不清楚。

    “秃子,咱们又见面了……”

    然而,随着一道冰冷刺骨的话语响起,阎三飞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秃子,咱们又见面了……”

    这道话语冰寒刺骨,这几人听到之后,尽皆打了一个寒颤,仿佛面包车内莫名的吹起了一阵冷风一般。

    阎三飞在听到这话的瞬间,他的整个身体瞬间一僵。

    这道声音,他熟悉!这道声音的主人,他更熟悉!

    而想到是谁之后,阎三飞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像是炸开了一般,一阵发麻。

    “开车!快开车!!!”

    阎三飞这一刻眼睛瞬间红了,陈峰的凶狠,他可是一清二楚,尤其是这家伙那妖孽一般的身手,自己身边这几个手下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现在,他只想逃离!

    只要逃走之后,他便可以纠集狼帮的帮众将陈峰砍成肉酱!

    而面包车内的其余几人从来没有见过阎三飞如此惊慌失措,尤其对方只是一句话,几乎要把阎三飞吓尿了!

    不过那名坐在驾驶座的男子却不敢犹豫,当下便欲发动汽车。

    只是在这时,一道黑影自车窗之处一闪而过,这名司机再想发动汽车,却发现车钥匙不见了。

    “这……”

    司机瞪大了眼睛,刚才钥匙明明还在面,现在怎么……

    当下司机有些慌乱,赶紧四处寻找。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在这时,那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再次传来。

    司机转目一看,只见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他的身子悠闲的靠在车窗之,嘴角泛着一丝冰冷玩味的笑意,而其手指之挂着一串钥匙!

    “该死!!!”

    阎三飞看到这幕,面色瞬间仿佛死灰一般难看,当下来不及多想,对着后座的几人大声喝道:

    “杀……快杀了他!!!”

    阎三飞的声音之蕴含着无边的恐惧,他已经体会过了陈峰的狠辣,尤其是现在夜深人静,这家伙遇到自己,杀了自己都有可能!

    而听着阎三飞的话语之后,面包车内的几名男子不敢怠慢,当下便打开车门飞快下车。

    这几人此刻没有丝毫废话,手匕首尽皆出鞘,围住陈峰,对其身体的各处要害疯狂捅去。

    他们的目光冷漠至极,面色阴狠毒辣,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杀人了!

    而阎三飞此刻也下了车,他一边紧紧关注着战况,一边查看周围的地理位置,显然在为自己逃跑做着准备!

    嗤嗤!

    那几名男子的匕首快速至极,寒芒闪烁逼人,让人看到便心神颤栗。

    而陈峰面色依旧冷漠至极,只是嘴角却泛出了一丝残忍的弧度。

    刷!

    一把匕首率先刺向陈峰的心口,而在对方刚刚刺出,陈峰手掌猛然一探,一把抓住这人的手腕,一折之下,咔擦一声脆响,这人的手腕仿佛木柴棒一般瞬间断裂。

    而在这名男子刚要惨叫出声之时,陈峰抓住他的手腕,往前一送,瞬间将那匕首刺进这名男子的脖颈之。

    嗤!

    猩红鲜血瞬间四溅出来,而周围的其余几名男子猝不及防被迸溅了一身。

    “他……”

    几人此刻尽数愣住了,这仅仅一招,自己的同伴脖颈已经被生生刺穿。

    尤其是看着那仿佛喷泉一般的鲜血,几人身体一个哆嗦,后背冰凉一片!

    “怎……怎么可能……”

    他们一个个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

    他们是杀过人,但是他们的人何曾被人杀过!

    尤其是看着刚才还火热聊天的同伴已经垂死挣扎,这让他们的心胆皆颤!

    “怎么?这样害怕了?”陈峰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满脸不屑的看着几人。

    这些人平日里面对普通人,显得狠辣无!但是一旦遇到他们更狠的角色,便会变成怂包软蛋!

    “你们不是喜欢杀人吗?好!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杀人!”

    一边说着,陈峰一把攥住那刺入脖颈之的匕首,而后猛然一拉!

    哗!

    那名男子的脖颈之瞬间浮现一条血线,整个脖颈被生生划断,猩红的鲜血仿佛流水哗哗流淌出来。

    而这人双目瞪得溜圆,仅剩的一只手掌捂住自己的脖颈,面色恐惧骇然,仿佛看到了地狱的魔鬼出现一般。

    “啊……”

    旁边的一名男子再也忍不住了,腿脚酸软之下,连滚带爬便欲逃走。

    只是陈峰看都未看他一眼,手掌匕首微微一转,仿佛一把嗜血精灵在他手掌之旋转起来,紧接着一抹抹寒芒闪烁,另外几名男人的脖颈同样血线浮现出来。

    “唔……不……”

    刚才的一幕,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快到让这几人根本无法反应。此刻一个个捂住自己的脖颈,感觉着鲜血喷洒,生命的流逝,恐惧惊骇欲死!

    哗哗哗!

    这几人的鲜血将整个路面浸成猩红之色,他们一个个跪倒在地,拼命想要阻止自己脖颈的鲜血喷洒,可是这一切,都是枉然!

    陈峰再也没有理会这几人,缓缓前两步,一把揪住那名已经几乎吓尿了的男子头发,而后手掌匕首对其脖颈微微一划!

    噗!

    鲜血再一次喷溅,这一刻的陈峰,像是地狱来的修罗使者一般,那种狠辣让人胆寒,仿佛人命其手,只是一把稻草,随时都可以收割!

    “不……”

    阎三飞这一刻一边疯狂想着一处黑洞洞的小巷逃去,而其腿脚颤抖不已,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陈峰在后面不紧不慢的向着阎三飞走去,那哒哒的脚步声,像是丧钟,一记记的敲在阎三飞的心,让他心脏几乎都要颤裂!

    砰!

    慌乱之的阎三飞,腿脚不稳,一个踉跄之下摔倒在地,而其想要爬起来,但是四肢没有一丝力气,只能亡魂具冒的看着陈峰一步步走进。

    “你……你放了我吧!你这是在杀人,要……要被枪毙的!”

    阎三飞双目恐惧的看着陈峰,话语都有些颤抖。

    而陈峰眸光一闪,嘴角泛出一丝鬼魅的笑意,淡淡的摇了摇头。

    “我……我给你钱!很多钱!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求你饶了我……”

    阎三飞看到陈峰越来越近,面色越来越惊慌。

    但是……

    他的一只手掌之,有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冒了出来,而其眼眸之闪现一丝疯狂的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