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一不做二不休

    夜色微凉,丝丝冷风拂过,让整条街道平添一抹寒意。

    此刻陈峰距离阎三飞仅有一步之远,他的面容淡漠,目光之蕴含着玩味。

    阎三飞倒在地,面的惊恐之色缓缓消散,仿佛一头奸计得逞的狐狸,泛出丝丝快意的笑容。

    “你很厉害!但是也很白痴!”

    这一刻,阎三飞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恐惧仿佛瞬间退去一般,像是撕掉了自己的伪装,现在身散发着股股凶厉的煞气。

    而其当下便从地站了起来,手掌之的那把黑洞洞枪口,直直对准陈峰。

    “怎么样?傻眼了吧?算是你再厉害又怎样?你**有老子的枪厉害吗?”

    阎三飞这一刻得意至极,手的枪对准了陈峰的脑袋,面满是狠辣的笑意。

    陈峰嘴角的那抹玩味笑意依旧如初,只是眼眸之多出了一丝古怪,当下手掌伸向自己的口袋。

    “干什么!你**再敢乱动,老子一枪崩了你!”

    阎三飞被陈峰的动作吓了一跳,面色紧张至极,当下手枪直直对准陈峰的太阳穴,随时都有可能开枪。

    “不要害怕,我只是拿烟!”陈峰耸了耸肩,而后手掌从口袋伸出,却是一包烟。

    “特玛的!老子会怕你这小兔崽子!”

    看到陈峰手真的是烟后,阎三飞有些恼羞成怒。

    不知道为何,他心总是有一种古怪的感觉,此刻更像是陈峰拿枪对着自己,根本不像自己拿枪对着他。

    而且,阎三飞甚至隐隐有着一丝古怪的预感,仿佛自己一开枪,最后死掉的会是自己一般。

    狠狠摇了摇头,将脑海之这个荒唐的念头甩掉,这才死死盯着陈峰。

    “现在还有心情抽烟,你**果然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阎三飞虽然恨极了陈峰,但是并不准备将这家伙一枪崩了,因为那样太便宜他了!

    他要好好折磨陈峰,将他千刀万剐,在他面前干-他的女人,让他在痛苦死去!

    而听到阎三飞的话语,陈峰嘴角笑容更加浓郁起来,径直抽出一颗烟叼在嘴里,啪的一声点燃。

    狠狠抽了一口,烟雾飘散,而后将点燃的香烟对着阎三飞一递:

    “抽一根吧!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阎三飞听着这话,只感觉自己脑袋发懵,特玛的,到底是自己没机会了,还是这个混蛋没机会了!

    他很纳闷,为何这个家伙**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呢。

    “艹尼玛的!是老子在拿着枪!你的命在老子手里!”阎三飞真的怒了,手的枪几乎顶住了陈峰的脑袋。

    “我知道啊!枪在你手,你的命在我手!”

    陈峰一笑,而后将脑袋移了移,一把抓住阎三飞的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来吧!是这里!一枪毙命!开枪吧!”

    陈峰嘴角笑容不变,而阎三飞几乎小心肝都快蹦出来了。

    只是看到陈峰那诡异的笑容之后,阎三飞恼羞成怒,一抹杀机浮现在他的眼:

    “好!既然你找死,现在成全你!”

    阎三飞心狠手辣,现在对方已经彻底激起了他心的杀意。

    当下再也没有一丝犹豫,瞬间扣动扳机。

    然而,他想要扣动扳机的手掌猛然一紧,却是被人一把攥住。

    “你……”

    阎三飞又惊又怒,手指狠狠按下,想要将扳机扣动,然而陈峰的手像是一把铁钳,将其死死抓住,纹丝不动。

    “或许你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

    陈峰嘴角的笑意显得有些残忍,此刻手掌发力之下,一阵咔咔之音响彻不绝。

    阎三飞的手掌骨骼瞬间被攥裂,那磅礴的疼痛差点让他昏死过去,而在他要惨叫出声之时,陈峰的一个手刀狠狠砍在他的脖颈之。

    “唔唔……”

    阎三飞想要痛苦嘶喊,但是他的喉咙像是断裂一般,呜呜有声,可是无法喊叫出来。

    而陈峰又狠狠吸了口烟,紧接着手匕首狠狠刺阎三飞的手臂!

    噗!

    声音沉闷,带出一片血花,而后阎三飞疼的浑身颤抖,在他要挣扎之际,陈峰将匕首拔出,再次刺入另一条手臂!

    紧接着依旧拔出,狠狠刺入阎三飞的小腿之!

    眨眼之间,阎三飞的四肢尽数出现一个血口,汩汩鲜血横流,而其整个人瞬间跌倒在地。

    阎三飞已经疼的浑身颤抖不止,他的面色扭曲狰狞,看向陈峰的目光像是在看魔鬼一般。

    “你很疼吗?”

    陈峰挠了挠脑袋,将地的枪捡了起来,这才满脸疑惑的看着阎三飞,而其手的匕首依旧在不断滴落着鲜血。

    “杀……杀了我……”

    阎三飞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现在只求速死。他的喉咙被陈峰的一记手刀几乎砍断,此刻声音断断续续,难听至极。

    陈峰听到阎三飞的话语,却是摇了摇头:“我立志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杀人的!”

    不杀人?

    阎三飞嘴角疯狂的抽搐,心对着混蛋恨入了骨髓。

    在阎三飞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陈峰却悠闲的蹲在地抽着烟,似乎在等什么人。

    而在他的一支烟尚未抽完,只见自小区之内呼呼啦啦跑出来三个人,他们的肩膀之,还扛着一个麻袋。

    这个麻袋很重,看里面的形状便知道装着一个人。

    然而,等到这几人刚刚走近面包车,便看到了地倒在血泊之的同伴,当下尽数吓了一跳。

    “这里!快过来!”陈峰看到这几人,眼睛一亮,而后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这几人却是没有看到陈峰手的匕首和手枪,只是看到那浑身颤抖犹如筛糠的阎三飞后,一个个面色大惊。

    “三哥!你怎么了?”

    这些人并不知道陈峰是谁,当下还以为对方是个过路的路人,不然怎么会在阎三飞身前,而且还招呼自己等人。

    “三哥!谁**干的?”

    “是啊!三哥!发生什么事了!”

    这些人只是扫了一眼陈峰,而后将肩的麻袋放下,这才连忙看向阎三飞。

    只是在他们刚刚靠近阎三飞,两抹寒光闪过,其两人的身体瞬间僵住,而他们脖颈之尽数浮现一条血线!

    “你……”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陈峰,满脸不可置信。

    这家伙不是路人,而是凶手!

    看到这幕之后,仅剩下的一名男子浑身一颤,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自己的同伴几乎死伤殆尽,他哪里敢停留,转身便欲疯狂逃走。

    只是他刚刚转过身,陈峰刷的一下便窜到了他的身前,一双冰冷的眼眸仿佛死神一般看着他。

    “你……你要干什么……”这人心胆皆颤,当下惊恐的看着陈峰问道。

    陈峰目光淡漠至极,此刻将手的匕首丢给了男子。

    嗯?

    这男子一愣,接过匕首之后满脸疑惑。

    “你现在有两条路!”

    陈峰淡淡的看着他,而后指了指地的阎三飞:

    “一是,你杀了他,把此地的尸体拉走埋掉,离开明珠!二是,我杀了你!”

    陈峰双目死死看着眼前这仅剩的一名男子,他的目光冷漠无情,像是在俯视一只弱小的蝼蚁。

    而听到陈峰的话语之后,这名男子吓了一跳,转目看向地四肢尽数流血的阎三飞后,更是感觉头皮发麻。

    “我……我不敢……”

    这名男子的嘴唇哆哆嗦嗦,话语颤抖不止。

    而陈峰听到之后,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猛然前抓住男子握着匕首的手掌:

    “放心,杀人没有那么难!”

    陈峰这一刻像是在教小学生学习的大哥哥一般,温和至极,拉着这名男子缓缓来到阎三飞身前。

    “只要把你的匕首刺入他的肉行了,像是杀猪一样,很简单的!”

    陈峰一边温和的笑着,一边抓住这男子的手掌往下猛然一刺。

    噗!

    一道沉闷的声响传来,阎三飞的肩膀瞬间多出一个血洞,那汩汩鲜血流淌不止,而剧烈的疼痛让阎三飞白眼直翻,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

    “阿……三……你特玛敢捅我,我……要杀了你……”

    阎三飞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真的捅自己,又惊又怒,双目死死盯着这名男子,几乎要喷出火来。

    而看到阎三飞凶厉暴虐的眼神之后,这名叫阿三的男子浑身一颤:

    “三……三哥,不……不是我,是他拿着我……我的手……”

    阿三想要解释,但是阎三飞此刻哪里听得进去,他现在已经不敢去恨陈峰,转而恨了自己的这名手下。

    这名男子自然看得出阎三飞对自己的恨意,尤其是想到阎三飞平日里暴虐的性格,若是对方活了下来,以后肯定会杀了自己。

    想到这里,这名男子心的恐惧开始慢慢消散起来,双目之浮现一丝残忍与狠辣:

    “三哥,你不要怪我!”

    说着,这名男子手的匕首一挥,再次刺入阎三飞的胸口,这一次陈峰没有抓着他,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看戏。

    噗!

    阎三飞身再次多出一个血口,尤其是心脏一阵悸动,仿佛要被刺裂一般。

    而他双目之满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手下竟然敢杀自己!

    “去死吧!”

    男子一不做,二不休,当下手的匕首不断抬起,又不断刺下,眨眼之间将阎三飞身刺得鲜血淋漓,血口密布。

    而阎三飞面色之泛着浓郁的恐惧,身体抽搐几下,便瞬间断了气息。

    “我……我杀了阎三飞……”

    男子依旧呼呼的喘.息着,浑身被迸溅的鲜血,这是冷静下来,后背已经被打湿一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