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刺杀

    而章语作为独生女,她的命运注定要和章家联系在一起,而陈峰若是想和章语在一起,必须改变,改变他现在的生活,去适应主流的生活,层的世界!

    “时间,或许会帮你忘了我。()”

    陈峰深深的看了一眼章语,而后转身便欲离去。

    只是,在他刚刚转过身,他的身体蓦然一僵,紧接着双目之爆闪出疯狂仿若野兽一般的精芒!

    “找死!!!”

    陈峰面色瞬间狰狞起来,而后身体仿佛一头发狂的猎豹,向着章语一窜而去。

    ……

    而在大排档处,章语正慢慢吃着盘的炒面,这份炒面的味道一般,但是她吃的依旧津津有味。

    “傻小子,我又在吃炒面了!你,在哪里……”

    章语此刻美眸之带着晶莹的泪花,她总是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去吃一碗炒面,去品味自己的初恋!

    章语偷偷将眼角的泪水抹去,而后弯下腰,便欲系鞋带。

    只是在这时,她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听到一道厉喝之声。

    “小心!!!”

    这道厉喝之声异常响亮,而章语听到之后,便看到一道身影向着自己这里飞快窜来。

    那熟悉的面容,那魂牵梦绕的身影……

    “是……你吗……”

    章语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紧接着眼前一黑,瞬间昏迷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一道‘砰’的巨声响彻此地!

    砰!!!

    枪声炸响,在这幽静的深夜之显得那般的刺耳!

    而随着这道枪声,其一名保镖的脑袋瞬间爆开,一股红白相间的血渍喷溅出来。

    “该死!!!”

    另一名保镖大惊失色,转目看去,却见开枪之人,正是那大排档的厨师!

    这些厨师之前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现在却一个个撕掉了伪装,面色凶恶冷酷的纷纷掏出手枪,对着仅剩的这名保镖不断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一道道爆豆一般的炸响传来,子弹仿若流星一般向着最后一名保镖射去。

    而这名保镖根本反应不及,此刻眼睁睁的便要命丧枪林弹雨之下。

    在这时,一道黑影已经窜到了这名保镖的近前,一个飞跃,将其生生扑倒在地面之。

    瞬间,此地尘土飞扬,一个个弹孔出来。

    看着那仿佛马蜂窝一般的弹孔,这名幸存的保镖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一片,若不是被人扑倒在地,现在那些弹孔便是在自己身了。

    “谢……谢……”

    这名保镖,便是名叫张哥的那名保镖,真实姓名张站,已经在章语身边做了两年多的保镖了。

    此刻他的双目看向身边的青年目光之,满是感激,若不是对方舍身相救,现在他必死无疑。

    陈峰面色淡漠,此刻并未停留丝毫,一手抓住保镖的衣领,另一只手将昏迷了的章语拦腰抱起,而后身形一窜,向着一个角落狂奔而去。

    砰砰砰!

    那些枪手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将章语二人救走,此刻一愣之下,瞬间大怒,疯狂扣动手的扳机,对着陈峰砰砰射击!

    密密麻麻的子弹像是下雨一般,几乎将陈峰前行的道路尽数封死。

    然而,陈峰身形快速至极,前窜之下,抓着章语和张站仿佛游鱼一般曲线狂奔。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他的步伐诡异莫名,像是提前预判到子弹射击的地方一般,竟然一一避开。

    而看到陈峰成功带着章语和张站二人窜进一个墙角,躲藏起来,那些枪手全部有些傻眼!

    他们无法想象,竟然有人能够在如此密集的枪林弹雨,闪躲过去。

    “阿东阿南跟我去围堵,阿西、阿北从后面包抄!记住,活捉章语,其余的人全部乱枪打死!”

    其一名斗鸡眼的年人,显然是为首之人,此刻吩咐了一声之后,一把将厨师帽子扔在地,而后便欲带着两人前围堵。

    只是,在五名枪手刚欲分头包围陈峰三人之时,只见一道身影从那墙角之处走了出来。

    嗯?

    看着出来的身影,五人尽皆一愣,紧接着面色大变,对着这道人影疯狂扣动扳机!

    砰砰砰!

    那密密麻麻的子弹再次向着陈峰而去,然而陈峰同样并不停留,向着几名枪手直直窜来。

    而此刻,道路之已经遍布了密密麻麻的弹孔,尘土石屑飞扬之间,陈峰的速度像一道旋风席卷一般,将众多的子弹尽数躲过。

    “怎么可能!!!”

    看到已经射出了近百发子弹,依旧没有命陈峰,五名枪手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该死!杀了他!快杀了他!!!”

    那名斗鸡眼的为首男子,面色铁青之更是泛着浓浓的恐惧。

    而另外四名枪手同样感觉头皮发麻,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变.态的家伙。

    而在陈峰距离这五名枪手只有数十米之远后,他的手掌之蓦然多出了五根银针,手掌一甩,犹如流星划落,瞬间射进五人的手腕之。

    啊……

    随着接连几道惊叫之声响起,这五名枪手手的枪械瞬间掉落在地,一个个紧紧捂住自己的右臂,在其有着一根银光闪闪的毫针!

    “不好!快撤!”

    那名斗鸡眼的枪手心惊骇欲死,知道这次遇到了狠茬子,当下撒丫子便欲逃跑。

    然而这五人尚未跑出两步,又有五根银针而出,当下便刺几人的小腿之。

    嘭嘭嘭!

    五人只感觉小腿一麻,前冲之势瞬间停止不住,一个个狠狠摔倒在马路之。

    哒哒哒……

    在这五人摔倒之后,他们身后响起一道轻微悦耳的脚步声,紧接着陈峰的已然来到五人身前。

    “你究竟是谁!!!”

    那名斗鸡眼的男子又恐又惧,尤其是在手腕和小腿被毫针刺之后,他几乎失掉了行走能力,这也让他更加恐惧起来。

    陈峰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五名枪手,神色之透满了浓浓的杀意:

    “要你们命的人!”

    “要你命的人!”

    这道话语冰冷刺骨,犹如从地狱幽冥传来的声音一般,让人听到之后,浑身鸡皮疙瘩刷刷直冒,浑身冰凉如坠冰窖!

    五名枪手此刻看着眼前的陈峰,那神色之的不可置信达到顶点。

    近百颗子弹都无法打对方,尤其是那般近的距离之下,对方依旧轻松闪躲而过!

    这简直是非人!

    尤其是那名为首的枪手,他的见识更高,此刻瞬间便可确定,眼前的这个青年,绝对是世界最可怕的那一批人的一个。

    “该死!该死!”

    想明白这点,这名斗鸡眼的枪手只感觉头皮仿佛炸开一般,万万想不到本该万无一失的事情,竟然会横生波折,更是将陈峰这种可怕的人物都引了出来。

    “放了我们!不然,你终生将会遭受无休止的追杀!不管你有多强,都会死!!!”

    为首的枪手此刻双目紧紧盯着陈峰,寒声说道。

    而听到他的话语,陈峰眸的厉芒更加刺眼起来,当下手起拳落,一拳狠狠打在一名枪手的脑袋之。

    砰!

    铁拳犹如钢铁砸落,这名枪手尚未反应过来,整颗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瞬间爆开,红白的血渍和脑浆顿时迸溅另外四名枪手一身。

    啊……

    一名枪手距离这人最近,此刻满脸之全是猩红乳白的脑浆,那种狂暴的刺激感,几乎让他发狂。

    只是他的惊叫刚刚喊出来,又是一拳砸落,将这人的脑袋瞬间打爆!

    尖叫之声戛然而止,这人的脑袋再次爆开!

    此刻,仅剩的那三名枪手全部傻了!

    他们没有想到陈峰如此凶狠毒辣,尤其是他的一拳之力,简直堪爆头子弹,竟然能够将人的头颅生生打爆!

    “好狠!!!”

    三名枪手此刻浑身颤抖起来,他们不怕敌人盘问,但是害怕敌人如此狠辣无情,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然而,无情的屠杀依旧没有停止,只见陈峰手起拳落,一连两拳,便将另外两名惊恐的枪手脑袋轰爆!

    至此,五名枪手仅剩下那名斗鸡眼的男子!

    斗鸡眼的男子此刻面若死灰,他的浑身有些颤抖,在那种血腥的刺激下,精神都有些疯狂起来。

    “杀了我!有胆子杀了我!!!”

    这人此刻双目圆睁,对着陈峰怒吼连连,似乎想要将心那无边的恐惧呼喊出来。

    而陈峰并未出手灭杀这名枪手,此刻的面色之满是冰寒:

    “杀他们,是惩罚他们的错误!而你,必须忏悔自己的错误!”

    “忏悔?”

    这名斗鸡眼男子一愣,紧接着猖狂大笑起来:

    “哈哈……老子生来不知道忏悔,进入杀手一行,老子第一个干掉的是自己的爹,第二个杀掉的是自己的娘!不管老幼妇孺,老子说杀杀!但是想让老子忏悔,等下辈子吧!”

    说完,这名斗鸡眼男子似乎知道自己必死,当下对陈峰的恐惧也在慢慢消散:

    “我知道你的打算,你肯定是想拷问我幕后的主使!但是,你要失望了……”

    说到这里,斗鸡眼男子的脸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紧接着嘴巴一闭,似乎想要咬破什么东西。

    可是在他嘴巴刚刚闭的瞬间,一个拳头瞬间轰在他的下巴之。

    咔擦!

    清脆刺耳的声响传来,斗鸡眼男子的下巴被生生打断,而在其又惊又怒之际,陈峰手掌一伸,抓住他的下嘴唇猛然一掰!

    咔擦!

    又是一道刺耳的声响,这人的嘴巴几乎被生生撕烂,紧接着陈峰从其嘴抠出一颗黑黑的牙齿!

    “你……”

    斗鸡眼男子此刻已经疼的浑身冷汗直冒,将身的衣服尽数打湿。

    尤其是在看到陈峰拔出来的那颗黑黑的牙齿之后,他的目泛出一丝惶恐,显然没有想到陈峰反应如此之快。

    “是不是想要咬破毒囊牙齿自尽!不得不说,你这种把戏太过小儿科了!”

    陈峰目光阴狠至极,那冰冷的神色,让斗鸡眼男子身躯再次一颤。

    “好……好……好!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老子只能死无全尸了……”

    斗鸡眼男子此刻依旧没有妥协,他那断裂的嘴巴之,传来一道断断续续的嘶哑声,声音之充满了怨毒和嘲讽。

    “老子……想死,你……留不住……”

    说罢,斗鸡眼男子的拳头一握,似乎想要捏什么东西。

    然而,相同的一幕再次出现。

    在他手掌刚刚攥在一起,陈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猛然一折!

    咔擦!

    还是这种刺耳渗人的断裂声,这一次,却是斗鸡眼男子的手腕被生生折断,而其手掌无力的松开,一个小型遥控器掉落下来。

    陈峰将这个遥控器一脚碾碎,紧接着脸的戏虐之色更加浓郁:

    “人-肉炸-弹!这种把戏依旧小儿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