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血色佣兵团

    “你……怎么可能知道……”

    直到这一刻,斗鸡眼男子的精神彻底崩溃,尤其是下巴和手腕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犹如筛糠,整个人像是被打七寸的毒蛇,彻底蔫了下来。()

    然而,紧接着陈峰的动作,彻底让这名斗鸡眼男子惊骇恐惧起来。

    只见陈峰的手掌一把抓住这人的左边小腹之处,而后手掌用力,猛然一扯。

    刺啦!!!

    这道声音不只是衣服的碎裂声,连带着被撕拽下来的,还有一块猩红的血肉!

    更为恐怖的是,在这猩红的血肉之,有着一个黑色的圆球物体。

    啊……

    斗鸡眼男子一连遭受几次重创,终于忍不住剧痛,惨叫出声。

    他的整个人趴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呼喘气,那种磅礴犹如潮水的疼痛,让他差点直接昏死过去。

    “不……不可能……你……究竟是谁……”

    斗鸡眼男子这时的神色彻底被恐惧淹没,他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像是在看一头魔鬼,同样预示到了自己那凄惨的下场。

    落在这种人的手里,他将生不如死!

    而陈峰面色冷漠至极,此刻将那枚黑色圆球捏在手里,眸光寒芒暴溅:

    “自杀弹!原来,你是血色佣兵团的成员!”

    血色佣兵团!

    听到陈峰一口道破自己的来历,这名斗鸡眼的男子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彻底萎顿在地。

    能够一眼看破自己身有人-肉炸-弹,更能清楚找出炸弹缝合的部位,还能认出这颗自杀弹,瞬间确定自己是血色佣兵团的成员!

    陈峰眼光毒辣的程度,已经让这名斗鸡眼男子彻底震撼!

    然而陈峰对其毫不理会,此刻拿出一根毫针,猛然刺在斗鸡眼男子的后脖颈的天柱穴。

    呃……

    斗鸡眼男子身体顿时一僵,而其喉咙蠕动,却是没有丝毫声音发出,像是犯了羊癫疯一般,全身痉挛,抽搐不断。

    陈峰此刻一把抓住这名男子的衣领,生生拖着他向着章语所在的墙角走去。

    而在那墙角之处,章语依旧昏迷不醒,在其身边,那名保镖双目惊骇的看向外面,却是将刚才的一幕尽数收进眼里。

    咕噜!

    张站狠狠吞了一口吐沫,神色之充满了深深的震撼!

    躲避子弹,一拳爆头!

    这一连窜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实在在发生在他的眼前,让他无法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更加让张站恐惧的是,陈峰那深入骨子里的狠辣!

    杀人不眨眼,犹如地狱修罗!

    看着陈峰已经走到了近前,张站浑身一颤,而后连忙走出来道谢:

    “这……这位……谢谢你救了我……”

    张站感觉在陈峰面前,仿佛有着无边的恐怖压力,让他话语都有些颤抖起来。

    然而,陈峰面色阴沉,此刻根本没有理会张站,而是径直走到章语身边。

    章语肌肤犹如凝脂一般白皙,那完美到了极致的五官,那犹如天仙一般的容貌,让陈峰心神颤抖。

    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当年,看到了当年那个面容尚且稚嫩,却已是一个倾国倾城美人胚子的章语!

    陈峰没有说一句话,他的面浮满了柔情,手掌轻轻掠过章语的面容,那丝丝熟悉的温热,让他眼角有些泛红,往日的一幕幕再次浮心头。

    “你是国民女神,又何尝不是我陈峰的女神……”

    陈峰声音有些干涩,他脸的笑容有些僵硬。

    每个人都有着最柔软的一面,陈峰也是人,而他最柔软的的地方,便是章语!

    这个当年和他生死与共的傻丫头!

    深吸几口气,将心紊乱的心情缓缓平复,而后陈峰鼻子微微嗅了嗅,然后仔细查看了一下章语的嘴唇,这才放下心来。

    那些杀手使用的只是普通的迷药,显然并没有打算伤及章语的性命。

    不过为了她的安全,陈峰还是选择将其提前唤醒。

    当下陈峰拿出数根毫针,缓缓刺入章语的百会穴、日月穴和天枢穴!

    看着陈峰竟然不但抚摸章语的绝美面容,更是对其使用针灸,张站面色顿时迟疑不定。

    他想要阻止陈峰的举动,但是想到对方那恐怖的战力和狠辣的手段,还是张了张嘴巴,没有出声。

    而仅仅片刻之后,陈峰在感觉差不多了,便将几枚毫针拔出,而后一把抓起那名斗鸡眼男子,向着不远处的胡同走去。

    在陈峰刚刚走到胡同口之时,章语也瞬间醒转过来。

    “陈峰!!!”

    章语刚刚睁开眼睛,汹涌的泪水便哗哗流淌下来,而后像是发疯了一般从地爬起,张目四顾。

    “陈峰,是你吗?”

    “陈峰,你在哪?”

    “傻小子,为什么你不愿见我……”

    章语在看到身边只有张站一名保镖之后,瞬间崩溃。

    她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昏迷之前所看到的那熟悉的身影,那魂牵梦绕的面容,这一切的一切告诉她,那不是梦,陈峰刚刚来过这里!

    “陈峰!你出来啊!你快出来!”

    章语泪如雨下,哭的稀里哗啦像个失去最爱玩具的小女孩。

    “傻小子,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你快出来啊!”

    “陈峰……”

    这一刻的章语在周围不断的寻找,她那急切的神情,像是在找自己最心爱的东西。

    然而,她找遍了周围所有的地方,依旧没有找到那个他。

    她疯了,她崩溃!

    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人人倾慕的国民女神,更像是一个孩子,蹲在马路哇哇大哭!

    哭的是那般撕心裂肺,哭的是那般的悲痛欲绝!

    “陈峰,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

    “傻小子,三年……三年了,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你说过要回来找我……”

    “陈峰,带我走吧……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放弃所有的一切……”

    ……

    与此同时,在一个幽暗的角落之,陈峰看着不远处的章语,心如刀绞。

    他心有一股冲动,恨不得冲去将章语狠狠拥入怀里,好好怜惜。

    只是他不能,或者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准备去接受另一种方式生活!

    “丫头,你对我不离,我对你不弃!等我,我会找你……一定!”

    陈峰深深吸了几口气,将心的痛苦尽数隐藏。

    而后不再去听那道道嘶哑的哭喊声,一把抓住斗鸡眼男子,像是拖死狗一般,将其拖入小巷的幽深处。

    明珠市的小巷,像是一个迷宫,可以让人转到人迹罕至!

    而此刻在一处荒芜破败的小巷之,陈峰将斗鸡眼男子后脖颈天柱穴的毫针拔出,而后一把将其砸在小巷的墙壁之。

    砰!!!

    沉重的砸落声响起,小巷的墙壁被生生砸裂,仿佛蛛一般密密麻麻延伸开来。

    而斗鸡眼男子此刻方才惨叫出声,那杀猪一般的惨嚎,蕴含着无边的恐惧,仿佛他遇到了一个魔,一个杀人魔王!

    “杀……杀了我!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斗鸡眼男子满脸恐惧的看向陈峰,现在的他,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只求早点解脱!

    然而陈峰的目光冰冷渗人,仿佛没有听到斗鸡眼男子的哀求,一把抓住他的一条手臂,而后微微发力。

    咔擦!咔擦!

    一道道清脆刺耳的断裂声响起,伴随而起的是斗鸡眼男子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

    他的手臂臂骨,正在被陈峰一寸寸的捏碎,像是一根火柴棒,那般的脆弱不堪。

    幽冷的深巷之,冷风吹拂,伴随而起的还有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和呼呼的喘.息声!

    此刻在墙角之处,斗鸡眼男子浑身瘫软如泥,他的面色狰狞扭曲,全身颤抖不止,一根根骨骼尽数被陈峰捏碎,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感让已经昏死了好几次。

    咔擦!

    随着又是一道清脆声响,斗鸡眼男子的肩胛骨再次被生生捏碎,剧烈的疼痛蔓延斗鸡眼男子的全身神经,让他双眼一翻,再次昏死过去。

    陈峰静静看着他,在其昏死之后,手的毫针,猛然刺入他的印堂穴。

    啊……

    斗鸡眼男子再一次的苏醒,那仿若置身地狱的感觉,再次蔓延开来。

    “我……我忏悔……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

    这一刻,斗鸡眼男子的精神彻底崩溃,即便是他受过身体反审问特训,此刻也难以承受那非人一般的痛苦。

    听到这话之后,陈峰原本捏在对方下颚骨的手掌这才松开,而后双目冰冷的看着他。

    陈峰的目光冷漠无情,而斗鸡眼男子看到这目光便感觉头皮几乎要炸开一般。

    他想象不到,究竟杀过多少人,才能诞生这种冷漠到了极点的目光。

    “我忏悔……我不该来刺杀章语……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斗鸡眼男子现在只求速死,此刻一边嚎啕大哭,一边颤声忏悔道。

    他的心同样对接受这种任务懊悔至极,他宁愿去接那种必死的任务,也不愿遭遇陈峰这种魔王!

    见到对方已经忏悔,陈峰这才开口问道:

    “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接了这份任务?他在哪里?幕后主使是谁?”

    陈峰的话语像是恶魔的传来的声音一般,让斗鸡眼男子的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

    “这次……和我一同来的是血色佣兵团副团长血饮,现在在明珠市南郊梦缘宾馆704房间!另外……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四名临时招募的杀手!”

    说到这里,斗鸡眼男子恐惧的看了一眼陈峰:

    “我……不知道幕后主使,不仅是我,血饮……也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我们团长血刀下达的,幕后主使也只有他……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