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筋骨易容

    斗鸡眼对陈峰的恐惧已经渗入到骨髓之,此刻的陈峰在他的眼如同妖魔鬼怪一样的恐惧,生怕这活菩萨一不开心把自己的脖子给扭断了!

    而陈峰一直的在观察着斗鸡眼的每一个神色,这人眨眼睛的频率非常的均匀平衡,凭着陈峰多年的经验,判定这家伙没有说谎!

    随后陈峰脸色一冷,默不吱声的站在那里,目光死死地打量着这斗鸡眼脸的每一个特征,持续了几十秒的时间,陈峰闭了眼睛。

    随后,让斗鸡眼惊骇之极的一幕发生了。

    陈峰忽然睁开双眼,脸的肌肉一阵跳动,随后一阵抽搐,仿佛皮肤下面的肌肉在滚滚的流动,而后随着肌肉形状的改变,他的容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筋骨易容!”

    斗鸡眼惊骇之极,易容术,变脸技术,这些几乎是佣兵杀手入门级的课程,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但是那些乔庄变化只是通过一些化妆,或者一些人皮面具来达到易容的目的,但是筋骨易容不一样,这种方式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唯一的鉴别方式是指纹验证,不然的话,基本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筋骨易容的魅力在于可以百分之百的复制另外一个人的容貌,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只是筋骨易容只是一个传说,只是有所耳闻,只是属于那个巅峰之人的独门绝技!

    这个时候的斗鸡眼好像想到了什么,脸情绪波动极大,睁大眼睛惊恐无, 随后恐惧之情达到极点。

    “疯子,你是摩罗瑟的疯子!!!”

    斗鸡眼男子在这一刻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身的疼痛感消除殆尽,看着眼前的陈峰,恐惧的浑身颤抖犹如筛糠!

    他终于明白了,陈峰为什么能够轻松的躲开子弹,为何能够一拳爆头!

    原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传说的家伙!

    那个牛逼一样的存在,让全球杀手闻风丧胆的狂人!

    “完了,完了,血色佣兵团完了!”

    斗鸡眼知道,对方是陈峰,那么这血色佣兵团便会在佣兵世界消失,从此不会再有这样一号人马。

    斗鸡眼从深深的思考缓过神来,看他那恐惧的目光,陈峰的面容一阵扭曲变换移动拼凑,仅仅片刻的工夫,他的容貌便和这人一模一样,看不出来丝毫的差异!

    “我们长得像吗?”

    陈峰的声音居然也变了,陈峰通过声带的自我调节模仿变声,音色变得和斗鸡眼一模一样。

    “像!”

    斗鸡眼惊恐的眼已经失去了光芒,瞳孔的光芒砸慢慢的散去,目只有发自肺腑的敬意,作为一个杀手,能够死在声名显赫的陈峰手,这是他作为一个杀手的骄傲!

    陈峰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面手掌抓住斗鸡眼的头颅,猛然的一扭!

    咔擦!

    随着刺耳的声音响起,斗鸡眼的目光瞬间凝滞,脑袋无力的垂下,但是脸的神色还是以往如初。

    陈峰拍了拍手,一把推开这具尸体,眉头紧皱,”能够如此清楚章语的生活作息提前的安排下杀手,那么一定会与她身边的人有关系!“

    陈峰的目光阴寒之极,此刻转身离开了此地。

    明珠市南郊,梦缘宾馆!

    这家宾馆位于郊区,地处荒凉的偏僻位置,尤其是午夜时分,人迹罕至,连地车痕印都稀少。

    此时,宾馆内走进了一名男子,这人的目光冷漠至极,神色阴冷,没有丝毫的言语,勘察了一下周围的状况,径直的走了电梯,向着七楼走去。

    704房间!

    此刻一共坐着五个人,其一个人坐在沙发,一头显眼的金黄色头发,脸的颧骨异常的高.耸,鼻梁坚.挺的犹如阴.沟,是一名异邦人,神色阴冷,浑身下笼罩着阴森的气质!

    而在其前方站着的几名华夏人,毕恭毕敬,他们看向异邦人的目光满是恭敬之意。

    血饮!

    血色佣兵团的副团长,而其身后的血色佣兵团,是在全球久负盛名的大佣兵团!

    欧亚非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血色佣兵团的影子,而他们引以为傲的技能便是那快准狠的人肉炸弹!

    这四名华夏人好的目光在血饮的身偷偷扫过,似乎非常的感兴趣,对方会将人肉炸弹藏在身的哪个部位。

    “有消息了吗?”

    血饮甩了甩两边的金黄色的头发,而后对着后面的四人说道。

    “没有消息,现在距离预设好的时间已经晚了十五分钟!”其一名男子恭敬的在汇报。

    “十五分钟!”血饮心有一种不过的预感,轻轻的抚摸了手指的戒指,而后猛地起身。

    “十五分钟会发生许多的事情,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血饮带着众人准备向门口走去,只是这个这个时候,门口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叮咚!

    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让房间里面的五人一愣神,警惕的看向四周,尤其是职业感觉让血饮眸光之射出一抹寒芒,当下对着一名杀手挥手示意了一下。

    这名杀手点头,掏出手枪打开保险,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前,将枪口对准门外,这才从猫眼之向门外看去。

    而当看到门口男人的身影后,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蝎子回来了!”

    这名杀手赶紧的收起了枪支,这才对着血饮说了一声,而后将门打开。

    看到斗鸡眼走进来,血饮神色稍微的有些放松,而后有些晦涩僵硬的华夏语抱怨道;

    “蝎子,你足足的迟到了十五分钟!”

    说完之后,血饮发现只有陈峰一个人,当下急忙问道;

    “蝎子,其他几个人呢,还有章语有没有抓到?”

    “他们和章语在后面,马来!”蝎子的那双斗鸡眼恰到好处的闪了一下,而后径直的说道。

    “蝎子,团长命令我们带着章语离开明珠,现在走!”

    “离开明珠?“

    蝎子的嘴角微微的翘,而后摇着头。

    恐怕走不了了吧!”

    蝎子的话语让房间里面的其他几个人皆是一愣,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个蝎子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紧接着看道蝎子向着一旁的杀手说道;

    “那你的瑞士军刀给我看看?”

    嗯?

    这名杀手,先是一愣,不过却没有多想,当下便从腰间将那把瑞士军刀取下,恭敬的递给蝎子。

    接过这把寒芒闪躲的瑞士军刀,蝎子嘴角的笑意显得更加的浓郁,抚摸着蹭亮的刀身,充满了怜爱之意。

    “蝎子,你在搞什么?还不快去准备一下,现在我们走!“

    血饮不知为何,感觉到蝎子有些不对劲,此刻大喝一声,这才猛然的发现了什么,悚然一惊;

    “不对,蝎子你之前的衣服呢,你现在穿的是谁的衣服!”

    血饮刚才一开始注意到对方是蝎子后,便放松了警惕,而现在才发现,蝎子身的穿的是医生休闲装。

    “蝎子已经在等你们了,等你们一起路!”

    这个时候,蝎子的嘴角笑意显得有些阴森,紧接着便看到那把瑞士军刀在他的手里翻转,随后便看到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耀而过。

    额?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聚。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一个个只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一阵冰凉。

    “你们...!"

    血饮此时此刻,眼珠子差点掉了一地,他双目看着周围的几个杀手,神色之惊恐交加。

    噗噗噗!

    在愣神之计,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杀手的脖颈之瞬间喷出一股血液,随后血线往外溢涨,紧接着三人的目光之皆是迷茫不解,双目凝固无声。

    鲜血飞溅瞬间倒地!

    “蝎子,你在干什么?”

    血饮感觉脑袋已经蒙圈了,自己的同伴怎么会将这几名杀手尽数杀死,若不是自己熟悉蝎子的容貌,他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假冒的。

    “不是要离开明珠吗?我送他们路!“

    蝎子对着血饮淡淡的一笑,随后一脸淡淡的说道。

    “你也一起路吧,黄泉路有个伴!”

    说完,蝎子将手的瑞士军刀翻转,身如猎豹猛窜向血饮!

    涮的一声!

    那犀利的刀光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快,让人难以接受的快!

    快到让血饮手足无措,瑞士军刀触及到自己的脖颈,他方才真正的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

    “你不是蝎子!"

    血饮的目光之泛出惊天的恐惧!

    蝎子根本不会有如此狠辣的身手,只是自己差觉的为时已晚。

    随着脖颈之处传来一阵冰凉之意,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而后竟然看到自己头颅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脖颈之鲜血喷涌!

    砰!

    当血饮的尸体狠狠的落在地面之,他的眼眸之依旧蕴含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么的死了,自己这个血色佣兵团堂堂的副团长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了,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招架,稀里糊涂的挂掉!

    蝎子站在原地,目光阴寒之极,在确定房间之内并没有其他活口之后,在血饮的身一阵摸索,将他的手机掏了出来。

    这种手机都是量身定制的产品,传说的卫星电话,期内只有两个号码,一个是执行任务时候的联系人,另外一个时候完成任务是的联系人!

    完成任务的联系人自然是血色佣兵团的团长血刀,而行动时候的联系人,便是出卖章语行踪的叛徒!

    陈峰将两个联系方式记在了自己的脑海,而后掏出自己的手机,胡乱的编写了一段乱码的短信发送了出去。

    与此同时,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

    皇家赌场,是拉斯维加斯四大赌场赌场门之一,口人来人往,而在赌场旁边的一个胡同之,同样嘈杂至极!

    一行六名大汉此刻将一名青年围在地拳打脚踢。

    这六名大汉全是米国人,一个个身材魁梧高大,面色凶恶!

    而打了一会之后,其为首的大汉将地的青年一把抓起,阴冷的双目死死看着这青年的英俊面容:

    “**!小子,你的胆子真大,敢在我们赌场出老千,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这大汉的目凶芒暴露,而被其抓着的那名青年英俊的面容冷静至极,此刻毫不在意,嘿嘿傻笑个不停:

    “你们赌场才是真正的老千吧!次一位老爷爷从你们这里赢走了1万美金,尚未回到家,便被你们几个杀人灭口!还有一位孕妇,从你们这里赢走了5万美金,你们不但轮-奸她,更是将她卖去做小姐!你们还真是惨无人性呐!”

    听到这青年竟然将自己等人的私密事说了出来,这几人的面色一变,一个个眸光之迸溅出凶残的光芒。

    “该死!小子,你特玛怎么知道的!”

    “**!杀了他!不能让他说出去!”

    “没错!必须弄死他!”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