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小黄瓜

    这几人的面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他们是赌场的打手,同样也靠杀一些赌赢钱的老幼妇孺赚外快。

    若是这些事情真被眼前的家伙传出去,不只是警察会找他们麻烦,连赌场的老板也不会放过他们!

    那名为首的大汉脸同样杀意燃起,此刻毫不犹豫,便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着青年的脑袋,便欲扣动扳机。

    滴滴……

    在这时,一道电子音响起,让为首大汉的动作一顿,而那名青年也是一愣,紧接着挠了挠头,对着几人摆了摆手:

    “几位稍等!我看看电话,你们再开枪!”

    这青年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命悬一线,此刻径直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电话。

    只是当他看到其的一条短信之后,他的神色之暴溅出浓浓的喜色,像是了彩票一般,狂喜至极。

    “码的!老大终于联系我了!”

    这青年的狂喜之色,让的此地的几人尽数一愣,他们甚至认为这青年傻了,不然怎么在枪口之下,还能说出这般傻叉的话语。

    “哼!小子,你**以为装傻充愣能躲过去吗?今天,你去死吧!”

    那名为首的大汉此刻不再犹豫,对着青年的脑袋,便扣动扳机。

    然而,他的手指刚刚搭在扳机之,这青年蓦然神色一变,一股萧杀之气凭空蔓延开来。

    紧接着,为首的大汉便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其手蓦然一空,手枪却是被人生生夺了过去。

    “沙漠之鹰,还能凑合用!”

    随着这青年淡淡的话语响起,只见他的手掌一伸,对着旁边一名大汉的脑袋瞬间扣动扳机!

    砰!

    沉闷的枪声响彻,紧接着此地众人看到,有着足足三名大汉的脑袋被子弹生生贯穿。

    那弹孔之鲜血横流,而他们的面色依旧泛着迷茫,似乎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便被一枪爆头。

    怎么可能……

    剩余的三名打手全部愣了,他们看着三道生生栽倒在地的同伴,面色之泛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尤其是看到那青年冷漠犹如冰霜一般的面孔,更是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为首的大汉浑身发颤,一枪三命,这种诡异的事情闻所未闻。

    尤其是青年的冰冷神色让他知道,这是一个扮猪吃虎的家伙,而且对方的狠辣手段超乎想象!

    “记住我的名字,到了地下,你们会为死在我的手,而感到骄傲!”

    青年看了几人一眼,而后装逼的说了一声,便对着那名为首的大汉,瞬间扣动扳机!

    砰!

    又是一道枪声,剩余的三人脑袋之再次浮现一个血洞,他们的眼睛瞪得溜圆,神色之满是不可置信!

    “我是,摩罗瑟铁狼——鸿飞!”

    ……

    当陈峰离开宾馆,已经到了凌晨两点,他的面容已经重新恢复了原貌,此刻郊区根本没有出租车,他只能慢慢的走着回去。

    一边走着,陈峰一边在思考着章语遇险的整个事情。

    血色佣兵团,他已经交给了铁狼,以铁狼的能力,自然无需担心!

    现在最为关键的是,找出那个出卖章语行踪之人!

    陈峰以前便在章家生活过三个月,对于章家的情况倒是了解一些。

    那是超级家族,其明珠章家是主家,在其他很多地方还有分支!

    如章冰所在的章家,便是一个分支!

    章家的分支和主家,其实有着很大的矛盾,一方面分支每年要向主家提供很大一笔资金,另一方面,分支对于主家的财富垂涎三尺!

    尤其是现在的香江主家,嫡系子弟之只有章语一人具有继承权,这种矛盾便越发突出!

    陈峰眉头紧皱,一边走着,一边想了很多。

    只是当其走到一处破败旧式小区之前时,却是微微一怔。

    这个小区异常破旧,大多数作为廉租房出租,陈峰记得,空姐温岚便住在这里。

    陈峰抬头看了一眼温岚所在房间的窗户,发现里面的灯光还在亮着,心不知为何泛出一丝喜色。

    “现在时间太晚了,若是回去,肯定会打扰夏家之人!不如,在温岚这里凑合一宿吧!”

    陈峰脸泛出一丝贱贱的笑容,而后风.骚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便向着小区之内走去。

    当陈峰走到温岚所在的楼层之后,便看到里面的门缝之有着一抹抹光亮照出,陈峰推了推门,发现门并未锁。

    “咦?莫非温岚刚刚回来?”

    陈峰有些疑惑,当下便伸出手,去敲房门。

    啊!!!

    然而,在这时,里面蓦然传来一阵尖叫声,把陈峰吓了一跳。

    “温岚!”

    陈峰瞬间听出这是温岚的声音,当下面色一沉,猛然推开房门闯了进去。

    温岚这所房间只是一居室,陈峰进入之后,想都未想,便向着声音传来的浴室一闯而入!

    砰!

    浴室房门在陈峰的大力冲撞之下,瞬间破碎,而陈峰一闪而入。

    只是在他刚要出手之时,这才看清楚里面的情景,而其身体瞬间僵在原地,一阵目瞪口呆。

    只见这时的温岚整个人蜷缩在一张水椅之,淋浴哗哗的浇遍她的全身,而其俏脸苍白一片,神色之透着惊恐。

    而更让陈峰血脉喷张的是,温岚手有一根光滑的黄瓜!

    最让陈峰吐血的是,那根黄瓜之还刻着一个名字……陈峰!

    一根名叫陈峰的黄瓜!

    当陈峰看到那根黄瓜之时,眼皮一阵狂跳,满头黑线!

    温岚这一刻也傻了,她没有想到深更半夜有人直接闯进自己的家,更没有想到对方竟敢闯进自己的浴室!

    还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陈峰!

    “啊……”

    看到陈峰傻愣愣的模样,温岚又羞又怒,赶紧用手遮掩自己的娇躯,一双美眸惊慌失措的充满了水雾!

    而陈峰老脸一红,知道撞破人家的**是一件极为不好的事情,当下赶紧跑出了浴室!

    看到陈峰跑开,温岚的心长长松了口气!

    然而在这时,刚刚出去的陈峰,竟然再次跑了进来!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温岚大急,当下还认为陈峰控制不住,要对自己图谋不轨!

    在她的话语刚刚说出,一件衣服已经飞到了她的娇躯之!

    “把衣服穿吧!”

    陈峰将一件衣服扔给温岚,嘴角却是泛出一抹苦笑,他是流氓,但却是一个有内涵的流氓!

    感觉到身体被衣服遮住,温岚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陈峰,俏脸之又羞又红,低头说道:

    “谢谢……”

    “不客气!”

    看着温岚不敢面对自己的模样,陈峰不由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转身走出了浴室!

    温岚愣住了,她没有想到陈峰走的如此洒脱,尤其是对方咬住舌尖,死死克制的模样,更是让她心一颤,对陈峰产生一种莫名的爱意!

    “这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温岚美眸有些迷醉,她对自己的身材有着绝对的自信,尤其是现在的自己,这种诱.惑,算是任何一个意志坚强的男人也难以抵御!

    可是陈峰忍住了,虽然忍的很艰辛,但越是这样,越说明陈峰是一个懂得尊重女人的男人!

    温岚的俏脸泛着一丝红晕,当下赶紧将衣服穿,而当她看到那根名叫陈峰的黄瓜之后,俏脸更是刷的一下通红如血。

    “哎呀!被他看到了……”

    温岚刚才还没有发现,这时反应过来后,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良久之后,温岚整理好了衣服,整理完毕之后,这才慢吞吞的从卧室之内走了出来。

    而这时,陈峰已经坐在沙发笑眯眯的看着她!

    “那个……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嗯?

    温岚看着陈峰脸的贱笑,不知为何,心脏一阵狂跳,像是对方的每一个神色都会刺激到自己的神经一般。

    “什么事?说吧……”

    温岚有些不敢去看陈峰,此刻低着头说道。

    “咳咳……那我说了哈!”陈峰怪笑的看了温岚一眼,而后干咳一声,说道:

    “黄瓜其实是一种好东西,可以做菜,可以做汤,可以美容,还可以……咳咳!不过,黄瓜的温度太低,对身体内部产生伤害!”

    说完,陈峰终于说到正题:

    “最最最重要的是,你下次要是再刻我的名字,能不能用大一点的黄瓜!这根黄瓜简直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和尊严!”

    卧槽……

    温岚有些傻眼,看着这混蛋那不要脸的笑容,她只想去狠狠踹他一脸!

    你**不能别提这茬!

    别提,行不行!

    温岚的眼角一阵狂跳,她羞怒的只想撞墙。

    “好啊!我下次要是再刻你的名字,一定会选一根最小最最小的黄瓜!让你的人格和尊严得到最大的满足!”

    温岚此刻充满挑衅意味的扫了一眼陈峰的下身,而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温岚的神色,陈峰只感觉后背发凉,当下摸了摸鼻子,嘿嘿干笑不已:

    “我早说,不说的,你却偏要我说!你看看,生气了吧!”

    噗!

    听到这不要脸不要皮的话语,温岚差点被气得吐血!

    你**什么时候说不说了,分明是你这魂淡要说的,好不好?

    这魂淡得了便宜卖乖,真是太不要脸了!

    “哼!流氓……”

    温岚俏脸羞红,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不要脸的魂淡,只能气哼哼的走到沙发坐了下来。

    温岚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但是那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不断的传入陈峰的鼻孔,让他不由狠狠嗅了嗅,满脸心旷神怡之色!

    而温岚看到这家伙的细微动作之后,心的羞怒也尽数消散开来。

    “你今天怎么没有回夏家?”温岚此时环抱着香肩,好的对着陈峰问道。

    陈峰摸了摸鼻子,心也感觉异常尴尬。

    自己来到明珠的三晚,在温岚这里便住了两晚,这确实有些不太像话。

    “有些太晚了,我回夏家有些不好!”

    温岚听到陈峰的话语,心莫名的泛出一丝甜蜜,紧接着俏脸之满含戏虐的问道:

    “你深更半夜跑到我的房间,又把我看光了身子,难道好了?”

    呃……

    陈峰一阵无语,对方说的还真没错,当下挠了挠脑袋,干笑着说道:

    “我这还不是怕你一个人住,被色-狼惦记,不安全嘛!”

    “被色-狼惦记?”温岚怪异的看了一眼陈峰,而后娇笑着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被色-狼惦记了!而且这头色-狼现在便在我家里!”

    “咳咳……”

    陈峰被温岚调笑的一阵尴尬,当下看了看时间,岔开话题说道: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咱们早点睡吧!”

    咱们早点睡吧?

    尼玛,这混蛋怎么这么委婉加内涵呢!

    温岚对这家伙的赖皮程度,一阵无语,此刻瞥了他一眼,而后说道:

    “和次一样,你睡沙发,我睡床!”

    说完,温岚便径直站起身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看到温岚没有丝毫邀请自己床去睡的意思,陈峰只能无奈的收拾了一下,躺在沙发,不断地修炼着自己的无名功法。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能量越来越磅礴,身体也被这种异的能量滋养的强壮至极,仿佛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