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仗义执言

    钟叔打开了话匣子,一下子收不住了;

    “还有,这三年里,他去了哪里,为何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我们章家出现问题的时候出现,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他和那些人是串通好的,或者说他是他们那些人的一颗棋子!”

    话已经说道这个分子,钟叔也不需要在给陈峰丝毫的颜面。

    而其余的几名保镖在听到这一席话后,脸色骤变,刷刷刷,一阵阵的响动,数把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瞄准陈峰的头颅!

    这些人一个个面色冷酷,丝毫的不怀疑,只要陈峰有丝毫的轻举妄动,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将陈峰射程马蜂窝!

    而这一幕,把在一旁的章语吓了一跳,“钟叔,你这是干什么!”

    章语又惊又怒,他知道钟叔是章家无坚不摧的后盾,对于父亲,对于章家,是绝对的忠诚,而一直以来,在章语的心,把钟叔当成自己的长辈相待,钦佩尊从!

    除了对方平日里性格高傲之外,并不是什么坏人,但是现在对方二话不说,凭着一些没有丝毫证据的猜测,要对陈峰不利,这让她愤怒不已!

    “小姐,我受过你父亲的大恩,不能让你有丝毫的伤害,昨晚你出现了危险,是我的失职,但是现在,我绝不允许任何伤害你的人在你的身旁存在!”

    钟叔这一刻面色肃杀萧瑟,双目冰冷看着陈峰,犹如看向一个死人;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

    “说!“

    钟叔说道最后,一声大吼,犹如炸雷在耳旁轰然响起。

    而陈峰见到这一幕,眼眸之泛出一丝异样的色彩,这身大喝如同催眠术,若是被呵斥之人心里脆弱,在这一声大喝之下,心理防线便会彻底的崩溃,将自己的秘密脱口而出!

    只是,这些手段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算管用,但是对于陈峰这样的人,如同是在给大象挠痒痒,不值得一提!

    “钟老大,陈峰应该不是坏人,他救小姐的时候,我当时在场,若不是她,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小姐肯定被那些坏人抓走了!

    这时候,听到钟叔不断的在怀疑陈峰,那几名保镖之的张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她看向钟叔的目光变得异常的畏惧,此刻说起话来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但是他的心更加的感激陈峰,若不是陈峰,现在他早成为了一具尸体,如何还能站在这里,仗义执言!

    嗯?

    张站开口替陈峰说话,这一幕倒是让身旁的几名保镖眼皮一阵狂跳,而钟叔也是眉头拧成一团;

    “张站,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平日里都是这么教你的吗?”

    钟叔以前是雇佣兵王,杀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身不自觉的散发出一副渗人的煞气,让人浑身冷汗直冒。

    尤其是张站等几名保镖,平日里面没少被钟叔教育,对他骨子里有一种深深的惧怕。

    此刻看着钟叔不善的面色,张站浑身一个激灵,面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钟老大,我张站只是一个小保镖,确实是没有说话的资格,但是陈峰昨天确实是救了小姐,若不是他,我张站早已经横死在街头,我相信,他绝不是对章家图谋不轨的人!”

    张站昨天开始见识过陈峰的身手尤其是对方在枪林弹雨之下,依然的镇定自若,依旧闲庭信步,而且出手,一招致胜,这种惊世骇俗的身手,让他望尘莫及!

    若是这种妖孽般人物,只是一颗受人指使的棋子,打死他,张站都不会相信!

    张站不相信,但是不能代表钟叔的意见。

    此刻听到张站居然还公然的反驳自己,当下大怒,电光火石之间,便一拳狠狠的轰在张站的胸膛之。

    咔擦!

    一道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张站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活生生的被打出五六米远,轰的一声,摔倒在地。

    噗嗤!

    张站刚落地,只感觉心头血气涌,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他的肋骨起码被震碎四五根,面色惨白如纸,额头冷汗直冒。

    倔强的张站怒目圆睁的看向钟叔,浑身疼痛难耐,咬了咬牙,嘴没有喊一声疼痛!

    “哼,废物!”

    钟叔看向张站那凄惨的模样,没有一丝丝毫的怜悯之意,目满含不屑与鄙夷;

    “我平日里教导你们,身为章家的保镖,一切要以章家的切身利益出发,不能掺杂自己的任何的个人感情,不管是对是错,只要有人威胁到章家的安全,必须将这些人杀戮殆尽,而你现在,为了一个外人,至章家的生死于不顾,被自己的感情左右。是站在章家的对立面,也是我们的敌人!”

    “你已经不配在做章家的保镖了,你被辞退了!”钟叔目光如刀盯着张站,好像在宣判他的死刑一般。

    张站听到这话,面色愈发的苍白,她的神色之略有不甘,但是没有后悔!

    自从自己从部队出来,自己一生功夫用武之地,只好沦为有钱人的保镖,说话做事从来不是按照自己的本意,活的没有半点尊严!

    这一次,要依循着自己的本意,虽然自己丢了饭碗,但是自己重拾尊严,挺起了骄傲的胸膛!

    用力的擦掉嘴角的血水,兴的兴奋之意让自己暂时的忘记了疼痛感,脸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

    而在此时此刻,陈峰的面色变得瞬间阴冷,张站是因为替自己说话而被打成重伤的,自己作为当事人,当然不嫩坐视不理!

    只是当陈峰刚要出口,章语却闪身拦在他之前,对着钟叔怒斥;

    “够了,钟叔,你是我的长辈,但是这一次,你太过分了,我要打电话给我的父亲,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章语是真的生气了,平日里她温柔声,沉默寡言,这一次,涉及到了陈峰,这是他的逆鳞!

    而看到章语发飙,钟叔也是一愣,面色有些难堪,这还是三年以来,章语第一次发火,还是对自己发火!

    “小姐,你不用在打电话了,因为我刚才已经给你的父亲通过电话了,在他的意思是说,在明珠的这段时间里面,你不能够和任何人接触,包括陈峰!"

    什么!

    听到这话,章语闹得轰的一声巨响,俏脸瞬间变白,而后掏出手机,连忙给自己的父亲打了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