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顺藤摸瓜

    这名司机青年看了陈峰一眼,一遍扶着方向盘,一遍小心跟随。 ()

    陈峰听到之后,面泛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你知道挺吓人的,为何刚才不赶我下车,还载我来到这里?”

    呃?

    青年面色一僵,紧接着便干笑道;

    “现在的出租车不是不允许拒载吗?再说了,我看着大半夜的一定有急事,不是怕耽误你吗?“

    “你不怕我是抢劫的?这么晚了,来这种荒凉的地方,若是寻常的司机,怕是不敢来到这里吧!”

    陈峰的话语让这名司机显得有些紧张起来,当下干咳一声笑道;

    “大哥,你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一个小司机,一天累死累活的也挣不到几百块,你抢劫我能有什么用,两个裤兜叮当响!”

    看到司机这样的反应,陈峰嘴角泛出戏虐的笑,但是并没有再开口。

    而那名青年看着陈峰的笑意,心不由的咯噔一下,目泛出一丝深沉。

    “莫非这家伙看出来了?只是,这怎么可能!”

    青年有些惊疑不定,紧接着便摇了摇头,不再言语,老老实实的跟着前面的那辆面包车。

    面包车越开越远,越走越偏,经过坟地,在前方便是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小树林,而后到了此处,那辆面包车方才放慢了脚步!

    “这是哪里?”陈峰看了一眼身旁的青年问道。

    “明珠市的乱石崖,穿过这个树林再往南,便是到了苏舟市的地盘,不过明珠市到苏舟有高速公路,已经很少有人再走这条路了!”

    青年显然是明珠市的本地人,此刻对着陈峰说道。

    然而当他话语刚落,确被陈峰一脚踩在刹车,咯吱一声,出租车便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

    青年吓了一跳,脚掌更是疼痛至极,当下面色不善的看向陈峰,怒声饿呵斥。

    然而陈峰并没有理会他,径直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嗯?

    青年眉头一皱,他发现陈峰竟然向着小路两旁的一株大树行去,当下一愣,随后也快速的下车。

    只是当他刚刚的走进,便看到那大树盯着一个塑料的小盒,面色顿时一变。

    “这是什么?”

    青年转目看向陈峰,脸的震惊之色褪去,浮现出浓浓的疑惑。

    “你不知道?”陈峰戏虐的看着青年问道。

    “不知道,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这么定扎树,这有什么用途吗?“

    “不知道便算了!”

    陈峰懒得和这家伙啰嗦,当下径直的走到近前,一拳狠狠的砸在盒子,盒子瞬间四分五裂,变成一堆碎片掉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青年眼皮一阵狂跳,不由认真的看了陈峰一眼。

    “走吧!”陈峰对着青年笑了笑,而后率先向着出租车走去。

    看着陈峰的身影,那名青年的眉头渐渐的皱起,微微沉思,便从腰间摸出一个东西,也了出租车。

    然而当着青年走车,便看到陈峰一脸的不怀好意,那笑意之的玩味与戏虐,让他心越来越沉。

    “怎么,想抓我吗?”陈峰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青年的手,而后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时此刻,青年也不再掩饰,双目不善的直视陈峰,阴沉沉的问道。

    陈峰看到青年承认了,当下脸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

    “你的虎口老茧很多,坐着的时候姿势太多端正,说明你根本不是出租车司机!其二你的腰间鼓鼓囊囊的,说明肯定藏了东西,除此之外,你不应该在未询问的情况,便开着车带我来到如此荒凉的地方,而且,途的时候,你还主动的关闭了车灯!”

    听到陈峰的话语,这名青年的面色变了,突然变得阴沉,脸乌云密布,当下手掌之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瞄向陈峰,大声的呵斥;

    “下车,举起手来,双手抱头!”

    青年面色凶厉,似乎随后都有可能开枪。

    而此时的陈峰不慌不乱,满脸笑容的从容;

    “第一,我没有犯罪,第二,前面的面包车已经走远了,第三,你的枪对我构不成威胁!”

    陈峰的话语再次让青年心的怒火岑岑直冒,这还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难缠的家伙。

    不过,他清楚的明白,陈峰说的对,要是在这样僵持下去,今晚的任务基本泡汤了。

    只好满脸不甘心的收起了枪,径直的走到了驾驶位,发动汽车;

    “我警告你,最后给我老实点,不要有什么想法,若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一定会以妨碍公务罪抓你!”

    青年感觉自己一直在被眼前的家伙牵着鼻子走,当下便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

    然而陈峰一直淡漠如初,压根没有将他放在眼。

    出租车再次的行驶起来,继续的前行了二三十里之后,便看到了一个大院子出现在前方。

    这个院子的墙壁足足有四五米至高,面铁丝陈陈缠绕,而在四面八方安置了不少的探头,基本没有任何的死角!

    那辆面包车便在院落之前停了下来。

    陈峰和那名青年将出租车远远地停再百米之外,只听得院落之内传出一道道的凶悍的怒骂声!

    听到这些声音,看着眼前的一幕,那名青年便从怀里掏出微型的摄像机,将这一幕尽数记录下来。

    而陈峰根本没有在意这青年,此刻打开车门。便径直的走了下去。

    看到陈峰径直的下车,青年在出租车面色一变,只是想要阻止,确是来不及。

    “这个该死的混蛋,肯定会被人发现的!”

    青年又惊又怒,万万没有想到陈峰居然如此的愚蠢,当下赶忙的下了车,掏出手枪,一路寻找掩体,向着院落一步步的逼近!

    而这时候院落之内一阵阵狂暴的狗叫之声响起,那辆面包车已经开了进去。

    陈峰和青年二人已经跑到了高墙之下,躲到探头的死角处。

    看着三米的高墙和面缠绕的钢丝,青年面色有些难堪,转目看了看其他地方,依旧没有发现丝毫的缺口。

    而陈峰根本没有理会这青年,此刻身体一弓,双腿屈膝,脚掌猛然的瞪地,而其手掌抓住墙面,猛然的发力,整个人像是弹簧一样一窜而起!

    在趋势用尽,即将下坠的时候,陈峰手掌绊住墙面,身体一番,轻若灵燕一般的翻身而入!

    我槽!

    我槽!

    墙外的青年有些傻眼,他还是第一看到有人徒手跳高的高度,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打死自己都不相信!

    青年目瞪口呆之后,不得不承认,自己遇到了牛人了!

    而与此同时,院落之灯火通明!

    院落的角落三个吊架,其两个吊架面吊着两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在=其一名男子浑身鲜血淋漓,好像是在血水之浸泡的一般,身密密麻麻的全是鞭痕!

    而另外一个人更加的凄惨,他的胸膛已经被挖开,鲜血顺着胸膛之处留下的印记已经干涸,胸膛内的五脏六腑已经尽数被掏空,整个人掉在那里,浑身已经散发着臭味,一些苍蝇在嗡嗡嗡的飞来飞去。显然已经死亡多时了。

    除此之外,还有十多个麻袋,放在墙角,陈峰跳入墙之后,便躲在麻袋后面藏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