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寻经刺穴

    所有人的目光尽数看向地躺着的那道血肉模糊的身影,每一个人目光之充满了骇然。

    他们怎么也无法将这道身影,与那个叱咤拳坛的白银拳王融合在一起。

    刘罗锅又惊又怒,他的双目盯着奄奄一息的阿胜,眸光之暴溅着冰寒的光芒。

    “那个人用了几招?”

    刘罗锅的手掌有些发颤,此刻对着包厢之内站着三名黑衣男子问道。

    三名男子的面色苍白至极,有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有着无边的恐惧,仿佛刚刚从鬼门关回来一般,惊魂未定。

    “那个人只踢出了一记鞭腿,第二次出手便抓住了胜哥的脚腕,把……把胜哥当成了木棍,在酒店砸来砸去……”

    其一名男子此刻只能硬着头皮回道。

    而听到这话,刘罗锅的瞳孔骤然紧缩:“两招!只是用了两招!”

    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对着身后的马问道:

    “若是对战拳王,几招可以解决?”

    马微微沉思了下,而后回道:

    “以他们的实力,若是对阿胜,两招之内可以击杀!但是想要抓住阿胜像木棍一样砸来砸去,却是不可能!因为这需要非常惊人的身体力道和爆发力!”

    马的话语,不只是让刘罗锅面色微变,汪兆铭等四少同样面色瞬变。

    但是即便如此,爆发力和身体力道已经难以将阿胜打伤的那个人!

    “那人的身份,你们确定了吗?”

    刘罗锅双目冰冷的看着自己的三名手下,这次不但没有将那人抓住,还折损了一名拳王,这让他怒火烧。

    “没……没有……”

    三人似乎感觉到刘罗锅的杀机,顿时身体一颤。

    “锅爷!我倒是想到一个人!”

    在这时,只听汪兆铭却开口了。

    嗯?

    刘罗锅眉头一皱,转目看向汪兆铭,沉声问道:“谁?”

    “夏家的乘龙快婿……陈峰!”汪兆铭面泛着阴冷的笑意,径直说道。

    “陈峰?”

    刘罗锅眉头缓缓皱起,他对于这个名字很是陌生,可以确信,明珠市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而此刻,章冰也明白了汪兆铭的意思,径直说道:

    “锅爷!我们确实见到过那陈峰的身手,次我从你这里雇请的青铜拳王阿鞑,便是被这人一招击昏!”

    什么!

    听到这话,刘罗锅和马面色皆变。

    拳王阿鞑在纸醉金迷会所也极为有名,他虽然是青铜拳王,但是实力拳王也相差无几,这种人被一招击昏,只有拳王能够做到。

    微微沉思了一下,刘罗锅越想越有可能,毕竟这样的高手太过罕见,明珠市不可能同时出现两名这样的神秘高手!

    “锅爷,实不相瞒,我们四个这一次来,便是想与您合作,做掉那陈峰!”

    汪兆铭此刻面色虽然依旧平静淡然,但是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原本他还在考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刘罗锅出手帮自己对付,但是他没有想到,陈峰竟然和刘罗锅也有仇怨,甚至对方自己更为痛恨陈峰。

    “嘿嘿……陈峰,这是你自己找死!得罪了了刘罗锅,你想不死都难!”

    汪兆铭兴奋至极,而另外三人同样如此。

    陈峰的作死程度已经超出他们的预料,越是这样,他们越是开心。

    而刘罗锅则是面色铁青,以他的势力,想要对付那陈峰容易,但是却不得不考虑夏家,这个明珠四大家族之首!

    尤其是夏家掌舵人夏老爷子,为人老奸巨猾,连刘罗锅也异常忌惮。

    似乎看出了刘罗锅的顾虑,汪兆铭眼珠一转,径直说道:

    “锅爷,夏家虽然厉害,但若是我们几大家族联手施压,那姜老头子也翻不起大浪!现在唯一要考虑的便是用什么办法做掉陈峰!”

    “你有主意?”

    刘罗锅这时才真正的重视起汪兆铭,他发现这小家伙果然不愧是明珠市最优秀的青年才俊,心狠手辣程度绝非寻常人可以拟。

    见刘罗锅询问,汪兆铭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对付陈峰,我有两个办法!最直接的办法,便是找枪手干掉他,不过以他身手来说,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这样做太过便宜他了!第二个办法便是将他最喜欢的人抓住,然后将他折磨到死,以解心头只恨!”

    “最喜欢的人?你是说夏老头子的孙女?”

    刘罗锅眉头紧皱,夏家在明珠的势力庞大,若是绑架夏老头子的孙女,绝对是非常愚蠢的事情。

    若是这个办法的话,那他对这个汪兆铭的智商不由要产生怀疑了!

    “不!不是夏荷!”

    汪兆铭笑的异常诡异,此刻径直说道:

    “是那位国民女神!”

    “章语?”刘罗锅一呆,满头雾水。

    “锅爷,想必您没有去看昨天的峰之恋演唱会吧!陈峰,便是章语的初恋,而且他们二人在舞台你侬我侬,情深意切!章语,绝对是那陈峰的致命要害!只要抓住她,便打了陈峰的七寸!”

    汪兆铭的目光异常恶毒,而一旁的顾风面色阴晴不定,倒并没有反对。

    “原来如此!”

    刘罗锅笑了,笑的是如此残忍狠辣。

    “没有想到这小子好福气,竟然是国民女神的初恋!不过我若是把他的女神给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生不如死!”

    刘罗锅的阴森话语寒冷刺骨,任何挡他财路之人都必死,即便是陈峰!

    而这时,那三名黑衣男子却并未去认真听包厢内刘罗锅等人的谈话,他们的双目一直在看向包厢内的钟表,当发现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尽皆长松一口气。

    “那家伙果然是在故弄玄虚!”

    其一名黑衣男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彻底放松下来。

    只是紧接着他却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阵温热,而后用手一摸,发现竟然流出了鼻血。

    这名男子鼻子流血的异常突然,而这一幕落在包厢之内众人眼之后,让他们尽数一愣。

    紧接着,他们却看到了更为惊骇的事情!

    只见这名男子不仅是鼻子开始流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紧接着七窍流血不断。

    除此之外,另外两人的身躯同样开始颤抖起来,一丝丝的猩红鲜血顺着他们的七窍流淌而出,他们的目光之充满了无边的恐惧。

    三人尽数七窍流血!

    眼前的这一幕,把包厢之内的所有人吓了一跳!

    每一个人又惊又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砰砰砰!

    这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三名黑衣男子七窍之的鲜血越流越急,他们的面色狰狞扭曲,仿佛在承受无边的痛苦,紧接着身体一歪,直直摔倒在地,挣扎了几下,便尽数断了呼吸!

    “该死!”

    刘罗锅面色难看至极,他的眸光死死看着自己手下的尸体,神色之充满了不可置信。

    而在其身后,马则是目光闪烁不断,此刻小心翼翼的前查看一番,面色煞白如纸。

    “看出什么原因了吗?”刘罗锅知道马的手段,此刻径直问道。

    而汪兆铭四人同样惊惧至极,这三人的死状太过凄惨,让他们这些公子哥不能不怕!

    马没有径直回答,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撕开一名黑衣男子的衣服,狠狠刺入他的尸体之内,接着匕首转动,从尸体生生剜下一块血肉!

    而后用手从其内拔出一根毫针。

    嗯?

    “马,这是怎么回事?”刘罗锅当下便想到某种可能,浑身一个激灵。

    “这是医的寻经刺穴手法!”

    马的面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只是他的接下来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身躯一震:

    “这种手法要求极高的眼力,对人体穴位更是要了如指掌!整个华夏能够运用如此娴熟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