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三张杀牌

    三张杀牌?

    听到陈峰 的话语,几大家族的众人面色瞬间难看起来。

    他们可是尽数知道汪兆铭准备三张杀牌的事情,而现在陈峰 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显然是不愿意轻易放过他们。

    “陈大校 !您……”

    此刻依旧有人不甘心,想要为汪兆铭等人求情,而陈峰 看到这幕,面色一寒,对着伍海一挥手。

    伍海瞬间窜出,一脚将那名说话之人踹翻在地,而后一顿暴打。

    “当你们家族之人想要杀别人的时候,你们可曾想过替那人求情!”

    陈峰 双目之寒芒暴溅,此刻扫过之处,那些大家族众人纷纷恐惧的低下了头。

    “从现在开始,若是还有人求情,那没有这么好运了!”

    陈峰 的话语冰寒,而这一刻,所有人尽皆被震住了,他们没有想到陈峰 如此霸道!

    而陈峰 这一刻根本没有再理会这些大家族之人,而是双目看向伍海:

    “把刘罗锅和马,以及汪兆铭四个抓进下面的铁笼里去!二个人一个铁笼!”

    “是!峰哥!”

    伍海面色兴奋至极,他们如何能够想到自己崇拜的偶像竟然是一位大校。

    当下伍海带着众多八骏门的帮众,将刘罗锅、马,以及汪兆铭四少尽数抓到了楼下。

    而后将他们两人一起关在了一间铁笼,将各个铁笼之间的通道全部收起,隔开了三件独.立铁笼。

    汪兆铭和刘罗锅等人一个个面色惊恐至极,他们虽然不知道陈峰 所说的三张杀牌是什么,但是知道,自己等人的下场一定很惨!

    此刻的拳场之内,气氛压制的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窒息。

    所有人的目光尽数看向陈峰 ,想要知道,他口的三张杀牌究竟是什么!

    陈峰 居高临下,双目阴寒的看了一眼下方的六人,而后从几名八骏门帮众的手里拿过几把砍刀,扔进了铁笼之内!

    当啷!

    六把砍刀齐齐落下,每一把都噌的一声刺破地板,插在铁笼内的地面之!

    看到这六把砍刀,铁笼之内的六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个面色仿若死灰一般难看。

    “第一张杀牌!你们把各自的对手干掉!或者,自己被对手干掉!”

    陈峰 的话语像是幽冥之传来的锁魂之音一般,让所有人打了一个寒颤。

    竟然让他们六人彼此自相残杀!

    这种随时都会被同伴砍死的感觉,绝对是一种最为残酷的折磨!

    果然,在陈峰 话语落下之后,铁笼之内的六人面色刷的一下惨白如纸!

    “杀!!!”

    此刻反应最快的却是汪兆铭,他听到陈峰 的话语之后,只是面色变了变,便从地抽出一把砍刀,对着一旁的齐石生生砍下!

    噗!

    一道撕裂**的声音传来,整条手臂被瞬间砍掉。

    啊……

    齐石看着自己断掉的手臂,几乎疯了,目光之充斥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汪兆铭可是自己最为要好的死党,而现在,竟然没有一丝犹豫的砍向自己。

    不仅是他,其余所有人同样愣了一下,而后面色大变。

    “汪兆铭!你个畜生!我齐家与你们势不两立!!!”

    齐石的爷爷双目瞬间血红一片,看着自己孙子断掉的手臂,肝胆皆裂,恨不得将汪兆铭生撕活剥。

    而汪兆铭现在对于齐家的威胁已经视而不见,现在他唯一要求的便是活命!

    只有活命,他才有杀死陈峰 洗刷耻辱的机会!

    而看到汪兆铭已经动手,其余的那四人也不再丝毫犹豫。

    章冰和章冰各自抽出一把砍刀,拼杀而去。

    黄天霸则抽出一把砍刀,慢慢的向着马走去!

    马的四肢之前便被陈峰 的毫针所伤,现在已经使不出丝毫力气。

    “锅爷!不……不要杀我……我对你一直忠心耿耿……”

    别说只是杀一个马,算是现在杀掉自己的爹娘,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小!别怪我,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是该用你的命来报答我的时候了!”

    刘罗锅话语阴森,但是落到马耳,让他面若死灰,神色之泛出一丝疯狂:

    “刘罗锅!你这个畜生!我马这么多年来一直给你当牛做马,你**现在竟要杀我!卧槽你祖宗!!!”

    马见到刘罗锅杀心已起,知道说什么都没有了,当下便破口大骂起来。

    “你找死!!!”

    话语刚落,刘罗锅手砍刀猛然一挥,噗嗤一声,生生砍进马的脖颈之内。

    紧紧挣扎片刻,马便彻底毙命!

    而在另一边,断掉一只手的齐石同样毫无意外的被汪兆铭生生砍死,齐家之人几乎疯狂,满腔的仇恨也全部加在了汪家的头。

    而另一边,章冰则是砍得浑身是血,最终章冰拼着重伤的身体,将对手生生砍死!

    三个铁笼之内已经被鲜血浸泡成了猩红色泽。

    拳场之内的所有人看着铁笼之内的三具尸体,面色难看至极。

    而汪兆铭、刘罗锅,以及章冰,此刻一个个神色惶恐的看着方的陈峰 ,等待着第二张杀牌的来临!

    “把隔离打开!”此刻陈峰 径直对着下方的八骏门众说道。

    听到陈峰 的话语,当下便有几个八骏门帮众前,将铁笼之间的隔离打通,让汪兆铭三名幸存者聚到一起。

    “第二张杀牌!杀掉你们其的一人!”

    陈峰 的话语再次响彻,而拳场之内的所有人听到之后,已经隐隐可以确定第三张杀牌是什么了!

    第三张杀牌,很有可能让最后幸存的两人决斗,胜者活,败者死!

    现在的三人,受伤最轻的便是刘罗锅,其次便是汪兆铭,而最重的则是章冰!

    章冰这一刻只感觉浑身冒着凉气,尤其是汪兆铭和刘罗锅的目光尽数看向自己之后,他浑身一个激灵,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完了!

    “陈峰 !求求你放了我!你若是眼睁睁看着他们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会替我报仇雪恨的!”

    只是,他的告饶声落到鲍部长和鸿飞等人的耳,让他们嘴角尽数泛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陈峰 这时正是目光阴寒,面色没有丝毫波动,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而看到陈峰 并未回应章冰之后,汪兆铭和刘罗锅心皆是一喜。

    章冰受伤最重,自然是他们首先要攻击的对象,当下二人极有默契,提着砍刀便对章冰砍杀而去。

    啊……

    毙命当场!

    在章冰死后,汪兆铭和刘罗锅紧紧握住自己手的砍刀,额头冷汗哗哗流淌下来。

    他们知道,接下来便是二人之间的对决。

    刘罗锅此刻双目直直的看向陈峰 ,在等待,等待陈峰 宣布那第三张杀牌。

    而其余大家族之人同样在等待,等待铁笼之内仅剩的两名幸存者你死我活!

    可是陈峰 没有开口,他的双目看向下方,嘴角泛着一丝鬼魅的玩味。

    啊……

    在这时,一道惨叫声瞬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转目一看,所有人面色皆是一凝。

    只见下方,刘罗锅的后背被砍出一道长长的刀口,那刀口狰狞至极,血肉外翻,汩汩鲜血不断流下。

    刘罗锅疼的浑身颤抖不止,又惊又怒的看向汪兆铭:

    “汪兆铭,你**疯了!!!”

    刘罗锅怎么也没有想到,汪兆铭竟然提前偷袭自己,这家伙心思太过歹毒了一些。

    他和刘罗锅之只能有一人活下去!

    而刘罗锅先是杀了重伤的马,又和自己联手砍死章冰,身根本没有一点伤势。

    “锅爷!现在的形势,不是你死,是我亡!用你的死,来换我的生吧!”

    “该死的混蛋!!!”

    刘罗锅惊恐交加,他现在已经失了先手,只能挥起手的砍刀对着汪兆铭拼死反击。

    “汪兆铭,你不得好死!!!”

    刘罗锅左腿已断,整个人摔倒在地,凄惨至极,对着汪兆铭嘶声厉吼着。

    而汪兆铭身同样已经伤痕累累,不过他毫不在意,神色之蕴含着狂喜之色。

    “锅爷!不要怨我!要怨怨那个该死的陈峰 吧!”

    汪兆铭将刘罗锅手的砍刀一脚踢落,而后伏在他的耳朵边阴寒的说道:

    汪兆铭的声音异常细微,而在其说完之后,手砍刀一挥,噗嗤一声刺穿了刘罗锅的心脏。

    刘罗锅眼睛圆睁,其内的后悔怨毒之色瞬间定格,整个人身体一抽,断了生机!

    汪兆铭浑身是血,此刻根本不在意周围那些人的目光,而是直直的看向陈峰 :

    “你的三张杀牌,我已经全部通过,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汪兆铭感觉很庆幸,和他一起的五人全部身死,只有自己存活,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

    当汪兆铭看向陈峰 ,对其说三张杀牌尽数通过时,他的话语之有骄傲,有自豪,还有着一丝丝狂喜!

    六人存一,而他活下来了,这是他的骄傲!

    他成功通过了陈峰 的三张杀牌,这是他的自豪!

    而他将有机会再次报复陈峰 ,这让他狂喜至极!

    拳场之内,齐家之人双目愤恨的看着汪兆铭,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

    而陈峰 面色之泛出一丝玩味,嘴角微微翘,看向汪兆铭的目光之满是阴冷:

    “你什么时候通过第三张杀牌的?”

    嗯?

    陈峰 的话语让拳场内的所有人一愣,汪兆铭更是面色一沉:

    “怎么?堂堂的陈大校 这是要反悔吗?我杀了刘罗锅,便是通过了第三张杀牌,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

    而此刻在汪兆铭的话语落下之后,汪家之人也应喝起来:

    “陈大校 ,我们相信您不会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少凌已经成功通过了三张杀牌,你要现在放了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