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恶少

    陈峰可是听到那两名女人说的老太公寿辰,而且看样子似乎镇子的人都要去。

    “老太公是镇长的父亲,也是我们青浦镇数十年的老教师,几乎镇子的大多数人都是出自老太公的门下!每年到了他的寿辰,我们镇子的所有人都会给他过寿,也是我们最为尊敬的长辈!”

    温母这时对着陈峰解释了一句,紧接着皱着眉头,对二人说道:

    “小伙子,现在你带着岚岚赶紧走!没事不要回来!”

    温母显然害怕孙白金的人会在寿宴之找陈峰的麻烦,此刻满脸的焦急,而温岚这时也是面色难看至极。

    她这次只是来接自己母亲和弟弟的,却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而且现在即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不但没有车,自己的母亲和弟弟怎么办。

    这时,温岚看向陈峰,或许只有陈峰,才有办法。

    只是在这时,一旁的温浩开口了:

    “姐,我想去参加寿宴!”

    在温岚和温母焦急不已的时候,温浩的话语让她们尽数一愣。

    紧接着母女二人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满脸黯然。

    “小浩听话!那寿宴,咱不去!”

    温母这一刻眼睛瞬间红了起来,看向自己儿子的目光之满是怜惜。

    而温岚也叹了口气,美眸之泪水盈盈,当下说道:

    “小浩,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后等你好了,姐给你介绍一个好的女孩!咱忘了她吧!”

    “不要!”

    温浩这时面色满是黯然,此刻连连摇头:

    “妈!姐!我忘不了她!我真的忘不了她!你们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残废,我只想看她一眼,算是只看一眼也行!”

    温浩说着,眼睛之不自觉的便流出了眼泪。

    看到这幕,温母和温岚的神色之更加凄苦。而一旁的陈峰,听着三人的对话,隐隐也明白了什么。

    此刻温浩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面色之闪现一丝郑重之色,对着温岚说道:

    “姐!你答应我!一定不能同意这门亲事!他孙建国的弟弟抢走了我的小金也算了,我温浩是个残废,活该被人抛弃。但是他孙建国是什么东西,整个青浦镇谁不知道,他配不你,也没有资格做我温浩的姐夫!!!”

    温浩的话语满是决绝,而陈峰这时方才知道,为何温母和温浩对孙家提亲这般排斥,甚至都没有和温岚说一声。

    “放心吧,小浩!陈峰便是你的姐夫,姐一辈子也只会和他好!”

    温岚这时将眼角的泪水擦去,而后搂着陈峰的手臂,甜蜜的说道。

    不是因为温岚没有答应那门亲事,而是高兴她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

    也只有他们知道,温岚生活的有多苦!

    自从温浩截肢,温岚考大学之后,她所有的课余时间,几乎都是在打工!

    可以说,温岚便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若不是她,这个家早破了,散了!

    看着自己女儿幸福的模样,温母眼闪烁着激动的泪花。

    “小伙子,我们家里穷,不能给你们多大的帮助,但是你放心,我们不会拖累你们!以后,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对待我们岚岚,她是一个……善良懂事的孩子!”

    而温浩和温岚这时也早泪流满面,此刻一家三口抱着一起抱头痛哭。

    看着这幕,陈峰的眼睛有些湿润。

    他是一个孤儿,但是他对亲情的渴望极为强烈!

    温岚虽然工作辛苦,但是她还有母亲,还有弟弟,还有一个可以在她受伤时,让她得到安慰的家!

    而自己……

    陈峰有时候会对自己的父母产生怨恨,恨他们为什么要遗弃,恨自己为什么是个孤儿!

    没有家的他,像是一头孤狼,即便是受了伤,也只能一个人躲到角落里舔-舐伤口!

    而他现在,需要保护自己的亲人,需要组建自己的地下王国!

    用一种属于他陈峰的秩序,来保护他的亲人!

    这一刻,陈峰的目光变得明亮,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路,笑的那般灿烂。

    “走吧!咱们一家人去参加寿宴!”

    夜幕降临,无边的黑暗慢慢将青浦镇笼罩其。

    而此刻,青浦镇一片昏暗,只有在西方的一处巨大院落之,其内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张德荣,是一名老教师,从他二十岁开始便一直在青浦镇教学。

    在七十多岁方才退出教育岗位。

    而今天,是张德荣七十六岁寿宴,整个青浦镇的男女老少,携家带口,全部来帮老爷子过寿诞。

    当陈峰和温岚一家三口来到张家院落时,其内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数百口人。

    “快看!温家的三口来了!咦?那个小子的胆子真大,竟然也来了!”

    “这次他怕是惨了,我可是看到孙白金的人刚才在转悠呢,想必是在找他吧!”

    “肯定是!寿宴怕是不会动手,但是寿宴结束,那他惨了!”

    ……

    此刻院落之的所有人目光几乎尽数聚焦在陈峰身,那目光之有同情,有戏虐,还有着浓浓的嘲讽!

    寿宴的迎宾此刻迎了来,将温母引领到同辈人坐的桌子,而陈峰和温岚,则用轮椅推着温浩来到年轻一辈的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年轻男女坐了十数人,此刻看到温岚三人过来后,当下便有人开口道:

    “吆!这不是咱们的金凤凰温岚吗?什么时候飞回来的?还记得我们这些老同学吗?”

    说话的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脸画的浓妆几乎都要掉渣。

    此刻她看向温岚越发艳丽的俏脸,面闪过一丝妒色,而看到陈峰裤腿之若隐若现的泥巴痕迹之后,嘴角泛出一丝嘲讽。

    桌子的很多男性青年在看到温岚之后,眼眸大亮。

    不过他们知道孙建国喜欢温岚,此刻没有一个人敢前搭讪,反而一双双戏虐的目光看向陈峰,仿佛等着看好戏。

    而此刻,温浩的目光直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女人,早已泪流满面!

    只见在不远处,有着一男一女向着这里走来。

    那名男子的面容丑陋,侧脸之有着一个硕大的黑痣,满脸横肉看起来异常凶恶。

    而在其身旁,有着一名面容俏丽的少女搂着男子的手臂。

    那少女衣着华丽,浑身下都是名牌,而其脖子戴着一根金项链,手指带着一颗钻戒,手腕处有着一条和田玉手镯,整个人打扮的珠光宝气。

    只是这时,少女在看到温浩之后,面色微微一白,目光有些躲闪,似乎不想过去,却被那名男子生生拉着走到了陈峰一桌之前。

    “吆呵!哥几个都在呢!”

    这名男子的声音粗犷,像是他的面容一般,透着一种凶恶和猖狂之气。

    此刻对着桌的几人笑着说了一声,而那些人连忙起身,一个个脸堆满了笑容:

    “孙建军,好久不见啦!听说您要结婚了!真是恭喜恭喜!”

    “是啊!建军,什么时候结婚说一声,咱们兄弟肯定都去!”

    “建军!小金真漂亮,你看看那俏模样,也只有建军能够配得!”

    ……

    此刻这一桌子的年青男女对这名孙建军满是巴结奉承,但是孙建军却并没有理会,反而一脸玩味的看向温浩。

    “温浩,真没想到你会来!咱们兄弟俩可是有日子没见了!”

    孙建军一边说着,目光不由自主的扫过温浩的断腿处,嘴角翘,泛出一丝丝戏虐。

    而此刻,温浩对于孙建军的话语置若罔闻,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那名叫小金的女人。

    而小金则是一脸复杂,神色之闪过一丝愧疚,紧接着恢复了浓郁的冷漠,手臂紧紧搂住孙建军:

    “温浩,好久不见!”

    看着小金脸的冷漠,温浩心有些发堵,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而听到温浩没有回自己的话,反而和自己的女人打起招呼后,孙建军的面色瞬间一沉,看向温浩的目光越发不善起来:

    “怎么?温浩!你现在还对我的女人念念不忘?”

    听到这话,温浩目光之闪过一丝愤恨,径直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老子问你话呢!你特么真是贱骨头,给脸不要脸!”

    孙建军看到温浩竟然还不理自己,当下大怒,一把抓住温浩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你**的不会是截了肢后,耳朵也聋了吧!说!你这个小崽子是不是还在打老子女人的主意?”

    孙建军本来善妒,更何况小金和温浩本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要不是因为小金喜欢钱,自己根本得不到手。

    而此刻看着温浩和自己女人眉来眼去后,自然暴怒至极。

    看到这幕,温岚大惊,想要阻拦,却被陈峰一把抓住。

    而在温岚疑惑的想要挣扎时,那边的小金却是开口了。

    “建军!温浩并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何况他还是一个残疾人,你快放手吧!”小金有些惊慌,没有想到孙建军说动手便动手。

    而其余的人根本没有阻拦,孙建军和孙建国在青浦镇的恶名,谁人敢惹。

    只是孙建军在听到小金的话语之后,更是暴怒至极,此刻反手一巴掌,狠狠扇在小金的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