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小刀帮

    此刻桌子的人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更是有人对着陈峰问道:

    “陈老板!不知道您买的保时捷911花了多少钱??”

    听到这话,其余众人也尽数含笑看着陈峰。()

    而陈峰此刻刚刚接完伍海打来的电话,听到众人询问,不由挠了挠头,疑惑的说道:

    “保时捷911自然是一千块钱啊!这你们都不知道?”

    陈峰的话语再次让的众人一呆,紧接着一个个笑得更加欢快起来,有的甚至又是砸桌子,又是拍大腿,差点笑出眼屎来。

    “特玛的,今天算是真的开眼了!还能有这般白痴的家伙!”

    此刻桌子的人有的几乎笑岔了气,更有的直接笑趴了。

    每一个人看向陈峰的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一般,充满了古怪和戏虐。

    而这一幕落到温浩眼,让他面色异常难看,心甚至有些责怪陈峰。

    没有车便直接说行了,为何还要这般吹嘘!

    而温岚则正好相反,她的嘴角同样挂着浓浓的笑意,不是在嘲笑陈峰出丑,而是在笑这家伙又开启了装逼模式,还有其他人的有眼无珠。

    这时,孙建国的嘴角同样挂着一丝戏虐的微笑,他可不认为陈峰是真的傻,只是这家伙在装傻充愣而已。

    此刻孙建国的目光直直的看向温岚,满脸含笑的说道:

    “温岚!不是我看不起你找的这个男朋友,但是他真的没有资格让我看得起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们孙家的提亲,不过若是你嫌礼金少,我们再送你一辆真正的保时捷911!”

    孙建国的话语让其余人一个个露出羡艳之色,一辆保时捷911再加之前孙家所送的聘礼,这绝对是青浦镇有史以来最为昂贵的聘礼!

    尤其是桌子的那几名女子,一个个看向温岚的目光之又嫉又恨,恨不得自己以身相替,甩掉陈峰,直接投进孙建国的怀里。

    然而,温岚嘴角只是泛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而后淡漠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可能答应你!”

    嗯?

    听到温岚当着众人的面一口回绝,孙建国的面色有些难看,神色之的阴鸷之气更加浓郁:

    “温岚!你可是要考虑清楚,若是你不答应,你妈妈和你弟弟将无法在青浦镇立足!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他们露宿街头,一无所有!”

    孙建国根本没有丝毫顾忌,而其余人听到之后,皆是脖子一缩,知道孙建国说得出,便真的能做出来!

    温岚面色异常难看,但是陈峰此刻却开口了:

    “你放心吧!我岳母和温浩以后不会在青浦镇生活,我们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接他们去明珠!”

    陈峰满脸含笑,但是他的话语,让孙建国的面色厉芒闪烁。

    对于孙建国而言,能够唯一威胁温岚范的,便是温母和温浩,若是二人真被接走,他孙建国将此和温岚绝缘。

    想到这里,孙建国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狠辣,看了一眼院落之外后,当下便对着桌的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使了一个眼色。

    这名女子距离陈峰最近,此刻看到孙建国的示意之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而后‘啊’的一声尖叫,紧接着转过头满脸羞怒的瞪视着陈峰。

    女子的尖叫把桌子的人吓了一跳,连周围的很多人也纷纷转目看向此地看来。

    “小玲,怎么?你叫什么?”

    此刻桌子的那些人尽数看向那名浓妆艳抹的女子,疑惑的问道。

    而这女子仿佛怒不可解,手指指着陈峰,尖声说道:

    “他……他特玛这混蛋竟然摸我!”

    什么!

    听到这话,桌子的其余人面色瞬变,而温岚和陈峰也皆是一愣。

    “小玲!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陈峰坐的这么近,他什么时候摸你了!”温岚看向这名女子,愤怒的反驳着。

    而这名女子不依不饶,此刻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愤怒的指着陈峰和温岚:

    “温岚,你还护着他,他的手刚才分明摸到了我的大腿,我一开始没出声,没有想到他得寸进尺,竟然向我的短裙里面摸去!你这是找的什么男朋友,分明是一个变-态!”

    这女子显然是想将事情闹大,此刻周围桌子的宾客也纷纷走了过来,一个个不善的看向陈峰。

    这些镇的居民大多是沾亲带故,此刻第一反应自然是相信那名叫小玲的女人。

    不仅如此,这个桌子的人纷纷炸了毛,一个个凳子举起,便要群殴陈峰。

    此刻眨眼之间,众多的镇居民已经将陈峰围拢起来,一个个怒气连连,恨不得将其暴揍一顿。

    温岚的俏脸几乎阴沉的滴出水来,她知道陈峰根本不可能摸小玲,这是陷害,一种有预谋的污蔑!

    而这一切,最大可能便是孙建国指使的!

    此刻孙建国的嘴角挂着一丝浓郁的嘲讽,当下便开口说道:

    “乡亲们!咱们青浦镇的人一向淳朴善良,小玲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诬陷一个陌生人!而这人竟然非礼咱们镇子的女孩子,我们答不答应?”

    孙建国声音洪亮,而周围的众人虽然对他没有好感,但是此刻对陈峰更是厌恶至极。

    这还是第一次有外乡人敢非礼他们本地的女孩子!

    “不答应!把他赶出去!”

    “打!揍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如此不要脸!”

    “没错!对这种不要脸的臭流氓,要给他一个教训看看!”

    ……

    镇有少数人看出了其的猫腻,此刻没有出声,但是大多数人义愤填膺,一个个抄起家伙,便要对陈峰动手。

    “镇长来了!”

    在众人在孙建国的鼓动下,想要群殴陈峰的时候,一道喊声传来,却让众人尽数停下了动作。

    只见张仁义满脸阴沉的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还有着几位镇子的领导,不过这些人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极为不善。

    “怎么回事!”

    张仁义目光在周围众人身扫视了一眼,尤其在看到又是陈峰闹事之后,当下便怒不可揭。

    听到镇长询问,那名叫小玲的女子立刻走前来,哭诉起来。

    “张伯伯,你要帮我主持公道啊!这个混蛋,他……他刚才非礼我!”

    小玲一边说着,一边哇哇大哭,看起来极为委屈。

    而听到这话,几位镇子的领导一个个满脸怒容瞪视着陈峰。而张仁义也是眉头瞬间一皱,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满是鄙夷和厌恶。

    “张伯伯,这肯定是误会!”温岚俏脸铁青,此刻站出来,挡在陈峰身前,对着张仁义说道:

    “陈峰不是那样的人,小玲又没有亲眼看到是陈峰在摸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污蔑陈峰!”

    而看到温岚出面帮陈峰说话,镇的几名领导尽皆有些不快。

    “岚岚!你不要说了!”

    张仁义此刻一挥手,将还想辩解的温岚阻止,这才满脸冷意的看向陈峰:

    “小伙子!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你!今天是我父亲的寿诞,不管是谁在这里闹事,都会被请出去!现在,请你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张仁义满脸怒火,他父亲是镇子最受人尊敬的长辈,陈峰也是第一个敢在他父亲寿宴接连捣乱两次的家伙,此刻他自然不会继续容忍。

    而听到这话,孙建国嘴角则泛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诡异笑容:

    “张伯伯说的没错!一个外乡人,允许他参加寿宴便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但是这家伙一而再的捣乱,甚至还做出非礼女性这种不齿的勾当,理应将他赶出去!”

    “赶出去!”

    “赶出去!”

    “赶出去!”

    ……

    这时,周围众多镇子的居民尽数叫嚣起来,一个个撸起袖子,便要赶走陈峰。

    此地的情形变得异常嘈杂,温母此刻也面色难看的走到了陈峰和温岚的身边。

    而在人群之,温岚的两位姑姑和孙建军小金几人尽数满脸嘲讽的看向陈峰几人,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你们真的要赶我出去?”

    陈峰此刻脸浮现一丝丝玩味的笑容,看向张镇长和其余的那些人问道。

    看着陈峰竟然没有丝毫惧怕,反而一脸玩味和戏虐,孙建国的眉梢一挑,紧接着泛出一丝嗤笑:

    “装逼!这家伙要被赶出去了,还在这里装逼,真是爱装逼的傻!”

    “各位乡亲,不需要大家出手,我来帮大家将他赶出去吧!”孙建国说完之后,对着张仁义一笑:

    “镇长,今天是老太公的寿诞,您不宜动气!这种赶人的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做吧!”

    说完,孙建国一拍手,顿时便从院落之外窜进来十数名壮汉,这些人每一个手臂都纹有斧头纹身,一个个看起来凶悍至极。

    尤其是最前方的一名魁梧大汉,更是满脸横肉,煞气逼人。

    “小刀帮!这些人是明海市小刀帮的人!”

    周围的居民纷纷变色,一个个远远避开,显然对于这些人很是畏惧。

    而张仁义几位镇的领导同样面色一变,没有想到明海市小刀帮的人也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