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又在装逼

    凤鸣娇笑不已,此刻走到陈峰的身前,便伸出粉拳在陈峰胸膛轻轻砸了一下。

    这般亲昵的动作,让周围很多人一愣,他们没有想到凤鸣和陈峰的关系如此亲近,尤其是看那番模样,甚至张鹏在她心的地位还不及陈峰。

    张鹏的面色有些不好看,他这次之所以参加二扁的婚礼,主要是因为凤鸣会来,而现在凤鸣和陈峰如此亲昵,却让他心多出了一分醋意。

    “怎么会不认识呢!当年的大班长,可是被我气哭了好几回呢!”

    陈峰看着仿佛画卷里走出来一般的凤鸣,嘴角之泛出一丝笑意。

    初的时候,陈峰的学习成绩一般,他的心思也根本没在学习,但是凤鸣那时候天天逼着他好好听课,时不时的便对他提问。

    为此,陈峰三天两头都会把凤鸣气哭一回!

    想到当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清纯校花,现在已经成了最为年轻的镇长,陈峰也感慨至极。

    听到陈峰的调侃,凤鸣俏脸一红,笑的也更加开心起来。

    “峰子!凤鸣!你们都来了!”

    此刻二扁刚刚忙完走了过来,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把这二十多名老同学尽数让到座椅,分成三桌坐下。

    紧接着二扁又让服务员拿来了烟,沏好了茶。

    众多的男同学自然坐在一起,而张鹏在看到桌子的那一条11块钱一包的南京之后,嘴角不由一撇:

    “我说二扁,怎么说也是你要办婚礼了!你不能出点血,买点好烟吗?这种南京也是给一些工人抽的,你让我们抽这个,也太寒酸了吧!”

    张鹏的话语异常响亮,瞬间让那些想要拆烟的同学停下了动作。

    每一个人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们之的大多数人混的不怎么样,像这种11块的南京烟,平时根本抽不起,除非有事才会买一包。

    而二扁的婚礼用这种烟,其实在冈西县这种贫困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是没有想到,落在张鹏的嘴里变成了如此不堪。

    二扁同样面色难看至极,他自己没钱,而岳父家因为刚刚买完房子,也没什么钱,用11块钱的烟,其实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不小的开支了,却未曾想到会遭张鹏如此奚落。

    张鹏看着周围众人的面色,嘴角微微翘,他要的是这种效果,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出自己高人一筹,自己混的别人好。

    此刻将那一条南京烟拿起来看了一眼,而后径直丢在桌子:

    “这种烟太难抽,大家还是抽我这一种吧!”

    一边说着,张鹏一边偷偷的看了凤鸣一眼,显然是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

    紧接着张鹏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包白皮香烟,面赫然印着‘首长专供’几个大字!

    “特供烟!!!”

    其余很多同学都是老烟民了,这种印有‘首长专供’的香烟自然听说过,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我说张鹏,你的这包烟真的是特供烟?”

    很多男同学此刻瞪大了眼睛,满脸兴奋和热切,对着张鹏问道。

    此刻不仅是这一桌子,连其余的那些女生也纷纷转目向着张鹏看去。

    特供香烟,这都是给政府机关内部使用的,挑选的也是最好的烟叶,卷制工艺也都是顶尖的,而且这种香烟在市面根本买不到,除非有特殊的关系。

    尤其是这包香烟之印着‘首长专用’四个大字,很有可能是华夏的高层所吸得那一种!

    看着周围众人惊骇的目光,尤其是凤鸣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张鹏得意至极。

    他知道,将这包特供烟拿出来,肯定会引起轰动。

    “没错!这是特供烟!有一位老板托我老爸办事,便送了这么一条,听说可是从面流通下来的,那位老板藏了很久,都没舍得抽!

    说完之后,张鹏炫耀的目的已经达到,当下便把这包‘首长专供’香烟拆开,而后每人分了一支:

    “听说这种烟都要好几千块呢,来!大伙尝尝这种百块钱一根的香烟好不好抽!”

    一边说着,张鹏便一边散烟,只是当他却故意掠过陈峰,给周围的人尽数散了一支。

    这一幕,自然也落到了周围众人的眼里,每一个的面色有些古怪,他们知道张鹏这算是记恨陈峰了。

    “二扁,以后学着点!别那么小气,结婚要花钱,烟要抽最好的,婚礼也要办的最漂亮,接新娘的车更不用说了,每一辆至少要宾利才够有面子!”

    张鹏显摆完之后,便抽出一根特供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又对着二扁奚落道。

    而听到他的话语,其余的很多女生一个个满脸异彩。

    办个豪华而又难忘的婚礼,这绝对是任何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还是张少大气!”其一名男同学此刻满脸献媚,当下说道:

    “张少,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追了凤鸣,你们要是办婚礼,到时候可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啊!我们这些老同学也跟着有面子!”

    这名同学说完,立刻便有其余的众人纷纷迎.合。

    而他们的话语,则是张鹏开怀至极,此刻满脸笑容的说道:

    “放心!若是有一天凤鸣答应了我,我们办婚礼的时候,绝对是冈西县最为豪华的婚礼!这种特供烟,我会托人多带一些来,到时候大家每人一盒,回去后跟你们的朋友一说,你们绝对有面子!”

    张鹏的话语让众人热烈至极,只是二扁的面色却越来越难看,这是张鹏在变着法的奚落自己婚礼办得寒酸。

    “峰子,你抽一支南京吧,虽然寒酸了点,将着抽吧!”二扁此刻走到陈峰近前,满脸歉意的说道。

    他只想让陈峰来参加自己的婚礼,没有想到会让陈峰难堪。

    陈峰自然看出二扁的尴尬和难堪,此刻没有去接香烟,而是径直站起来看着张鹏说道:

    “张大少真有钱,只是你拿一包假烟来骗人,你妈妈知道吗?”

    陈峰的话语让此地瞬间一静,所有人的目光尽数向着他看去,尤其是凤鸣,她的一双美眸紧紧的看着陈峰,嘴角微微翘,隐含着一丝笑意。

    “陈峰,你胡说什么!”

    张鹏此刻一听之后,顿时炸了毛,蹭的一下站起来,双目紧紧盯着陈峰喝道:

    “你少在这胡说八道,你见过特供烟吗?假烟?哼,亏你这种穷酸说得出口!我告诉你,这一包烟够你这个小司机累死累活开一个月的车了,而且像你这种人,有钱也买不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