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行家里手

    “张少说得对!陈峰,不是张少没有给你散烟吗?你这人也太小家子气了!”

    “是!哪有这样的,还敢说是假烟,你见过特供烟?”

    “张少!别理他!这家伙是在嫉妒你!这种人真恶心!”

    此刻很多的同学原本和张鹏聊得火热,尤其是还抽着张鹏递过来的百块一根的特供烟,自然站在张鹏的一边,纷纷指责陈峰。

    而张鹏则是异常气愤,尤其是看到凤鸣向着这里看来,自然不能丢了面子,此刻对着陈峰喝道:

    “陈峰!你说!我这包烟哪里是假烟了?”

    见到这幕,其余的众人也纷纷看向陈峰,想要看看这家伙是如何出丑的。

    而二扁的面色有些难看,他自然知道,陈峰这是在为自己出头,当下赶忙劝道:

    “峰子,算了!大家都是同学,没有必要较真!”

    然而陈峰一摆手将他的话语止住,而后鼻子微微耸动了一下,嘴角泛出一丝玩味。

    他原本对这个张鹏懒得搭理,而这家伙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奚落讽刺二扁,他早看不过去了。当下径直说道:

    “张鹏,你可知道,非卖品的烟草有两种!一种名叫内部烟,这是烟草公司将剩余的烟草混合在一起卷纸出来,专门给公司内部人员当福利用的!而另一种则是特供烟,特供烟是挑选的最好烟叶,最精致的卷烟工艺,卷制出来的香烟!这种特供烟和内部烟在烟叶的选材便是天差地别!”

    陈峰嘴角微微笑起来,此刻缓缓说道:

    “而辨别普通内部烟和特供烟的最好的办法,便是它们的味道差别!普通内部烟是由很多种余下的烟叶混合卷制的,它们抽起来味道会有很多种!而特供烟里,尤其是首长专供香烟,里面都有添加的草药!很容易分辨!”

    一边说着,陈峰径直从旁边一人的手里将特供烟拿了过来,而后直接撕开,微微一嗅,嘴角的笑意更加迷人起来。

    “不信的话,大家可以自己闻闻,这种寻常内部烟里面都有好几种味道,或许有软华夏的味道,或许有南京烟的味道,还或许有熊猫甚至几块钱一包的劣质香烟味道!”

    陈峰说的头头是道,张鹏听到之后,心咯噔一下,尤其是看着周围的一些同学纷纷撕开香烟嗅了起来后,更是面色难看至极。

    “还有,这种普通的内部烟,其实非常难抽,连烟草公司的很多员工都不屑抽这种烟!而一些假烟贩子则直接用这种烟,换个包装,便是所谓的首长专供香烟了!”

    陈峰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让张鹏的面色异常难看起来。

    “咦?你还别说,这种烟的味道还真的有些怪怪的!有些像是南京烟的味道!”

    “是啊!我刚才也发现了,怎么像是我老爷子抽的那种几块钱一包的香烟呢!”

    “我猜里面有七块钱一包的将军烟的烟叶,那种烟很刺鼻的,很容易判断出来!”

    ……

    此刻在听到陈峰的话语之后,周围的众人议论纷纷。

    他们大多数都是老烟民了,刚才很多人便察觉到这种烟不太对,但是因为被特供烟的名头给震住了,这才没有出口。

    而在陈峰道破其的玄机之后,每一个人尽数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而此刻,所有人再看向张鹏的目光变了,其内有着戏虐,有着鄙夷,虽然不会明说,但是看笑话却是少不了的!

    张鹏面色铁青,尤其是众人的目光让他如坐针毡,当下将自己手里的烟撕开,而后微微一嗅,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这些人说的没错,他的这个所谓‘首长特供’香烟,里面确实有着好几种不同的味道,甚至这种味道,还不如南京烟好闻。

    “张少!我说的没错吧!现在市面的特供烟非常稀少,尤其是最近几年,华夏加大了对特供烟流通的打击力度,想要再找出真正的‘首长特供’!已经不可能了!”

    陈峰嘴角泛出一丝戏虐,而他的话语则让张鹏面色越来越阴沉。

    不过张鹏知道,在座的都是老烟民,一闻便能闻出其内的猫腻,即便是他想要反驳,也没有丝毫借口。

    “哼!算是这包烟只是内部烟又怎么样?陈峰,你的烟呢?拿出来让我们这些老同学看看!”

    此刻张鹏目光一转,将矛头直接对准了陈峰。

    既然这个家伙拆自己的台,现在也轮到自己拆他的台了,张鹏心发狠,若是这家伙只能拿出劣质的香烟,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羞辱他!

    “陈峰,你既然对于内部香烟和特供烟这么了解,想必你抽的烟,肯定是高档烟了!拿出来吧,让咱们这里的老同学沾沾你的光!”

    张鹏此刻的话语,也引起了其余同学的注意。

    他们同样很是诧异,陈峰能够如此轻易的辨别内部烟和特供烟,而现在更想知道,陈峰抽的是什么烟!

    “峰子……”

    二扁原本对陈峰帮自己出了口恶气感激至极,而现在看到张鹏将矛头对准陈峰,当下便偷偷的将自己口袋的一盒南京拿出,想要悄悄递给陈峰,让他过了这一关。

    只是,陈峰嘴角微微翘,并没有接二扁递过来的南京烟,而后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纯白色的香烟!

    这盒香烟很怪,面没有任何字眼,看起来像是自制的那种烟盒一般。

    看到这盒烟,其余的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这是什么烟?你们见过吗?”

    “没见过啊!哪有卖这种烟的,怎么烟盒一个字都没有?”

    “是啊!真怪!即便是没有焦油量的说明,也应该有牌子吧?”

    ……

    此刻众人一个个满头雾水,当下便有人问道:

    “陈峰,你这是什么烟啊?咱们冈西县好像没有卖这一种的吧?莫非是什么高档烟?”

    这人却是说出了很多人的疑惑,而陈峰听到之后,只是淡淡的耸了耸肩:

    “这包烟可不是什么高档烟,至少张少的‘首长特供’差远了!”

    陈峰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将手里的烟拆开,而后先是递给二扁一根,又散给其余的老同学每人一根:

    “这包烟是我在冈西县火车站买的,一种杂牌烟,不过味道还不错!大家试试!”

    当听到只是杂牌烟后,其余的很多同学尽皆大失所望,原本以为是什么好烟,弄了半天,是最劣质的香烟。

    在冈西县火车站周围,有着很多的烟贩子,那里有假烟、杂牌烟、次品烟!

    种类多样,而且价格极为便宜,很多冈西县的穷人,都会去那里买烟抽!

    而此刻虽然大多数人接过烟来,只是放在桌子,根本没动,但是二扁还有几个同学,将香烟点着,慢慢吸了起来。

    张鹏嘴角微微翘,原本他在看到陈峰的香烟异样之后,同样以为是什么高档烟,只是没有想到,却是一包杂牌烟。

    “我说陈峰,你也太寒酸了吧!你一个小司机抽不起好烟也罢了,但是十多块一包的香烟,总是抽得起吧!现在买着这种杂牌烟抽,你真是混的悲惨!”

    张鹏抓住这个机会自然要好好打击陈峰,而且他看到,周围的很多女同学在听到陈峰抽的最低劣的杂牌烟后,很多陈峰纷纷泛出鄙夷不屑之色。

    “咦?这个杂牌烟的味道还是蛮不错的嘛,竟然还有着一股清香味!”

    “别说,还真是!这种味道还不刺鼻,真不错!”

    ……

    此刻二扁几个抽着烟的同学纷纷露出惊之色,紧接着看向陈峰:

    “陈峰,你这是在哪个摊位买的,这种烟很好抽,等哪一天,我也去买点!”

    “我也不记得哪个摊位了?等你去找找吧,这种杂牌烟应该有很多的!”陈峰无奈的笑了笑,径直说道。

    “那好!等改天,我一定去找找,这烟还真好抽!”

    那名同学似乎对于这香烟的味道很留恋,而陈峰听到这话之后,便直接将剩下的半包烟递给了他:

    “既然你喜欢,那拿去抽吧!”

    “好勒!那谢谢你了哈!”这名同学脸闪过一丝喜色,当下便将这盒香烟接了过来。

    而张鹏此刻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没有想到对方一盒杂牌烟,还能让这些人抽的这么津津有味。

    而在这时,只见自旁边有着一名年男子走了过来。

    这人一边走,一边抽.动着鼻子,慢慢来到众人身前。

    “赵老板!您怎么有时间过来了?”张鹏在看到这名年人后,微微一怔,而后问道。

    其余的很多同学,同样一愣,他们很多人认识这名赵老板,这可是冈西县最大的香烟批发商,和面的烟草公司关系很铁的那一种,几乎冈西县的百分之八十香烟销售都和他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原来是张鹏啊,你怎么在这里?”

    赵老板在听到张鹏的话语之后,微微一怔,紧接着看到张鹏之后,笑着问道。

    “明天是我同学的婚礼,今天帮他收拾一下!”

    张鹏满脸含笑,这赵老板的势力他们家还要大,他却是不敢在对方的面前耍威风:

    “对了,赵老板,您这是……”

    张鹏满是疑惑,这赵老板平日里心高气傲,现在来这边干什么。

    不仅是他,其余的很多人都看向这名赵老板,一头雾水。

    他们这些人,也张鹏有资格和赵老板说话,其余的人根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他们想不明白,这赵老板来这里干什么。

    “这家饭店被我买下来了!”

    赵老板一笑,而其话语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一惊,想不到这家酒店竟然是对方的产业。

    只是紧接着赵老板的一句话,则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我是找根烟抽的!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根,让我过过瘾!”

    呃……

    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这可是一位大老板,而且对方的生意大部分和烟草有关,现在竟然跟他们要烟抽,这确实显得异常怪异。

    不过,虽然很多人都搞不懂这位赵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礼貌的拿出一盒南京烟递了过去。

    “不是这一种,我想要抽一根那一种烟!”

    赵老板看着递过来的南京烟,根本不屑,他的双目紧紧看着一名男同学手的纯白色的烟盒,鼻子微微抽.动,竟然泛出一丝陶醉之色。

    嘎!

    然而,赵老板的一句话,则让此地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他们无法想象,一位烟草行业的大老板,竟然跟他们要杂牌烟抽,这瞬间便让众人有一种凌乱的感觉。

    “咳咳……赵老板,那是一种杂牌烟,您一位大老板肯定抽不惯!”张鹏此刻还是对着赵老板好心的提醒道。

    而赵老板则是不断摇头,双目紧紧看着那位拿着杂牌烟的男同学,目光之满是炙热:

    “这位先生,可以给我一根烟抽吗?”

    “啊……可以!可以!”

    那名男同学愣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当下赶紧从纯白色的烟盒之抽出一根,递给赵老板。

    然而赵老板接过来时,小心翼翼,像是在拿着极为贵重的东西一般。

    此刻拿在手里,先是用手指对着香烟弹了弹,而后调转过来,看了一下这支香烟的烟丝,而后放到鼻子狠狠一嗅,满脸陶醉之色。

    这一幕,像是那些吸-毒的人的表情一般,让所有人的目光变得古怪至极。

    “好烟!真没想到又见到这种烟了!”

    赵老板似乎确定了什么一般,满脸狂喜之色,此刻将这支烟拿在手里,却是舍不得抽,而是转目看向那位男同学;

    “这位先生,你这种烟还有吗?我愿意出高价购买!”

    赵老板的这句话,像是一道定身术一般,让此地的所有人尽皆石化。

    尼玛的,一个烟草行业的大老板,竟然愿意出高价买杂牌烟,这**闹哪样!

    “咳咳……那个……这个……”这名男同学当下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而赵老板见到这幕,立刻说道:

    “五千!我给你五千,你把这剩下的半盒香烟卖给我如何?若是你还有这种香烟,算是一万块一盒,我也全部包了!”

    轰!!!

    赵老板的这一句话,却是瞬间让此地炸开了锅,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满脸不可置信!

    五千?一万?

    杂牌烟?

    这**什么跟什么啊!!!

    所有人都感觉乱了,也太**乱了,而且是神经彻底凌乱了!

    那名男同学更是吓了一跳,赶紧将手的半盒烟扔给陈峰:

    “这……这是陈峰的烟!不是我的!”

    这半盒烟便价值五千,却是把此地的所有人都吓坏了,一个个看着赵老板,再看着陈峰,不知道这烟究竟是哪里好。

    而赵老板此刻目光一转,看向陈峰的目光一亮,笑着问道:

    “这位先生,你还有这种香烟吗?我愿意出高价全部收购!”

    听到赵老板说出了第二遍,此地所有人终于确定对方绝对不是开玩笑,也是说,这盒烟绝非是杂牌烟那么简单。

    而陈峰摸了摸鼻子,一阵郁闷,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识货的了。

    “不好意思,这盒烟是我从车站买的,我只买了这一盒,没有多余的了!”

    听到陈峰的话语,赵老板满脸失望:“唉!可惜了!这么好的烟太罕见了!”

    见到这幕,众人更加疑惑起来,尤其是之前二扁几个可是都抽了一支了,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想不明白怎么值这么多钱。

    “赵老板,您是不是看错了?这包烟是杂牌烟,有什么特别的?”

    张鹏此刻再也忍不住了,自己拿出一包‘首长特供’,弄了半天只是普通低劣的内部烟,而陈峰拿出一包杂牌烟,竟然还有烟草大佬画天价购买,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他想想都要吐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