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什么人

    而此刻其余的众人,包括凤鸣等女同学同样看向赵老板,显然也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什么特别的?”

    赵老板嘴角微微翘,看向张鹏的神色之泛出一丝讥讽:

    “张鹏,你可知道这烟里面都是添加了什么?”

    “不是劣质的烟草吗?”张鹏一愣,杂牌烟自然是添加劣质的烟草,难不成还用高档的烟草吗?

    “劣质烟草?切!”

    赵老板顿时嗤之以鼻,而后将手的那支香烟拿在手,当下说道:

    “这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最顶级烟草!不仅如此,它无论是烘干,还是卷制的工艺都是华夏最先进的工艺,每一片烟草都力求原汁原味!而且,这每一根香烟之,焦油量非常低,其内还添加着冬虫夏草的粉末!让人吸了之后,对身体的危害降低到最小!”

    什……什么!!!

    当听到赵老板的话语之后,所有人都傻了,每一个人的目光之充满了不可置信,怎么也不敢相信杂牌烟怎么会制作的如此精细,甚至已经精细到骇人的程度!

    只是接下来赵老板的一句话,让他们彻底明白了!

    “这是真正的首长特供香烟!!!”

    真正的首长特供香烟!!!

    赵老板的一句话像是一颗炸弹在此地轰响开来,每一个人的目光充满了惊骇!

    这赵老板可是从事烟草生意的,自然对于烟草见多识广,此刻根本没有骗自己等人的必要。

    只是陈峰随意拿出来的杂牌烟,却莫名其妙的变成首长特供香烟,还是让他们感觉太过不可思议了!

    然而,赵老板对于周围这些人的惊骇神色早有预料,此刻根本并未理会,而是双目热切的看向陈峰:

    “这位小兄弟,你能告诉我是从哪个摊位买的吗?还有,你究竟还有没有多余的香烟,不管什么价格,我全要了!”

    赵老板可不是傻子,他之所以开出这么大的诱.惑条件,主要是因为这种烟太过稀少了,若是现在将这半包烟拿出去拍卖,绝对能卖个数万,甚至十多万。

    而且关键是,根本没有人傻到拿这种烟出去卖,不管送人还是巴结司,这绝对是一把利器。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陈峰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只是从火车站附近的烟摊买的,你可以去那里转转!”

    陈峰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自然说的不是真话,这种烟他带到冈西县的都有一条,而在盐湖市,兄弟更是从燕京给他弄来了好几箱!

    只是,这赵老板想忽悠自己,却还是嫩了点。

    听到这话,赵老板失望之极,紧接着目光灼灼的看向陈峰手里剩下的半包:

    “要不,你把这半包卖给我如何?我给你五千,不,给你一万!”

    见到这幕,其余的众人面纷纷露出羡艳的神色,半包烟卖个一万块,这陈峰简直是走了运了!

    面对所有人羡艳至极的目光,陈峰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烟是用来抽的,不是用来卖的!”

    说着,陈峰便径直将剩余的半包‘首长特供’烟散给在坐的众人:

    “来!大家尝尝这一千多块一根的香烟什么味!”

    听到这话,在座的众人先是一呆,紧接着一个个大喜不已。

    妈妈咪啊!这可是真正的首长特供香烟,即便是不抽,拿回去显摆也倍有面子!

    此刻一个个纷纷向陈峰道谢,尤其是之前还嘲笑陈峰的那些同学,满脸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张鹏的眼皮一阵狂跳,他现在对陈峰不由高看了一眼,至少这家伙不是见钱眼开之人,竟然能将一万块的半包烟散给众人。

    然后,紧接着让张鹏想要吐血的是,他刚想伸出手去接陈峰递过来的烟,对方却猛然抽了回去。

    这种不不下,不伸不缩的感觉,让他面色一阵涨红,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尼玛的!坑啊!

    这混蛋是在报复自己!

    张鹏恨得牙根痒痒,尤其是看到周围那些同学幸灾乐祸的模样之后,更是气炸了肺。

    而陈峰根本没有在意张鹏难看的面色,此刻将香烟散完之后,便把最后剩余的两支递给赵老板:

    “赵老板,您既然这么喜欢这烟,这两支送给您了!”

    接过香烟,赵老板满脸叹息,有些心疼这么珍贵的香烟这样被浪费了,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不过,赵老板还是非常感激陈峰,至少这两支烟太过难得,而且也值不少钱呢。

    此刻在赵老板刚要向陈峰道谢的时候,张鹏却是满脸阴沉的说道:

    “赵老板,你不会是看错了吧!这种烟真的是特供香烟,我不相信!要是特供香烟,怎么可能烟盒一个字都没有!”

    张鹏的话虽然有些尖酸,但也在理,毕竟首长特供香烟太罕见了,或许是赵老板看走眼了,也说不定!

    而赵老板听到这话,更加嗤之以鼻:

    “我告诉你们,我去燕京的时候,便抽过几次这种烟,绝对不会错!还有,若是你们真的不相信,可以将香烟点燃,只要抽完,那烟头便会浮现防伪标记,自然知道是真是假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一呆,心却是对赵老板的话语相信了几分。

    “真的!赵老板说的是真的!”

    在这时,只见二扁喊了起来,众人转目看去,发现二扁拿着自己那抽掉大半的香烟递给众人看。

    只见那原本一支香烟在燃烧了大半之后,在白色的烟头之,浮现了一个金色的‘贡’字!

    看到这幕,所有人再也没有疑惑,而张鹏更是感觉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像是又被狠狠抽了一巴掌一般。

    “这种防伪标记是在温度升高之后,才会浮现的!小家伙们,你们以后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不要以为自己有两个钱,便看不起人!”

    赵老板看得出张鹏在针对陈峰,而他拿了陈峰的两支烟,自然会替陈峰说话,而其在羞臊了张鹏一顿后,这才满脸感激的看向陈峰:

    “小兄弟,我看你顺眼,你同学既然在我的酒店里办婚礼,那便看在你的面子,给你们打个六折吧!”

    听到这话,二扁却是大喜至极,六折可是很多了,足可以省下一万多块,此刻二扁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更是感激至极。

    “那我替我兄弟谢谢赵老板了!”陈峰当下对这个赵老板的印象提升了不少,至少这人不是势利之人。

    “不用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赵老板对陈峰客气的说完之后,便接着说道: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吧!”

    说完,赵老板这才对陈峰点了点头,而后径直离去。

    在赵老板走了之后,此地的所有人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异彩连连,他们很多人都占了也不少便宜,当下和陈峰的关系也拉近了了不少。

    众人在吃完饭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二扁早在酒店内订好了房间,明天早他们要很早起来帮忙收拾婚礼现场,此刻众人纷纷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陈峰和二扁住在一个房间,他们互相聊着这三年来各自的经历,不过基本都是二扁在说,陈峰在听。

    而当晚八点多的时候,蓦然传来一阵敲门,二扁打开房门一看,却是凤鸣。

    “二扁,陈峰在吗?”

    凤鸣站在房间门口,含笑对着二扁说道。

    二扁一呆,紧接着脸露出一丝满含深意的笑容,而后对着房间内的陈峰喊道:

    “峰子,凤鸣找你!”

    “咦?你怎么来了?”陈峰看到凤鸣的时候,也是一呆,紧接着笑着问道。

    凤鸣不知为何,看到陈峰之后,俏脸之浮现一丝红晕,而后说道:

    “我睡不着,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凤鸣话语之的意味再明白不过,二扁当下便对陈峰使了一个眼色,而陈峰挠了挠脑袋,笑着说道:

    “好吧!”

    说完之后,陈峰便和凤鸣一起走出了房间。

    而在陈峰和凤鸣离开之后,旁边的一个房间房门打开,张鹏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他看着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的两人,嘴角泛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而后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接通之后,张鹏当下说道:

    “二龙哥,那小子下去了!按计划行事!”

    电话挂断,张鹏嘴角的诡异笑容更加刺眼起来。

    而在酒店之外,陈峰和凤鸣缓缓的走在人行道。

    此刻路人很少,显得特别幽静。

    “陈峰,你最近几年去哪里了?一直都没有听说你的消息!”凤鸣看向陈峰,神色之有着一丝羞涩。

    “最近几年一直闯荡,没时间回来!”陈峰笑着说了一句后,紧接着问道:

    “只是没有想到,当年那个盛气凌人的大班长,现在已经是镇长大人了!”

    陈峰有些感慨,几年的时间算不得长,但是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了!

    凤鸣也是一笑,她笑起来异常美丽,在这夜色之,像是一朵空灵的幽兰,芬芳袭人。

    “陈峰!你现在还会打人吗?”凤鸣眨了眨眼睛,调皮的问道。

    她可是记得,当年陈峰在学的时候,三天两头都要和人打架,而且每一次都赢,是一个十足的暴力分子。

    陈峰似乎也回到了当年,嘴角笑的更加温和:

    “当遇到不讲理的人时,我还是喜欢用拳头和他们讲道理吧!”

    听到这话,凤鸣一阵无语,当年他们同桌的时候,陈峰也经常说这句话:

    “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凤鸣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俏脸仿若火烧,异常紧张,玉手紧握,里面竟然渗出一丝汗水。

    只是她等了片刻之后,却依旧没有听到陈峰的答案,当下疑惑的转目看向,却发现陈峰的目光直直看向前面。

    只见,在二人的前方胡同里,有着十多名青年缓缓走了出来。

    凤鸣的秀眉渐渐皱起,她看到这些人穿的稀古怪,手臂之纹着密密麻麻的纹身,显然不像是好人,而且对方竟然向着自己这里走来。

    “陈峰!这是你说的那个小.妞?啧啧,确实不错!”

    这十几人之,其为首的那人是一名三角眼、蒜头鼻的精壮男子,他耳朵之打着一排耳钉,此刻双目淫-邪的在凤鸣身扫视了一眼,对着陈峰说道。

    只是他的话语,却是让陈峰和凤鸣皆是一愣。

    “你认识我?”陈峰眉头缓缓皱起,看着眼前几人问道。

    而凤鸣俏脸之同样充满了疑惑,眼前这些人明显是混混,陈峰怎么会和这些人认识呢!

    “嘿嘿……陈峰,已经把这小.妞引出来了,你不要装了!”

    这名蒜头男子摸了摸鼻子的红斑,而后双目紧紧盯着凤鸣:

    “这小.妞确实够味,你说的还要好!走!带着这小.妞,咱们去胡同玩玩!”

    蒜头鼻男子说完之后,便欲伸手去抓凤鸣,却被凤鸣一巴掌将他的手打落一边。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要带我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