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司仪

    啪!!!

    一道清脆的声响传来,张鹏直接被一巴掌抽的一个踉跄。

    而且嘴角泛出丝丝猩红的血渍,英俊的脸很快便浮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你……你竟敢打我?”

    张鹏双目死死盯着陈峰,几乎喷出火来,这个混蛋刚刚还说扯平,话语未落,却率先动手了。

    然而,陈峰只是冷冷一笑:

    “我抽你,我的手也疼!在物理的来讲,这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关系,也是说,我打你,其实我们一直在扯平!”

    说完之后,陈峰一个箭步前,手掌挥起,再次‘啪’的一声脆响,张鹏再次被抽的一个踉跄!

    然而这还不止,只见陈峰一把揪住张鹏的衣领,手掌左右开弓!

    啪啪啪!!!

    一道道清脆的声音响彻此地,让所有人的面皮狂跳。

    他们看着张鹏的脸由鲜红色被抽成青紫。

    一丝丝的血渍从他的面颊流淌出来,但是陈峰依旧未觉,足足在张鹏的脸抽了数十巴掌,这才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

    砰!

    张鹏直直被踹飞五六米,他的肋骨几乎被尽数踹断,此刻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双眼一翻,直直昏死了过去。

    此地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想不到陈峰如此之狠。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张鹏罪有应得,根本没人去怜悯他!

    凤鸣此刻的俏脸之满是歉意,当下走到陈峰身边说道:

    “陈峰……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凤鸣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对陈峰说,对他有好感,现在不由让她又羞又臊,甚至有些不敢面对陈峰。

    而其余的那些老同学也一个个开口向着陈峰道歉,陈峰见到这幕,微微一笑:

    “好了!过去的便过去了,大家不要想太多了!”

    说完之后,陈峰笑着对凤鸣说道:

    “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帮二扁收拾婚礼!”

    当下众人一起向着酒店走去,这时的陈峰在所有人心的印象直线飙升,仅凭对方轻易识破张鹏的诡计,一人单挑十多名持刀的混混,便足以让众人崇拜至极。

    而张鹏,则依旧躺在路边,根本没人理会!

    一夜很快便过去了!

    第二天早,所有人都起得很早,一个个洗漱完毕,便尽数下楼帮二扁筹备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其实已经由婚庆公司筹备的差不多了,而陈峰等人便帮着搬一些东西便可以了。

    二扁和小花从小只跟着他们的奶奶长大,而他们的奶奶现在年龄已大,却是没办法来参加婚礼,此刻婚礼的筹备现场都是由二扁的岳父岳母在这里操持着。

    此刻在看到陈峰从楼走下来后,二扁的岳父岳母面色瞬间难看起来。

    “陈峰,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此刻二扁的岳父当下便喊住了陈峰,面色有些阴沉。

    陈峰和其余的众人尽皆一愣,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何这老两口面色如此难看!

    “叔叔!你有事吗?”陈峰当下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

    而听到这话,二扁的岳父面色更是铁青:“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打了张家的少爷张鹏?”

    “是啊!”陈峰一怔,当下便知道肯定是张鹏又找麻烦了。

    而这时,其余的众人也纷纷走了过来,开口对二扁的岳父询问发生了什么!

    “唉!!!”

    二扁的岳父长长叹息一声,看着陈峰满脸愤怒:

    “陈峰,二扁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他最敬佩的人也是你,没有想到,他要结婚了,你竟然如此闹事!现在张家已经放出话来了,任何婚庆公司都不会再接这场婚礼!”

    什么!

    听到这话,所有人一愣,紧接着面色难看起来。

    没有婚庆公司接手,婚礼根本没办法举行!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面色铁青,对那张鹏更加厌恶起来。

    二扁的岳父母显然非常注重面子,尤其这一次是二扁倒插门,他几乎将自己的所有亲朋好友尽数叫了来,若是这场婚礼办得失败寒酸,非被人家笑话死不可!

    婚礼司仪,其实是异常婚礼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没有司仪主持,那正常婚礼便会弄的死气沉沉,毫无意思。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当下凤鸣说道:

    “叔叔,你们没有打电话给其他婚庆公司吗?可不可以借用一位司仪,先把婚礼主持过去再说!”

    “唉……我们一早都是打电话询问,根本没人会冒着得罪张家,来派司仪主持这场婚礼!”

    二扁的岳父叹息不已,看着宾客来的越来越多,却发生这种事,这让他又气又愤。

    而此刻,很多同学也纷纷拿出电话,开始联络婚庆公司,但是当对方听到是此地的婚礼之后,一个个尽数拒绝。

    连凤鸣在联系了几个熟人之后,对方同样表示没办法帮忙。

    这时,所有的同学都急得像是热锅的蚂蚁,帮着不断出主意。

    而陈峰的眉头紧皱,这件事因他而起,他自然要想办法解决!

    而在这时,陈峰蓦然想起了一个人,当下掏出手机在面找了一个联系人的号码,径直拨打了过去。

    “喂!陈峰,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不是约好晚一起吃饭的吗?”

    电话那一边的声音异常清脆悦耳,让人一听便感觉心旷神怡。

    陈峰苦笑一声,当下问道:“那个……你会不会主持婚礼?”

    嗯?

    电话另一边的楚梦瑶显然一愣,紧接着娇笑说道:“当然会了,我的专业便是主播,主持婚礼更是小菜一碟!”

    说完,楚梦瑶问道:“怎么?遇到麻烦了?”

    陈峰当下一喜,而后将事情的大概对楚梦瑶说了一遍。

    而楚梦瑶听完之后,径直说道:“你等等我,我很快到!”

    楚梦瑶在答应之后,陈峰方才终于放下心来,而当其回到大厅,便看到众人依旧为司仪的事情焦急想着办法。

    “凤鸣,要是还找不到司仪的话,不如由你来当司仪!”

    其一名同学在出着主意,而他的话语,则让周围的众人眼前一亮。

    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司仪,让凤鸣来临时客串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凤鸣满脸苦笑,当下说道:

    “我怕是很难调动起宾客的兴致!反而会把婚礼搞砸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面色更加难看起来,眼下婚礼司仪,却是最大的问题。

    而看见陈峰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名女生当下随口问道:

    “陈峰,找到司仪了吗?”

    “找到了!大家放心吧!”陈峰一笑,径直回道。

    只是他的话语让所有人皆是一愣,紧接着一个个欣喜的问道:

    “是哪家婚庆公司的司仪,没什么问题吧!”

    “她叫楚梦瑶,是美女主播,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陈峰挠了挠头,他对于楚梦瑶是否主持过婚礼持怀疑态度,此刻并没有把话说满。

    只是听到他的话语之后,此地先是一静,紧接着每一个人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怪异。

    “陈峰,现在大家都忙着想办法呢!你能不能别开玩笑!”

    “是啊!楚梦瑶那是谁,一分钟的出场费都是十几万,咱们别做白日梦了!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找个合适的司仪吧!”

    “是!现在怎么办呢?宾客现在已经来了很多了,用不了多久二扁便会接新娘子来了,到时候找不到司仪,那可惨了!”

    ……

    此地的所有人根本不相信陈峰的话语,在他们眼,陈峰只是在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罢了。

    而看到这幕,陈峰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这年头说真话,还真没人相信!

    “好吧!大家不用着急了,我找了一个司仪,一会会过来,应该可以应付过去的!”陈峰无奈之下,只能对着众人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

    看到陈峰认真的模样,所有人这才知道对方没有开玩笑,他们也没有继续询问是哪家婚庆公司的司仪,毕竟找到了便好。

    “好了!大家赶快布置一下会场吧!新人想必很快便会来了!”

    二扁的岳父母这时方才长长松了口气,而后便招呼着众人忙碌起来。

    很快,二扁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便将小晴接了过来,二人进入了专门为新郎新娘休息所准备的房间之,只等司仪位,婚礼便会正式开始。

    “陈峰,你找的那个司仪怎么还没来啊?眼看要到时间了?”

    此刻众多的老同学尽数坐在一起,凤鸣看了看手表,对着陈峰问道。

    陈峰挠了挠头:“应该快了吧!”

    在他话语刚刚落下,蓦然听到酒店的门口传来一阵阵喧哗之声,热闹至极。

    此刻所有人尽数满脸疑惑,他们的目光看向门口,发现那里的众多宾客竟然一个个满脸狂热和兴奋之色,仿佛在迎接什么大人物一般。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怎么回事?什么人来了?竟然这么大的动静!”

    “不像是闹事的!好像是什么大人物……”

    ……

    在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门口之,只见自那人群之,一道倩影缓缓走来,当看清楚这倩影的面容之后,所有人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眼睛睁得溜圆,满脸不可置信!

    “楚……楚梦瑶……”

    每一个人在这一刻都惊呆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进来的这人竟然会是华夏最有名的美女主播!

    “太……太好了!我竟然看到楚梦瑶了!”

    此刻一名名老同学满脸激动之色,纷纷跑前去,要和自己的偶像要签名。

    尤其是一些女同学,此刻兴奋的尖叫不断,那种狂热,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

    而楚梦瑶似乎对这样的场面早习以为常,此刻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温和迷人的笑意,在几名保镖的护卫下,缓缓来到陈峰身前。

    当陈峰所有的老同学看到楚梦瑶竟然在陈峰身前站住之后,尽数眼皮一跳,想到陈峰之前的一句话,一个个骇然至极。

    “不……不会是真的吧……”

    每一个人眼珠子差点掉落出来,这也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

    而紧接着楚梦瑶的一句话,瞬间坐实了他们的猜测。

    “我这个司仪,还够资格吧?”楚梦瑶环抱着香肩,满脸笑意的看向陈峰说道。

    而陈峰满脸苦笑,他没有想到楚梦瑶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尤其是看到周围那些人看向自己那绿油油的光芒,更是让他一阵无语。

    不过楚梦瑶今天的打扮确实太耀眼了,一身火红色的旗袍几乎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尽数勾勒出来,东方女性的美感在她身表现的淋漓尽致。

    即便是陈峰也不得不暗叹,楚梦瑶几乎是为了旗袍而生,旗袍几乎将她的美感尽数展现了出来。

    “你这个司仪,怕是要把新娘新郎的风头都要夺走了!”陈峰苦笑的对着楚梦瑶说道。

    而楚梦瑶听到这话,咯咯娇笑个不停,而后问道:

    “新郎新娘现在在哪里?我要询问他们一些事情,才能把婚礼主持的更漂亮!”

    陈峰当下便对着那位学习委员说道:“你带着她去找二扁和小晴吧!”

    呃……

    “我?”

    那名学习委员已经完全傻了,她的双目一直在楚梦瑶的身,直到看到陈峰点头之后,这才明白过来,当下狂喜至极。

    “好!好!楚……楚小姐请跟我来……”

    这名学习委员兴奋的面容通红,当下便带着楚梦瑶向休息室走去。

    冈西县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之内,此刻并排放着两张病床,不断有着惨哼之声传来,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该死的混蛋!他怎么可能认识楚梦瑶!!!”

    此刻一张病床之,传来一道怨毒之声,这人却是张鹏。

    他的脸现在几乎肿成了猪头,刚说了两句话,便疼的呲牙咧嘴,而最让他疯狂的却是肋骨被生生踹断了六根之多,现在稍微动一下身体便会疼的死去活来。

    他刚刚接到电话,说是楚梦瑶去了婚礼现场,而且还是冲着陈峰去的。

    这让他不敢相信,陈峰竟然认识楚梦瑶。

    紧接着张鹏目光一转,看向另一张病房,神色之满是凶厉:

    “阿魁!卧槽尼玛!那个混蛋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在另一张病床之,阿魁则更为凄惨,他的一只手被绷带紧紧包成了粽子,依旧有着丝丝鲜血渗透出来,而最为要命的却是他的下。体。

    “张鹏,你**能怪我吗?我都被那个混蛋弄成这样了,我还有脸给你炫耀不成!”

    阿魁此刻脸色像是猪肝一样,想到自己的下。体几乎失去了那个功能,让他对陈峰恨之入骨。

    “张鹏!现在怎么办?咱们学的时候被那家伙修理一顿也算了!现在咱俩都混出了个人样,还**被弄成这样,真**不甘心!”

    阿魁知道张鹏的鬼点子最多,同样也相信对方自己更恨陈峰。

    “哼!老子从小到大,连我老爸老妈都舍不得打我一下,但是这个混蛋已经是第二次打我了,这件事情说什么也不能算了!”

    张鹏的目光之泛出阴狠毒辣的光芒,这次栽的如此之惨,对他来说绝对是耻辱,若是不能报仇,他肯定会留下心结,日后即便是见到陈峰,也会畏之犹如蛇蝎。

    “你有什么办法吗?只要是能帮我出这口恶气,算是让我倾家荡产,我也干!!!”

    阿魁的目光之闪烁着阴狠的光泽,对于他这种嗜色如命的人来说,下。体受创,这简直杀了他还要难受。

    张鹏此刻皱着眉头不断想着办法,良久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那个家伙很厉害,若是找混混修理他,根本不可能!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阿魁目光一亮,赶忙问道。

    而张鹏此刻嘴角泛出一丝阴森的笑意,径直说道:

    “那是……”

    ……

    而与此同时,二扁和小晴正在休息室里,等待婚礼正式开始。

    同样在房间之内的,还有小晴的两个姨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