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恶魔

    这人的面色此刻阴鸷至极,此刻进来之后,双目凶厉的瞪了一眼陈峰,这才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喝了一口咖啡,打开审讯簿。

    “说吧!为什么杀人?”

    警察队长此刻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对着陈峰问道。

    陈峰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我没有杀人!”

    “放屁!你没有杀人怎么在这里!”警察队长见这家伙狡辩,当下怒声斥责道。

    只是听到这话,陈峰的嘴角冷意更加浓郁,玩味的看着这名警察队长:

    “那你也在这里,是不是你也杀了人?”

    嗯?

    警察队长先是一愣,紧接着面色铁青一片:

    “好!好你个伶牙俐齿的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罢,警察队长将一份鉴定结果狠狠拍在桌子:

    “根据我们警方的初步勘察,现场除了那名保姆的脚印之外,便只有你的脚印!那你如何解释?”

    “我的脚印?难道那里没有你们警察的脚印吗?是不是说,你们警察也是杀人凶手呃!”

    陈峰淡淡的话语再次让这名警察队长心头的怒火汹涌一份:

    “好!看来你是死不承认了!既然这样,那先做笔录,等鉴定结果出来后,看你还怎么抵赖!”

    这名警察队长说完,径直掀开审讯簿,而后冷漠的问道:

    “姓名?”

    “陈峰!陈峰的陈,陈峰的峰!”

    陈峰的回答再次让警察队长的额头青筋狂跳不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顽劣不堪的家伙,在审讯室里,简直在自己家还有放松。

    “性别?”警察队长只能忍着心头的怒火接着问道。

    而陈峰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纯爷们!”

    警察队长再次怒火涌,恶狠狠的吼道:

    “老实回答!”

    “女的!”陈峰一笑,回道。

    “放屁!!!”

    这时,警察队长只感觉自己的拳头发痒,很想将这个混蛋那张笑脸打成稀巴烂:

    “你看看你这样子,特玛的能是女的吗?”

    而陈峰听到之后,嘴角的弧度更加翘一分:“既然你知道我是男的,那还问什么!”

    “你……”

    这时,警察队长被噎的生生说不出话来,狠狠将审讯簿摔在桌子:

    “行!小子,算你有种,我看你还能硬到什么时候!”

    说完之后,这名警察队长径直摔门而出,紧接着不久,便有四名持枪警察走了进来,将陈峰直接带出了审讯室!

    这处旧警察局虽然是世纪90年代的建筑,但是里面的房间设施齐整,只是陈峰却发现,这四人带着自己不是去拘留所,而是直接经过警察局的后面,来到一处大院落之前。

    冈西县重刑监狱!

    一般来说,警察局和监狱并不应该建造在一起,但是冈西县不同,这里民风彪悍,犯罪率每年居高不下,而且很多都是一些重刑犯甚至流窜到冈西县的凶徒,这也使得冈西县的刑事侦查科一直没有搬离,依旧毗邻监狱!

    陈峰在看到这幕之后,眉头微微一皱:

    “你们难道不将案件审理清楚,便要把人关进监狱吗?”

    “哼!你一个杀人犯,监狱才是你的家!放心吧,进去后,你别想着出来了!”

    一名警察戏虐的看了陈峰一眼,而后不再理会,径直走到监狱之前的摄像头前,紧接着监狱的铁门缓缓打开!

    刚一进入,陈峰便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紧接着便有几名持枪的狱警走了过来,和这四名警察一起,将陈峰压着前往一处监狱!

    这处监狱在外表看起来只是一排平房,但是进入一个房间之内,有着通往地下的铁门。

    打开铁门,便可看到地下还有着两层,每一层都有着数十个独.立的房间,里面关着一名名重刑罪犯!

    “嗷呜!新人,献菊.花吧!哈哈……”

    “特玛的!终于又来小鲜肉了!他是老子的!谁都别和我抢!”

    “放尼玛的屁!只有我才能开他的苞!你们谁敢动他,尝尝老子的拳头!”

    ……

    在陈峰被几名警察压着刚刚走进地下监狱,立刻便有着一道道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响彻起来,一名名罪犯狠狠摇晃着自己的铁窗,疯狂的哄闹着,而且每一人看向陈峰的目光充满了戏虐和凶戾。

    陈峰眉头微皱,看向周围的那些罪犯的目光之冷芒闪烁。

    “看什么看!快走!”

    几名警察嘴角泛着一丝冷笑,当下径直推着陈峰向着一处监房走去。

    这处监房之内只有着一名戴着眼镜的青年坐在监房的角落,此刻看到警察带着陈峰过来,立刻恐惧的缩到了一个角落。

    “进去吧!好好待着,不要闹事,不然……哼!”

    几名警察将陈峰径直推进了监房,锁之后,这才警告一句,径直离开。

    而陈峰面色依旧没有丝毫表情,他的目光闪烁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哎,兄弟,你是新来的啊?”在这时,只听监房之内的那名戴眼镜青年径直开口问道。

    不过他的声音满含着怯弱,似乎很害怕惹怒陈峰一般!

    陈峰转目看了这名青年一眼,嘴角泛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是啊!我是新来的,还请多多关照!”

    “关照不敢!不过兄弟,你要小心一点,一会晚八点会有一次放风的时间,到时候狱警都不在,你一个新来的,肯定会被那些犯人盯的!”

    这名戴眼镜的犯人看到陈峰很和善,似乎也胆子稍微大了起来,当下对着陈峰提醒道。

    呜呜!!!

    随着一道刺耳的喇叭声响,地下监狱之立刻响彻一道道兴奋的欢呼之声!

    “放风啦!放风啦!”

    “今晚的放风时间为一个小时!放风结束之后,所有人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监房,否则,后果你们清楚!!!”

    此刻,只见一名名狱警将监狱的各个监房的铁栅门打开,而后对着监房之内喊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去!

    只是听到他们的话语之后,所有的犯人再次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之声!

    “卧槽!一个小时!真**爽!”

    “哈哈……肯定是看到有小鲜肉来了!想让咱们多爽几下!”

    “艹!这次我要在两位老大办完那家伙之后,第一个!老子可是憋了很久了!”

    “去你玛的!要也是老子先,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

    此刻,一名名重刑犯飞快从各个监房之内走了出来,一道道恶心的话语令人作呕!

    而此地的下两层,足有百名重刑犯尽数向着陈峰所在的监房跑去,一个个疯狂摇晃着铁栅栏,仿佛饿狼一般盯着陈峰,恨不得将其生生吞下一般!

    “新来的!特玛的别磨蹭了,老子们今天要教教你规矩!“

    “艹尼玛的,快点滚出来,别让老子进去抓你,不然的话,打伤了你的小脸,我们老大可不愿意!”

    “……”

    这些重刑犯几乎将陈峰监房之外的走廊挤满,对着里面的陈峰厉声大喝,不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人擅自闯进去。

    而看到这幕,陈峰眸光之的冷意更加森然。

    “喂,兄弟,你自己保重吧!这些人很多都是死刑犯,肯定会轮了你的!这是这里的规矩,几乎每一个新来的都会被轮一遍!”

    那名戴着眼镜的男子此刻满脸恐惧的所在墙角之处,浑身瑟瑟发抖,依旧好心的对陈峰提醒道。

    而陈峰深深看了一眼这名男子,当下缓缓的向着监房之外走了出去!

    “吆喝!这小子有意思,以前特玛的哪一个不是磨蹭半天,还第一次有这么干脆的家伙!”

    很多重刑犯此刻异常诧异,不过在陈峰带着手铐脚镣走出监房之后,他们却是自动的闪开一条道路,直通最下面一层的监狱大厅!

    一路之,走廊两边挤满了重刑犯,他们之有的人目光贪婪的扫视陈峰的身体,有的目光之充满了暴戾和狠辣,更多的则是戏虐和玩味,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陈峰静静的从这些犯人身边走过,他可以感受到,这里绝大多数人身都有着一丝煞气,这是杀过人的表现!

    可以说,此地几乎都是无恶不作的恶棍!

    在下一层的监狱大厅之,此刻有着两队人马静静的对峙着,每一方都有二三十人的模样,一个个身强体壮,满身密密麻麻的纹身,看起来好不吓人!

    而双方最前面,则是则是静静站着两名大汉!

    其一人是个胖子,体重最少二百多斤,肥头大耳!

    而另一人则是满脸胡渣的大汉,他此刻一边紧紧盯着陈峰的身体,一边用蒲扇大小的手掌摸着自己脸的胡渣,满脸。淫。邪之色!

    “嘎嘎……塔龙,这小子出来了,现在咱们怎么分?是按照老规矩,一人他一次?”

    那名满脸胡渣的大汉目光好不容易从陈峰的身收了回来,而后对着那名胖汉邪邪的问道。

    而那名叫塔龙的胖汉,此刻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同样在打量着陈峰,尤其是看到陈峰细皮嫩肉,满脸清秀的模样之后,更是邪笑连连:

    “龙山,这次给我一个面子,这小子送给我怎么样?”

    “什么?”龙山眼睛一瞪,不善的看向塔龙:

    “塔龙,卧槽尼玛的,你竟然想独吞!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的小表子,老子凭什么让给你!”

    听到这话,塔龙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而后满脸浮现凶戾之色:

    “艹!龙山,老子过不了几天要被吃枪子了,你特么的不会是还想和我斗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这b!”

    塔龙满脸恶狠狠的模样,却是让龙山有些惊惧,他知道塔龙的性格,这是一个杀人魔,流窜作案二十多起,数十人死在他的手,若是自己真和他斗,把这家伙逼急了,说不定真的会鱼死破!

    不过虽然如此,若让他放弃陈峰这么一个细皮嫩肉面容清秀的禁脔,他却是不愿意:

    “这样吧,我先这小表子一回,然后让他今晚陪你一夜!之后几天,咱们再轮流办他!怎么样?”

    龙山现在只能退一步,而塔龙听到之后,依旧有些不甘:

    “不行!让我睡他三夜!”

    “两夜!”龙山讨价还价!

    “成交!”塔龙也看出来,想让龙山继续妥协已经不可能,当下便拍板决定了!

    而此刻,陈峰像是一个货物一般,在这两位大佬的交谈之,决定了归属!

    看着眼前的一幕,陈峰嘴角的弧度更加冰冷,目光之杀机爆闪。

    而在这时,周围的那些重刑犯却再次叫嚣起来:

    “山哥!龙哥!我们兄弟也想玩玩怎么办?”

    “是啊!不行让这小子来一场脱衣舞,给兄弟们助助兴吧!”

    “好啊!老子很久没有新来的小表子表演脱衣舞了!”

    ……

    周围的重刑犯一个个兴高采烈,尽数看向那为首的塔龙和龙山!

    二人见到这幕,嘴角同样泛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转目对着陈峰说道:

    “喂!新来的小表子,听到我们兄弟们的话了吗?快脱吧!表演完脱衣舞,我们再教教你规矩!”

    听到老大终于发话,那些重刑犯立刻欢天喜地起来,一个个举起双手,热烈欢呼!

    “脱!!!”

    “脱!!!”

    “脱!!!”

    ……

    此刻监房大厅之内,响彻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只是在这些欢呼声刚刚停止,一道冰寒刺骨的话语却是响彻起来:

    “能告诉我,你们都是犯的什么罪吗?”

    这道声音冰寒刺骨,尤其是在众多的重刑犯欢呼声刚刚停止,几乎传遍了此地每一个人的耳朵!

    嗯?

    所有人都是一怔,紧接着看到那声音是陈峰说出的之后,一个个哄然大笑起来!

    “哈哈……小的们!看来这个新来的小表子对你们很好啊!你们给他说说各自的来历吧,不然的话,他或许还以为你们是扶困济贫的侠客呢!”

    这时,塔龙大笑不已,而后对着众多的重刑犯大声的说道。

    而听到这话,塔龙身后当下便有着一名重刑犯看着陈峰,开口笑了起来:

    “嘿嘿!新来的小婊。子,听好了!老子我是沸城过来的入室抢劫杀人犯,我杀过四个人,一个妓.女,一对年夫妇,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不过啧啧……那个小女孩真特玛水灵,现在想想,老子还是回味无穷!”

    “你这算个鸟毛!”

    听到这人的话语,另一名重刑犯满脸浮现不屑之色,而后。淫。笑着说道:

    “老子在苍威县的时候,更是趁着一对新人刚刚结婚的时候,客人都走了,老子摸进去宰了新郎,办了那个新娘!最后将那个新娘掳回去,生生把她弄死!”

    “嘿嘿……你们是不知道那个新娘死的时候的表情,那样子有欢快、有痛苦、有怨恨!说起来,还真让老子想把她从阎王那里抢回来,重来一次!”

    “哈哈……”

    听到这人的话语,再看着他那满脸回味的表情,其余的重刑犯立刻大笑起来,而后又有一名重刑犯开始述说自己的光辉事情:

    “你们都不算什么!我告诉你们,当年我跟着我大哥,从云省拐卖女人去江省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死人,有的被我们打死,有的直接用车撞死!遇到那种不听话的女人,我们都要用一百种方法把她折磨死!那才是爽!尤其是听着她们的惨叫声,嘿嘿……绝对让你爽翻天!”

    ……

    这些重刑犯此刻脸一个个泛着变-态恶心的兴奋之色,根本不像是在讲述杀人,反而是在讲述自己的光辉历程,炫耀自己的心狠手辣!

    而且他们的话语,大多数都是离不开女人,似乎在回忆入狱之前的那段潇洒时光,那段杀人玩女人的黄金岁月!

    只是听着他们的述说,陈峰静静站在一旁,面色越来越冰寒刺骨。

    他知道,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死刑犯,而且很多的杀人案件都没有如实的供罪,只有在同类犯人之间,才会如此炫耀,来增加自己的威严!

    这是一群恶魔,一群十恶不赦的地狱恶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