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重型监狱

    听着那一个个清晰至极,仿佛历历在目的景象,陈峰的拳头慢慢攥起,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浓郁,此刻在听完很多重刑犯的讲述之后,他的目光看向那为首的塔龙和龙山:

    “你们呢?你们两个又有着怎样的‘光辉事迹’?”

    “我们?”

    塔龙和龙山一怔,紧接着和周围的所有重刑犯尽数猖狂大笑起来:

    “哈哈……小子,你特玛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当他们的老大吗?”

    塔龙此刻看着陈峰,阴狠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们更狠、更毒!我们杀的人,他们更多!!!”

    塔龙此刻目光之爆闪着刺眼的寒芒,面色的阴狠之色毫不掩饰,甚至让的周围那些人遍体生寒:

    “你可知道龙泉碎尸案?你可知道建安灭门案?你可知道,宣市连环杀人案!”

    说完,塔龙的脸泛出一丝变.态的骄傲之色:

    “没错!那些都是老子干的!老子手有着三十条人命!从**十岁的老人,到尚未满月的婴儿,老子都杀过!哼!我告诉你,他们每一个人都死的极为凄惨,这是老子的骄傲,算是过不了几天,老子被枪毙,老子也可以到地狱跟着阎王爷混!!!”

    听着塔龙几近变.态癫狂的话语,周围的每一名犯人尽皆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是狠,但是起塔龙,他们像是小绵羊一般温顺可人!

    而看到这幕,另一边的龙山也笑着说道:

    “塔龙确实够狠!不过老子也不差,老子被人称为‘少女杀手’!不是老子长得帅,而是老子所杀的对象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女!嘿嘿……在我入狱之前,至少有二十名少女死在我的手,要说艳福,你们特玛的谁能得过我!!!”

    听到龙山的话语,其余的所有重刑犯脸尽数露出羡艳的神色!

    只是陈峰此刻浑身有些发颤,他再一次感觉,心头的那只野兽,在疯狂咆哮,杀机之兽即将出笼!!!

    “好了!少**废话!”

    塔龙这一刻有些不耐烦了,当下双目阴狠的盯着陈峰说道:

    “小子!我们大家都说过自己的来历了,你赶紧说一下自己的来历,然后跳脱衣舞,给我的兄弟们助兴!今天晚,我还等着好好的教你规矩呢!”

    “对!赶紧说,说完脱!废话真**多!”

    ……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尽数恶狠狠的盯着陈峰,仿佛要将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吞下一般。

    陈峰嘴角泛着淡淡的笑意,只是这一丝笑意看起来那般的冰寒刺骨:

    “其实……我是一位大校!”

    嗯?

    听到这话,周围的犯人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后,尽数疯狂大笑起来,甚至很多犯人看着陈峰消瘦的身板,笑的前仰后合,眼泪直流。

    “大校?哈哈……你**笑死我了!好吧,大校先生,你可以跳脱衣舞了!我们还真像看看大校跳脱衣舞是什么样子!”

    “是!是!嘿嘿……你玛的,算老子信你了!大校,赶紧脱吧!”

    “……”

    周围所有人那刺耳的话语,不但没有让陈峰动怒,反而让他脸的笑容更加灿烂:

    “我其实不会跳舞!不……或许说,我只会跳一支舞!那便是……杀人舞!”

    说完,陈峰抬起面容,看着刚才一一说出自己罪行的那三四十名罪犯,满脸含笑:

    “今天,为你们跳一支杀人舞吧!”

    “杀人舞?哈哈……老子们进监狱之前,每天都跳杀人舞!”

    “嘿嘿……来吧!大校大人!跳一支杀人舞给我们看看!”

    “大校要跳舞了!大家快来看啊!”

    ……

    此刻所有的犯人在听到陈峰话语之后,不但没有当真,反而一个个呼朋唤友,热烈的哄闹起来。

    陈峰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径直走前去,走到一名重刑犯的身前。

    这人,之前便说过,他杀了一名新郎,将新娘囚禁起来蹂.躏至死!

    “干嘛啊?大校!你不会是想和我跳一支舞吧,先把裤子脱了,给老子看看,你**的菊.花还嫩不嫩!”

    这名重刑犯显然不以为意,此刻满脸戏虐的笑容,目光之也充满了浓浓的挑衅意味。

    而听到他的话语,陈峰微微一笑,手掌慢慢摸在这人的头,而后,在周围众多的重刑犯的喧嚣起哄声,手掌猛然一转!

    咔擦!!!

    静!

    此地在这道咔擦的脆响声,所有的声音归于平静,仿佛关掉了静音开关一般,没有了丝毫声息,一道道目光死死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名重刑犯的目光瞬间定格,他的脑袋生生被转到了后方,目光之依旧闪烁着疑惑之色,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的后背!

    砰!!!

    当尸体狠狠摔在地之后,每一个人的心脏尽数颤抖了一下!

    死了?

    所有的重刑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原本还在热情激昂讲述自己光辉事迹的同伴,竟然被瞬杀在此地,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做了一个冤死鬼!

    “你!你竟敢杀了他!!!”

    那名重刑犯是塔龙的人,此刻塔龙一双小眼瞪得溜圆,双目死死盯着陈峰,充斥着暴虐和歹毒!

    陈峰面色淡漠,他嘴角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此刻看着塔龙,径直说道:

    “我说过,我为你们跳一支杀人舞!”

    “找死!!!”

    塔龙和周围的所有重刑犯立刻反应过来,当下大怒至极。

    “!!!”

    塔龙一挥自己的胖手,对着手下喝道:

    “给我抓住他!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恶魔!什么叫做惩罚!!!”

    塔龙的一句话说出,他的那些手下立刻疯狂起来,此刻一个个嗷嗷叫着向陈峰直冲而去!

    “小表子!去死吧!”

    一名重刑犯窜至陈峰的近前,手掌一挥,铁拳对准陈峰的喉管便径直打去!

    这一击威猛至极,显然这人是一位练家子!

    只是他的拳头即将打陈峰的瞬间,便猛然心口一阵剧痛,他看到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掌,生生刺穿他的肌肤,狠狠插进他的心窝之!

    噗!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音在这人心脏之响起,很多重刑犯的脚步蓦然一顿,一个个面色骇然至极!

    什……什么?

    每一名重刑犯此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着那刺入身体的手掌,那不断流淌出来的猩红鲜血,一个个仿佛见了鬼一般,满脸不可置信!

    而塔龙和龙山更是吓了一跳!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的手掌能够刺穿**,那简直手掌利刃还要犀利!

    尤其是这名凶手,还是一个看起来面容清秀的小鲜肉,一个被他们认为是刀俎的鱼肉一般的家伙!

    陈峰没有理会周围人的惊骇,掏出那只鲜血淋漓的手掌,紧接着对着周围的那些重刑犯微微一笑:

    “现在,舞蹈开始!”

    这道话语像是地狱阎王的死亡之令一般,紧随而起的是陈峰一窜而出!

    咻!

    只见陈峰的身影仿佛一道闪电,瞬间冲进周围重刑犯的人群之。

    他手腕之的手铐猛然勒住一名犯人的脖颈,狠狠一拉,咔擦一声脆响,这人的喉管瞬息粉碎。

    而陈峰的身形不停,双脚一挣,发出一道金铁之声,那精钢打造的脚镣竟然仿佛线绳一般瞬息而断!

    看到这一幕,此刻周围的所有人尽数浑身一颤!

    “怎么可能!!!”

    每一个人都感觉无法相信,那精钢打造的脚镣会如此脆弱不堪!

    尤其是在他们看到陈峰一个鞭腿甩出,其断裂的脚镣竟然将三名重刑犯的脑袋抽碎之后,所有人只感觉亡魂俱冒!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只见陈峰手掌再次一挣,那手铐同样瞬间断裂,而且双手瞬间击两名重刑犯的脖颈,那道喉管粉碎的声音,让所有人来不及多想,便飞奔而逃!

    不仅如此,冈西监狱的放风时间,狱警根本不在!即便是此地已经大乱,依旧没有人出来制止!

    现在,此地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舞台,一个跳着杀人舞的舞台!

    “不!!!”

    随着一名重刑犯的惨叫,他的脖颈被瞬间拧断,紧接着另一人尚未反应过来,便被一脚踹心口!

    砰砰砰!

    只见此地,一名名重刑犯的身体僵直在那里,而陈峰手掌或是捏住脖颈,或是击胸口,或是踢脑袋,像是一个舞者,做着各种各样不同的精妙动作!

    这时,没有聚光灯,但是在周围的所有人眼里,那一道道鲜血的喷溅,那道在血雨之起舞的男子,像是一个恶魔,在跳着杀人舞!

    塔龙和龙山这时完全傻眼了!

    他们自己杀过人,而且是很多人,但是今天第一次看到,竟然还能如此杀人!

    无论是陈峰的拳肘膝掌,每一击都像是一把致命利刃,瞬间灭杀自己手下的生机!

    这种恐怖的场景,让他们胆寒,当恶魔遇到恶魔,才知道自己并不够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