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高度紧张

    冈西县警察局局长李河在参加完婚宴之后,便直接的回了家!

    只是当他接到一个下属的的电话之后,顿时便坐立不安!

    “你说什么?凤鸣家里有没有事?”李局长面色难看的问道。()

    而电话另一边,一名警察的声音传了过来:

    “凤鸣没有事,不过她的保姆已经当场死亡!凶手也被当场抓住!”

    “呼啦!”

    听到凤鸣没事,而且抓住了杀人凶手之后,李局长方才长长松了口气,他知道凤鸣和陈峰是老同学,若是她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陈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这么快便抓住了凶手,他倒是跟陈峰解释了,想到这里,李局长紧接着问道:

    “凤鸣在什么方位?我现在过去!”

    当下李局长在挂断电话之后,便赶到了凤鸣的家里。

    刚刚走出电梯,李局长便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以及看到一名名警察站在一处房间之。

    而李局长面色突变,洪县长和王书记竟然也悉数到场!

    看到李局长进来,洪县长和王书记的面色瞬间拉黑,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当下洪县长大声的喝道:

    “老李,你过给我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县长声音之暴跳如雷,而另一边的王书记,同样满色铁青一片,面色一片的复杂之色!

    不但是他们,这一刻情绪最为波澜起伏的当数凤鸣!

    凤鸣显然是一觉醒来,此刻看到李局长进来之后,如同是抓了救命稻草,丝丝的抓住李局长的衣领,一脸愤懑的咆哮:

    “李局长,你们警察为什么抓陈峰,我的保姆死了,和陈峰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洪县长和凤鸣的话语,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瞬间让李河身体一颤:

    “洪县长,这件事弄错了吧!不是抓到了凶手吗?和陈先生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

    洪县长看到李局长竟然到现在还不知情,顿时暴跳如雷。

    而李局长见到这幕,只能快步走进了房间的大厅,而当他看到这个小区保安处的监控录像,面的影像,竟然是十多名警察押着陈峰离开小区的画面!

    “走!我们去刑事侦查科!在他们胡来之前,一定要阻止他们!”

    说罢,洪县长和王书记立刻匆匆向着外面走去,而凤鸣和李局长也立刻跟!

    而房间之内的其余警察见到这幕,一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

    他们都是之前警察队长留下来勘察现场的人,亲眼见证了抓捕陈峰的场景,而看到冈西县的三位大佬竟然如此重视甚至恐惧陈峰,这让他们骇然欲死!

    而与此同时!

    重刑监狱的一处看守房间之内,一名警察静静站在那里,透过监视窗看向监狱之内的血腥场面,浑身颤抖不止!

    钱林,刑事侦查大队队长,他之前故意让狱警留给犯人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又将所有狱警打发走,便是想借那些犯人的手,除掉陈峰!

    只是他没有想到,会是眼下这种局面!

    看着下方监狱大厅之的一道道毙命当场的尸体,钱林只感觉头皮发麻,这一刻,他甚至有些后悔拿了张鹏五百万的黑钱!

    这人简直是一个地狱修罗,简直太特么的恐怖了!

    不过,事已至此,钱林知道,若是不干掉陈峰,他的五百万不仅会泡汤,甚至连自己都会惹麻烦!

    心的肠子也快悔青了,这五百万拿的烫手啊!

    “张大少还有最后一个杀手锏!实在行不通的话,我直接用枪将那家伙毙了,反正他杀了那么犯人,我有足够的理由把他击毙!而且他身带着杀害凤鸣保姆的罪名,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想到这里,钱林方才微微松了口气,不管对方有多强,现在都是笼之兽!

    当下钱林将自己的警枪掏出,顺着监视窗口探了出去,像是一个猎人,随时准备猎杀那头疯狂的野兽!

    监狱的大厅之,此刻已经被鲜血浸泡成了一片!

    一名名尸体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一个个死不瞑目。

    肥龙在看到自己的二十多名手下尽数倒在血泊之后,早已浑身颤抖犹如筛糠,当下转身要逃走!

    只是他刚刚跑出两步,却蓦然撞到了一名戴眼镜的青年身!

    “草尼玛的,躲开!”

    肥龙大怒,当下将这名戴眼镜的青年一把推开,只是在刚刚推开对方,肥龙的身体瞬间僵直在原地!

    “你……”

    肥龙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名戴眼镜的青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对自己下手!

    而那名青年只是淡淡一笑,而后伏在肥龙耳边,轻声说道:“你走吧,我替你杀了他……”

    说完,这名青年的手掌一挥,肥龙胸口的尖刀瞬间没入了他的心脏之!

    做完这些之后,这名戴眼镜的青年却是向着人群跑去!

    陈峰他却看到和自己一个监房的那名戴眼镜的青年跑了过来。

    “兄弟!救救我!快救救我……”

    这名青年满脸焦急惊慌之色,此刻快步跑到了陈峰身后。

    “怎么了?”陈峰淡淡的问道。

    “有人要杀我……你救救我好不好……”

    这名青年一边说着,一边躲到了陈峰身后,双目紧紧看着人群之,惊慌失措。

    “谁要杀你?”陈峰当下问道。

    而听到这话,这名青年一推鼻梁的眼睛,嘴角蓦然泛出一丝阴森:

    “我要杀你!”

    说完之后,只见他的手掌之再次露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狠狠向着陈峰的后心刺去!

    在看到尖刀几乎要刺入陈峰的后心之时,这名戴眼镜的青年面,终于泛出一丝兴奋的笑意。

    “死吧!!!”

    这青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仿佛听到了那尖刀刺穿心脏的声音一般,让他面泛出一丝病态的阴笑!

    然而,在尖刀几近刺入陈峰身体的瞬间,一道声音响彻,瞬间将青年兴奋的心脏冷却下去。

    “你终于出手了!”

    随着这道话语刚刚传来,这名青年紧握着尖刀的手掌却被陈峰一把抓住!

    “你……”

    青年满脸不可置信,此刻根本来不及说什么,手腕一反转,便欲再次刺向陈峰的心脏!

    然而在他的手臂刚刚前探而出,蓦然感受到手腕之一股大力席卷而来,紧接着便听到一道清脆声响!

    咔擦!

    这名戴眼镜男子的手腕竟然被生生拗断,而那把明晃晃的尖刀也瞬息掉落在地!

    “不可能!!!”

    看到这幕,那名带着眼睛的男子脸露出浓浓的不可置信,尤其是加手腕之的剧痛,更是让他面容扭曲成一团!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戴眼镜的青年双目死死盯着陈峰,他相信自己的演技,至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和杀机,陈峰不可能发现。

    而现在看这情景,像是陈峰早已发现了他的企图一般,这让他不敢相信!

    “你演戏的功底很好!我从来不会把后背留给陌生人!”

    陈峰双目之猛然爆闪出一丝寒芒,话语也变得轻柔缓和:

    “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这道声音像是婴儿听到妈妈的呢喃一般,让人的神经彻底松缓,让这名杀手的目光瞬间浮现出一丝迷离,神情也呆滞起来:

    “是……张……”

    在这名杀手的话语刚刚出口,陈峰的耳朵一动,面色微变,紧接着脑袋往右边一偏!

    砰!!!

    杀手的目光定格一处,他的神色之依旧蕴含着呆滞,紧接着身体轰然倒下!

    砰砰砰!

    在这名杀手尸体落下之际,又是接连几道枪声传来,一颗颗子弹向着陈峰的要害直射而去!

    而陈峰面色冰寒一片,他的目光一边看向楼的一个房间窗口,一边身体仿若灵蛇一般,左右摆动,山舞银蛇,瞬间将那几颗子弹闪避而过!

    噗噗噗!

    随着子弹击大厅的地面,顿时响起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一颗颗弹孔浮现出来!

    “不可能!!!”

    楼的房间之的钱林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他的眼睛睁得几乎像是铜铃一般,死死盯着眼前骇人的一幕!

    “竟然能够躲避子弹!”

    只是当他再次看向下方之时,却是猛然一愣。

    没错!在一楼大厅之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让钱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该死!该死!该死!”

    钱林额头的冷汗在这一刻哗的一下流淌出来,他知道若是这陈峰真的幸存下来,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若是不仅完不成张鹏的指示,拿不到钱,反而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那他定会哭死!

    “在哪里?这个家伙究竟躲到哪里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