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怨毒之色

    只是当他看到自己身后的一个人后!

    陈峰!

    这人是陈峰,仿佛幽灵一般凭空出现此地,他的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看向自己的目光,像是看着老朋友一般温和:

    “你是在找我吗?”

    陈峰的声音之充满了平静,只是落到钱林的耳,让他浑身一颤,根根汗毛乍起:

    “不好!!!”

    钱林根本来不及思考,枪口一转,便欲对着陈峰扣动扳机!

    然而,钱林的反应够快,但是陈峰更快!

    此刻在钱林的枪口刚刚抬起,陈峰的鞭腿已然踢出!

    咔擦!

    声音刺耳难听,紧随而起的是一道杀猪般的惨叫!

    钱林手的警枪直接被踢飞了出去,其整只手掌生生被踢断,耷拉下来,那一股股磅礴剧痛,让钱林面容扭曲,额头的冷汗哗哗流淌下来!

    只是他的惨叫刚刚出口,陈峰的第二记鞭腿飞出,再次将钱林的腿骨踢断!

    “啊……”

    钱林轰然倒地,一手一腿尽数断裂,那种剧痛之感让他浑身颤抖犹如筛糠,一道道凄厉恐惧的惨叫之声不断响彻起来。

    “你……你不能这样!我是警察!你这是袭警,你该死!!!”

    钱林看着眼前的陈峰,像是看着即将屠杀自己的屠夫,让他恐惧,让他绝望!

    陈峰面色冷漠至极,此刻一步步向着钱林走去,而其每一步落下,都像是踩着钱林的心脏一般,让他难以呼吸!

    而在陈峰刚刚走到钱林身前之时,此处房间的房门蓦然从外打开,而后一名名狱警持枪闯了进来!

    “住手!!!”

    “不许动!举起手来!!!”

    ……

    这些狱警足有七八人之多,每一个都是全副武装,双目死死盯着陈峰,精神集到了顶点!

    尤其是看着凄惨的钱林,以及房间之外,那监舍大厅之的修罗场般的景象,每一人都感觉浑身直冒凉气!

    “快放了钱队长!趴在地!不然我们开枪了!!!”

    这几名狱警神经高度紧张着,每一人的手指都搭在扳机之,若是陈峰真的敢反抗,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而钱林在看到这些狱警之后,狂喜不已。

    “快!开枪啊!杀了他!他是一个屠魔!!!”

    钱林现在的精神几乎崩溃,恨不得这些狱警当下便将陈峰击杀,此刻对着他们大声吼道!

    而陈峰看到这幕,面色更加阴寒,脚掌一抬,狠狠跺在钱林断裂的手掌之!

    咔!

    又是一道脆响传来钱林浑身一颤,惨嚎连连!

    而其余那些狱警,一个个又惊又怒,当下便欲对准陈峰扣动扳机!

    而在这时!

    只听一道暴喝之声蓦然响彻!

    “住手!”

    随着这道声音传来,只见数道人影从外面快速跑了进来。

    而看清楚来人之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钱林更是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

    “局长!快!快下令将这个人击杀!他是凶徒,不仅在监狱之肆意残杀犯人,甚至还敢袭警!快让人把他枪毙!”

    钱林现在对于陈峰的恐惧几乎达到了顶点,陈峰不死,他心难安!

    只是他的话语落到洪县长四人的耳朵之,让他们的面色铁青一片!

    “都**把枪放下!!!”

    洪县长此刻对着狱警大吼了一声,这才和王书记等人快步向着陈峰走去!

    “陈先生!你没事吧?”

    洪县长此刻的额头冷汗直流,看着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惭愧和恐惧!

    之前不仅是盐湖市市长给自己来过电话,几乎省内的高.官都给自己来过电话!

    只是让他想不到,自己县里的警察竟然如此胆大包天,连陈峰这种人物都敢陷害!

    不仅是他,其余的王书记和李局长更是如此,尤其是李局长,他额头的冷汗岑岑的往下流!

    而此刻,周围的狱警和钱林全部傻了眼!

    他们看到了什么,冈西县的三位大佬,竟然和这个凶徒如此相熟,尤其是看那番模样,更像是畏惧对方!

    这怎么可能!

    这一幕,让这些狱警和钱林无法相信,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局长!他……他是凶手,他杀了很多犯人……”

    钱林这一刻,唯一能够指望的便是自己的局长李河。

    只是他不说还好,一开口,瞬间将李河心的滔天怒火引爆!

    “钱林!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了!陈先生是什么样的人!岂容你这种警察的败类在这里说三道四!”

    李河怒斥了一声,而后看向周围的那些狱警:

    “你们把钱林抓起来!!!”

    “是!局长!”

    这些狱警已经明白了眼下的局势,自然知道如何做,当下便欲前擒拿钱林,只是他们刚刚走前去,便被陈峰阻止!

    “等等!”

    陈峰手掌一挥,瞬间让这些狱警止住了脚步!

    “陈先生,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严查到底,保证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李局长此刻脸泛出尴尬的笑容,对着陈峰歉意的说道。

    而陈峰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而后双目紧紧盯着钱林:

    “告诉我,是不是张鹏让你这么干的?”

    陈峰话语轻柔至极,尤其是他一边说着话,脚掌在钱林断裂的手掌之微微一捻,顿时让钱林再次惨叫出声!

    “告诉我……”

    这道话语像是蕴含了神的魔力,而惨叫之的钱林瞬间精神一松,目光变得呆滞:

    “是……张鹏指使我抓捕你的,他答应给我五百万,还说……”

    ……

    冈西县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之,两道身影并排的躺在病床之!

    “哈哈……阿魁,我特玛现在一想到陈峰那个渣碎被那些重刑犯爆菊.花的一幕,我都要笑屎了!”

    张鹏此刻靠在病床之,脸泛着诡异阴森的笑容。

    而在其一侧的病床之则是阿魁,病床之外的沙发还坐着两名男子,这二人正是陈峰看到从一诺花园走出来的那两人!

    “嘿嘿!张鹏,我最佩服的是你!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套套,计计,那小子算是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阿魁这一刻心满意足,尤其是想到把自己害成这样的陈峰的凄惨下场后,只感觉自己下。体的疼痛都减轻了许多!

    “那是当然!那小子是一个莽夫,老子想要玩死他,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已!”

    张鹏脸泛出一丝得色,对于他来说,能够将陈峰如此轻易的弄死在监狱之,确实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紧接着张鹏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笑意有些恶毒起来:

    “这小子必死无疑,现在已经不用多想,目前最关键的是,我如此得到凤鸣的芳心!”

    想到这里,张鹏脸泛出一丝不忿:

    “哼!凤鸣真是有眼无珠的小标子!老子这么帅气多金的男人看不,非要看那个穷司机,现在那个司机死了,老子只要把凤鸣搞到手,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这个贱.人!!!”

    张鹏说到这里,嘴角的怨毒更加浓郁起来。

    而阿魁同样面泛出一丝病态的笑容:

    “那小子把我害成这样,即便是他死了,我一定也不能让他好过!哼!他不是护着那个小花和二扁吗?看着吧……嘿嘿!”

    阿魁嘴角的笑意阴森,只是紧接着他却是一愣,转目看向特护房门之外,他听到有着很多的脚步声向着这里走来!

    不仅是他,一旁的张鹏和房间之内的两名男子同样听到了脚步声,当下一个个转目看向房门!

    吱嘎!

    特护房门被人从外推开,紧接着便看到三道身影和十数名警察走进了房间!

    看着这些警察,张鹏四人的眼皮一跳,紧接着张鹏满脸献媚的对着洪县长三人说道:

    “洪叔叔,王叔叔,李局长,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来了?”

    洪县长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双目在张鹏几人身径直扫视了一眼,并未说明来意。

    只见这三名冈西县的大佬在进入病房之后,尽数往后一推,让开一条道路!

    而看到这幕,张鹏几人一呆,这一幕像是后面还有着大人物即将到来一般,这更是让他们疑惑至极!

    看着这两人,张鹏四人的目光瞬间僵直,一个个脸仿佛见到鬼了一般,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