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告别

    山之!

    这还是凤鸣第一次来陈峰住的地方,看着那处孤零零的木屋,以及坟前静静站着的陈峰,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样!

    “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怕是身边有着千万人,他依旧是孤独的……”

    不知为何,凤鸣心泛出了这样的一丝感慨,陈峰这一刻像是一个孤独的浪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但只会停留片刻,便会继续踏他的孤独旅程!

    陈峰站在叶若谷的坟前良久不动,直到最后叹息一声,而后跪下磕了三个头,这才拿着自己的行李和凤鸣一起下山而去!

    “陈峰!谢谢你!”

    凤鸣一边和陈峰并肩前行着,一边捋了捋鬓角的秀发,对着陈峰展颜一笑。()

    若不是他,杀死自己保姆的凶手不可能这么快抓住,而且以后自己或许还会有危险!

    陈峰一笑,而后将手的那沓转让合同递给凤鸣:

    “帮我把这些张鹏的产业变卖了,捐给冈西学和冈西福利院吧!剩余的阿魁的产业,可以交给二扁兄妹打理!”

    凤鸣一怔,神色之闪现浓浓的诧异,没有想到陈峰竟然对于这么一笔巨富如此不在意,尤其是看他的神情,仿佛这些钱在他眼里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数目而已!

    凤鸣怔怔的将这沓转让合同接了过来,而后感慨的问道:

    “陈峰,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

    对于凤鸣来说,陈峰给予她的震撼太大了,不仅冈西县的三位大佬对他礼敬有加,甚至他在冈西重刑监狱杀死了那么多的罪犯,依旧没有任何事情。

    尤其是他审问钱林时,那种催眠的技能更是骇人之极!

    可以说,这时的陈峰,在凤鸣眼里是一个谜!

    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陈峰一愣,而后洒然一笑,目光看向前方,闪烁着深邃的光泽:

    “晚晴,不管我是什么人!我都是你的老同桌,若是有事,可以随时找我!”

    说完之后,陈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凤鸣!

    凤鸣接了过来,她看到这张名片四周镀有金色,而其没有任何字眼,只有一片血红色的枫叶图案!

    “陈峰,这是什么?”

    凤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怪的名片,不但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名字!

    “想要找我的话,拿着它去盐湖市,有人自会带你见我!”

    陈峰笑着说道,这是血色枫叶的金字名片,目前只有陈峰和叶筱雨几人才有资格持有。

    随后陈峰又给楚梦瑶和二扁兄妹分别打了一个电话告别,这才被凤鸣送到了冈西火车站,坐着火车离开了冈西县!

    呜!!!

    随着火车的鸣笛声响彻,冈西县在陈峰的视线之越来越远,直到变得模糊不清!

    陈峰坐在靠近窗口的一处位置,他看着窗外,脑海之一直在考虑冰蚕的事情!

    冰蚕在非洲大裂谷底部,异常罕见,朝开夕落,更是让它变得珍无!

    据陈峰所知,现在市面根本没有真正的冰蚕!

    除此之外,非洲大裂谷没有普通人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那里有着很多地方属于死亡禁区!

    佣兵、杀手、悍匪丛生!

    同样是很多国际地下势力的养兵之地!

    或者可以说,那里是一处真正意义的蛮荒之地,穷山恶水,没有法律,只有杀戮!

    “这次寻找冰蚕,希望不开眼的人能够少一点,不然……”

    陈峰喃喃自语着,鬓角所遮蔽的目光之,爆闪着一抹抹浓郁的杀机!

    安静的病房之内,陈峰静静坐在床前的一张椅子,静静看着病床之的夏荷!

    夏荷现在的气息平稳,但是俏脸依旧苍白一片,那完美妖艳的俏脸泛着一丝病态,犹如一位睡美人,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我明天便会去非洲!等我……”

    说完之后,陈峰又起身在夏荷的额头轻轻一吻,这才缓缓走出了房间!

    离开医院之后,陈峰便直接去了曼陀罗酒吧!

    曼陀罗酒吧现在依旧热闹如初,一对对男男女女进进出出,让这里充满了朝气和活力!

    而进去之后,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狂暴沸腾着,众多的年轻男女在舞池之贴身热舞着。

    而在舞台之,则有着一道火红妖艳的精灵,疯狂扭.动着身姿,那曼妙妖娆的身材,那火辣迷人的面容,像是一杯杯烈酒,灼烧着此地每一个人的心脏!

    不过和以前一样,没有一名男人敢抬头去看那舞台之的女人,那像是一个女王,在舞台起舞,俯视众生!

    陈峰看着跳着热舞的曼陀罗,仿佛回到了二人第一次见面,嘴角不由泛出一丝浓浓的笑意,当下径直向着吧台走去!

    而曼陀罗同样一眼看到了陈峰,嫣红的小嘴微微翘,俏脸之浮现一抹迷人魅惑的笑意,停止了热舞,走下了舞台!

    在那吧台之,此刻同样坐着一名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女子,正在品尝着一杯鸡尾酒!

    曼陀罗!

    这个冷艳而又高傲的女人,仿佛和曼陀罗是两个极端,但是却都有着一种致命的魔力,勾魂夺魄,动人心神!

    在看到陈峰之后,曼陀罗冷艳的俏脸之顿时泛出一丝灿烂的笑意,仿若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刚回来?”

    陈峰点了点头,而后坐到曼陀罗身边,将她那杯鸡尾酒拿了起来,喝了一口,感受着酒杯之的唇香,陈峰贱贱一笑:

    “几天不见,你身的花香更好闻了!”

    一边说着,陈峰一边靠近曼陀罗,微微抽了抽鼻子,脸泛出一丝陶醉之色。

    曼陀罗俏脸瞬间一下红了起来,羞怒的瞪了这货一眼:

    “色.狼!”

    而这时,曼陀罗也走到吧台之,一屁股坐到了陈峰身边,而后一双凤眼在陈峰身不断打量,小嘴之则是啧啧有声:

    “咦?陈峰,我怎么感觉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好像……”

    曼陀罗美眸之泛着一丝丝疑惑,陈峰现在给她的感觉很怪,仿佛以前更加有气质,隐隐有着一丝出尘之气!

    “好像更帅了!”陈峰一笑,而后接过酒保递过来的一杯鸡尾酒,轻轻喝了一口!

    其实曼陀罗说的没错,他现在确实具有一股出尘之气,这是陈峰体内异能量日渐增多的表象!

    “哼!你这个大色.狼臭美吧!”曼陀罗耸了耸俏鼻,而后看了一眼这座热闹非凡的酒吧,俏脸之闪现一丝落寞:

    “你来的正好,或许以后没办法来了!”

    “你们怎么突然想回米国了?”陈峰有些不解,杨雪和曼陀罗在盐湖市生活了两年之多,这时候走显得有些仓促。

    听到这话,姐妹俩满脸无奈:

    “我们老妈要我们回去,若是不听她的,她肯定会派人把我们抓回去!”

    “抓回去?怎么说的和黑-社会一样?”陈峰一笑,当下问道。

    只是听到这话,二女的神情有些古怪:

    “你说的没错,我们老妈是黑帮老大!”

    呃……

    陈峰一呆,诧异至极:“真的是混黑的?在米国什么地方?”

    “纽约啊!”

    曼陀罗耸了耸肩,而后说道:

    “我老妈是纽约的老大,外人都叫她黑寡.妇!”

    噗!!!

    当听到黑寡.妇这个名字之后,陈峰顿时将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

    陈峰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玫瑰酒吧的,但是他脸满是苦笑,心复杂至极!

    黑寡.妇!

    她是米国纽约格林道的老大,一个人主掌一条罪恶之街!

    当年陈峰血洗格林道的时候,也正是黑寡.妇在格林道崛起之时!

    永远不变的黑色风衣,那大大的墨镜将那双蓝色犹如水晶一般的美眸遮蔽,金色的波浪长发带着另类的狂野!

    那个女人总是那么酷!

    “若是有一天,是该回去看看那几个女人了……”

    陈峰摇头苦笑不已,当年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或许那几个女人恨死了自己!

    想了片刻,陈峰越想越乱,当下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径直消失在夜色之!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