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治病

    而陈峰的面色有些古怪,拿出几根毫针,而后挠了挠头说道:“你只需要把衣脱了行!”

    “什么?”

    夜妖一怔,紧接着俏脸之羞红一片,

    然而,陈峰并没有任何闪躲之意。

    “真的要脱吗?”夜妖俏脸已经通红如血。

    见到陈峰不像是在开玩笑,夜妖无奈之下,只能点了点头:

    “你……你转过身去……”

    陈峰当下眸闪过一丝喜色和玩味,摸了摸鼻子,径直转过了身。

    “躺下吧!”

    “身体放松,我必须要先用按摩的方式让你的肌肉全部松缓下来,才能用针灸将你体内的**花气体尽数引导出来!”

    看到这幕,陈峰脸的郑重之色瞬间消失,嘴角露出一丝贱贱的笑意。

    治疗过程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这其对于陈峰和夜妖都是一种煎熬!

    直到陈峰将毫针一根根的拔出,二人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好了!好好睡一觉吧!”

    直到衣衫尽数穿好之后,夜妖这才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呼!

    陈峰接连深吸几口气,头脑方才清明了很多,而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萨尔浒部落异常贫穷,在这里,几乎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最为值钱的,怕是那一台破旧的老式汽车,几乎和废铁相差不多。

    一名名黑人孩童对陈峰充满了好,在其周围不断的打量,却没有一人敢前,似乎有些惧怕!

    陈峰并不在意,只是当他走出了一段路后,发现一群黑人尽数聚集在一处木屋之前议论纷纷,每一人的脸都泛着浓浓的悲戚!

    陈峰眉头一皱,他听到那木屋之内,传来一道哭声,却是达雅的声音!

    好之下,陈峰当下缓缓走了去。

    看到陈峰这个外族人过来,很多黑人报以友好的微笑,而后纷纷后退闪开一条道路,让陈峰进入了木屋!

    木屋之内,此刻有着五六名黑人,其达雅和老酋长都在,那名强壮的黑人青年和几名年黑人站在一旁,尽数守护着床的一位满头白发的黑人老太太。

    这时,老酋长不断研磨着药草,涂抹在老太太的脖颈之。

    陈峰看到,老太太的脖颈有着一道道猩红的疮口,鲜血淋漓,看起来异常凄惨。

    看到陈峰进来,房间之内的几人尽皆向着他看来,老酋长和达雅尽数对他点了点头,只有那名黑人青年和几名部落的长辈,则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充满了审视!

    陈峰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在那名黑人老太太脖子扫视了一眼,再看了一眼老酋长手的药草之后,眉头一皱。

    “这位老夫人得的是顽疾,你的这种药物用在这种病的早期还有效果,但是现在,只会加重她的病情,让她更加痛苦!”

    嗯?

    陈峰的话语让此地的所有人一怔,尤其是那几名部落的长辈,眉头尽皆缓缓皱起,而那名强壮凶恶的黑人青年则是冷哼一声,显然对陈峰异常不满!

    不仅是他们,连门外的很多黑人在听到陈峰质疑老酋长后,一个个面色同样难看下来!

    老酋长和达雅尽数一呆,而后转目问道:

    “陈,你懂巫医之术?”

    陈峰摇了摇头,他对于巫医只是听说过,但是他知道,用巫医之术根本治不好这名黑人老太太,甚至会让对方在痛苦之死去:

    “我不懂巫医之术!”

    听到陈峰的话语,老酋长也是眉头一皱,而那名强壮的青年,顿时站了出来,目光不善的看向陈峰,充满了敌意:

    “外族人!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老酋长是附近所有部落之最有名的巫医,你敢质疑我们老酋长,便是在质疑我们部落的传统和信仰!你可以走了,我们部落不欢迎你!”

    其余的那些黑人同样面色泛出愤恨之色,显然对于陈峰质疑老酋长异常不满。

    而达雅黑灿灿的俏脸之则是泛出一丝愤怒,此刻一把拦在陈峰之前,对着那名强壮的黑人青年怒目而视:

    “巴达!陈是我的恩人,你怎么可能驱赶我的恩人!你太过分了!”

    而看到达雅竟然维护陈峰,那名强壮的黑人青年脸泛出浓浓的嫉妒和愤怒:

    “达雅,他是外族人,你怎么可以护着他呢!巫医是我们部落的崇高信仰,我绝对不允许一个外族人质疑我们的巫医!还有,外族人都狡猾之极,他来历可疑,我怀疑他是我们对立的几个部落派来的奸细!来挑战我们萨尔浒部落的信仰!”

    这名黑人青年说罢,黑乎乎的大手一挥,对着黑人说道:

    “族人们,让我们一起把这个玷污我巫医信仰的家伙赶出去!!!”

    “赶出去!赶出去!!!”

    此刻木屋之外的黑人尽数泛着浓浓的愤怒,一个个想要将其赶出部落!

    “老酋长,把这个外族人赶出我们部落!外族人都是骗子!”

    此刻,在巴达的煽动下,一名名黑人群情激奋,作为世世代代生长在部落的族人,他们不允许一个外族人质疑他们的巫医!

    而眼下的一幕,让达雅面难看至极,而在她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老酋长却是说话了。

    “不要吵了!”

    老酋长不但年龄最大,在部落之的威信同样最高,此刻他那浑浊的目光一转,所有黑人尽数闭了嘴巴:

    “陈是我们部落的恩人,你们是这样对待我们的恩人吗?还有,我以前便告诫过你们!巫医不是万能的,在外面的世界,还有着很多厉害的东西,我们必须要虚心学习!只有这样,我们的部落才能强大,我们才不会被人欺压!”

    而听到老酋长发话,很多黑人虽然不再说话,唯有那名强壮的黑人青年却是怒色未消:

    “老酋长,他是外族人,外族人没有好人,他们只会欺骗我们!”

    老酋长挥了挥手,让这名青年住口,这才站起身来,仔细的看了一眼陈峰,对其点了点头:

    “陈,你既然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可知道如何救治她?”

    听到老酋长向一名外族人请教,只有达雅仿若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满是希冀的看向陈峰。

    陈峰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老太太的病情,这才点了点头:

    “我有办法治好她!”

    听到陈峰竟然说能够治疗老太太,老酋长和达雅面尽数泛出一丝喜色。

    虽然他们不能确定陈峰话语的真实度,但是至少有了希望,毕竟老太太已经卧床数年之久,眼看病情越来越厉害,很有可能随时会在痛苦之死去!

    “陈,不管能不能治好,我都会代表部落的族人感谢你!不知道,你需要什么药草吗?我们部落还是有着很多药草的!”老酋长当下对着陈峰问道。

    陈峰微微沉吟了一下,而后开口说道:

    “我需要一碗狗血,三株紫竹花,五根芭蕉花!”

    老酋长先是没有在意,但是当他听到芭蕉花后,顿时一怔,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陈,芭蕉花可是一种毒药,而且一根芭蕉花便能毒死一头母猪!”

    而那名黑人青年则更是直接蹦了出来:

    “骗子!这个外族人是骗子!老酋长,他想要害死阿婆,绝对不能他帮阿婆治病!”

    其余的那些部落族人,此刻也对老酋长纷纷开口劝说起来:

    “老酋长,巴达说得对,芭蕉花是毒药,怎么可能用来治病!这人一定是骗子!”

    房间之内此刻嘈杂一片,几乎所有的黑人都对陈峰充满了敌意。

    老酋长此刻目光在陈峰的面一阵打量,看到对方如此平静之后,心有些惊异,当下对着黑人青年说道:

    “巴达,你去按照叶所说的,把紫竹花和芭蕉花拿来,另外再放一碗狗血!”

    什么!

    见到老酋长竟然真的相信陈峰的话语,其余的黑人更是一个个面色大变。

    这简直是拿老太太的命开玩笑,若是出现意外,算是杀了这个外族人,也救不回老太太!

    “老酋长,您怎么能够听信他的话呢,他看起来还不如我大,怎么可能懂的巫医之术!而且阿婆的病连你都治不好!”

    黑人青年显然没有想到老酋长如此信任陈峰,此刻质疑起来。而其余的那些黑人也连声应喝,根本不相信陈峰!

    “按我说的去做!快点!”老酋长面色一沉,瞬间让巴达脖子一缩,只能讪讪的前去取药草。

    “希望你不要骗我们,若是你像其他那些该死的外族人一样,欺骗我们!我一定会把你的脑袋取下!”

    巴达临走之前,对着陈峰凶狠的说了一声,这才走出了木屋!

    紫竹花在非洲只是极为寻常的药草,而芭蕉花虽然是毒草,但是大大小小的部落,几乎都有很多这种药草储存!

    仅仅片刻,巴达便将药草尽数拿来,手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狗血!

    “将紫竹花碾碎,放到狗血之,给这位老夫人喝下!芭蕉花碾碎,涂在她的疮口之!”

    陈峰此刻对着黑人青年吩咐道。

    而听到这话,黑人青年脸立刻泛出浓浓的怒色:

    “该死的外族人,你竟然敢吩咐我巴达!”

    黑人青年圆眼一瞪,面满是凶恶之色,一副恨不得将陈峰撕碎的凶悍模样。

    而陈峰只是玩味的看着他:

    “没错,我是吩咐的你,怎么?你难道不想把你的阿婆治好吗?”

    在其研磨完成之后,便按照陈峰的吩咐,将紫竹花药汁倒进狗血之掺杂,而后倒给那位老太太喝下,而芭蕉花则直接敷在老太太的疮口之!

    “希望你真的能够治好阿婆!不然的话,我巴达一定要你好看!”

    巴达恨恨的瞪了一眼陈峰,这才安静的等待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