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战无涯

    “对!这是我们部落的灾难,和他们二人无关,请你们放过他们!”

    此刻达雅和众多的萨尔浒族人尽数喧哗一片,淳朴的部落族人却是不希望连累治好他们阿婆的恩人!

    而听到这话,巴顿面色有些难看,这才目光一转,看向陈峰:

    “她是你的女人?”

    巴顿此刻双目仿佛野兽一般盯着陈峰,霸道之极的问道。()

    而陈峰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见到陈峰承认,夜妖却是俏脸一红,嘴角同样泛着一丝不屑嘲讽的笑意!

    “哼!她以前是你的女人,但是现在……”

    巴顿说道这里,嘴角泛出一丝狰狞残忍的笑意,掏出一把手枪,直直瞄准陈峰:

    “现在,她将是我巴顿的女人!因为这个世界,你已经不存在了!”

    说完之后,巴顿在周围黑人惊恐的目光之,顿时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炸响,而所有的萨尔浒族人浑身一个激灵,一个个目光血红一片!

    老酋长和巴达等人互视一眼,当下便欲暴起反抗,而在这时,他们却发现此地再也没有了声息,一名名叛军双目看着房屋,仿佛定格了一般,满脸惊骇欲绝之色!

    嗯?

    老酋长和巴达等人尽数一愣,当下赶紧转目看去,只是这一看之下,却是吓了一跳!

    此刻巴顿那黑洞洞的枪口之,依旧冒着青烟,只是他的一条手臂被紧紧抓住,射击的方向偏离了少许。

    而最让人惊骇的则是巴顿的脖颈,他的脖颈被一只手掌捏住,喉管已经粉碎,而其面依旧残留着浓郁的不可置信,仿佛看到了魔鬼一般。

    巴顿的眼神彻底暗淡,面僵直,整个人随着陈峰松开手掌,直直向着后方倒去!

    砰!

    尸体沉重的砸在木板之,那沉闷的声响像是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一般,让所有人浑身一个激灵!

    死了!

    魔王巴顿竟然死了!

    而且是被人生生捏断喉咙,毫无征兆的死去!

    这怎么可能!!!

    此刻不只是他们,最为惊骇的却是那些叛军!

    他们跟随巴顿的时间已久,对其本事最为清楚不过,巴顿可是十足的杀人魔王,以前便是雇佣兵出身,寻常十多个人根本无法近身!

    想到巴顿拿着枪的情况下还被轻易秒杀,所有的叛军浑身一个激灵!

    “校死了!为校报仇!!!”

    这些叛军一个个面色瞬间狰狞起来,手的ak47枪口一转,便欲向着陈峰扫射而去!

    只是在他们的枪口刚刚调转过来,只见陈峰手腕一抖,而后猛然挥出!

    咻咻咻!

    所有的叛军尽数感觉手腕一麻,仿佛整只手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手掌之的枪械瞬间掉落下来!

    “**!!!”

    这一切只是瞬间的事情,从巴顿开枪,到所有叛军被制服,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而是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此地的形势彻底翻转!

    直到将这些叛军全部制服,所有的萨尔浒族人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向陈峰的目光之既敬佩又感激!

    若不是对方,他们萨尔浒部落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陈!我代表所有的萨尔浒族人感谢你!”

    此刻老酋长手掌捂住自己的心口,对着陈峰躬身一拜,而巴达等族人同样对陈峰齐齐行礼,现在在他们眼里,陈峰像是神灵派来挽救他们的使者一!

    而陈峰只是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而后转目看向那些叛军,对着老酋长问道:

    “你们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这个……”

    “老酋长,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放了我们,我们保证不会回来报复!”

    此刻一名叛军看着老酋长大声说道:

    “你们千万不要想着杀了我们,或者把我们送到**的卢迪卡政府军那里,因为一旦你们那样做,其余的流窜的兄弟肯定会帮我们报仇,到时候你们部落必然灭亡!”

    说到这里,这名叛军的目光一转:

    “若是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对着草原之神起誓,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我们绝对不会回来报复,不然的话,神将会把我们打入地狱!”

    这名叛军信誓旦旦,而其余叛军同样明白眼下局势,当下连声应喝起来!

    听到这些叛军纷纷对着草原之神起誓,老酋长等人方才微微放心,对于他们这些生长在草原的黑人来说,草原之神是他们最崇高的信仰,没有人敢违背对着草原之神许下的诺言!

    此刻老酋长看了这些叛军一眼,而后命令族人将所有的ak47尽数收缴起来,这才挥了挥手,所有黑人尽数将这些叛军松开!

    而此刻,所有叛军尽数长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无法拿回自己的武器,不过他们倒是并不在意,因为在他们老巢依旧有着多余的武器装备。

    当下所有叛军恐惧的看了一眼陈峰,便欲离开,而陈峰的眉头一皱,开口便将他们叫住!

    “你干什么!老酋长已经发话放我们走了,你不要乱来!”那名为首的叛军显然对于陈峰的手段很是畏惧,此刻开口说道。

    而听到这话,陈峰只是嘴角泛出一丝冷笑,而后伸手便将巴顿的那支手枪拿在手:

    “你们最好不要想着报复,不然的话……”

    说道这里,陈峰手掌一抖,手枪的弹夹瞬间弹出,而其手掌抓住空枪,狠狠一捏!

    咔崩!

    一道道刺耳清脆的声音响彻,那把空枪在所有叛军骇然的目光之变成了一团碎铁!

    非洲大裂谷,在所有人的眼是一片荒凉!

    那里有着火山,有湖泊,有密林,有山脉,有着各种各样的异景观!

    这些别墅群的地面之尽是玉石铺垫而成,别墅的整体则是一种昂贵的隔热矿石建造而成!

    其的每一栋别墅若是放在外面,绝对都是天价!

    而此刻,在其一处别墅的顶楼有着一间包厢,一名面色苍白如纸的青年坐着犀牛皮制成的沙发!

    这名青年是一副东方面孔,但是脸没有丝毫血色,泛着的那丝丝苍白像是白骨一般的颜色,很是渗人!

    此刻这名青年后仰在沙发,他的手摇晃着一杯。乳。白的浆体,细长的双眸泛着精光,嘴角挂着一抹邪异至极的冰冷笑容:

    “白头叶猴的猴脑,果然是大补之物!只是可惜,这种猴子已经将近灭绝了!”

    这青年的声音尖细,散发着丝丝寒气,让人一听,便有一种入坠冰窖的感觉!

    而听到他的话语,在青年一侧站着的一名年人扶了扶眼睛,笑着说道:

    “对于无涯少爷来说,您只要喜欢这种猴脑,我算是把世界翻个底朝天,也一定帮您找到!”

    白头叶猴,世界最为珍的动物之一,现在几乎灭绝!

    而这一杯白头叶猴的猴脑若是放在外面,怕是数亿都难以买到!

    而青年听到年人的话语,嘴角的笑容更加邪异起来,转目看向男人,径直问道:

    “他现在到哪里了?”

    “回无涯少爷,那个人现在已经从萨尔浒部落出发,现在和一个来自新加泊的商队同行!怕是用不了两天,便会来到这里!”

    年人同样是一副东方面孔,但若是对全球形势熟悉的人看见这人,定会惊骇欲死!

    因为对方便是北欧的王者,掌管丹麦、芬兰、瑞典、挪威和冰岛五国地下势力王国的摩罗王!

    全球富豪榜前十位的超级富豪!!!

    然而,是这样一个全球顶尖人物,现在站在这名青年的身边,毕恭毕敬,像是对待自己的主人一般,充满了狂热!

    “无涯少爷,那个人真的会是你日后的竞争对手吗?属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摩罗王此刻神色之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知道这位青年的身份,那是人们所无法想象和企及的高贵血脉,真正的人类贵族!

    “哼!你懂什么!我战无涯虽然自信,但是那家伙是我们战家那个老东西精心埋下的一颗棋子,只要他重新回归战家,我和我大哥的地位将会摇摇欲坠!”

    说到这里,这名青年那苍白如纸的面容之浮现一丝厉色。

    “无涯少爷,这……这不可能吧?当年战老太爷可是要追杀这个孽子,怎么可能会让他回归战家呢?”

    摩罗王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在外人眼里,他是超级富豪,全球顶尖的存在,但是只有他知道,他只是一名奴仆,战家这个古老到令人生畏家族的普通奴仆!

    “嘿嘿……王,你还是太不了解我们战家的老东西了!当年若是他真的想要铲除这个孽子,早让人把他杀了!”

    一边说着,这名青年将杯的白头叶猴的猴子一饮而尽,嘴角甚至还流出一丝脑浆,看起来阴森无:

    “叶若谷是一枚棋子,当年带走这个孽子的贱婢,也是一枚棋子,甚至连盐湖,也是老家伙埋下的一枚棋子!”

    说到这里,这名青年眼的厉芒闪烁,像是一条眼镜蛇,让人胆寒:

    “老家伙是希望那个孽子得到他母亲的衣钵,从而回归战家,统领三大古老家族!!!”

    青年的话语,像是一道道炸雷在摩罗王的耳边炸响!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战家老东西所布了十八年的局!

    这时,若是陈峰在这里听到这些话,他一定会惊骇欲死!

    “无涯少爷,那怎么办?若是这个孽子真的得到了那个女人的衣钵,这对于三大古老家族绝对是一个黑暗的时代!”

    “是啊!怎么办?”青年缓缓闭眼睛,靠在沙发之,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

    “可以预见,他将会是下一个妖孽!”

    青年说到这里,眉头缓缓皱起,紧接着睁开双眼,其内闪烁着莫名的光泽:

    “要么趁他羽翼未丰,将其收服,为我所用!要么斩草除根,反正那个女人和我三叔早不在这个世界了!”

    说到这里,青年似乎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转头看向摩罗王:

    “听说我这个堂弟,在全球地下势力之闯出了‘疯子’的名头?”

    “没错!他从出道之后,便像是一颗彗星崛起,几乎全球有名的地下组织都对他恐惧胆寒,可以说,他是现在全球地下势力之最为恐怖的存在!”摩罗王对于地球的势力更是清楚,此刻回道。

    而听到这话,这名青年嘴角泛出一丝不屑:

    “哼!这个世界之都是一些凡人罢了,一群蝼蚁之的王者,依旧还是一只蝼蚁!”

    青年说着这话,目光微微抬起,似乎想起了当年那道风姿绰绝的女人:

    “只有他的母亲,才是最为厉害的存在,那是神灵!他的母亲……不是人!”

    感慨了一句之后,战无涯似乎想到了什么,转目问道:

    “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来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少爷您呢!”摩罗王当下回了一句!

    “好吧!让他们进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