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恢复了?

    吕盈显得异常的羞涩,确实如她所言,早衰只是表现在头发与面部的肌肤,主要损坏的是内部的器。()官与面容!

    “我知道的,不过我按摩你的身体,是为了疗养你体内的器。官,延缓他们的衰老!”

    陈峰自然看得出来吕盈的手掌依旧细腻丝滑,白.嫩至极,不过温暖自己的内脏确实面部的容貌重要许多!

    听到陈峰话语如此的郑重,吕盈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深深的看了陈峰一眼,吕盈面色微红,衣裳之下一抹雪白的肌肤呈现在陈峰的面前。

    毫无瑕疵,水蛇版的腰肢光滑如玉,几乎能够倒映出人影来。

    即便是陈峰见过无数过的美女,但是也被吕盈这完美无限的身材惊呆了。

    似乎感受到了陈峰炙热的目光,吕盈的面色浮现出一抹酡红,羞涩到了极致;

    “你....你来吧!”

    呃?

    吕盈的话让陈峰浑身一震舒爽。当下毫不犹豫的攀了柔软。

    “啊..你!”吕盈感觉到被袭,当下娇躯一颤,看向才飞的目光便时候浓浓的怒火。

    “他本来以为陈峰只是按摩自己的肌肤,但是这家伙竟然在趁机的揩油。

    看到想要挣扎,陈峰当下便说道;

    “ 不要动,这里是你身神经末梢最多的地方,我运用体内的能量,加速你血液的循环,能够让你恢复的更快!”

    陈峰这次并没有说谎,同样的也没有揩油的意思。

    听到这话,吕盈微微一怔,紧接着看到陈峰的目光清澈见底,没有丝毫的淫.邪,这才放弃了挣扎,安静的躺回到了床。

    见到自己的话语起了作用在,陈峰当下咕噜咕噜的样了几口吐沫,而后将手掌伸进了吕盈那罩罩内。

    吕盈的娇躯狠狠的一颤,面容几乎通红如玉,心更是激起阵阵的涟漪之色。

    吕盈越来越红脸,他的双目迷离的看着陈峰,一阵恍恍惚惚。

    他情不自禁的 被陌生的男人摸遍了身子,甚至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吕盈心泛起一丝丝妙的感觉,犹如冥冥之的注定。

    “你叫什么名字?”吕盈强压心的羞涩,生硬颤抖的说道。

    “我叫陈峰!”

    陈峰一笑,并没有对吕盈有所隐瞒,“不过我的身份较特殊,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这应该是我们在彼此之间共同守护的秘密!”

    “好的!”吕盈点了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这个名字似曾相识。

    "对了,我听佳佳好像说过你...你是盐湖市的那个陈峰?

    “没错!”

    陈峰笑了笑,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才站起身来,帮吕盈重新的穿好衣服,而后将面容重新的幻化回吕钢的相貌!

    而在两人刚刚整理妥当之后,病房的房门打开,这个时候徐佳佳走了进来。

    “老爸,姐姐,你们刚才嘀嘀咕咕的说了这么长的时间?”薛佳佳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是当他看到吕盈的脸庞的时候,确是微微的一愣;

    “姐...你的脸...!"

    徐佳佳脑袋有些发懵,姐姐的脸庞怎么年轻了这么多,而且还泛着一丝绯红,看起来精神之前包满了些许!

    陈峰在看到徐佳佳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在那胸前的滚滚波涛,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当下便对着吕盈说道;

    “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之后,陈峰对着徐佳佳眨了眨眼睛,而后缓缓的走出了病房。

    当吕钢一觉醒来,感觉到浑身一阵麻辣辣的疼痛,当下便疼的龇牙咧嘴,不断的倒吸着凉气。

    "尼玛,老子怎么这么昏过去了?"

    赶紧起身来到镜子旁边,差点把他吓得跌倒在地。

    镜子的自己已经面目全非,一遍的脸颊已经高高的骨气,鲜红的五指掌印清晰可见,像是被人抽了七八十个巴掌一般的厉害。

    “我槽,这是活见鬼了!”

    吕钢心那个郁闷,不过他没有时间多想,当下便整理了一下衣衫,在脸简单的涂抹了一些消炎药膏,这才慢慢走出了房门。

    “不知道今天盈盈今天又发作了吗?”

    吕钢眉头皱成了川字型,想到自己心疼的女儿便是感觉到一阵心酸。

    这孩子命运多舛,一出生到现在便是多灾多难,而现在,病情已经难以控制,愈发的严重。

    叹了一口气,“若是实在不行,只能遵循盈盈的想法,帮他安乐死了!”

    吕钢的双目有些湿润,随后便老泪纵横,狠狠的摇了摇头,低着头,这才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然而,诧异的是,刚一进入房间,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而吕钢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只见到佳佳和吕盈在病床之前有说有笑,而吕盈面的皱纹几乎消失了大半,现在看起来一副半老徐娘的模样,神色之微红,确实精神抖擞!

    “盈盈,你....!"

    吕钢差点没有认出自己的女儿,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衰老的不成样子的盈盈,怎么会.....

    “老爸,你太厉害了!”

    这时候,看到吕钢走了进来,佳佳这是兴奋的蹦蹦跳跳,紧紧的挽住自己老爸的手臂;

    “老爸,你快说,你是怎么治疗姐姐的,你这医术也太牛了吧,在若是传出去,你肯定能得诺贝尔医学奖,你创造了医学的迹!“

    徐佳佳兴奋的俏脸通红,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姐姐如此的精神烁里,病情居然好的如此的快。

    激动之后,紧接着徐佳发现吕钢脸的巴掌印子,不由得满脸的疑惑;

    “老爸,你这脸是谁打的?你告诉我,我拿刀子砍死他!”

    徐佳佳一副凶悍的模样,而吕钢根本没有听进去,这时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吕盈,虎目之泛着激动的泪光;

    “盈盈,爸爸不是做梦吗?你的病情....真的.....真的有气色了吗?“

    吕钢和他的妻子在这几年之,几乎跑遍了全球各大知名的遗愿,见过数十位所谓的专家。

    即便是到如今,他妻子依然漂泊在外,寻医问药,便是为了找到治疗女儿病症的办法。

    可是现在,竟然看到自己的女儿年轻了,甚至病情几乎好了一小半。

    这让他内心激动的难以言表。

    而看着自己父亲那斑白的头发,那湿润的眼睛,吕盈早已经泪眼婆娑,不停的点头;

    “爸,我现在感觉真的很好,我快好了,我真的快好了!”

    吕盈说着,早已经泣不成声,这三年以来,无数次的想过要自尽,但是为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妹妹,他选择苟延残喘!

    而在他几乎撑不住,内心崩溃的时候,那个人的出现!

    像是黑暗之耀眼的光芒,将他灰暗的人生照亮,这让他如此的激动。

    “好,好孩子!”吕钢看到自己不是在做梦,老泪纵横,泪眼婆娑,激动的手掌在不停的颤抖;

    “告诉爸爸,早是哪位专家帮你治疗的?爸爸一定要感谢人家!”

    吕钢的话语让徐佳佳一呆,紧接着小。妞满头雾水的摸了摸吕钢的脑袋;

    “老爸,你没事吧?早是你来帮姐姐治疗的啊,你走了之后,姐姐便是现在这样了!”

    什么!

    吕钢脑袋轰的一炸,完全的傻了眼,她一大早都是在昏迷之,怎么可能帮自己的女儿治疗呢?

    而且,若是自己真的有本事只好自己的女儿,又怎会操碎了心!

    而在吕钢与徐佳目瞪口呆的时候,吕盈嘴角一阵抽搐。

    “这个混蛋竟然是巴掌吧自己的老爹拍晕过去的!”

    ......

    而与从同时,陈峰刚刚走出了医院没有多远,便掏出了手机给小花打了一个电话。

    小翠现在依然在剧组拍戏,他现在的这个一部戏居然要杀青了,告诉陈峰今天晚一定要过去。

    陈峰知道这个姓的经纪人没有再去找麻烦,当下也放下心来。

    现在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只有在默默的等消息。

    “等着秃巴他们讲摩罗王的和周家的关系彻底的调查清楚,他才能行动,不然的话,轻易的动了周家的人,那么会打草惊蛇,惊动了摩罗王与战无涯!

    不如先去见见那个女人吧,之前答应过他,只要来襄城,一定会来找她的!”

    陈峰想到了楚梦瑶,嘴角不由得微微翘,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当下便掏出手机,按照小花给自己的号码,拨了出去。

    但是,电话没有打通,陈峰看看天色已晚,感觉楚梦瑶这么大一个明星,通告一定非常的多,可能是没有时间接电话吧,随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电视台!

    这是襄城最大的无线传媒。

    他的下属产业包括电视广播服务,节目制作发行以及开播,是全球最大的传媒公司之一。

    不竟如此,这里面有着无数的演员,知名的主播更是不计其数。

    在襄城,楚梦瑶的地位几乎与章语相差无几。

    电视城,这是一座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而当陈峰坐着出租车来到这里的时候,便看到有着一辆辆的豪车已经停放在门口的两侧,一名名西装革履的青年,潇洒俊俏,每人都捧着一束鲜花,等待自己梦情.人的出现。

    估摸一看,这里起码不下与二三十个青年,不禁浑身下名牌,那一辆辆光鲜炫目的豪车,几乎将这里变成了一个豪华车展。

    不过,当这些人看着有人坐着出租车下来的时候,尽数微微一愣,他们无法想象,还有人开不起豪车,不穿名牌,手里面连花都没有,这样过来面见自己的偶像,这是对偶像的亵渎啊!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