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我的仇自己报

    见到这幕,妖艳女子的俏脸有些难看,转目对着陈峰苦笑道:

    “我之前便给你说过,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安全感这种东西!在外面看夜景,你想我!来到酒吧喝酒,其他人依旧想我!你能告诉我,什么是安全感吗?”

    妖艳女子的俏脸有些苦涩,此刻缓缓举起酒瓶,狠狠喝了一口,妩媚的俏脸之泛出一抹抹酒红,看起来更加妖艳至极!

    陈峰眉梢微微一挑,同样拿起那瓶史彼立塔斯,往嘴里狠狠灌着,直到将整瓶喝下,这才狂放的抹了一把嘴巴:

    “安全感?安全感不是靠嘴说出来的,而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只有把你的敌人打哭,打怕,打死,你才能真正的安全!”

    说完之后,陈峰抓住妖艳女人的脸袋,狠狠亲了一口,而后目光灼灼的说道:

    “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安全感!”

    妖艳女子看着此刻狂暴霸道的陈峰,愣在了原地,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安全,虽然是面对数十名仿若野狼一般的小痞子小太妹,她依旧感觉不到恐惧,因为……

    有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

    这一刻,在妖艳女子眼里,陈峰的身影仿佛变得无限高大,高大到让她心颤!

    看着陈峰的背影,妖艳女子的美眸之泛着浓浓的复杂和莫名!

    “嘿!卧槽,今天竟然遇到这么一个装逼货!”

    那名小痞子看到陈峰独自面对自己数十人,而且没有丝毫惧色之后,嘴角不由泛出一丝狞笑:

    “小子!我告诉你,少**在我阿龙面前装逼,你们两个今天都要躺着出去!你是被打的躺着出去,而她是被-干-的躺着出去!”

    “干!”

    “干!”

    “干!”

    ……

    这时,周围的那些人再次嚎叫起来,一名名男人的目光火热的看向妖艳女子,而一名名小太妹的目光,充满戏虐的看向陈峰!

    此地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所有人慢慢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陈峰和妖艳女子靠近!

    陈峰嘴角泛着淡淡的笑意,神色之冰寒至极,手掌对着手空瓶微微一攥,咔嚓咔嚓一阵脆响,却是手的酒瓶被他单手攥碎!

    这一幕,让周围所有人瞳孔一缩,每一个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说将酒瓶打碎,谁都能做到,但是单手攥碎!

    这……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的眼皮狂跳不停,他们的双目看向陈峰的手掌,却发现陈峰的手掌完好如初,竟然没有一点被割到的痕迹!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皮狂跳不停,尤其是那名小痞子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看了一眼调酒师,在发现调酒师已经吓傻了之后,这才确定陈峰攥碎的真是玻璃酒瓶!

    小痞子的面色有些惊疑不定,微微犹豫了一下,而后对着周围的众人大声喝道:

    “砸!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听到阿龙发下话来,周围的那些人虽然惊惧,但是没有一丝犹豫,一个个挥舞起手掌的酒瓶,便欲对着陈峰和妖艳女子扔去!

    他们一个个目泛着癫狂,这数十个酒瓶一起落下,他们不相信陈峰和他的女人还能站立!

    看到这一幕,那名妖艳女人似乎已经认命了一般,俏脸苍白一片,缓缓闭了眼睛,而那颤抖的睫毛却是显现着女人的心极不平静!

    而在这瞬间,陈峰的双目爆闪过一阵渗人的寒芒,其手掌对着身边猛然一挥!

    咻咻咻!

    那一道道刺耳的破风声响,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便激-射而出!

    噗噗噗!

    一道道沉闷伴随凄厉的惨叫之声响起,只见此刻吧台的周围一名名青年满脸不可置信的摔倒在地!

    他们的手掌,他们的双腿,被一片片玻璃碎渣贯穿,猩红的鲜血瞬间流淌了一地!

    “啊……”

    这些惨叫之声此起彼伏,而当那名妖艳女子睁开眼睛之后,瞬间惊呆了!

    此地无论是男男女女倒下了一片,一个个抱着自己的双腿,自己双手凄厉惨叫着!

    而那一道道被玻璃碎渣刺破的伤口鲜血淋漓,将整个地面几乎染成红色!

    而所有人这一刻看向陈峰的目光之,像是在看魔鬼一般,充满了惊惧和惶恐!

    他们不敢相信,一个人的手腕力道可以大到如此程度,那些玻璃碎渣在对方手,像子弹一般犀利!

    然而,陈峰看都未看这些人一眼,便将这名妖艳的女子狠狠搂进怀里!

    当清晨的阳光顺着落地窗洒落进房间大床之,妖艳美女的修长睫毛微微动了动,却是醒转过来!

    看着自己依恋陈峰的模样,美女的俏脸浮现一抹酡红和复杂,紧接着那股撕裂般的剧痛,让她秀眉微蹙!

    一夜的癫狂,一夜的爱恋!

    身边的陈峰依旧在沉睡,那般的香甜,让美女心母爱泛滥!

    看着陈峰清秀的面容,美女的眼睛一眨不眨,慢慢的,一丝丝清泪哗哗的流淌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是这一刻,看着眼前这第一个让自己爱的男人,她只想哭!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爱你!为什么,你要杀了我的哥哥!”

    美女看着陈峰,心长长的叹息一声,美眸之的泪水越流越急!

    她爱!她恨!

    爱!爱他的嚣张霸道,爱他的狂放不羁,爱他那给自己第一次的安全感!

    恨!恨她的心狠手辣,恨他的身手高强,恨他杀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自己的哥哥!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如果我们不是敌人,如果我不生长在小天界,如果你不是战家的血脉!我会爱你,我会永远的爱你!”

    美女看着陈峰清秀的面容,仿若婴儿一般的睡姿,她这才明白,仅仅一夜,自己已经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男人,他像是毒-品一般,让自己吸一口,便从此产生了依赖!

    玉手微微抚摸过陈峰的脸庞,美女的凤眸之的泪水越流越急,芳心越来越颤!

    “那一天,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我真的很想死在你的手,那样我不会知道我哥哥的死讯!我不会想要报仇,我也不会爱你!”

    美女那妩媚的俏脸闪现一丝丝惨然,看着眼前自己唯一爱过的男人,仿佛在诀别:

    “我必须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的哥哥!我也会用我的血,来祭奠我唯一爱过的男人——你!”

    轻轻的呢喃了一声,美女在陈峰的额头蜻蜓一吻:

    “再见!我的小男人……”

    说完,美女似乎不愿再去看陈峰,而其玉手仿若鹰爪一般,狠狠击向陈峰的脖颈!

    这一击,快速狠辣到了极点!

    而美女心痛到了极点,那晶莹的泪水已经将那张俏脸完全打湿!

    然而,在美女的玉手即将击到陈峰喉咙的瞬间,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掌将那只玉手一把抓住!

    紧随而起的,是一道长长的叹息!

    “你,这是何苦呢!”

    陈峰睁开眼睛,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有着一丝心疼,一丝苦涩,一丝歉疚!

    “你……你!!!”

    美女此刻睁大了眼睛,惊骇的看着陈峰,而当她反应过来后,手掌仿若灵蛇般扭.动,便欲再次向着陈峰的脖颈攻击而去!

    只是,在女子的玉手刚刚挥出,陈峰的手掌仿若一把铁钳一般,狠狠抓住她的手臂,而后他整个人压在美女的娇躯之,让她难以行动丝毫!

    发现这幕,美女的俏脸之闪现一丝死灰,怔怔的看着这张自己爱过面容,嘶哑的问道: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我的舌头下面的毒药,为何对你没有作用?”

    这一刻,她的美眸之极为平静,似乎还有着一丝解脱!

    死在他的手,她愿意!

    陈峰看着眼前的美女,嘴角的苦笑更加浓郁:

    “你的毒药对我没有用!在我刚看到你的第一眼,便知道,你是罗列!!!”

    罗列!

    战无涯身边的顶级杀手,那个妖媚到极点,狠辣到极点的女人!

    陈峰在非洲战无涯别墅之时,只是将罗列的四肢打断,并未杀她!

    而现在,对方显然是来复仇!

    听到陈峰一口道破自己的身份,罗列笑的更加凄然,也更加灿烂!

    她使用的是顶级易容术,但是没有想到,依旧难以逃过这个男人的火眼金睛!

    然而,紧接着陈峰一句话,让罗列瞬间睁大了眼睛!

    “罗列!你哥哥不是我杀的!”

    什么!

    在非洲大裂谷之时,战无涯为了从陈峰手下逃走,命令罗列抵挡陈峰,罗列最终被陈峰打断了四肢!

    之后罗列养了一个月的伤,将身体的伤势恢复,不过还没等她联系战无涯等人,便得知了那场空难,同样也知道了自己哥哥的死讯!

    那时的她万念俱灰,她没有再去联系战无涯等人,她想要报仇!

    她不确定陈峰是否也死于那场空难,于是她来到了襄城,她知道,陈峰不死,必会来襄城见章语!

    在前几天陈峰到达襄城的第一刻,罗列便得到了消息!

    于是她开始设计,设计这完美的偶遇,设计这完美的一夜-情,还有这完美的杀局!

    不过最终却完美的失败!

    而陈峰的这一句话犹如炸雷轰响,让罗列脑袋空白一片!

    “你……你说什么……”罗列睁大了眼睛看着陈峰,依旧不敢相信!

    “当时在飞机,你哥哥的骨髓之被注入了金属氢!他死于爆炸,或者说,他死于战无涯之手!”

    陈峰复杂的看着罗列,他记得当时在飞机,爆炸之前,修刀的最后问题同样是自己是否杀死了罗列!

    “金属氢……”

    罗列了解战无涯的狠辣手段,她可以确信对方真的能够干得出来,尤其是骨髓之被注入金属氢,不仅是必死之局,而且死之前还会遭受无边的痛苦!

    想到当初那个一路照顾自己的哥哥,那般被活生生炸死,罗列早已泪如雨下:

    “战无涯!!!”

    罗列的心充满了恨意,恨战无涯,恨战家,恨那里的所有人!

    当初在小天界,她和修刀以及500名孩童一起被选入战家,从小到大都在接受地狱般的残暴训练,每一个人都练了恐怖至极的身手!

    而他们这些孩童,要不停的自相残杀,胜者活,败者死!

    500人,最后只活下了最为厉害5个人,而其便有修刀和罗列兄妹!

    他们以前立誓要效忠战家,但是她先是被战无涯出卖,留下来拼死抵挡陈峰,她的哥哥修刀又被注入金属氢,粉身碎骨!

    似乎感受到了罗列那浓浓的仇恨,陈峰叹息一声:

    “以后我会杀了战无涯,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不用!”罗列抬起婆娑的美眸看着陈峰,充满了复杂:

    “我的仇,我会自己报!”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