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飞虎队

    吕盈说着这话,俏脸却是微微一红,之前她还在外人面前说是陈峰的女朋友,而在楚梦瑶面前却是不敢!

    毕竟对方看起来和陈峰的关系不一般,若是说错了话,那不好了!

    楚梦瑶看到吕盈的神色之后,笑得更加灿烂起来:

    “这个臭小子真是好福气,能够认识吕盈小姐这么漂亮的美女,若是吕盈小姐进入娱乐圈,怕是那些明星和我们这些主播都没有饭吃了!”

    楚梦瑶一边娇笑着说着话,一只玉手却是已经伸到了陈峰的腰间,狠狠掐了一把,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

    陈峰面色一抖,看着楚梦瑶苦笑不已!

    “好了!今天大家能够来到俏佳人,也是我们的缘分!来,我们干一杯!”

    楚梦瑶说着话,便倒了一杯红酒,端了起来!

    看到这幕,此地的所有人亢奋到了极点,一个个尽数举起了酒杯!

    夜色深沉,晚风清凉!

    襄城佐敦道的一处小巷之寂静无声,黝黑一片!

    而在这夜色的掩映下,一辆警车停在小巷之内,两道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坐在车内!

    这两名警察之,其一人的警察制服是一杠两星,而另一名年人的制服则是一杠三星!

    这却是一名二级警司和一名一级警司!

    此刻二人的面色凝重至极,手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向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楼房之内不断观望!

    “刘警司,怎么样了?可以行动了吗?”徐思域看着自己的手下,缓缓问道。

    而刘警司观望了片刻之后,这才将手的夜视望远镜放下:

    “徐sir,里面没有任何动静!现在不确定那人是否在里面,要不要等等!”

    听到这话,徐思域面色铁青至极,只能拿过对讲机,径直说道:

    “飞虎队注意,飞虎队注意!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

    “一号小组收到!”

    “二号小组收到!”

    “三号小组收到!”

    “四号小组收到!

    听到对讲机内传来的声音,徐思域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见到自己长官如此紧张的模样,刘警司不由好的问道:

    “徐sir,那个人真的那么危险吗?需要出动飞虎队的四个小组40名飞虎队成员!而且还需要您亲自坐镇!”

    刘警司可是知道,自己的这名长官可是屡破案,一般只有襄城出了大案要案,徐sir才会亲自出马!

    而且再加40名武装到牙齿飞虎队精英,这股势力即便是面对国际雇佣兵团,也足以面对!

    而现在只是为了一个人!

    徐思域摇了摇头,面色没有丝毫轻松,反而越发凝重:

    “刘警司,若是你知道这次我们面对的是谁?怕是你不会这么说了!”

    “噢?”刘警司一愣,他是半夜接到任务出警的,只知道是一名男性岛国罪犯,却不知道这名男性罪犯的来历:

    “徐sir,难道这人还有什么不同吗?”

    “何止是不同!”徐思域满脸苦笑,神色之隐隐有着一丝惊恐:

    “他是最近几个月在国际暗黑界掀起腥风血雨的超一流杀手——远藤一郎!”

    什么!

    当听到远藤一郎这个名字之后,刘警司惊骇欲死!

    对于这么魔鬼一般的名字,他们襄城警察可是不会陌生!

    远藤一郎在襄城犯过三次大案,其死在对方手的足有38名飞虎队成员,60名襄城警察,以及103名职业保镖!

    除此之外,最为出名的便是襄城纸业大亨霍元、襄城议员权明,以及三级警督许世安被杀!

    这些累累的血案,全部都是远藤一郎所为!

    不仅如此,襄城警察调查到在最近几个月的时间之内,远藤一郎横跨6个国家,灭杀了全球杀手榜18名顶级杀手、4个一流雇佣兵团,以及横扫全球悍匪榜10名超级悍匪!

    这是全球地下世界迅速崛起的一颗彗星,而这颗彗星的能量已经引发了全球地下世界的震动,甚至被20多个国家列为s级危险人物!

    想到这里,刘警司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来,连面色也变得苍白如纸!

    他知道这远藤一郎不仅仅是身手强悍到非人的程度,而且对方的手段毒辣到了极点!

    “徐sir,远藤一郎怎么又来了我们襄城?难道这次他又要大开杀戒?”

    刘警司知道,若是远藤一郎真的再开杀戒,那襄城警察的声誉将一败涂地!

    “没错!”徐思域面色铁青一片,径直说道:

    “你可听说过前两天的枪击事件?”

    “你是说那个家族的妞妞?”刘警司浑身一颤,当下便明白了过来!

    “是她!一次有杀手想要暗杀那个丫头,不过最后失败了!而这一次远藤一郎便是为了她而来,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一定要将远藤抓捕归案,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徐思域面色凝重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警司点了点头,若是妞妞真的被杀身亡,以那个家族的能量,怕是整个襄城都要被掀翻不可!

    而在二人说话之时,只听‘砰’的一道枪声传来,把二人吓了一跳!

    “该死!不是说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吗!!!”

    徐思域面色铁青到了极点,一旦打草惊蛇,将远藤一郎惊走,想要再次抓住对方,那难如登天!

    砰砰砰!

    然而,这枪声依旧不止,一道道仿若爆豆一般响彻,紧接着枪声停止,此地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之!

    “飞虎队!飞虎队!听到请回答!”徐思域心隐隐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当下便对着对讲机说道。

    然而,在徐思域声音响起之后,对讲机的另一旁却没有丝毫声音回答!

    “快跑!”

    而在这时,只见前方的小巷之,一道满是是血的身影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这人浑身已经被鲜血湿透,道道深可及骨的伤痕密密麻麻,看起来惨不忍睹!

    而他的脸泛着浓浓的恐惧,像是刚刚见到了魔鬼一般,满脸惶恐:

    “长官,快……快跑!!!”

    这人一边蹒跚的向着此地跑来,一边对着徐思域和刘警司惊慌的喊叫着!

    而徐思域和刘警司的面色难看至极,他们认出来了,这名浑身是血的男子竟然是飞虎队一号小组的组长!

    “该死!究竟发生了什么!”徐思域面若死灰,当下便欲下车,只是在这时,却被刘警司一把抓住!

    刘警司的手掌都在颤抖,双目直勾勾的看向前方,径直对着徐思域喊道:

    “徐sir,不要下车,你看那……那个人……”

    听到刘警司话语之浓浓的惊恐,徐思域当下便赶紧看去,而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一号飞虎队队长在前方蹒跚的跑着,而在其后方,有着一道身影不紧不慢的追着,随着这道身影距离飞虎队长越近,他手掌的一把*一挥,刷的一下便在前方飞虎队队长的后背划出一道狰狞伤口!

    “该死的鬼子!他这是在虐-杀!”

    徐思域和刘警司尽数知道,对方这是在折磨飞虎队队长,不然的话,早杀了!

    刷!

    随着一道寒芒闪过,飞虎队队长的后背再次被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砰!

    飞虎队队长应声倒地,他此刻已经完全成了血人,那猩红的鲜血流淌一地,凄惨至极!

    哒哒哒……

    脚步声响动,一名青年缓缓走到了飞虎队队长的身前,俯视的看去,嘴角泛出一丝邪异至极的微笑!

    “华夏猪,你真是太没用了!”

    这名青年的华夏语有些僵硬,但是其的意味却是充满了不屑!

    除此之外,这名青年右手拿着一把*,而左手拿着一把铁鞭,整个铁鞭之攒满了一颗颗的头颅,那种景象,骇人到了极点!

    飞虎队队长看着那铁鞭之攒着的自己一名名同伴的头颅,目疵欲裂,像是一头发狂的垂死野兽,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他看到了小王,那个刚刚结婚才半个月的小家伙,这样被人砍掉了脑袋!

    还有老张,他的女儿才三岁!

    小李,他的女朋友等了他三年,刚刚订婚!

    自己刚才还和这些战友有说有笑,而转眼之间便阴阳两隔。看着他们那一双双不甘而又恐惧的眼睛,飞虎队队长的双目瞬间血红一片,一滴滴泪水挂满了脸膛!

    “小鬼子!我。日你祖宗!”

    飞虎队队长此刻面色扭曲的对着眼前的魔鬼大声的吼道,恨意,无边的恨意!!!

    而听到这话,远藤一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嘴角更加翘一分,看起来邪异鬼魅到了极点:

    “没用的华夏猪!杀人是要用刀的,不是用嘴的!”

    说完这话,远藤一郎目光之寒芒一闪,手起刀落,飞虎队队长的脑袋瞬间落下!

    砰砰砰!

    而这一刻,徐思域和刘警司反应过来后,肝胆皆裂,疯狂的对着远藤一郎扣动扳机!

    咻咻咻!

    那一颗颗子弹像是流星一般,向着远藤一郎的身体直射而去!

    但是此刻,远藤的嘴角依旧泛着淡淡的笑意,手*飞快挥舞,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在每一颗子弹即将近身的瞬间,尽数磕飞!

    铛铛铛!

    一道道金铁交鸣之声响彻不断,火星四溅,而远藤一郎的动作快到了极点,在徐思域和刘警司将枪的子弹打光,依旧没有损伤他丝毫!

    “不好!”

    看到这幕,徐思域和刘警司大骇,根本来不及多想,便扔掉空枪,发动汽车想要逃遁!

    远藤一郎看到这幕,并不意外,目光在自己那满是缺口的*扫了一眼,而后将*扔掉,左手的长鞭一挥,‘咻’的一声,仿若一条毒龙一般,直窜了出去!

    刷!

    这条长鞭的速度骇人到了极点,此刻在前方的警车刚刚发动的瞬间,便瞬间破开了车窗,向着徐思域和刘警司的脑袋直刺而去!

    噗噗!

    两道沉闷的声音响彻,徐思域和刘警司二人面的恐惧神色瞬间定格,他们的太阳穴被铁鞭生生刺穿,那红白之色流淌下来,惨不忍睹!

    不仅如此,那条长鞭之所连着的一颗颗头颅,更是让人头皮发麻,犹如修罗地狱!

    远藤一郎见到此地的人已经完全死光,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甚至泛着一股变-态扭曲的意味!

    径直走到车前,看着徐思域和刘警司瞪大的双眼,恐惧的神色,当下远藤便伸出手指,在那长鞭之的红白血液沾了一点,而后放在嘴一舔,笑得更加灿烂起来:

    “华夏猪的血液,很好吃!”

    说完这话,远藤一郎便不再停留,径直顺着小巷的另一个出口走了出去!

    在小巷外面的灯光下可以看到,远藤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面洁白至极,竟然没有沾染一丝的血渍,而其面容仿若刀削,透着一股邪异的味道!

    在路边拦下出租车,远藤径直车!

    “先生,去哪里?”出租车司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憨厚男子,此刻对着远藤问道。

    远藤的目光在出租车内微微扫过,而后看到出租车的镜子贴着一副小女孩的相片,当下问道:

    “这个小女孩是谁?”

    听到远藤僵硬的华夏语,出租车司机一愣,而后目光看向小女孩的照片,笑容之立刻充满了溺爱和幸福的味道:

    “这是我女儿,刚刚四岁,正在幼儿园呢!怎么样?可爱吧?”

    出租车司机似乎异常自豪,而远藤点了点头:

    “是很可爱!你还是多看她几眼吧!不然以后看不到了!”

    远藤的话语让出租车司机一怔,不过紧接着远藤再次开口,倒是并没有让司机多想!

    “去飞鹅山脚下的棚户区!”

    “好嘞!”出租车司机当下痛快的答应了一声,而后瞬间发动了汽车!

    一个小时之后,出租车驶入了破败的飞鹅山脚下,当行驶到半山腰处时,司机当下便说道:

    “先生,还要往吗?再往没有人住了!”

    出租车司机现在发现了不对劲,对方说的是山脚下的棚户区,但是现在却一直让自己往山顶开!

    “好了!这里风景不错!选这里吧!”远藤淡淡的说道。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