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道歉

    李风心已经有了眉目,但是自己与陈峰的实力实在是云泥之别,如果自己没有差错的话,对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超级强者,这简直是更为强悍的存在!

    咔擦一声,随着一道清楚的骨骼断裂声,紧接着便是一道凄厉的惨叫。

    却见阿强在整个人瞬间跪倒在地,惨叫不绝。

    至此,二十多名保镖已经被全部的打翻在地,失去了战斗力。

    “小子,我要杀了你,杀你!”

    阿强此时几乎已经疯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陈峰居然如此的凶悍,尤其是再次的被陈峰羞辱的感觉,让他如同坠如冰窖,已经杀红了眼睛!

    当下从身旁拿出一把ak,便要对着陈峰扫射!

    看到这一幕,叶泽康和李风的面色突变,这家伙是已经彻底的疯狂了,而陈峰早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之间陈峰是闪电般的抬腿,狠狠的踹在那把ak之!

    ak瞬间被踹飞,而当落地之后,阿强的眼睛已经被瞬间的定格,她看到啊把ak已经被踹的深深的变形,这样的势力让阿强震撼的无以复加!

    “不可能,不可能!”

    阿强双目之闪烁着浓浓的不可置信,这种力度与强度,让他头皮一阵发麻,若是对方踢在自己的脑袋,绝对会像是西瓜一般的爆碎裂开!

    想到这里,阿强整个人仿佛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普通一声,一屁股的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慢慢的平复着心的震撼!

    然而,陈峰根本丝毫的不在乎他的看法,此时的陈峰身形闪电般攒出,猛然的窜到了李风的身后,脚掌猛地一蹬地面!

    腾空而起,膝盖猛地一声定在李风的膝盖关节处!

    砰的一声!

    李风的腿受到猛然的重击,当下便弯曲下来,整个人跪倒在地,地的水泥板被震的尘土飞扬!

    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惨烈的状况,叶泽康感觉到浑身颤抖,这么家伙简直是恶魔,他是在是难以想象这么多身轻体壮的小弟在陈峰的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连高手李风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这也太特么的诡异了吧!

    哒哒哒!

    陈峰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每一声与地面的接触,都好像是踩在叶泽康的心,让他浑身冷汗直冒。仿佛坠入冰窖,寒冷彻骨!

    “该死!”

    叶泽康已经惊慌到了极点,现在自己的所有保镖都被这家伙折服,而他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想到这里的叶泽康惊慌失措的拿过对讲机,仿佛抓住了一个救命的稻草,对着对讲机近乎咆哮的嘶吼;

    “快,快,你们快点,干掉这家伙!”

    叶家的庄园之内埋伏着许多的狙击手,掌握着一个又一个的制高点,无论是花草丛林,还是阳台屋顶,这些人绝对是保护叶家的重要屏障!

    而现在叶泽康唯一能够寄托希望的便是陈峰这小子死在这些人的狙击步枪之下,不然的话,自己将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但是,在叶泽康说完这些话之后,对讲机的另一头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这让叶泽康十分的起疑!

    “这么回事?”叶泽康眉头一皱,再次大声的嘶吼。

    “狙击手,我现在命令你们,将这小子击毙!”叶泽康这一声的吼叫使出了吃奶得劲。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依然没有人在回应。

    “是不是在找他们?”陈峰淡淡的话语传来,他的嘴角挂起一抹戏虐的笑容。

    叶泽康先是一愣,他顺着陈峰的目光看去。

    听到他打了一个响指!

    当这声音落下之后,只见到庄园两边的落脚处,走出了四名男子。

    这四人相貌平平,但是身材异常的强壮,肌肉爆满,虎背熊腰,看起来异常的惊人!

    除此之外,最让叶泽康惊讶是这些人的手都拎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子。

    看到这些人像是死狗一样被拖着过来的黑衣男子,叶泽康瞳孔猛地一缩,露出满脸的惊骇神色!

    这些人都是他们叶家的狙击手!

    可是?

    现在。现在....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叶泽康吓得直往后退,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自己的保镖全都被制服,而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泡汤了,自己已经陷入了生死之地!

    而他现在想不明白,这四名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传入家里,而且如此轻而易举的解决掉所有的狙击手!

    之间此刻,这四名男子走到近前,双手一挥,便将这几名狙击手像是扔垃圾一般的愣在了叶泽康的面前,则更是让他浑身胆颤!

    “拜见魁首!”

    这四名男子根本没有去看叶泽康一眼,此刻看向陈峰的目光充满了狂热!

    扑通几声!

    纷纷的跪倒在地!

    魁首!

    这个称呼让叶泽康为之一愣,惊恐之极,顷刻之间,自己的处境变得如此的艰难,现在以经常成为了陈峰手的鱼肉,任人宰割!

    “陈先生,这一次,这一次,是我不对,你开...开条件吧,只要你不要我交给那些岛国鬼子,要多少钱都行!”

    叶泽康此刻一边的擦拭着自己额头的汗水,一边对着陈峰满脸的恐惧。

    陈峰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不过也没有多想,径直的对着这四名男子糊了挥手;

    “你们先退下吧!”

    “是,魁首!”

    四人知道这里再也没有人能够对陈峰构成威胁,便恭敬的答应一声,离开了此地!

    看着这四人离开的背影,那跪在地的李风只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发麻,那四人之的任何一个都给他一个巨大的危险感,仿佛像是丛林里窜出来的野兽,充满了嗜血的杀气!

    他同样不明白,陈峰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身边有如此厉害的高手保护,而且李风还相信,凭这四人的势力,自己叶家这些所谓的保镖在他们面前是不堪一击!

    想到这里,李风看向陈峰的目光变得更加骇然起来!

    一个超激强者,再加几个超一流的高手,这种豪华阵容极其的恐怖。

    “小伙子,你也是华夏人,没有必要为了鬼子卖命吧,若是你真的非常需要钱,你尽管的开口,只要你不伤害我们的老板,这一切都好谈!”

    李风被陈峰打伤之后,此刻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已经像是死狗一样的瘫坐在地,而眼下若是陈峰杀意燃起!

    自己等人便会被对方屠杀一空,当下只能对着陈峰哀求的说道。

    而叶泽康听到这话,连忙的点头,“对对对,我们都是华夏人,你若是想要钱,只管开口说个数字!”

    叶泽康现在只想要抱住自己的性命,民没了,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因为一旦落到这些人手里,将是无边无际,痛苦的折磨生不如死!

    而听到这两人的话语,陈峰也隐隐约约明白了,显然是要对付叶泽康甚至叶家的保镖都是和岛国人脱不了关系!

    “我不知道你们再说些什么,你们之所以落到这般田地,完全是咎由自取!”

    说道这里,陈峰一把抓住叶泽康的脖颈,直直的将整个人提了起来。

    叶泽康感觉到脖子被铁钳夹住一般,让他面色涨红一片,一阵阵窒息的眩晕!

    而陈峰那鹰隼般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叶泽康,声音寒冷刺骨;

    “我今天是来做客的,不是来讨赏的,你要不是叶若山的儿子,我现在会扭断你的脖子!”

    说完之后,陈峰手掌一挥,顿时将叶泽康在像是死狗一般的扔在了地,而后转身走向了外面。

    叶泽康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浑身下已经被冷汗湿透,大口大口的喘。息,神色之却泛出惊异!

    “莫非,她真的和那些凶手,没有关系?”叶泽康见到对方没有杀自己,不有的满头雾水!

    而在陈峰尚未走到门口,只见道一辆车嘎吱一声,停在了庄园之前,而后面叶若山与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走下了车。

    “小陈啊,你来了啊。哈哈!”

    叶若山看到陈峰之后,,满是皱纹的老脸之仿佛菊.花瓣的绽放,满是喜悦之色,只是当他看到庄园之内,横七竖八的倒着二三十名大汉,脸的老肉一阵的颤抖!

    “泽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叶若山在看到庄园到处都是昏死过去的保镖,一片狼藉,眉头静静地皱起,充满了浓浓的不解和疑惑!

    不仅是他,和叶若山子一起来的那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人子同样也是眉头一皱,尤其是看到李风这个襄城的顶级高手居然跪倒在地,十分的不理解,满脸的惊骇,直接的被吓了一跳!

    叶泽康在看到自己的父亲的到来,本来面如死灰的脸仿佛枯木逢春,瞬间露出了狂喜之色!

    他可是知道跟随自己父亲的那几名保镖,绝对是最为厉害的存在,这四人的身手绝对是高手的高手,只要四人合理攻击,李风根本无法力敌!

    这还不止,这家伙更是知道这四名保镖枪法了的。百步穿杨,弹无虚发,都是国际特种兵的翘楚!

    而若是这四人合力,对付陈峰,那胜算增加了许多。

    想到这里,叶泽康脸泛出一丝狂喜之色,对着自己的父亲赶紧的说道;

    ;

    “快点,父亲,赶紧的把这个家伙抓起来,是他,这个人打伤了我们家的保镖,连我都不放过!”

    叶泽康的话语让叶若山与那制服警察为之一愣,叶若山面色变得铁青一片;

    “你给老子住嘴,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相信小陈伍平白无故的对你们动手!”

    叶若山虽然了年纪,但是脑子并不糊涂,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平日里面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而且他与陈峰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个人品还是看的出来的,对方绝不是无生有,惹是生非的人,而且也不会是无理取闹的人!

    见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如此的袒护一个外人,叶泽康一愣,而后能缓缓地说道;

    “父亲,这个人的身份十分的可疑,我怀疑他与岛国人互相勾结,想要对我们叶家人下手,我们不得不防啊!“

    听到这话,叶若山这才明白了过来,次的事情早已经有所耳闻,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时候陈峰!

    “小峰,原来是你啊,哈哈,你在皇家医院也救了我的一条老命,你说让我怎么感激你呢?”

    叶若山看向陈峰的目光充满了感激,若不是他,自己早嗝屁了!

    只是这话听到叶泽康的耳则是格外的刺耳,面色刷的一下变白,楞在当场,支支吾吾的说道;

    “爸...爸你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皇家医院里面救你的不是一个医大师吗?”

    在叶泽康的概念,医大师起码是白胡子拉茶的老头子,怎么会是一个毛也没有长全的小伙子呢?

    这家伙看起来顶多二十多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家伙救了自己老子一名!

    叶若山自然明白叶泽康眼的疑惑。不过此时此刻的他面色一沉,厉声的喝道;

    “你这个小畜生,一次救了我性命的是小峰,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恩将仇报,居然怀疑到他的头!”

    此时得叶若山气的火冒三丈,而叶泽康听到这话,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原来这小子真的是过来赴宴的,而且对方还真的是救了自己老子一条命的医大师!

    这样牛逼的人物,怎么会和岛国人有什么纠葛,若是对方与他们有所勾结,那么叶家人早被灭门了!

    想明白这一点,叶泽康感觉到老脸之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甚至陈峰抽自己嘴巴还要羞愧,恨不得现在把脑袋埋到裤.裆里面。

    当下叶泽康虔诚的来到陈峰的身边,九十度弯腰鞠躬;

    “陈先生,之前是我太莽撞了,我郑重的向你道歉!"

    看得出来,叶泽康是来自内心,发自肺腑之言,若不是陈峰,自己家里会支离破碎!

    而想到自己不是好人心,居然恩将仇报,想到这里,满脸的羞愧,腮帮子红彤彤的,感觉到无地自容!

    而此刻不只是他,一旁的李风满脸的惆怅,深呼了一口气,他可是明白超级强者身手是多么的恐怖,还好对方是是友非敌,要不然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将无一生还!

    陈峰面色淡漠,这叶泽康给他的印象非常的不好,陈峰虽然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但是光凭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像算了,这几乎没有什么可能性!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我走了!”

    陈峰自然不愿意在这里面再逗留片刻,之前若是换成了一个普通的人,扎偶已经被这叶家的保镖给搞成残废了,想要这样翻篇,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看到陈峰欲要离开,叶若山大怒,当下一巴掌狠狠扇在叶泽康的脸,将他大的一个踉跄后退,腮帮高高的鼓起;

    “你个孽障,要不是陈峰武功高强,现在早是躺在地的废人一个,现在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他给我亲回来,不然的话,我把你逐出家门!”

    叶若山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之前虽然叶泽康不争气,但是也没有惹过什么大麻烦,而如今,这个小畜生居然得罪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让他气的暴跳如雷!

    而看着陈峰离去的背影,快步向前,膝盖猛地一弯,扑通一声跪在地;

    “陈先生,你是我们叶家的救命恩人,请受我一拜!”

    叶泽康说完后,便对着陈峰重重的刻了一个响头。叶泽康的举动让陈峰非常的惊讶,这家伙在襄城身居高位,居然有勇气跪在自己的面前,这份胆魄,倒是让自己对他高看两眼!

    虽然这家伙人品恶劣,但是这份担当难能可贵,算得是能屈能伸,想到这里,陈峰心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

    “小峰啊,这个畜生已经他认错了,你看在我这老头子孤苦一人的份,饶了他吧!”叶若山看到自己的儿子诚信的悔改,心也多了些许安慰。

    看到叶老满脸的希冀,陈峰点了点头,原谅了叶泽康,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