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杀人了

    “喂喂,你干什么,把门关干什么?”

    “是的,这大白天的关门,脑子有毛病吧!”

    “刚才听他们叽哩哇啦的一阵鸟语,难道脑子秀逗了,哈哈!”

    .....

    此时在饭店里面的客人在看到远藤的举动之后,纷纷叫喊了起来。()

    不但是他们,连饭店的工作人员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不明白这岛国人在搞什么飞机!

    此刻饭店之内的客人,在看到远藤小次郎将饭店卷渣门拉之后,顿时纷纷叫喊了起来!

    不仅是他们,连饭店之内的服务员和老板都是满头雾水,不明白这个岛国人在搞什么鬼!

    而听着周围众人的叫喊声,远藤小次郎只是微微一笑,但是这笑容之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温和,变得寒冷彻骨!

    “我要结账!”

    远藤小次郎生硬的华夏语说出,那名小女孩的父亲,也是这家饭店的老板当下便走了过来!

    “这位先生,不用了!你之前给了我女儿不少钱,足够了!你现在直接走行了!”

    这名老板性格倒是憨厚,而且他对这远藤的印象挺不错,因为给了自己女儿一些小费!

    只是听到这话,远藤则是摇了摇头。

    远藤指着餐桌的一碗红烧肉问道:“老板,这道华夏猪肉很好吃,多少钱!”

    老板却是没有听出远藤言外之意,见到对方执意要付钱,只能说道:

    “你直接给我四十行了!”

    “四十?”远藤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更加森然起来:

    “没有想到华夏猪竟然这么便宜!”

    说完,远藤小次郎从自己腰间拿出一根仿若钢管一般的东西,对着老板说道:

    “老板,你看我这根东西值多少钱?”

    嗯?

    老板一怔,他感觉眼前的这位客人越来越怪了,拿出一根钢管来,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的眉头一皱,不过没有多想,当下便欲开口说话!

    只是在这时,只见远藤的手指在钢管之一按,咔咔之声响彻耳旁,紧接着只听‘噗嗤’一道声响,那名老板的身体完全僵直在那里!

    呃……

    这名老板的眼睛睁得溜圆,他低下头,看着那根钢管变成一把刀,硬生生的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你……”

    一丝丝猩红的鲜血顺着*流淌出来,这名老板的目光之依旧残留着不可置信,他想不明白,死不瞑目!

    他的面色变得变得惨白无色,整个身体仿佛是去了重心一般,砰地一声摔倒在地!

    看到老板倒下,饭店之内的其余顾客先是一怔,紧接着看到老板心口之一个血洞,以及那猩红的鲜血之后,一个个面色大变!

    “杀……杀人!!!”

    “快!快!杀人了!!!”

    ……

    这一刻,饭店之内瞬间慌乱了起来,孩童的哭声,女子的尖叫声,以及男人的惊怒声响彻不绝,唯有远藤小次郎的面色依旧挂着冰寒的笑意!

    “哈哈哈……华夏猪的命永远是这么不值钱!”

    远藤的目光扫过饭店之内的每一个人,而当他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只感觉浑身胆寒!

    “我的偶像是你们华夏人!但是我也更为憎恨你们华夏人!你们华夏人软弱无能,根本不配占有这么大的肥沃的土地!这里应该属于我们天皇陛下!也只有我们岛国的英才才能够统治你们愚蠢的猪!!!”

    远藤这一刻满脸疯狂,而随着他每一步迈动,他的手*便会一挥,瞬间有一名顾客惨死在倒下!

    砰砰砰!

    一个,两个,三个!

    接二连三的倒下!

    在饭店的卷渣门被关闭的一瞬,所有人几乎陷入了死路!

    他们有的绝望的打着电话,有的抓起桌椅板凳疯狂向着远藤砸落,但是这一切尽数被远藤无视,他手刀一刀一刀的落下,像是在收割生命的死神,充满了残酷和毒辣!

    “不!该死的鬼子!我草你祖宗!!!”

    “小鬼子,你不得好死!”

    “不要!快放了我们,我儿子刚刚满月!求求你,放了我们!”

    ……

    此刻看着一名名顾客倒在血泊之,所有人几乎疯了,他们疯狂的逃窜,疯狂的反击,但是这一切在远藤的眼,犹如一群蝼蚁在反抗,充满了无力和无趣!

    噗噗噗!

    一道道猩红的鲜血飘洒,将整间饭店几乎染成了血红色,一具具尸体倒落在地,那种凄惨的场景犹如修罗场般!

    在将其余的顾客斩杀一空之后,饭店之内仅剩下老板娘和那名小女孩!

    母女二人抱成一团,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她们根本不敢去看远藤,而那名小女孩的小脸煞白,那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充满泪水和困惑!

    她不明白,那么好心的一个大哥哥怎么会这么残忍狠毒!

    而看着这小女孩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远藤笑的异常灿烂,甚至有着一些扭曲的味道:

    “小朋友,我杀了你的父亲,你是不是很恨我?哈哈……同样,我们天皇帝国的祖先,杀了你们那么多的祖先,你们华夏人一样在恨我们!”

    说着,远藤擦拭了一下*的鲜血,目光之泛着残忍毒辣:

    “我远藤最为讨厌的便是狗屁日友好!我们是仇人,既然是仇人,那只有将对方杀死,才会有真正的友好!”

    “像是此时.....”

    说完,远藤小次郎的手掌一挥,那把*瞬间刺穿了老板娘和小女孩的胸口!

    当母女二人的尸体摔倒在地,远藤小次郎嘴角的笑容更加邪异起来!

    玛丽医院!

    此刻夜色渐浓,远藤一郎缓缓走进了玛丽医院之内!

    “三哥!!!”

    此刻在医院的走廊之,一名名黑色短袖的彪形大汉几乎将此地挤满,这些人在看到远藤一郎走来,顿时弯腰行礼!

    三合会四大天王之,远藤一郎排行第三,也被众多的帮众称为‘三哥’!

    远藤一郎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而后径直走进一间vip病房!

    这间vip病房装修豪华,其内各种现代设备应有尽有,而在墙角之处放着一张病床,一名满身是伤的精壮男子躺在病床之!

    他是泰拳天王——阿伦!

    vip病房之,除了泰拳天王阿伦之外,还有两名衣着华丽的青年站在病床之前,看到远藤一郎进来,这两名青年赶紧走前来!

    “三哥!”

    这两名青年看向远藤一郎的目光满是敬畏,只是远藤一郎在看到二人之后,眉头一皱:

    “黑展堂,邵军!你们怎么在这里?”

    远藤一郎却是认识这二人,一个是襄城四大家族之一白家的公子黑展堂,另一个则是邵氏集团的少爷邵军!

    这二人都是襄城有名的纨绔,平日里没少让他们三合会帮忙擦屁股!

    只是现在,这二人脸依旧泛着淤青,尤其是黑展堂,他的嘴里说起话来竟然嗤嗤进风,嘴里的牙齿却是不知怎么掉了不少!

    “三哥,我们两个过来是让四个帮忙辨认凶手!”

    黑展堂原本那英俊不凡的脸一片青紫,嘴里的门牙已经掉落,看起来异常难看和狼狈,而此刻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相片,径直回道。

    “噢?”远藤一郎大手摸了摸自己脑袋的疤痕,不过也并不在意,此刻走到病床之前看着泰拳天王阿伦问道:

    “老四,你的伤怎么样了?”

    “三哥!我没事!”

    阿伦这一次受伤很重,胸前的肋骨断了七八根之多,身缠着一条条绷带,只是想到自己那晚所受的屈辱,阿伦目光之依旧泛着浓浓的怨毒:

    “三哥,我咽不下这口气!!!”

    而三合会的四大天王是拜把兄弟,尽数是许飞扬的左膀右臂,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同样极深!

    看着自己四弟的模样,远藤一郎面同样泛出一丝丝狠辣的寒芒:

    “老四,你放心!三哥一定会替你报仇雪恨!那个打伤你的凶手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说到这里,泰拳天王阿伦的面闪过浓浓的狠毒,对着黑展堂招了招手,当下黑展堂便将手里的相片递给远藤一郎!

    “三哥,这个人是一个大圈仔!应该刚刚来襄城没多久,他在赌石场打了邵军,之后又在电视城钱打伤了我!之后,又打伤了四哥!”黑展堂此刻目光之闪烁着浓浓的寒芒,径直说道。

    在一次电视城里,黑展堂被陈峰狠狠打了一顿,之后黑展堂一直在调查陈峰的举动,随后找到了邵军,这才知道二人竟然是被同一个家伙打伤!

    之后他们要请阿伦帮忙时,却是得知阿伦也住进了医院,今天这才来探望!

    只是,或许连他们都没有想到,当他们拿出一张偷拍陈峰的相片之后,阿伦竟然也认出陈峰便是打伤自己的元凶!

    可以说,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但是也让黑展堂和邵军狂喜至极!

    若是打伤了寻常人,三合会或许并不太在意,但是打伤了泰拳天王阿伦,便相当于得罪了许飞扬和四大天王,即便是你再厉害,他们也肯定不会放过!

    想到这里,黑展堂和邵军二人对视一眼,嘴角尽数泛出一丝狞笑!

    现在不需要他们请人,三合会众人便会自行出手解决陈峰,而他们只需要提供一点情报!

    远藤一郎接过那张相片,看到陈峰竟然如此消瘦,如此年轻之后,微微一怔,紧接着浑身煞气升腾的问道:

    “他现在住在哪里?”

    “龙冈小区!”黑展堂和邵军狞笑的说道。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