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杀了他

    “完了!完了……”

    周海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来,面色煞白如纸!

    当初他年少气盛,为情灭了情敌一家,直到现在依旧是他心最深的芥蒂!

    想到这可怕的后果,周海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连腿部的肌肉都开始抽筋!

    此刻,最为镇定的要数周崇,对于他这种经过大风大浪的枭雄来说,这一切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父……父亲!现在怎么办!”

    周海这一刻是真的怕了,杀人可是死刑,若是他一旦被抓进去,这一辈子铁定玩完,这绝对是他不愿意承受的!

    而听到这话,唐宛和周川皓也尽数看向周崇,现在或许只有周崇有办法!

    周崇看着自己儿子那心惊胆颤的模样,心怒火烧,当下狠狠一巴掌扇在周海的脸!

    啪!

    “废物!!!”

    周崇一双老眼之迸溅着森然的寒芒,此刻扫视了一眼三人之后,这才冷漠的说道:

    “哼!我们周家什么风浪没见过,你们难道没有脑子吗?若是警方真的掌握了我们的犯罪证据,现在警察早已经找门了,岂会等这些媒体进行报道,才门调查!”

    襄城是讲究法律的地方,若是真的有证据证明他们杀人,那警察早来了,根本不会等到报道出新闻之后,才来调查!

    想到这里,周海三人心头微微松了口气,但是还是感觉心惊胆颤:

    “父亲!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警察现在没证据,但是不代表以后没证据!若是一旦警察顺着这条犯罪实录,真的调查出什么,那我们不是完了!”

    周海的话语,让唐宛和周川皓的心再次揪了起来,而后纷纷看向周崇!

    周崇老脸之此刻泛出浓浓的老辣和果断,径直说道:

    “哼!警察想要找到我们的犯罪证据,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则是我们最好的时机!”

    说到这里,周崇看了一眼家族的三人:

    “我们的家族产业全在襄城,这几个月的时间之内,我们一边将产业转移到国外,一边各自寻找自己的破绽,将一切可能暴露自己的目标证据,全部抹杀,让警察抓不到丝毫把柄!”

    一边转移财产,一边抹杀证据!

    听到周崇的这两个办法,周海终于放松下来!

    只要他们转移了财产,一旦襄城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完全可以立刻逃走!

    而若是他们将证据证人全部抹杀,让警察抓不到丝毫把柄,这样最好不过!

    想到这里,周海三人看向周崇的目光之透着崇拜,姜,还是老的辣!

    而这时,周川皓则是想到了什么,脸泛出一丝喜色:

    “对了!大家不用担心!既然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血峰搞出来的,那我们再找人做掉他们!”

    嗯?

    三人一怔,而后疑惑的问道:

    “浩儿,你说找谁做掉他们?我们所养的那些杀手,可是全被干掉了!”

    “嘿嘿……你们可记得我的导师——摩罗王!”周川皓嘴角泛出一丝阴笑。

    “我的导师已经来到了襄城,昨晚给我打过电话,说这次带来了一批高手!”周川皓对着三人笑着说道:

    “我们请那些高手,来对付血峰!一定马到成功!”

    这一句话总算是给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对方自己周家的幕后之人被干掉,那这场风暴便会戛然而止,他们周家也会转危为安!

    “浩儿,你现在给摩罗王打电话!”周海急不可耐,径直说道。

    “好!我现在打!”周川皓也知道事情不能拖延,当下便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在电话之,周川皓将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而在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好了!我的导师已经答应了!”

    周川皓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隐隐透着狠辣之色:

    “在明天婚礼结束之后,他们便会动手!”

    “好!真是太好了!”周海长长松了口气,脸泛着浓浓的喜悦:

    “嘿嘿……怕是血峰的许飞扬和那个臭女人都想不到,他们想要算计我们周家不成,反而会被我们所灭!”

    “哼!听说那个贱.人很漂亮,若是我遇到她,我一定要撕烂她的脸!”唐宛脸泛出一丝轻松,还有着浓浓的怨毒!

    只有周崇还算淡然,此刻看了一眼三人,而后说道:

    “好了!大家现在分头行动,务必要将襄城的各个名流邀请来参加婚礼,我们要告诉整个襄城,我们周家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人想要打我们的主意,都要承受我们家族的疯狂报复!!!”

    清晨,阳光明媚,而今天对于襄城来说,却有着一件大事!

    那便是国民女神章语和痴情王子周川皓的结婚之日!

    而在郊外的一座破败别墅之,摩罗王换了一套西装,收拾整齐,整装待发!

    而此刻,当摩罗王从自己房间走出来后,便看到冥王正面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之!

    “冥王,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摩罗王有些疑惑,自前天晚冥王从外面回来,不但换了一身新的运动服,还面色煞白,像是极为虚弱一般!

    连昨天一整天,冥王都呆在自己的房间没有出来!

    冥王煞白的脸浮现丝丝冷汗,此刻看着摩罗王,咧了咧有些发干的嘴唇:

    “我没事!”

    “嗯!没事好!现在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参加我学生的婚礼!婚礼结束,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摩罗王当下说了一声,便欲带着众人向房外走去!

    只是在这时,冥王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我不去了!”

    嗯?

    摩罗王脚步一停,眉头缓缓皱了起来,这冥王是派来保护自己的,现在自己要出门,这家伙不跟着,算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摩罗王不满的看向冥王:

    “冥王,你为什么不去了?”

    “呵呵……我不去,你们也不要去了!”冥王的目光闪烁着玩味的光泽,此刻对着摩罗王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摩罗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处,不知为何,他今天从起床之后,便一阵心惊肉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这种感觉很怪,也让摩罗王心浮现一丝丝阴影!

    不过,在摩罗王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别墅之外传来一道道惊怒之声,还有惨叫之声!

    “怎么回事!!!”

    摩罗王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瞳孔一缩,而后大声问道!

    这时,从别墅之外,跑进来一名身穿血兵的男子,这人面色有些惊慌和难堪,走到摩罗王近前当下说道:

    “先生,有人来了,还攻击我们!像是敌人!”

    嗯?

    摩罗王眉梢一挑,他在襄城除了李家之外,根本没有什么仇人,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跑到这种荒凉的地方攻击自己等人呢!

    想到这里,摩罗王便欲带人出门查看,而在他尚未走出房门,便看到一名名身穿血兵的手下被生生逼退了进来!

    而逼退他们的,则是一名名穿着黑色t恤,胸口纹着一片血峰图案的男子!

    这些人足足有二三十人,浑身煞气腾腾,手掌尽数拿着一柄*,凶悍至极!

    看到这些人胸前的那片血峰图案,摩罗王的瞳孔骤然紧缩,面色阴沉似水!

    哒哒哒……

    然而,在这时,只见两名青年走了进来!

    这两人极为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只是当摩罗王看到那为首的青年之后,仿佛看到鬼了一般,面色大变!

    “陈……陈峰!!!”

    摩罗王的眼珠子几乎都掉了出来,他的神色之充斥着不可置信,死掉的人复活,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真真切切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峰,摩罗王几乎惊骇欲死!

    那场空难可是他和战无涯设计的最为严密的暗杀,几乎不可能出现生还者,而现在……

    而这原本不可能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让摩罗王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你……你竟然还活着!!!”

    摩罗王看到陈峰,便不由自主的想起非洲的事情,那时陈峰的狠辣确实吓到他了,而这时看到陈峰那充满杀机的眼眸,摩罗王只感觉头皮发麻!

    “杀!杀了他!!!”

    摩罗王根本不敢面对陈峰,此刻仿佛发了疯一般对着手边那些身穿血兵的男子大喊大叫着,而其本人却是仓皇的向后退去!

    听到摩罗王嘶嚎般的声音,周围那些身穿血兵的男子尽数感受到了对方话语之的恐惧,仿佛他所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怪物,一个魔王!

    不过,这些人自然不敢违背摩罗王的话语,此刻一个个将短刀抽出,向着陈峰直扑而去!

    杀!!!

    这些身穿血兵的男子,一个个矫健仿若灵猴,身形快速如风,手的短刀更是角度诡异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而陈峰面色淡然,此刻看都未看一眼这些男子,径直走前去!

    而在这些男子即将攻击到陈峰身前之时,只见那些穿着黑色t恤的血峰瞬息而动,直迎而去!

    一名名穿着血兵的男子被拦了下来,眨眼之间便和血峰战在一处!

    这些男子的身手极为强悍,此刻一柄柄短刀挥舞起来仿若闪电,每一人都有着一流高手的实力!

    而血峰不逊丝毫,此刻*或刺或挑,闪烁不断,竟然和这些穿着血兵的男子战成一团,毫不示弱!

    除此之外,陈峰身后的洛基嘴角泛出一丝冰寒,紧接着他的身影一闪,向着那些穿着血兵的男子直扑而去!

    砰砰砰!

    洛基的双拳力道无穷,此刻每一拳落下,都会将一名男子击飞,仿若虎入羊群,勇不可挡!

    而看到这幕,摩罗王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现在来不及管自己手下的死活,他最为关注的却是陈峰!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