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惊呆了

    而与此同时!

    襄城菲尔礼堂,布置的奢华至极,周围的几条街道已经被封锁开来,一辆辆豪车停在礼堂之前!

    周家的四人,一个个虽然满脸疲态,但是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流言蜚语的丝毫影响一般,脸堆满了笑容!

    相反,章天梭则似乎憔悴苍老了很多!

    他的神情之充满了忧虑和无奈!

    想到拿自己女儿后半生的幸福,来豪赌章家的明天,章天梭脸满是苦涩:

    “小语,是爸爸对不起你……”

    章天梭想到自己女儿那冷漠的神情,心如刀绞!

    “岳父大人,我今天什么时候去接小语?她准备好了吗?”周川皓此刻来到章天梭的面前,满脸堆笑的说道。 ()

    淡漠的看了一眼周川皓,章天梭眼眸深处泛着浓浓的厌恶,但是还不得不说道:

    “等客人到齐了,再说吧!”

    而在这时,只见周海急匆匆的走了过来,面色难看至极!

    “爸,怎么了?”周川皓看到自己老子的面色,眼皮一跳,赶紧前问道。

    周海的一张老脸铁青,隐隐泛着滔天的怒火:

    “我们周家给襄城各界名流发出去了数百张请柬,但是到现在为止,一个都没有来!”

    听到这话,周川皓的面色也瞬间难看了下来:“爸,现在时间尚早,或许他们一会便到!”

    “早个屁!”周海面色因为愤怒,而隐隐有些涨红:

    “从刚才开始,那些家伙一个个给我打电话拒绝参加婚礼!”

    什么!

    听到这话,周川皓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若是极少数的名流不来参加婚礼,那还说得通,但是现在一个都没有来,这其肯定有什么变故!

    不然的话,以他们周家的声望,即便是现在深陷流言蜚语之,也不可能一个不来!

    而这父子二人面色难看的之后,只见菲尔礼堂之外,一排豪车缓缓停了下来!

    “有客人来了!”

    看到这一排豪车,周海和周川皓这才长长松口气,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豪车之走下来的身影之后,更是面泛出一丝丝喜色!

    王志军,第一位到的宾客竟然是襄城的珠宝大亨!

    周家之人和王志军并没有深交,而现在对方既然来了,也说明一切如常,其余那些宾客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一一到来!

    “哈哈……王兄风采不减当年,真是可喜可贺啊!”周海似乎对于王志军的道来异常高兴,此刻满脸含笑走了去,和王志军亲切握手!

    “周兄客气了,我只是来凑个热闹!”

    王志军没有去说恭喜新人百年好合这种话语,而是说出了一句让人玩味的话语!

    听到这话,周海眉头微微一皱,按理说,一般宾客来参加婚礼,都会送几句祝福的话语,而现在……

    不过,周海没有多想,当下便热情的将王志军邀请到了礼堂之坐了下来!

    王志军看了看布置的奢华至极的菲尔礼堂,嘴里不由啧啧出声:

    “周兄,这里到是个好去处,看来我兄弟为了你们家族日后的去处,费了不少心嘛!”

    王志军说着这话之时,眼眸之泛着一丝丝戏虐,而嘴角之的笑容更加玩味。

    周海一怔,而后问道:“不知王兄的兄弟是指的哪一位?”

    “呵呵……我兄弟会亲自门,到时候周兄便自然清楚了!”王志军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不再理会周海,径直端起桌的茶水,悠闲的喝了起来!

    看到这幕,周海眉头微皱,当下便以招呼其他客人的理由,离开了礼堂!

    而当周海刚刚走出礼堂之时,便看到一名管家急色匆匆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周海看着管家的脸色,心不由咯噔一下。

    而管家面色难看至极,额头的冷汗哗哗流淌不断,此刻走到周海身前,小声的说道:

    “血峰出动了数千人,已经将菲尔礼堂周围各个要道围堵的水泄不通!”

    什么!!!

    这一句话让周海面色大变,紧接着从车走下来十数道身影!

    这些人一个个身强体壮,满脸横肉刀疤,煞气腾腾,而在他们刚刚出现,礼堂周围的那些保镖面色大变!

    许飞扬!!!

    看到为首之人,竟然是血峰的话事人——许飞扬!

    周海的面色铁青至极,刚刚得到消息血峰数千帮众围堵菲尔礼堂,而现在血峰的大佬便出现此地,这怎能不让周海暴怒至极!

    当下周海便带着一行保镖气势汹汹的迎了去!

    “许飞扬,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带人围堵礼堂!”

    周海死死盯着许飞扬,而他身后的那些保镖一个个看向许飞扬等人的目光满是不善!

    然而,许飞扬身后带来的那些人,无一不是血峰的大佬级别人物,这些人常年在刀口之舔血,岂会弱了气势!

    “嘿嘿……周先生,不要紧张!作为你们周家友好的伙伴,我们血峰有责任也有义务,让葬礼……不,是婚礼顺利的举行下去!”

    许飞扬满脸笑意,尤其是他那一句口误的‘葬礼’更是差点把周海气的吐血!

    而许飞扬根本不在意周海的面色,此刻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有我们在,我们保证会让葬礼平安举行下去!噢……你看看我,又口误了,是婚礼!”

    说完这话,许飞扬猖狂大笑一声,带着血峰的各个大佬纷纷走进了礼堂!

    而在这时,只见礼堂之前再次停下了两辆豪车!

    想到连叶若山都亲自前来,周海脸的抑郁之色一扫而光,浮现浓浓的献媚笑意,迎了去!

    他们周家虽然庞大,但是起李家来,仿若刚起步的婴儿一般,弱小不堪!

    咔咔!

    两辆豪车的车门打开,叶若山从车走了下来,而当周海看到另一辆银魅之走下来的东面孔的外国人后,不由一怔,更是惊喜交加!

    不只是叶若山,竟然连阿拉伯王室的哈顿王子也亲自前来!

    这一幕,让周海兴奋的面色涨红,一溜小跑迎了去!

    “叔,您来了!”

    周海看向叶若山的面色之堆满了献媚的笑容,而后又对着哈顿王子躬身行礼:

    “哈顿王子光临犬子婚礼,让我周家受宠若惊!”

    看着周海献媚的神色,哈顿王子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面色冷漠,根本没有理会!

    而叶若山则是笑着说道:

    “哈哈……贤侄不用客气,我们只是来凑个热闹罢了!”

    凑热闹?又是凑热闹?

    周海心既气闷,又疑惑,除了许飞扬那群人外,这已经是第二波的宾客了,但是都是来凑热闹,而且没有人说一句祝福的话语!

    周海脸泛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当下对着说道:

    “李叔,哈顿王子,快请!”

    叶若山二人点了点头,而后带着一众保镖缓缓向着菲尔礼堂走去!

    当礼堂之内的章天梭,和章氏分家之人看到叶若山和哈顿王子亲自前来之后,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前招呼!

    不过,对待众人的热情,哈顿王子依旧冷淡到了极点,而叶若山也只是含笑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语!

    这一幕,让周家和章家之人尽数满头雾水,想不明白两位贵人来参加婚礼,为何这般冷淡!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他们最为期待的,便是剩下的一位大人物,摩罗王!

    “浩儿,摩罗先生怎么现在还没有出现?”

    礼堂的角落里,周崇看了看时间,而后皱着眉头对周川皓问道。

    周川皓的面色同样闪烁着焦急之色,当下拿出手机说道: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说着,周川皓便径直拨通了摩罗王的电话,但是怪的是,电话响了很长时间,竟然无人接听!

    周川皓一怔,而后又接连拨打了几次,却依旧无人接听!

    “我导师可能有事情耽搁了!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不如我先去接小语吧!”

    周川皓当下对着周家的三人说道。

    听到这话,其余三人面色纷纷有些难看。

    现在礼堂之,除了章天梭等众多章家之人外,宾客只有王志军、许飞扬的血峰众人,以及叶若山和哈顿王子,看起来稀稀落落,门可罗雀。

    周家的四人看到这幕更是心怒火汹涌,往日里那些权贵商人,哪一个不是巴结他们周家,拼了命的想要抱他们周家的大腿。

    周海恨得牙根痒痒,此刻咬牙切齿的说道。

    周川皓说着这话,便欲向着礼堂之外走去!

    然而,当他刚刚走出礼堂,便看到那门口之处,再次有着呼呼啦啦的一排豪车停下,而为首的一辆,则是ssc超跑!

    周川皓原本以为有宾客来了,脸泛出浓浓的喜色,只是当他看清楚这些豪车之走下来的二十多人,以及为首的一名青年之后,不由一愣!

    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

    此刻,不仅是周川皓,连礼堂之内的众人也纷纷被惊动了!

    周崇和周海同样满脸疑惑,他们对于襄城的权贵人物尽数认识,却没有那名青年!

    而此刻看着对方能够开着ssc超跑,还有着二十多名大汉当手下,显然绝非常人!

    相于周家众人的疑惑,王志军和许飞扬等人则是纷纷露出一丝丝玩味的笑容,他们知道,好戏要开场了!

    只是,在看到那名为首的青年之后,章家所在之处反应最大!

    章天梭的眼睛瞬间瞪得溜圆,‘蹭’的一下从座椅蹦了起来!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陈峰,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是……是他!他……他不是……”

    陈峰三年前在章天梭家里做了三个月的保镖,章天梭自然对陈峰印象十分深刻,而此刻看到已经死亡的家伙突然出现自己面前,这种震撼让章天梭几乎惊呆了!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