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你该死

    陈留香俏脸如花般漂亮,但是神色却如同毒蛇一般恶毒:

    “犯什么法!这里是新加泊,我是新加泊的公主,我是法!”

    说完这话,陈留香的目光在整间牢房之内一阵打量,嘴角更是泛出阴森的笑意:

    “安拉,你在这里过的挺滋润嘛!只是可惜,外面有的人找你已经找疯了!”

    “找我……谁在找我?”安拉的身体一颤,神色之有着惊喜,有着焦急!

    “还能有谁!自然是你的那位相好陈峰了!”陈留香嘴角泛着恶毒的笑意,径直看着安拉说的。()

    听到这话,安拉的身体狠狠一颤:

    “峰子……峰子果然来找我!他来找我了!”

    安拉此刻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眼的泪水磅礴而出,将那张俏脸瞬间打湿,仿佛梨花带雨,充斥着思念,蕴满了依恋!

    “听到你的小男人的消息,是不是很激动?”

    “你是不是很感动?只差你,你们一家人又可以开开心心的生活了!”陈留香一直紧紧盯着安拉的神色,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只是可惜,再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他……死了!”

    轰!!!

    这一句话,像是把安拉捧到了云端,又狠狠摔下,这巨大的差距,让整个人完全怔住了!

    “你……你说什么?谁……谁死了?”

    安拉只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那砰砰砰的感觉让她眼前有些眩晕,此刻怔怔的,犹如傻了一般的对着陈留香问道。

    “他去了我庄园,想要救你!但是可惜,我们在庄园里放下了一吨*!”

    说到这里,陈留香脸的神色泛着丝丝的疯狂和亢奋:

    “你知道一顿*的威力吗?算是一座摩天大楼,也可以夷为平地!而你的小情.人,便被那*炸的粉身碎骨,连渣都找不到了!”

    “不!”

    安拉这一刻几乎疯了,她一把抓住陈留香的手臂,俏脸之梨花带雨,充斥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和哀求之色:

    “陈小姐,你是骗我的?对吗?你一定是在骗我!你告诉我,峰子没有死,他不可能死!!!”

    安拉神色之充斥着浓浓的惶恐,仿佛是看到支撑自己的唯一一根精神支柱的坍塌,那浓郁的哀伤让人心碎!

    “哈哈……他死了!不但死了,死的还极为凄惨!安拉,你一辈子都休想再见到他了!”

    陈留香的目的已经达成,这浓浓的报复快.感让她一张完美的俏脸扭曲狰狞,看起来异常可怖!

    噗通!

    听到这话之后,安拉瞬间跌坐在地!

    她的俏脸煞白如纸,没有丝毫血色,但是那汹涌的泪水仿佛决堤的河流一般,将俏脸打湿,将衣衫打湿,整个人的身透着一股死灰和哀伤!

    安拉的目光慢慢变得淡漠,变得空洞,仿佛一个心死之人,已然生无可恋:

    “峰子,等等我,我很快便来找你!等我……”

    她的动作太过突然,也太过疯狂!

    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向温顺至极的安拉,竟然做出如此激烈的举动,陈留香更是吓得一跳!

    “该死!“

    陈留香的手臂瞬间被划破,鲜血横流,而庆幸的是,她的手也一把抓住了安拉的手臂,逃过一劫!

    “贱。人!你竟然想要杀我!!!”

    陈留香被安拉的疯狂给激怒了,当下便一巴掌抽了下去!

    啪!

    陈留香一巴掌直接将安拉扇倒在地,手的鉄钎也瞬间掉落在地!

    陈留香心一阵后怕,她的手臂之鲜血横流,那种疼痛,让她的秀眉紧蹙,满脸杀机!

    而安拉脸有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但是她毫无所觉,此刻一双美眸死死盯着陈留香,充斥着无边的仇恨:

    “陈留香,你不得好死!”

    对着身边的几名狱警一挥手:

    “你们把她给我按住,我要把她的这张脸给割烂,再送她和那个家伙去地下团聚!”

    陈留香的话语冰寒刺骨,旁边那几名狱警听到这话,同样对陈留香的心狠手辣胆寒至极!

    不过,他们可不敢违抗陈留香的命令,当下便欲向着安拉走去!

    然而,在他们刚要向着安拉走去之时,只听外面的地牢房门被人踹开,一道身影飞快的跑了过来!

    而当这道身影来到这间牢房,其内的陈留香和那几名狱警吓了一跳!

    “总……总理!”

    几名狱警没有想到总理竟然亲自跑了过来,尤其是看着对方的神色,仿佛见了鬼一般,惶恐至极,更是一阵心惊胆颤!

    “留香!快跟我走!”

    新加泊总理陈劲此刻额头的冷汗哗哗流淌不断,整个人的面色煞白,满脸急切和惶恐,连身体都在发颤,仿佛后面有着屠魔在追他一般!

    而陈留香则是一怔:

    “爹地,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还要杀了这个女人,为阿伯报仇呢!”

    陈留香满头雾水,她想象不到在总理府内,还要什么人什么事能够让自己的总理父亲这般的恐惧紧张!

    然而,陈劲哪里还会让陈留香继续耽搁,当下恐慌的说道:

    “他来了!那个人杀进总理府了,一会便会过来!”

    “他?爹地,他是谁?”陈留香眼皮狂跳,心蓦然泛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陈峰!你快跟我走,他已经向着地牢的方向来了!”

    陈劲急的满头大汗,显然那七十多名护卫队成员的死,给了他极大的刺激!

    “不可能!陈峰已经被炸死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陈留香吓了一跳,整个人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尖声叫到!

    但是听到她的话语,总理陈劲则是不由一怔,皱着眉头问道:

    “留香,你刚才说什么?你不是说阿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是陈峰被炸死了?”

    陈劲这一刻显然心发觉了不对,之前陈留香可是告诉自己,是陈峰用*炸死了阿伯,而现在听对方的口气,似乎并非如此!

    而陈留香这时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心一阵惊慌:

    “爹地,我……我……”

    陈留香现在慌乱之下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是在这是,一道冰寒刺骨的声音蓦然在地牢之响起:

    “你,该死!”

    这一句话响彻,让整个地牢内的温度仿佛凭空跌至了冰寒,每一个人尽数感到一阵寒意!

    尤其是陈留香,在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她的身体狠狠一颤,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不……不可能……他竟然没死!”

    陈留香怎么也想象不到,那般精密的计划,足足一吨的*,还不能将对方置之死地!

    而此刻,地的安拉也完全怔住了!

    那几乎深入到骨髓一般的声音,让她整个人喜极而泣:

    “峰子!是峰子!”

    安拉又哭又笑,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娇躯一阵颤抖!

    砰!!!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