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536章怎么可能

    刚刚进门,便看到李娇和安拉正坐在沙发看电视!

    “陈峰,你回来了……”

    二女看到陈峰进门,当下便关掉了电视跑了过来,她们的美眸之泛着好和审视,似乎在疑惑着什么!

    见到二女这般模样,陈峰微微一笑:

    “你们是不是有事想问我?”

    “陈峰,季家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李娇一双美眸闪烁着异彩,径直问道。

    而陈峰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当下便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陈峰接着说道:

    “明天我便要回华夏了!现在,送你们两个一件护身符!”

    “护身符?”安拉和李娇不由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陈峰话语的意思!

    只是紧接着陈峰神秘一笑,指了指旁边,笑的有些诡异!

    而当安拉和李娇转目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啊……那……那是蝼蚁!!!”

    李娇和安拉这一刻像是被踩尾巴的兔子一般,尖叫一声便从沙发蹦了起来,一头钻进了陈峰的怀里!

    而在别墅大厅的地面,密密麻麻的蝼蚁骇人至极!

    感受着怀里李娇和安拉娇躯的温热,嗅着二女身那淡淡的芬芳,陈峰一阵心旷神怡,魔掌在她们的臀部狠狠抹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起来:

    “不要怕!我走的这段时间,它们会替我保护你们!”

    “保护我们?”

    李娇和安拉听到陈峰的话语微微一怔,而后二女慢慢将脑袋从陈峰怀里抬了起来,有些畏惧的看向大厅地面的蝼蚁!

    那些蝼蚁从大厅的央生生排到了门口,那乌压压一片,让人不寒而栗!

    只是李娇和安拉惊的发现,这些蝼蚁一只只全部趴伏在地,安静到了极点!

    “陈峰,它……它们……”

    李娇和安拉显然对这些蝼蚁依旧很是畏惧,而看到这幕,陈峰在李娇的臀部轻轻一拍:

    “放心吧,这些蝼蚁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它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

    说完这话,只见陈峰对着蚁群一挥手,顿时便看到这些蝼蚁爬动了起来!

    这些蝼蚁爬动的极为怪,看起来混乱不堪,却又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是那般的威武霸气!

    而仅仅片刻,当这些蝼蚁重新趴在地一动不动,李娇和安拉已经彻底惊呆了!

    只见这密密麻麻的蝼蚁在地用身体汇成了四个字!

    ‘李娇’和‘安拉’!

    蝼蚁用自己的身体排列成的四个字,而且还是自己二人的名字,这一幕,让李娇和安拉紧紧掩住了小嘴,满脸不可置信!

    她们从来没有想过,蝼蚁竟然还能做出这般浪漫的事情!

    尤其是蝼蚁如此之多,如此训练有素,这简直太过壮观了!

    “陈峰,这……这些蝼蚁认识字?”李娇满脸震撼的看着陈峰,美眸之异彩连连!

    她发现,陈峰似乎更加神秘了起来,竟然连蝼蚁都听他的话语!

    “认识一些了!我今天刚刚教的!”

    陈峰耸了耸肩,这些蝼蚁除了是他的秘密底牌之外,还是犀利无的泡妞利器!

    一旦看了哪个妞,完全可以让这些蝼蚁帮自己传递情书,或者让它们在地为自己谱写一曲爱情之歌,又或者可以充当神棍,用蝼蚁来帮美女测姻缘,这**简直无往而不利啊!

    陈峰今天花费了一午,却还真的让这群蝼蚁可以排列不少汉字!

    听到这话,李娇和安拉更是欣喜!

    “陈峰,我……我可以命令它们吗?”李娇当下问道,那俏脸之满含期待!

    “当然了!我是它们的主人,而你们便是它们的主母!你们的话,便是我的话!它们不敢不听!”

    清晨七点!

    新加泊樟宜机场候机室内,人群嘈杂一片!

    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来来往往之间,喧嚣不已!

    而在这喧闹之,一名青年静静的坐在椅子,静待登机!

    青年面色有些苍白,此刻穿着一身休闲装,拿着一个双肩背包,看起来像是出门在外的学生一般,洋溢着一股清秀纯真之气!

    陈峰这一次回华夏没有带着暗黑魔君和恶魔等人!

    现在新加泊的局势虽然稳定,但是黑虎社所留下的基业极为庞大,其内的形势更是错综复杂!

    而沈青龙现在刚刚接手,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陈峰便让暗黑魔君等人帮助沈青龙将新加泊和马来西亚两国的黑虎社势力摆平之后,再回华夏找自己!

    而经过昨晚一夜的大战,李娇和安拉二女睡的极为昏沉,陈峰没有叫醒她们,因为他不喜欢离别时的伤感!

    在陈峰回味着昨晚和南希李娇二女的销,魂一夜之时,他的肩膀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陈峰一怔,转目看去,只见一对夫妇抱着一个小孩站在自己面前!

    这对夫妇看模样像是生意人,尽数穿着一身名牌,打扮的干净整洁!

    此刻那名男子当下对着陈峰一笑:

    “小兄弟,你能让个座吗?我儿子还太小,周围的座位已经被人坐满了!而我们的飞机晚点,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这名男子的态度极为客气,而陈峰看到,那名妇女确实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

    “好吧!你们坐吧!”

    陈峰微微一笑,当下便站起身来,把座位让给了那名抱着孩子的妇女!

    “谢谢!小兄弟!老婆,快抱着儿子坐下歇会!”

    那名男子对陈峰道了一声谢之后,便对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招呼了起来!

    而陈峰站起身来后,便走到了一旁,静静等待着通往华夏的客机!

    而这时,陈峰却听到那名小男孩对着他的母亲问道:

    “妈妈,那位大哥哥真是好人,把座位让给了我们,他没地方坐了!”

    这小男孩的话语让陈峰莞尔一笑,只是紧接着那名妇女的回答,则是让陈峰眉头一皱!

    “儿子,那不是好人!而是傻子!”那名妇女此刻宠溺的摸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径直教育道:

    “儿子,以后你一定要记住,等你长大了,千万不要像那个傻小子一样把座位让给别人!人活着,必须先照顾好自己!你想想,你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别人,那你坐什么啊!”

    妇女似乎害怕陈峰听到,此刻教育自己儿子的声音极小,但是即便如此,依旧被陈峰听在了耳!

    而此刻,那名男子同样对着自己儿子教育起来:

    “儿子,你妈妈说的对!咱们家是商人,什么叫商人,是专门伤人的人!为商之道,便是唯利是图!没有利益的事情,千万不要去做!不然的话,别人会把你当成傻子!”

    男子似乎对自己的老婆话语极为赞同,此刻不停教育着自己年幼的儿子何为商人!

    只是,那名小男孩则是满脸的疑惑和不解,对着自己父母问道:

    “爸爸,妈妈!可是我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教导过我们,待人要诚实守信,要乐于助人,尊老爱幼!那位大哥哥把座位让给了我们,我们不是应该要感谢他吗?”

    “嗤!孩子,你可别听你们老师胡说八道!这个世界是人吃人的社会!等你长大了,要想有所成,必须踩在别人的肩膀往爬,你爬的越高,你便是对社会有用的人,别人也会尊重你!”

    那名妇女一边教育着,一边还不忘拿陈峰举例:

    “儿子,你看到了吗?刚才给咱们让座的那个家伙,绝对是一个穷光蛋,我发现他拿得票是经济舱的票!哪像咱们啊,咱们可是商务舱的票,他高级多了!”

    听着自己父母的教育,那名小男孩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是这一番话被陈峰听到之后,让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有这样的父母,那个小男孩日后成长为什么样的人,也可想而知了!

    不过,陈峰懒得和这家人计较,此刻转过头,想着自己的事!

    只是陈峰虽然不想听,但是对方的话语却是依旧不停地传来!

    此刻,那名妇女在教育完自己的儿子之后,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喂!老公,你听说了吗?现在咱们新加泊圣淘沙的繁华地段,要建立一座雕塑,而且据说还是一个巨型雕塑!”

    “怎么没听说啊!不只是圣淘沙,新城将会第一个建造这种人物雕塑,据说是为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华夏人!”那名男子砸吧了一下嘴,而后回道!

    这对夫妻的话语,顿时引起了周围座椅众多乘客的兴趣,一个个当下转头问道:

    “我说,这消息是不是真的啊!咱们新加泊要给一个华夏人建雕塑?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咱们新加泊的巨型人物雕塑,可是只有咱们的开国总理有资格,连现在的总理陈劲都没资格建造这种巨型雕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华夏人建造呢?”

    “嘿嘿……这你们有所不知了吧!我表哥,可是在总理府工作的高.官,我从他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而且是总理和所有议员全票通过的!”

    “我也听说了,而且据说这次建造这种巨型雕塑,还是咱们新加泊所有富豪显贵争相出资建造的!”

    ……

    周围的这些乘客议论纷纷,很多有小道消息的乘客得意洋洋的说着,而消息闭塞的则认真的听着,一个个震撼至极!

    此刻那名男子也是微微一笑,对着周围众人说道:

    “哎!大伙可知道,这次是给华夏的哪个人物建造巨型雕塑吗?”

    听到这话,当下有人好的问道:

    “华夏哪个人物?”

    “不是华夏高层!而是最近在咱们新加泊最红的那位华夏高层!”男子满脸的羡艳和仰慕,此刻恭敬的说道:

    “那位华夏高层可是一位超级牛人!现在很多新加泊的达官显贵只要和他攀关系,那社会地位直线飙升!我的很多大老板都花费了近千万新币,想要见那位将军一面,可是人家根本不理!”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