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义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恐怖神话最新章节!

    雷电劈落,突然的亮光打在宁休那张错愕的脸庞。

    他手中那半块西瓜不觉间掉落倒地,发出“啪”的声脆响!

    直到这时,宁休才算真正回过神来,可仍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四周场景变化的实在是太过突然,就像是电影里头,画面突然被切换了般。

    “道长,这义庄闹鬼,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正当他脑子团乱时,耳边忽然听到了人声。

    宁休抬起头,只见个挑着担子的菜农正朝着他迎面而来。

    菜农神色显得很慌张,离那义庄远远的,就连眼睛都不敢朝那看眼,仿佛义庄里头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般。

    “道长?这是在和我说话吗?”

    宁休下意识愣神,等到他反应过来,想要向那菜农问话时,对方早已走得不见踪影。

    夜风吹来,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只听四周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远处山林间更是隐隐传来野兽的嚎叫声。

    宁休赶忙站起身来,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穿着不是原先的t恤衫、牛仔裤,而是件宽大的道袍。

    难怪刚才那个老伯会喊我道长了。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快点进来!”

    正当宁休疑惑之时,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义庄里头传出。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

    宁休并没有立马进去,而是冲着义庄里头,连珠炮似的连问了三个问题。

    不过很显然,对方压根没有回话的意思,仿佛吃定了宁休会进来。

    乌云渐渐遮挡住了月亮,天色越发的暗了。

    四周更是起了阵大雾,宁休心中有种直觉,要是自己继续留在外头的话必死无疑。他往义庄里头看了眼,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头也不回地推开门往里走去。

    进了大门之后首先是个小院,院子里满是杂草,到处砖墙开裂,这儿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

    宁休抬起头,发现黑暗中有着微弱的亮光从前头的屋子里传出。

    等到他走近了看,这才发现那些亮光竟是根根点燃的蜡烛。

    而屋子里头除了棺材,还是棺材。

    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就坐在其中具棺木上,正冷冷地看着他。

    义庄,鬼屋。

    白衣,女鬼!

    在这瞬间,宁休只觉得自己心跳骤然加速,身子踉跄地后退两步,下意识拿起身旁的根木棍,满脸警惕地看着眼前这名白衣女子。

    别看他此时还算镇定,其实心中早已是打起了堂鼓,换谁看到眼前这种诡异的场景怕是都会如此。对于看多了恐怖片的人来说,实在是想不让他想偏都难。

    “哟,还不错,小子胆挺肥的啊,竟然没有吓晕过去。”白衣女子伸手打了个哈切,满不在乎道。

    经过最初的恐惧,宁休终于是渐渐恢复理性,他发现这个女子不仅有影子,而且身上的白衣是武侠片中的那种侠客劲装,而非鬼片中女鬼那种纯白装束。

    而且听说话的口气与生态,有着明显的现代人特征。不过即使如此,宁休仍旧没有放松警惕。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

    还是刚才那三个问题,因为这三个问题是如今的宁休最为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答案就在你脑海里,你仔细想想就知道了。”白衣女子仍旧是那副慵懒的姿态。

    宁休听了白衣女子的话后,静下心来仔细想,发现自己脑海果然多了段记忆,在这段记忆中,宁休是茅山第三十九代传人,只是此时的茅山已然落魄,身为茅山传人的他为了生计不得不靠四处替人做法事谋生。

    此时,他正是受了小河村村长的委托下山帮忙做法事来着,听说村子里近些时日闹鬼。

    阵阴风吹过,义庄的木门开合不定。

    白衣女子见宁休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开口道:“看你继承的这个身份应该是个道士,运气好的话,应该会有两门粗浅的道法继承。”

    宁休抬头看着白衣女子,脸上露出抹诧异。

    和她说的样,脑海中果然有着道法继承。

    分别是基础驱邪咒,以及基础望气法。

    除了这两门道法之外,还有很多道家知识,多是有关阴鬼法事,也有与家宅风水、阴阳五行相关的些知识。作为个新世纪从小活在红旗下,相信科学的上进青年,宁休当然从未接触过这些玄学,可现在却是无师自通,这些知识好像早已烙印在他灵魂之中般。

    白衣女子看到宁休的反应,便知道自己所猜得没错。

    “作为个新人,你的运气还算不错,想来现实中跟道家也有些渊源,因此璇光幻境才会给你安排这样个角色。”

    “璇光幻境?”

    “不错。”白衣女子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上古之时,仙魔妖鬼佛他们所做的种种事迹,都会于这天地间产生种种波动,从而在时空中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其中的那些大能,甚至他们存在的本身便是种烙印,而这些印记经过时间的雕琢,通过漫长的岁月之后,便会形成个个璇光幻境。在特定的时间,满足特定条件,这些幻境便会被触发。”

    “我们现在所处这个地方就是处小型的璇光幻境,你是不是最近刚参加过葬礼,或是近距离接触过死人。”

    宁休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不过这里既然是幻境,那么我们只要清醒过来就好。”

    “噗嗤!”

    听了宁休的话,白衣女子个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你不会把璇光幻境当成是什么海市蜃楼了吧,你见过这么逼真的幻境吗?璇光幻境并非是单纯的幻境,它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更加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只要知道点就够了,那就是如果你在幻境中死了的话,那就是真的死了。”

    宁休看着白衣女子,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说谎,不过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切都是真的。

    “这里真的不是原来的世界?”他不死心问道。

    “你觉得二十世纪还有义庄这种地方吗?”

    白衣女子呵呵笑了两声,开口道:“还是你以为这是某个人对你做的恶作剧?”

    宁休久久没有言语,而白衣女子也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显然是在等他消化这不可思议的信息。

    她见过很多新人,这些新人面对这种情况不是大喊大叫不愿意相信,就是过度悲观,害怕地连站都站不稳。

    让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宁休只是闭上双眼,深呼吸了口气。而等到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她发现对方眼中那种迷惘已经不复存在。

    “那要如何我们才能离开?”宁休开口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对于他来说,既然是已经无法改变的现实,那就去接受它,并且适应它。而看白衣女子的样子,显然不是第次进入这所谓的璇光幻境,那么她必然有着离开的方法。

    “完成璇光幻境交给你的任务,就能离开。对了,忘了介绍自己的了,我叫箫竹。”

    “玉人何处教吹箫的箫,竹径通幽处的竹?”

    宁休脸上露出抹古怪,小小腹诽了句,开口介绍道:“宁休。”

    “鸡犬不宁的宁,喋喋不休的休?”箫竹同样不客气道。

    面对箫竹的反讽,宁休知道自己方才所说的话被对方听到了,只能是尴尬地笑了笑,开口问道:“那么我们这次的任务是除鬼?”

    他渐渐开始有些明白,幻境既然给他这个身份,那么就是要完成他所要做的事情。

    “不是鬼?”

    箫竹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是僵尸。”

    “僵尸?”

    宁休还待发问,只见箫竹朝他做了个“嘘”的动作。

    看着箫竹认真的神情,他将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两人都不再说话,四周下子安静下来,安静得就连根针掉落在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宁休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寂静的空间里忽然响起了“沙沙沙”的声响,声音异常尖锐,就像是用指甲抓黑板时所发出的声音。

    “有尸体开始诈尸了。”箫竹神色收敛,喃喃低语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