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恐怖神话最新章节!

    宁休再次醒来时,发现外头已是天亮。

    缕阳光透过破旧的屋檐打在他的脸上,并不刺眼,甚至还有些温暖。可总归让他感到有些不真切,他宁愿眼前的所有景象都是梦境。

    然后,那具具棺木提醒他这切都是真的。

    “醒了。”

    “嗯。”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宁休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发现箫竹正好从门外进来,手里还端着两个破旧的海碗。

    “给。”

    “谢谢。”宁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海碗,低头看,发现碗里黑糊糊片,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只是闻起来倒是挺香的。

    “赶紧把东西给吃了,我们今天的任务还很繁重。”说完这句话,箫竹便是开始“呼噜噜”地吃了起来。

    宁休看了箫竹眼,也是大口吃了起来,边吃着,边开口问道:“昨天晚上的那两个僵尸呢?”

    “你不正吃着吗?”

    箫竹抬起头看了宁休眼,轻笑道。

    “原来僵尸碰到阳光真的会灰飞烟灭啊”对于箫竹所说的话,宁休丝毫不予理会,低声呢喃句,便又是更加大口地吃了起来。

    “哼,知道还问!”

    箫竹瞪着宁休,不满地冷哼声,没好气道:“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去村子里问问情况。”

    “既然这个村子有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离开,你不是说像这种小型的璇光幻境般只有三五天时间吗?我们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时间结束不就可以了吗?”宁休放下海碗,抬头看着箫竹开口问道。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还用得着问我?”箫竹甩了甩头,显然还在对刚才那件事感到耿耿于怀。

    过了片刻,她见宁休果然没有再发问,报复成功,本该是件高兴的事情,不知为何看着那张淡然的脸庞,她却是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你真的知道原因?”

    “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不会再开口问啊。”

    “不是你”

    “你什么你,我不让你问,你就不开口了吗。现在的小年轻真是的,没本事不说,脾气还大,也幸亏是遇上了我,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箫竹对着宁休就是阵数落,末了许是气顺了,竟是莫名奇妙地笑了起来。

    “我应该和你解释过,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是个璇光幻境,也就是某些人留在时光长河中的段印记烙印。”

    “明白了,既然是印记烙印,那么它就有着属于它自己的故事剧情,而这个璇光幻境显然与这个义庄脱不了关系。”宁休沉吟了下,开口道。

    箫竹抬头看了宁休眼,眼中诧异闪而过,只见她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没错,因此我们如果擅自离开这里,相当于是脱离这整个故事轨迹,那么璇光幻境就会将那些过线的人给处理掉。譬如昨晚你在义庄外没有进来,而是害怕离开的话,那么你将要面对的就不是两具新尸变的僵尸了。”

    “据我所知那些妄图想要走超出剧情以外的路线的人,通常都会死得很惨。”

    想起昨天晚上义庄外起的那阵莫名其妙的雾气,宁休觉得对方并没有在骗他。

    “好了,天亮了,我们去村子里问问情况吧,你这次下山的目的不就是受了小河村村长的邀请过来做法事的吗?”箫竹放下手中的破碗,转身往门外走去。

    宁休没有丝毫犹豫地跟了上去,想要彻底解决义庄尸变这件事情,必须知道切的根源症结所在。

    小河村离义庄并不远,宁休二人没走多久便是看到了村子。

    村子很小,人口也不多,此时正有大群人聚在村口,显然是在等宁休这个小道士。只是其中些人身披麻布,像是刚办过丧事般,宁休还在人群中看到昨日在义庄门口碰到的那个老伯的身影。

    通过众人的对话,他们很快便是了解了情况,村子里的个独居寡妇死了。这个寡妇死后,村民夜晚经过她屋前时常会听到类似小孩的哭声,都以为闹鬼,因此众人这才集资邀请宁休这个茅山道士下山做法。

    “你有没有发觉这个村子有些奇怪?”箫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宁休身旁,压低声音说道。

    “嗯,是有些奇怪,女人太少了,年轻女子几乎没有,青壮男丁同样如此,剩下都是些老人和孩子。难道村里遭过劫匪?”宁休皱了皱眉,有些不确定道。

    “应该不是”箫竹低声呢喃道。

    “村长,宁道长来了。”人群中终于有人发现了宁休他们的到来。

    小河村的村长是满头白发的花甲老人,只见他满脸愁容,听到身旁人的讲话,抬头看着宁休,杵在手中的拐杖来到他的身前,郑重行礼道。

    “小河村村长见过道长。”

    “村长无需多礼。”宁休还礼回道。

    “待会儿的法事还要多劳烦道长。”

    “这个自然,切交给小道就好。”

    二人见礼完毕,老村长转身在前头带路,宁休与之并排,箫竹则是慢慢地跟在后头。

    “不知为何不见村子里的青壮年?”宁休装模作样地看了眼四周,突然开口问道。

    老村长听了宁休的话,长长叹了口气:“朝廷征兵,村子里的青壮年都被前来征兵的差役给带走了,我儿同样不例外,最可怜的还要属阿春的丈夫,新婚当夜就被抓走。”

    阿春就是这个刚死的寡妇。

    “路上我看到村子里很多人都与村长你样身穿丧服,可是家里也有人出事?”

    宁休这话本是废话,身穿丧服不是家里有人出事又是什么,只是由于小河村实在是有太多人披麻戴孝了,不得不让他有所怀疑。

    “在外当兵的那些小子,时常会有人捎信回村子,告诉大家近况,只是每次带回来的都是噩耗。你看到的那些人,多半是家里的孩子战死沙场了。我儿子前些日子捎信回来,说是不久后部队途径小河村,会回村子趟。”

    “公子回来看你,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怎么见村长副悲伤的模样。”旁的箫竹插口问道。

    老村长回头看了眼箫竹,眼神中满是悲恸,末了长叹声:“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谁知道这厄运哪天会降临在我的头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