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家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恐怖神话最新章节!

    “敬爱的父亲大人,我们该是有年时间未见,你还好吗?这次郾城大捷,总兵大人赏了我们很多钱财

    对了,还有件最为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听了定会很高兴的。张阿牛、刘铁柱他们都没有死,对,你没有看错,他们都没死。原先我们以为他们中了埋伏早已战死,哪知竟是藏在深山中,硬是靠着树皮、野菜撑了整整个月时间,等到了我们增援。

    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叛军支撑不了多久时间,过段时间,我们部队会被派往春城作战,正好途径我们小河村。我们已经得到领兵大人的同意,到时候我们可以回村看望半日,你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村里的人,让他们也高兴下。

    不孝子,袁浩敬上。”

    以上就是村长儿子寄给他父亲最近封信的内容,再结合上村子里最近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箫竹心中隐隐有了个极其可怕的猜想,可却始终无法相信。

    由于过于用力,手中那张泛黄的信笺被她捏得皱成了团尚不自知。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沉默了片刻,箫竹终于是沙哑道。

    “必须赶在城里的军队路过村子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宁休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箫竹却是从他沉重的表情可以看出,这后果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承受得了的。

    “村长在里头吗?”宁休抬头看了眼身旁那间灯火通明的宅子,开口问道。

    “没有。”

    箫竹缓缓摇了摇头,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大变道:“不好,快跟我走。”

    说着,箫竹便是疯了似的拼命往村外跑去,宁休见此也是跟着跑了起来,只是由于箫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他只能是勉强跟在后头。

    二人直跑到村口这才停了下来。

    “呼呼到底怎么回事?”宁休大口喘着粗气,刚想问话,可抬起头的瞬间脸色立马变得铁青片。

    只见村外五里亭处,片灯火通明,更远处,条蜿蜒曲折的火蛇正在朝这边不断前进。

    命运跟宁休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军队来得比他们预计的还要早,而就在他们从山上下来进入小河村的前刻,村里的村民在村长的带领下刚好离村。

    双方擦肩而过。

    于此同时,义庄的那些棺材忽然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断有“擦擦擦”的摩擦声从里头传出,让人感到胆寒。

    而山下的宁休好似听到了这声音般,抬头朝义庄方向看了眼,回头时,眼眸中的惊慌、恐惧、绝望的情绪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如磐石般的坚毅。

    “走!”

    宁休紧了紧手中匕首,开始慢慢朝前走去。

    箫竹看了宁休眼,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以他们的速度而言,无论如何,军队都会比他们先步与小河村的村民会合。箫竹虽然身负武功,可她自忖无法与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为敌。她同样不相信在这个情形下宁休会有办法,因此她只能是期盼义庄那边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久别重逢,又是历经生死。

    无论是留守小河村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是从军归来早已脱去身稚嫩的年轻人,双方均是眼眶泛红,紧紧相拥在了起。

    皎洁的月光下,这幕是多么的温馨。

    宁休就在这样幅温馨的场景中慢慢走向了村长,那个看起来有点伛偻的老人。

    “浩儿,我和你介绍下,这是从茅山来的宁道长。”村长显然是看到宁休,开口向身旁自己的儿子介绍道。

    “见过道长。”

    年轻人很有礼貌地问候,宁休也是微笑地点了点头,切都是那么和谐。

    而宁休就是在这温馨的氛围中,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匕首架在了老村长的脖子上。

    这个动作来得是那么得突然,突然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老村长便已经落到了宁休手上。而直到此时此刻,宁休脸上仍旧挂着先前那抹寒暄时的和煦笑容。

    “宁道长,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快放开家父!”袁浩看着自己的父亲陷入险境,唰的声拔出腰间朴刀,指着宁休,厉声喝道。

    这声厉喝终于是让其他人清醒了过来。

    那些年轻的士兵赶紧将自己的亲人拉倒身后,保护起来,于此同时拔出手中的刀刃将宁休团团围了起来。

    箫竹来到宁休身旁,看着四周愤怒的士兵,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要知道这些士兵可不是什么没见过血的新兵蛋子,都是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百战老兵,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郁的血腥气。

    她咽了口水,小声道:“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我要直接绑架村长啊。”宁休瞥了眼箫竹,那眼神仿佛就是在看个白痴。

    “我当然知道你在绑架村长了,我是说你接下来要怎么做?杀了他?然后再让这群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士兵给乱刀砍死?”

    宁休没有回答,他直接冲着人群喊道:“不知张阿牛是哪位?”

    人群中阵骚乱后,个年轻小伙越众而出,只见他皮肤黝黑,看起来并不高大,却显得很精干。原本宁休还以为会取这个名字的人该是个憨厚的傻大个才是,不过这样更好。

    “你妻子可是叫张春香?”

    “你怎么知道?是了,小浩和我说村长大人帮春香请了个道士做法,想来这个人就是你了。”张阿牛先是脸惊讶地看着宁休,随即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沉声道。

    “那你知道她是怎么死得吗?”宁休继续开口问道。

    “她不是病死的吗?”张阿牛反问道,只是不知为何他说话的声音有那么丝颤抖。

    因为这个消息就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她妻子的身子直以来就很好,平常就连小病都很少得,怎么会就这么突然病逝。

    “那你得好好问问你的好村长了。”宁休低头看着手中的村长,嘴角微微扬起。“我说的是吗,村长大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