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替天行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恐怖神话最新章节!

    “宁道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你快放了我吧,我想我们之间定有什么误会。”村长苦口婆心劝道。

    宁休如果不是了解眼前这个老人底细,还真会以为对方是个和蔼、慈祥,为他人着想的老人。

    “你和我倒是没有什么误会。”宁休抬头看着对面的张阿牛,轻笑道。“和你有误会的是他才是。”

    “张春香居士如果是病死的话,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宁休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在村长脖颈上划出条细细的刀口,冷声道:“而且那个孩子死后还化为怨婴沉沦世间,永世不能超生。”

    “你,你胡说!”村长脸色发白,像是被人踩了痛脚般,立马厉声呵斥道。

    “我又没说这个孩子是谁的,袁村长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宁休低头看着脸色越发苍白的村长,似笑非笑道。

    “妖道休要胡言,污蔑我父亲!”看到自己的父亲受辱,袁浩握紧手中利刃,死死盯着宁休,大喊道。

    “我堂堂茅山第三十九代传人冒着生命危险就为了污蔑你父亲这么个小小的村长?”宁休嗤笑声,继续开口道。“吴峰、孙贺、刘铁柱”

    他连念了十几个人的名字,现场那些被点到名字的人都是连懵逼,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叫他。如果是有心人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本该战死沙场的人,最起码在小河村的村民心中是如此,可却又因为村长儿子的封信又活了过来。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妻子也都病死的吧,还真是巧啊。”

    即使没有刻意表现,可任谁都听得出宁休话里那深深的嘲讽意味。

    “你难道想说这切都是村长做的?我们可和阿牛哥不样,只有嫂子人在家,如今嫂子死,自然死无对证。”人群中有人开口大声道。

    确实,这些人均有父母在家,儿媳妇如果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死的话,他们父母不可能不知道才是。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就跟我走吧。”宁休懒得解释,架着村长,像老鹰提小鸡般作势就要离去。

    可袁浩他们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放他离去。

    “放开我父亲。”

    “你要是胆敢再往前走步,我就只能还给你你父亲的尸体了。”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从刚才开始就直站在原地沉默不语的张阿牛忽然开口了。

    “浩子,让他走,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阿牛哥,你可不要信了这个妖道的鬼话啊。”袁浩连声喊道。

    “我相信村长是无辜的,可如今村长在他手中,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

    不得不说,张阿牛说得合情合理。

    最终在在场所有人的致同意下,宁休挟持着村长,带着众人往义庄赶去。而看到这幕的箫竹也终于是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不是去义庄的路吗,他带我们去这里干什么?”

    “他说要带我们了解真相,难道是要让死人开口不成?”

    “这妖道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我父母怎么可能骗我,等会儿救回村长之后,老子我第个宰了他。”

    路上,宁休出乎意料的沉默。

    箫竹以为他是害怕,不由开口道:“现在知道怕了?我知道你的打算,可万就算村长死了,义庄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或者义庄的解决了,我们还是没有离开怎么办?”

    宁休转头看着箫竹,直至看得对方全身发毛,这才似笑非笑道:“我不过死而已,你就不定了。”

    “哼,这可不定,我可听说军队这种地方更喜欢你这种兔爷儿。”箫竹冷哼声,不再理会。

    宁休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可事到如今只有放手搏。

    “擦擦擦擦”

    “擦擦擦擦”

    众人刚到义庄前,便是听到阵尖锐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什么情况,这义庄是闹鬼了吗?”

    小河村的村民和那群士兵哪里见过这种情景,场面时间差点失控。

    “这是要集体诈尸吗?”

    箫竹咬了咬嘴唇,忽然急声道:“我们走,马上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宁休摇了摇头。

    “你难道真的以为靠这个老家伙能够平息地了整个义庄的煞气吗?”

    宁休还是摇头,他伸手指着远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这老头有没有用,我是说我们已经走不了了。”

    箫竹顺着宁休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片浓郁的黑雾将义庄附近整个区域封锁了起来。

    看到黑雾的刹那,箫竹脸色霎时变得惨白,这是宁休头次看到她如此失态,此时此刻的危险可见斑。

    整个义庄少说也有数十口棺材,几十只粽子同时出现在你面前的场景,想想都不寒而栗。

    宁休将袁姓村长交到箫竹手中,眼中闪过丝决然,对着义庄、大地以及天空分别郑重地行了礼。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弟子宁休叩首。今有人不顾人伦,不敬天地,不礼鬼神,行那人神共愤之举,今弟子欲替天行惩,代神司法,以正那煌煌天威,天下正道。”宁休站在义庄前,挺直着身子,口中说出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当他说完最后句话时,身上衣袖无风而起,轰雷般的炸响中,道闪电划破夜空,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

    然后宁休在众人错愕的神情中,拿起手中的匕首,扯过村长直接在他手臂上划拉出条长长的口子。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快速掉落在地上,奏出某种难以言喻的节奏,绽放出朵朵血红色的玫瑰。

    嗷!

    就在这时野兽般的咆哮声从义庄中传出。

    宁休脚揣在村长身上,袁姓村长只觉后背受力,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狠狠摔进了义庄里头。

    他抬起头看到眼前的瞬间,脸上满是惊恐。

    啊!

    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整个夜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