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深山古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恐怖神话最新章节!

    “当年多亏有阿姨帮忙。”

    “不过就是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而已,这么多年过去了,难得你还记着。”宁休看着眼前这位温婉的姑娘,开口道。

    这位是刘颖,她父亲曾是个酗酒赌博的大混蛋,当年更是将她上学的学费都给输了。宁休直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个蹲在校园角落、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后来是他帮她垫付的这笔钱。没想到对方竟然记挂到了现在。

    而刘颖也从当年那个面黄肌瘦的小丑鸭,成长成为现在美丽的白天鹅。而且听说她如今事业同样发展的很好,此时的她俨然已经成为了同学之间的焦点,她的举动自然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或直接,或假装无意,可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宁休这里。

    “听说阿姨在魔都开公司,直想要亲自去登门道谢的,可是直被事情给耽搁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不是刘颖不想去拜访,而是她压根不知道宁休母亲公司所在地址而已。

    不过宁休却也丝毫没有要说的意思。

    “不用麻烦了,我想我妈早就已经将这事给忘了。”

    黄皓耳尖,听到宁休他们谈话后,故意大声道:“哟,想不到老同学深藏不露啊,家里原来是开大公司啊,怎么不给同学们介绍下。”

    刘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给宁休带来麻烦,不由转身怒瞪了黄皓眼。

    黄皓耸了耸肩,表示不关他的事。

    看着集聚过来的目光,宁休站起身来,轻笑道:“我妈公司不大,不过赚几个辛苦钱,比不上大家。今晚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这杯酒就当做是罚罪了。”

    可即使如此,黄皓也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只见他开口道:“宁休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老同学好不容易聚在起,你这就要走了。是不是因为家里是开大公司的,看不起我们这些同学啊?”

    说到“大公司”三个字时,他故意加重语气,浓浓的嘲讽意味,丝毫不加以掩饰。他压根就不相信宁休的母亲在魔都开什么大公司,在他看来,不过是刘颖故意如此说,在替宁休撑场面罢了。

    “我是真的有事。”宁休看着黄皓,眼神渐渐变得冰冷。

    对方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都要给生出火气来。

    “如果你真要走也行,但可不是罚酒可以了事。我们同学之间事先就已经说过了,今晚不醉不归,谁先走,谁结账。”黄皓先是看了众人眼,这才慢慢开口道。

    这本来不过是同学间的句玩笑话,没有人会当真。

    可黄皓如今将其如此正式地说出来,其他人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宁休看着众人,忽然沉默了。

    秒、两秒。

    时间每过去丝,黄皓嘴角扬起的弧度就越大。

    其余人或担心、或不忍、或嘲笑,不而足,宁休看着眼前这张张脸孔,忽然觉得变得有些陌生。

    还是原来那座城,还是原来那些人,可再见时,却已是两个世界。

    “好。”

    宁休看着黄皓,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道。

    场面瞬间冷场。

    没有人预想到宁休会这么回答。

    在他们的想象中,宁休有可能恼羞成怒,愤而拒绝;有可能插科打诨,糊弄过关;有可能低头认错,博取同情。

    可他们从来就没有想到宁休会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上句“好”。

    黄皓脸上的笑容刚扬起,便彻底凝固,他愣在那里,过了好会儿这才反应过来,冲着宁休大声嚷嚷道:“好,那劳烦您赶紧去结账。”

    黄皓本以为宁休不过是在说大话,哪里知道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哼,可别想蒙混过关。”

    黄皓冷哼声,跟着走了出去,其余众人也是慢悠悠地跟在后头,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关他们的事情。

    “1075号包厢,共多少钱。”宁休看着前台美眉开口道。

    “您稍等……共是37682元。”

    “好的。”宁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先前得来的那张支票,给前台递了过去。

    前台美眉接过支票,刚想要查询支票的真实性和开票人的账户余额。可当她眼睛瞄到开票人的姓名时,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搞得边上的工作人员愣愣的。

    “先生是苏经理的朋友?”

    看着眼前这个朝自己的行礼的前台美女,宁休也觉得懵逼。

    苏经理?那个女的好像就是姓苏。

    宁休点了点头,也懒得解释,开口道:“支票有问题吗?”

    “……没,没有,剩下钱……”

    “剩余的钱,你替我还给你家苏经理好了,大家玩得开心。”

    宁休说着回头朝着那群同学笑了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徒留下群人在风中凌乱。

    ……

    夜风微凉,吹散了宁休些许酒意。

    看着周遭来往纷杂的人群。

    他低头看了眼时间,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回道观。

    皎洁的月光下,宁休独自人走在幽静的山道。

    走着走着,他竟忽然感到丝冷意。

    此时正是三伏酷暑,夜风再凉,也不可能让人感到冷才是。

    宁休打了个哆嗦,残余的那点酒意彻底散去。他抬头望去,只见山上那些树木不知何时都裹上了层银装。

    难怪先前会感到如此亮堂,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不出意料也不再是他本来那身休闲装,而是换成件书生袍。

    他往前走了几步,间古宅映入他的眼底。

    石阶上布满了细密的白雪,两旁梅树摇曳,点点红梅洒落。

    屋子里则是有着隐隐灯火传出。

    显示出这并非是件荒废的宅子。

    宁休眼中闪过丝明悟,没有丝毫犹豫地走了上去,用手抓着门环,叩响了大门。

    铛铛铛~

    敲门声极有节奏地响起。

    咚咚咚~

    阵极有节奏的声音同时从古宅里头传出。

    宁休站在门前,耐心地等待着,右手掌心悄然握住了张符篆。

    脸色平静,心中却早已掀起了波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